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酒后残局


  欢迎大家来到-< >-:.

  沈huái恢复意识过来,就觉得左手腕冰凉,插着针跟医用胶管,正挂着点滴,还没有从醉酒中完全缓过来,眼睛看人都有些重影,听见孙亚琳跟人说话de声音,抬起头来问:“在医院里啊,现在几点钟了?”

  “脑子没喝坏啊!”孙亚琳在旁边冷嘲热讽道,“要bú要再来三杯求人家原谅啊?”

  沈huái莫名其妙,第三杯白酒下肚之后de事情他完全没有印象,脑子一片空白,听着宋彤在旁边没良心de笑出声来,就知道自己喝醉酒说了些胡话。

  “你醒了?”胡玫脸带羞涩,关心de看过来。

  沈huái将撑坐起来,往床头靠了靠,这才看到他们shì在一间★双人病房里面,顾子强在旁边病床上睡得正熟,也挂着点滴;除胡玫、宋彤、孙亚琳留在病房里陪着他们外,程月、胡雏军、张浩都坐在椅子头枕在床边而睡。

  沈huái看了看手表,都凌晨三点钟了。

 ◆ 他们到东华大酒店喝酒比较早,六点钟就开席,喝得又急,差bú多八点钟bú到就喝挂了,一醉到现在,也算shì饱睡了一觉,把这些天来de欠觉稍稍补回来一些;除了有些醉后de虚弱跟bú适外,倒没有什么大碍。

  看着程月睡眼惺松de抬起头来,沈huái笑道:“得,我们喝挂了倒shì干脆,把你们折腾得惨了吧?”

  “没有什么,你刚醉倒,你女朋友就打电话过来,然后她坐车过来,酒店也派车一起把你▲们送到医院来,”程月说道,“到医院这边,也都已经联系好了,我们就陪着走了一趟,没有什么折腾de……”

  沈huái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真有成怡de电话打进来过。他颇为疑惑de看了孙亚琳一眼,有▲些bú明白成怡为什么打电话给他,但bú管怎么说,现在shì凌晨四点钟,他也bú便这时候打电话给成怡。

  这时候胡雏军、张浩也醒过来。

  走过来,胡雏军说道:“酒店de陈兵经理坚持没肯让我们买单;他也shì陪到差bú多十一点钟,看你们睡熟了才回去……”

  “陈兵跟我shì老伙计,我就shì怕他免单,在酒店才没有找他,没想到还shì给他认出来了,”沈huái轻描淡写de揭过他跟陈兵de关系,又问,“你们没关系吧?”

  “也有些醉,趴床边睡了一觉,倒shì醒了酒。”胡雏军说道。

  “今天,”张浩嚅着嘴,有些干涩de说道,“这事我做得bú地道,对bú住你。”

  沈huái抬头看了张浩一眼,见他尴尬de脸上倒shìbú掩诚挚,笑道:“你记得欠我三杯酒就行了,下回就等着我把你灌趴下来!”

  听沈huái这么大度,毫bú介怀,张浩越发惭愧。即使在社会上混得老练de他也bú知道该再说什么好;胡雏军哈哈,搂过他de肩膀,说道:“好,等下次你回京,我们再聚,喝个痛快——现在也就跟老同学在一起,才能放开喝酒。”

  “你还敢喝啊,”宋彤夸张盯着沈huái,问道,“你知道我妈听到你喝下差bú多三瓶白酒,脸色变成什么样子吗?要búshì胡玫在,我妈能当场发飚。”

  小姑宋文慧在宋家里性格bú张显,像shì个家庭妇女,对沈huái关心琐碎,但作为东电集团de常务副总,实际上性格很shì刚强,作风很shì泼辣——沈huáibú难想象小姑当场发火de样子,但shì他没有想到小姑会认得胡玫,疑惑de问:“你妈认得胡玫?”

  “切,”宋彤bú屑de说道,“你以为你当年做de那些事,shì谁替你收拾残局de?胡玫当年住院de病床,就在隔壁,要bú要我领你过去认认路?”

  听着宋彤带刺de话,沈huái却一点都bú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轻松——以前小姑一家怕刺激到他,都小心翼翼de避开过往旧事bú提,这显然búshì正常de亲人关系。

  就像宋鸿军,待他亲热shì亲热,也应该能看到梅钢de成绩跟新项目de前景,但始终bú敢对新项目有大de投入,说到底shì心里始终有着顾忌——这顾忌bú仅仅shì沈huái跟谭启平之间de矛盾,而shì对沈huái性格de转变、对沈huáide“浪子回头”,对沈huáide“改头换面”、“洗心革面”,没有实实在在de认知。

  沈huái能明白小姑知道他喝下两斤多白酒会很生气,但也明白小姑为什么会看到胡玫之后就消了气——说到底也shì小姑认为他之前有些事shì做错了,有些错误必然shì要他自己来承担。唯有承担了,才能算shì真正de知错改之。

  “我妈让你醒过来就给她打电话复旨;我都怀疑我shìbúshì她亲生de了,都没见她这么紧张过我……”宋彤满怀醋意de说道。

  沈huái敲了宋彤脑袋一下,靠着床头给小姑拨电话。

  电话就响了两声,就给接通,听着小姑de声音,沈huái轻呼道:“小姑……”

  “醒酒了?”

  “嗯,还有些头晕,算shì醒酒了。”

  “下回还喝这么多?”小姑在电话那头责怪de问道,“你们年轻人就shìbú知道珍惜身体,把身子喝垮了怎么办?以后喝酒,要控制量,懂bú懂?”

  听着小姑关心de话,沈huái心里有暖流流趟,说道:“知道了,以后再喝酒,跟小姑你请示……”

  “油嘴,”小姑轻声笑骂了一声,说道,“bú多说了,我也要睡觉了,睡一觉起来,还要赶飞机……”

  “等等,”宋彤飞快de将手机抢过去,要跟她妈说话,“妈,我要跟沈huái、亚琳要去东华玩,先bú跟你回江宁,好bú好?”

  沈huái听着他小姑在电话里回了宋彤一句“随你”,就挂了电话。

  宋彤休假时间长,又跟前男友分手,本来今天中午就要跟她爸妈回江宁去渡,这时候倒想去东华逛荡几天,沈huái也由着她。

  胡玫当年落水后大病一场,之前de“沈huái”冷漠bú关心,就直接出了国,他还bú知道一直都shì小姑帮他善后,也bú知道胡玫当年就在这家医院住院。

  沈huái看向身边de胡玫,说道:“当年真shì对bú起你……”

  “都好久de事,都说bú要提了,”胡玫微带羞涩de说道,“你喝醉了酒,说很多醉话,你女朋友可能会有些误会,你记得跟她解释一下……”

  “嗯……”沈huái摸头笑了笑,也bú好意思问醉洒到底说了那么胡话,但他也bú觉得有什么shì需要跟成怡解释de。

  过了一会儿,顾子强也醒了过来。

  顾子强酒量小,喝了四杯白酒就醉得人事bú知,对之后发生de所有事都没有印象,脑子里也shì一片空白,看到躺在医院,说道:“我喝倒之后,你们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伤天害理de事情?”

  大家哈哈一笑,胡雏军开玩道:“你以为你shì你家程月……”

  程月笑着拿东西扔胡雏军——沈huái也shì哈哈一笑,心想程月shì八十七年当年de校花,惦念她de人自bú在少数。

  这时候才凌晨三点钟,这么多人继续留在医院里也bú合适。

  胡雏军、张浩de车都还留在东华大酒店外面,还有其他两个喝多但bú至于严重要送医院de同学,就直接在东华大酒店开房睡下了——沈huái他们就直接出了院,坐车赶回东华大酒店。

  沈huái赶到东华大酒店,陈兵也shì在客户部那里等他。

  沈huái很过意bú去:“我醉了一场,倒把老陈你折腾了够呛……”这才正式给陈兵、顾子强、张浩、胡雏军他们做介绍。

  程月、胡玫、孙亚琳、宋彤她们几个女de,在医院里没有怎么踏实,到酒店就直接进了房间睡觉——沈huái、顾子强在医院醒过酒来,最初虚弱劲过去,人倒精神起来了,就在房间里随意聊着天。

  到早晨七点钟,宋鸿军打电话过来问他酒醒了没有;沈huái说他们在东华大酒店,宋鸿军就说要赶过来一起吃早饭。

 ○ 宋彤、孙亚琳她们远没有睡够,沈huái就让宋鸿军直接到他房间里来——宋鸿军推门走进房间来,顾子强惊讶de要站起来,压着声音问沈huái:“鸿基de宋总,跟你什么关系啊?”

  宋鸿军耳朵尖,脱◎○ 宋彤、孙亚琳她们远没有睡够,沈huái就让宋鸿军直接到他房间里来——宋鸿军推门走进房间来,顾子强惊讶de要站起来,压着声音问沈huá sòngtóng、sūnyàlíntāmenyuǎnméiyǒushuìgòu,shěnhuáijiùràngsònghóngjun1zhíjiēdàotāfángjiānlǐlái——sònghóngjun1tuīménzǒujìnfángjiānlái,gùzǐqiángjīngyàdeyàozhànqǐlái,yāzheshēngyīnwènshěnhuái:“hóngjīdesòngzǒng,gēnnǐshímeguānxìā?”

  sònghóngjun1ěrduǒjiān,tuō下大衣,坐过来笑问道:“你认得我?”

  “我shì机械四院博众公司de顾子强,”顾子强昨天醉得最早,完全bú知道之后de事情,看到宋鸿军笑嘻嘻de走过来,下意识de欠着身子要站起来,“十二月,我跟我们de耿总,跟宋总你见过面?”

  “哦,你shì老耿de伙计啊,我说看着脸熟呢,”宋鸿军哈哈一笑,手压在顾子强de肩膀上,要他坐下来说话,“我都bú知道你跟沈huáishì同学呢,昨天在医院,听他们都在夸你喝酒实诚;我shì沈huáide表哥,”又跟沈huái解释了一下博众de关系,“博众shì老三他们部下面专门搞发电设备de一家企业……”又说道,“博众de耿建华,跟我也shì老伙计。我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请我们吃早餐。”

  小辈里,宋鸿军排老大,宋鸿奇排老三,沈huái排老九。

  宋鸿军跟陈兵见过面,也shì随意de握握手,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给博众de耿建华——★沈huái看顾子强脸de尴尬之色,觉得奇怪:

  宋鸿军bú认得顾子强,说到底shì顾子强在博众没有什么地位,只shì领导跟前无名无姓de跟班——这也shì符合当前国企de现状,现在顾子强刚刚毕◆业两年多,没有什么背景,能力再强,专业水平再高,也只能先熬资历。

  宋鸿军这时候约博众de耿总出来,完全shì出于善意,帮顾子强挑明他跟宋家子弟shì中学同学。有这层关系,顾子强也就能跟京城公子圈沾些渊源,多少能受些照顾——这也shì公子圈通常聚拢人脉de做法。

  正常情况下,顾子强就算再有志气,也bú应该拒绝这种善意de安排。

  沈huái让宋鸿军bú急着打电话,笑着问顾子强:“怎么,你bú会跟你们公司de耿总有什么过节吧?”

  “……”顾子强尴尬de摸了摸鼻子,心虚看了女朋友程月一眼,硬着头皮说道,“我昨天中午búshì为婚房de事情跑到公司领导家送礼吗?礼没有送出去,我犯冲说了些难听de话,还当场辞了职,想等过了春节,再跟程月说这事……”

  “你真辞职了?”程月、胡雏军都诧异de问顾子强。

  听程月、胡雏军de口气,应该shì早知道顾子强要辞职de打算,昨天送礼被拒应该shì楔机,而búshì一时冲动;沈huái再细看程月、胡雏军de神色,程月应该shìbú怎么赞成顾子强从国企辞职,而胡雏军倒shì颇为高兴……

  昨天shì大家乍然相遇,也掺杂着一些旧怨因素,有些话都没能放开来说,知道顾子强他们还有故事要讲……(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