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八夜酒密谋


  酒喝到凌晨,等新年的钟声敲响、春节联欢晚会结束,沈淮他们才离开大宅。

  宋鸿军另有住处,就算是回燕京,也是独处,怕跟他爸妈在一起给唠叨结婚的事情,他弟弟宋鸿航携妻带子倒是住在家里——

  小姑宋文慧以及小姑父唐建民都有着正常的作息习惯,不是能熬夜的人,回到家就直打哈欠,就去洗漱准备睡觉。

  宋文慧在家里给孙亚琳安排了客房,但孙亚琳以及宋彤这时候哪里肯定老实睡觉,死活要跟着沈淮及宋鸿军走。

  沈淮跟宋鸿军甩不掉尾巴,就一起驱车赶往宋鸿军在燕京城西石景山区的藏娇金屋。

  九四、九五年之交,随着海南楼市的泡沫破裂,全国刚刚起步的商品房市场都陷入低谷之中。不过,燕京作为12亿人口的一国首都,在城西石景山一带新开发出来的高档住宅,楼价也有四五千之高。

  宋鸿军在燕京的住处位于xiāng樟里别墅区,北fāng酷寒天气,大雪沃野,但别墅区里道旁林木葱郁,葱绿的草皮也萌生新的芽叶,叫人仿佛地处温暖湿润的亚热带地区。

  宋鸿军将他的凯迪拉克停在一幢独处别墅之后,砖红色的小洋楼,庭院里也是树木葱郁——这样的别墅在燕京也要两百多万一栋,宋彤直嚷嚷宋鸿军是**分子,宋鸿军只是稀疏平常的一笑,跟宋彤shuō道:“等你哪天结婚,哥送一套房子给你当嫁状……”

  大概是屋里人听到轿车停下来的声音,在屋里打开灯,隔着门问:“老宋?”

  听着声音娇软宛转,宋彤又嚷嚷开:“好哇,你真金屋藏娇啊。我shuō你怎么会好心送一栋房子给我作嫁状呢?原来是想堵我的嘴,不让我在大姨跟前告你的状……”

  宋鸿军敲了宋彤一下,走上小台阶,让屋里人打开门,招呼沈淮、孙亚琳他们进屋。

  沈淮还是第一次真人看到红歌星姚莹,端真是漂亮。

  大概是等宋鸿军回来等得身疲心乏睡下了,姚莹衣衫整饰,但睡眼惺松,这时候过来帮他们开门,身上还披了一块小fāng毯,有着模特儿般的高挑身材,头发有些蓬散,但樱唇嫣红,脸蛋丰润娇艳,眼眸也是慑人心魂的漂亮——大概是没有想到宋鸿军这么晚还领人回来,略为羞涩的掩唇轻呼:“啊,有客人来啊?”

  这么漂亮的一个人儿,也难怪宋鸿军无法把她领进家门,也要把她带在身边一起到燕京来春节。

  “倒不是什么客人,”宋鸿军指着沈淮、宋彤介绍道,“沈淮、宋彤,”指着孙亚琳介绍时,又多加了定语,shuō■道,“沈淮他表姐孙亚琳……”

  这边的房子,宋鸿军虽然很少回来住,但也雇佣一个长期帮他看房子的保姆。新年之夜,在大宅喝下不少酒,赶到石景山也差不多消散,宋鸿军他们移到三楼的阳光房里,拿来酒,又□让保姆整些下酒的小菜,坐下来接着喝,打算通宵喝个痛快……

  喝酒时,沈淮跟宋鸿军谈了新项目公司股权结构调整的想法,宋鸿军挠了挠鼻子,shuō道:“你倒是好算计啊,麻烦事尽往别人身上推……”

  沈淮嘿嘿一笑,shuō道:“要把事情做好,就应该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xiāng港fāng面的资金,除了宋鸿军已经投入的一千万港元外,还有一千万港元的意向资金,但还没有最终的谈拢。

  如今沈淮打算把新项目公司的股权调整为四块,形chéng四个对新项目公司持股的平台公司,xiāng港这边的投资划归到一个平台上去。

  这么一来,除了宋鸿军已经投入的一千万港元,归入到xiāng港平台公司里去,一千万港元的投资意向要转为真正的注资,也将由xiāng港平台公司负责落实。将来,新项目公司要继续从xiāng港筹资,自然也将由xiāng港平台公司来负责。

  这么一来,梅钢除了负责新项目建设以及自身的出资之外,就可以把复杂而繁琐的筹资重任,分摊到众信、鸿基以及鹏悦等公司头上,以确保新项目能有条不絮的进行下去。

  宋鸿军知道沈淮跟谭启平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合资项目及新项目的分歧之上,他本打算除了已经投入的一千万资金之外,不再对梅钢的新项目公司有更多的投入,但听到沈淮的计划,听到沈淮这么化繁为简、为腐朽为神奇的手段,叫新项目的前景,一点一点更真切的展露在眼前,也不由得的心动。

  宋鸿军点点头,shuō道:“好吧,反正是上了贼船跳不下来,为了我那已经投进去的一千万着想,再多做一点事也就无所谓了。”

  “国内已经确定以国家建设为先导、为核心的战略fāng针,不管具体改革的路线会有什么分歧,各派系争得多厉害,这条主线三五十年间不会再有更改,”沈淮将装有红酒的晶彩琉璃壶拿过来,给自己桌前的酒杯倒上酒,跟宋鸿军shuō道,“同时有一定是现在就能肯定的,那就国家经济建设必须坚持工业化、产业化发展为重心,具体到地fāng,就是用工业化产业化来带动城市化发展——那么,未来三五十年间,国内政治势力上层及中下层的变化,也将是清晰的,就是◆必然将围绕工业产业化过程而形chéng新的政治势力格局……”

  “你这话要是叫那些老顽固的人听过去,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啊。现在那些老顽固,对你们这些披着左派的皮却公然玩弄右派手段的家伙,是恨之入■骨,”宋鸿军哈哈一笑,shuō道,“看来谭启平还是太轻视你了,换作我,现在就把你从梅溪调走,叫你无计可施,对宋家也谈不上有什么可交待、不可交待的……”

  “我现在是为地fāng发展,孜孜不倦的贡献着青春,你要这么shuō,那我可是真委屈。”沈淮笑道。

  宋鸿军才不觉得沈淮有多委屈,想了想,问道:“梅溪电厂,我想你也不会老老实实照着原计划去做吧?”

  沈淮点点头,shuō道:“梅溪电厂,是由东电垫资建设。由于之前梅钢的用电量有限,梅溪电厂的投资回报前景不明确,故而签定了回购协yì——现在合资项目以及新项目上码,梅溪电厂建chéng后所产生的电力,可以完全消化掉大半,那梅溪★电厂的运营前景就是可以预测的——我跟小姑之前讨论过,要是这时再坚持要由梅钢覆行回购约定,梅钢会消化宝贵的发展资金,东电的利益也无法最大化。目前看来,产业资本化是一个大趋势,东电旗下为什么不能chéng◆▲立一家电力产业fāng面的投资公司,直接持有梅溪电厂及梅钢的部分股权,使其利益最大化?此外,东电作为电力部所属的部委企业,旗下直接设立新的国营公司,跟梅钢交换股权,在政策上也应该没有什么障碍。”
●   宋鸿军喝着酒,琢磨着沈淮的话。

  照梅钢跟东电之前的协yì,东电垫资建设梅溪电厂,建chéng之后,应由梅钢负责回购运营,梅钢需要在建chéng之后的五年间向东电分期的支付工程款及工程利★润,大约在两亿元左右。

  如果更改协yì,东电对梅溪电厂的投资不以分期收取工程款的fāng式撤回,不仅意味着围绕梅钢在梅溪镇形chéng的产业资本总规模,能增加一点五亿左右,而且梅钢与梅溪电厂以交换股权的fāng式进行利益均衡、捆绑,也将直接改变梅钢当前由地fāng控股的股权结构现状,形chéng地fāng政府、电力部东南电力建设集团以及其他投资商对梅钢共同持股的混合模式……

  这一步变化,就直接将梅钢的控制权从地fāng剥离出来。

  之前,梅钢的年产能只有二十万吨,梅溪电厂一期的装机容量就达十万千瓦,运营产生的电量,非梅钢所能消化,多余的电能只能以较低的价格并入地fāng电网,梅溪电厂的运营前景,受地fāng电网控制,故而东电不大可能愿意直接运营梅溪电厂。

  而眼下,合资项目加上梅钢新项目,再加上梅钢现有的产能,建chéng后总年产能将超过一百万吨,再加上梅溪港工业园内其他的新建工厂,将消化掉梅溪电厂七八chéng的产能;梅溪电厂的盈利前景就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梅溪电厂建chéng后,几年能收回chéng本,每年的运营利润会有多少,现在差不多直接拿笔就能计算出来——

  就算宋系大员戴chéng国不是电力部部长,就算没有小姑宋文慧鼎力支持,沈淮把东电的领导找过来,拍着桌板告诉他们,东电的资金不撤回去,每年肯定能有超过20%甚至更高的★增值或利润分chéng,东电的领导人怎会不心动。

  东电虽然是属于电力部的国营企业,但毕竟也是一个利益群体——有盈利,资产能快速增值,不仅东电的领导层有政绩对上面能有交待,下面的干部职工也能有◎★增值或利润分chéng,东电的领导人怎会不心动。

  东电虽然是属于电力部的国营企业,但毕竟也zēngzhíhuòlìrùnfènchéng,dōngdiàndelǐngdǎorénzěnhuìbúxīndòng。

  dōngdiànsuīránshìshǔyúdiànlìbùdeguóyíngqǐyè,dànbìjìngyěshìyīgèlìyìqúntǐ——yǒuyínglì,zīchǎnnéngkuàisùzēngzhí,bújǐndōngdiàndelǐngdǎocéngyǒuzhèngjìduìshàngmiànnéngyǒujiāodài,xiàmiàndegànbùzhígōngyěnéngyǒu更多的福利,而自身的权势以及能得到的好处也会增加——谁也不傻,有利可图的事,谁会不想插上一脚?

  就算在政策上会有一些碍障,只要有利可图,这些碍障就是用来攻克的。

  宋鸿军拍了拍沈淮的肩膀,shuō道:“我原以为你这在法国这些年,尽吃喝嫖赌瞎混了,看来是冤枉你了……”

  “这个倒没有真冤枉他。”孙亚琳在旁边总是不留情面的戳穿沈淮的面目。Q

◆vimage">border="0" class="imageconten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