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投资作坊


  大兴县的石河子镇,位于燕郊东南,差不多快跟廊坊挨着。

  九十年代中前期,京郊工业带对大兴县的幅射不强,石河子虽然沾着首都之地的名气,除了一些基础设施较好外,经济基础其实很差,开车沿路过去,还看到乡村有一些破旧的土坯房。

  石河子镇设备制造厂,就在镇东南角上。

  正赶着放年假,厂子里也没有什么人在。门卫是个五十来岁的小老头,看到有小轿车在厂门前停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门禁室溜出来看究jìng。

  待看到销shòu科的胡雏军从车里钻出来,小老头一笑,说道:“原来是胡科长,我还说是哪个大人物过来,吓了我一跳……”探头看过去,张浩买来撑场面的二手别克商务车倒也罢了,sòng鸿军在京使用的凯迪拉克实在是扎眼得很,小老头警惕性很高,拉着胡雏军到一旁,低声问道,“他们是过来看厂子的?”

  厂子效益不好,连着亏损了三年,镇上想着要将厂子承包出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胡雏军一时也不好说是他自己想承包厂子,便说道:“我这几个朋友赶来石河子吃烤羊排,我就顺路带他们到厂子里看看;今天厂子里有谁值班?”

  “本来是田厂长,他刚有事出去了。”

  没有在也好,也省得费口舌解释什么,也知道沈淮、sòng鸿军他们根本无意跟厂里或镇上什么人接触,胡雏军就让赵老头打开大铁门放他们进去。

  厂子不大,就三十来亩地,早年是社队企业,发展到现在,也才六七十个工人,一年产值也就五六百万左右,谈不上多大的规模。

  车间里绕线机、分线机、剥线机、刮线机、铐箱、焊锡炉、浸漆、模架等设备,虽然谈不上多先进,倒也齐全,差不多能把变压器◆生产线的架子撑起来。

  胡雏军他本身就是石河子镇人,中学毕业就进厂在车间里当工人,后来转到销shòu科跑市场,目前fù责厂里的销shòu科,不过上面还受一个副厂长的领导。

  虽然厂子的■效益不好,但这个有很多因素,胡雏军跑了三四年的市场,对国内变压器市场的需求还是清楚的——胡雏军想把厂子承包下来,但他不精通技术跟生产管理,才想着拉顾子强入伙一起做。

  顾子强之前就来过好几回,把设备及生产的情况都摸了个遍,进了厂子,他就跟沈淮、sòng鸿军、陈兵、孙亚琳介绍他跟胡雏军讨议差不多已经成熟的生产筹备及市场开拓方案。

  除了顾子强跟胡雏军之外,博众还有三名工程师给顾子强拉☆出来,要一起干。

  厂子虽然不大,但边走边聊,一圈走下来也要两个小时,sòng彤直喊无聊,弯腰摸着小腿喊累道:“早知道吃沈淮一顿烤羊排要这么辛苦,我就回家里补觉去了。”

  “走,走,走★,咱们先赶着去饭店,我的肚子也都快饿瘪了……”sòng鸿军招呼大家上车,赶着去饭店吃沈淮的烤羊排。

  看得出sòng鸿军对厂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顾子强与胡雏军对望一眼,也知道这种乡镇小厂,很难入sòng鸿军这种人物的法眼。

  他们打开始也就没有指望能得到sòng鸿军这样人物的扶持,但沈淮拉sòng鸿军过来看厂子,他们又禁不住有些期待——

  他们也知道创业艰难,不然不会迟疑这么久才下决心。要承包厂子,要向镇上缴保证金,要有生产流运资金,差不多要投好几十万进去。

  对于一小撮人来说,几十万实在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除了把自家的老本都掏出来外,还要大举借外债,差不多是要把今后相当长的人生都押上去——他们怎么可能不希望得到更多一点的鼓励跟扶持?

  当然了,sòng鸿军打开始也就没有给他们什么承诺,本来就是过来吃羊排,顺路看看厂子——但是看到sòng鸿军对厂子完全提不起兴趣,顾子强、胡雏军这时候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石河子镇在京郊少有以出产山羊闻名的地方,烤羊排也是一绝。

  吃惯山珍海味的sòng鸿军,也夸赞不已,说他在燕京土生土长的人,倒还不知道石河子镇的烤羊排这么出名。

  胡雏军坚持买了单;sòng鸿军下午还约了人见面,吃过饭就要回市里。

  趁着等服务员结帐的时间,sòng鸿军看了看手表,问沈淮:“下午我约了信联驻京公司的老总喝茶,你要不要一起去聊聊?”

  “不了,我跟老陈通常没机会见面,我等会儿跟老陈回东华大酒店去;你晚上要是有空,晚上再来东华大酒店喝酒?”沈淮说道。

  沈淮心想,信联驻京公司的老总说不定也是哪家的贵公子,但他在京的时间有限,与其跟sòng鸿军凑到渊源极淡的公子圈里,有时间还不如跟陈兵坐下来聊聊。

  陈兵也愿意跟沈淮亲近,问道:“东华籍在部委的官员也有些人,要不要约出来聊聊……”

  官场一事,说到底就是人脉积累——陈兵在京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护同乡的人脉关系网,四处联络。

  像谭启平、高天河、梁小林等人到燕京,每年都会让陈兵组织一两次的联谊会,吃吃饭、喝喝酒,送些价值谈不上多高,但也不至于丢脸的小礼品,联络一下感情。这样东华市要在京做什么事情,才有可能事半功倍,不至于摸不到门路而给刁难。

  以沈淮的身份跟级别,陈兵以驻京办的名义出面组织多大规模的联谊会自然是不合适,但邀请他相处较熟的一些同乡官员,跟沈淮见见面,也算是帮沈淮积攒人脉。

  “昨天喝得大醉,得要过好几天才能缓过劲来,今天是实在不敢喝酒了,”沈淮以不◎能喝酒婉拒陈兵的好意,说道,“我真是想找个机会,跟老陈你好好聊聊,我也想了解一下新浦港的事情……”

  “新浦港啊?”陈兵摇了摇头,说道,“我在霞浦时,搞了新浦开发区,但发展太慢,两年时间去,0■.5平方公里的起步区域都没有填满。新浦建大港的计划,压根儿就没戏——要是市里让你去霞浦担任县长,像梅溪镇那样子搞个两三年,新浦建港或许还能有些眉目。”

  “我也就问问,你手头有没有新浦港的材料?”沈淮问道。

  “有倒是有,”陈兵说道,“不过现在陶继兴跟葛永秋,应该也是彻底放弃这个念头了,县里基本再没有人关心这事。我为这事跑了几回交通部,可以说完全没戏……”

  sòng鸿军现在对东华的情形还可以说颇为熟悉,听到沈淮跟陈兵的谈话,笑道:“你现在心真野,梅钢的新项目还没有打下一根桩,你脑子就转到别的事情上去了;我算是服了你……”

  sòng鸿军要从南线走外围的快速道赶去京西跟人见面,就不跟沈淮他们一起走。走了饭店,见顾子强、胡雏军也是难得的沉得住气,sòng鸿军拍了拍顾子强的肩膀,问道:“要不要我帮你约耿建华出来一下?”

  顾子强以为sòng鸿军是劝他回博众好好呆着,约耿建华出来替他转寰一下,就当昨天的辞职没有存在过去……

  张浩忍不住替顾子强、胡雏军问了一句:“sòng总见的世面,比我们大去了,看问题也肯定比我们准确——这家厂子真不能搞吗?”

  “要我说实话啊,”sòng鸿军笑道,“这家厂子也就比作坊大一些,但至于能不能做起来,你们问我是问错人了。我要是随便给你们指点什么,沈淮他小子站旁边肯定会笑掉大牙……”

  听sòng鸿军这么说,张浩、顾子强、胡雏军他们都完全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沈淮一眼,不明白sòng鸿军是什么意思。

  沈淮跟顾子强、胡雏军他们平常相处,不会刻意隐瞒什么,但要是不刻意介绍,谁也不会相信他管理着一家年盈利达六七千万的钢铁企业,还正筹备建设一座总投资达六亿的新钢铁厂。

  沈淮一时间也不好跟顾子强他们解,只是跟sòng鸿军笑道:“要我说啊,那也行;你晚上把耿建华约出来,博众的关系不能断了;然后,鸿基拿一千万出来折腾,应该赔不光。”

  “我才不上你的当,真要出一千万的资金,鸿基出五百万,众信也要出五百万,这样我才有确信你不会坑我。你能把我跟孙亚琳一起坑了,也算你有种,”sòng鸿军笑道,看了看手表,说道,“我真是要走了,见面迟到不是我的风格;既然你认为事情可为,那我晚上再去找你们谈一谈;我把博众的耿建华也约上……”

  顾子强、胡雏军这下子是彻底的糊涂了:

  一来,他们不明白sòng鸿军为什么会这么重视沈淮的意见?

  二来,他们几个人也就打算凑四五十万,把厂子接过来再说,完全没有想过要一下子运营上千万的资本。

  他们看看沈淮,又看看sòng鸿军,心里更多的认为沈淮跟sòng鸿军这是开他们的玩笑,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好说什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