第三百二十章 字见根性


  shěn淮走回到小姑家。

  孙亚琳跟宋彤已经起床了,两人单穿着薄薄的绒线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正一边嚼着蕃薯干一边看电视。

  孙亚琳看到shěn淮走进来,神情不振,不解的问dào:“怎么了,在街上耍流氓给抓现行了?”

  shěn淮顺手拿起一本杂志,砸孙亚琳身上去,说dào:“我这人见人爱的样子走出去,需要耍流氓吗?”

  “shěn淮从小jiù是这么不要脸的。”宋彤hāhā大笑。

  shěn淮挨着孙亚琳坐下来,他走回来,手脚冰凉,鼻尖都给冻红,屋里开着暖气,叫人感觉舒服,也难怪孙亚琳跟宋彤窝在客厅里不愿意出去。

  shěn淮从宋彤那里,抓了一把蕃薯干过来嚼,将刚才在巷尾书店遇到成怡的事情说给孙亚琳、宋彤听……

  孙亚琳不屑的说dào:“那跟耍流氓当场给抓住有什么区别?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总归是要遭点报应的。”

  宋彤热心的凑过来帮忙出主意:“圈子里的公子哥,喜欢成怡的人多着去了,你要能把成怡娶回家,挺长脸的一件事。成怡之前还想报读谭教授的研究生呢,可惜谭教授早早jiù退了休,不再带研究生;不过要是谭教授能帮你说两句好话,我想总归还是能起些作用的。”

  shěn淮跟宋彤都是在农场里出生,打小摸爬滚打在一起;他回京后,给丢到京郊的八十七中寄宿读书,也jiù跟小姑家来往密切些。

  宋家小辈里,年纪☆比shěn淮小的有六七人,也只有宋彤把他当哥哥。

  shěn淮给shěn山夫妇接去法国后,性子很拧,之间跟宋彤、跟小姑一家子也有七八年时间没有主动联系。不过那份亲情还在,再见面宋彤待他也没有生○疏之处。

  不过宋彤看问题jiù没有孙亚琳一针见血,孙亚琳打个hā欠,跟shěn淮建议dào:“吃力不讨好的去讨成怡喜欢做什么,只要成文光愿意你做他的女婿,jiù比什么都管用。你想啊,成怡能打听到你以前劣迹斑斑,成文光对你的情况会一点都不清楚?现在宋家需要你跟成文光的女儿结婚,难dào成文光jiù不需要自己的女儿跟宋家子弟结婚了?赶着宋鸿义早jiù给成怡否定了,又跟其他家的女孩子在谈,宋家暂时还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让你捡到狗屎吃。你也不要苦瓜着脸,这桩买卖,怎么看都不像是你会吃亏……”

  shěn淮嘿然一笑,将蕃薯干丢孙亚琳脸上去,说dào:“你怎么骂我,我也打不过你;但是,人■家成大小姐跟你无怨无仇的,你说人家是狗屎,你jiù不怕我在她跟前摆弄你的是非?”

  “她也要打过我才成?”孙亚琳摆出女流氓的姿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口气。

  *************▲***

  下午五点钟时,小姑特地从外面赶回来。

  她jiù是怕shěn淮嘻嘻hāhā,不重视相亲这事,监督他把胡子刮干净,洗了个头,还拿出电吹风帮他吹了个发型。

  shěn淮本来要算清秀小生,但给他小姑一打扮,卖相jiù直奔三十岁过去;要不是他坚持原则,死活不肯换上那身藏青色的呢子中山装,卖相还能再老上几岁——宋彤跟孙亚琳她们没良心的笑得直打滚,也不说破shěn淮在巷口书店早jiù见成怡碰上面的事情。

  宋乔生还住在组织部最早的部委大院里面,也是老式的四合院住宅。

  作为党内中央委员级别的高级官员,宋乔生享受的政治及生活待遇,倒不比老爷子差多少。虽然是落雪的寒冬,庭院里摆栽的木石很有几分奇趣——倒没有特别的奢侈之处,不过还是能从石雕花窗以及一些老式家俱上能略窥出几分低调的奢华来。

  shěn淮随小姑他们赶到二伯宋乔生家,赶巧谢芷跟宋鸿奇也开车回来。

  宋鸿奇在燕京另有住处,这两年也不跟父母住在一起,加上他跟谢芷确定婚期之后,谢家自然会掏钱在燕京购置豪宅给他们安居——唯有宋鸿义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暂时还住在四合院里受着拘束。

 □ 听着车声,小姑父唐建民走到院子里来,告诉shěn淮,老爷子跟成文光都已经过来了,他们正在书房里跟他二伯聊着天,要shěn淮、宋鸿奇也进去跟着聊天。

  shěn淮没看到成文光妻子刘雪梅以及女儿◎□ 听着车声,小姑父唐建民走到院子里来,告诉shěn淮,老爷子跟成文光都已经过来了,他们正在书房里跟他 tīngzhechēshēng,xiǎogūfùtángjiànmínzǒudàoyuànzǐlǐlái,gàosùshěnhuái,lǎoyézǐgēnchéngwénguāngdōuyǐjīngguòláile,tāmenzhèngzàishūfánglǐgēntāèrbóliáozhetiān,yàoshěnhuái、sònghóngqíyějìnqùgēnzheliáotiān。

  shěnhuáiméikàndàochéngwénguāngqīzǐliúxuěméiyǐjínǚér成怡的身影,低头跟小姑说dào:“要是人家临阵退缩,连一面都不想见,这板子总该不会打到我身上来?”

  宋文慧掐了他一说:“不管怎么说,你给我好好表现jiù是;你妈死得早,你的婚事,我不管谁管?”

  shěn淮听小姑这话,心里一热,与宋鸿奇跟着小姑父一起进书房。

  在老爷子八十岁寿宴上,shěn淮给成文光敬过酒,但当时的印象不深刻,只记得他当时穿着一件天青色的短袖衬衫,跟戴贺等人坐在一起,是个言语很少的人。

  shěn淮走进书房,jiù看见老爷子坐在临露台木门的单人沙发上,成文光、二伯宋乔生以及大姑父宋建散坐在老爷子周围谈话。

  在他与宋鸿奇跟着小姑父进门之时,他们便停下谈话,眼睛一齐转到他的脸上来。shěn淮微微一笑,招呼dào:“爷爷、成叔叔、二伯、大姑父,你们在聊什么呢?”

  “你说我们能聊什么?”老爷子拍着身边的空位,要shěn淮跟宋鸿□奇坐他身边去,拍着shěn淮的肩膀,跟成文光说dào,“shěn淮这些年很少回燕京,所以跟文光你们也不熟悉。不过啊,你不要看他人长得一表人材,说实话,这小子比鸿军、鸿奇、鸿义几个,还要不让人省心……”★

  成文光hāhā一笑,说dào:“年轻人里,除了鸿奇比较稳重外,能有几个让人省心的?像我年轻时,也有少不更事的时候。我爸脾气大,教育我,jiù是把我绑树上拿武装带抽,越是如此,我越是跟他顶着干。我还记得宋伯伯你帮我求了两回情呢。这经历的事情多了,我也才慢慢知dào,我以前真是让我爸太不省心了。我爸走了有十年了,我jiù时时想我跟爸的关系,jiù想着现在对年轻人,我们做长辈的,还要宽容一些●。再一个,shěn淮这两年在东华,还是做出一些成绩了嘛……”

  成文光仿佛一个开通的长辈,宽容的看待子弟曾经所犯的错误,还循循善诱的鼓励子弟放下以前的包袱、轻松前进。

  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太多,shěn淮虽然脸上诚恳动容,但他的心也硬,哪里会给成文光的这番话轻易触动什么?

  孙亚琳的分析很准确,宋家需要跟成家联姻,以此增强宋系内部的凝聚力,但作为成文光个人来说,也有他的索取。

  成文光此时已经是中央候补委员,也许三年后换届时当选中央委员也没有太大的疑问,但他想再进一步,摘取政治局委员甚至更核心的位子,那他jiù需要在宋系内部至少获得跟宋乔生同等的支持力度才行。

  shěn淮能看得出,他二伯宋乔生也是务实之人,要是他跟田家庚竞争淮海省委书记没有失利,他当然可以要求宋系的支持力量主要集中他身上,以争取再下一代领导集体班子里有他的一席之地;这也最符合宋系整体的利益。

  竞夺淮海省委书记失利,二伯宋乔生外放地方的时间要给拖后三四年,这带来的严重后果,jiù是直接削弱他进入再下一代领导集体班子的可能性。

  这时候二伯宋乔生要是还继续强求宋系的支持力量,都集中到他身上,无疑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老爷子作为宋系的灵魂人物,更多的需要平衡派系内部的利益,也不可能自私到一定要自家子弟上位。

  对宋系来说,当前最为务实的办法,jiù是放弃再下一代核心领导集体班子的争夺,而是争取能多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名额,这样也能保证宋系在国内的政治地位在未来二十年间不下滑。

  无论是从年龄、资历、人脉,还是从政覆历来看,成文光都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这时候jiù需要彼此能给予更多的信任:联姻这种手段虽然古老,却又不得不说,很有效。

  shěn淮早jiù把这些细节想透,心里也有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一副洗心革面的姿态,坐在旁边聆听◆长辈的教诲。

  也唯有在长辈鼓励的目光转过来时,shěn淮才时机恰当的插一两句话,不急不燥的表达一下对时政的看法,不抢长辈交谈的节奏,但不至于让他们注意不到自己的存在。

  既然成文光并不需要dào德、人品都信得过的女婿,shěn淮自然表现得温文尔雅、稳重有礼,心想着这桩婚事若谈不成,只要板子不落到他头上来jiù好,也能借机改观一下老爷子、及二伯对他的看法。

  大家都希望这桩婚事能成,宋鸿奇也给宋乔生告诫今天不能抢shěn淮的风光,他这时看着shěn淮的表演,再想想八月中shěn淮控制、主导局面的手段,也不得不说,别人想抢shěn淮的风光真的很难——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但成怡始终没有露面,成文光也是不急不躁,说dào:“老爷子常说一句话,我也很认同,‘文如其人,字见根性’——成星最近在装修新房子,想要我帮他写一副字,离吃饭还有些▲时间,我是不是该把这个任务交给shěn淮来完成?”

  这时候宋鸿军也赶了过来,他颇为兴奋的按了按shěn淮的肩膀,示意告诉他,成文光对他很满意。

  .T

●divimag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