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尚溪园


  (感谢Then兄弟的热情捧场)

  国内饮食文化形成诸多派系,淮海省夹于鲁扬之间,又是水陆交会的地方,形成陈杂交融的口味,谈不上有特别出众之处。

  不过,清末民初省内大富大贵之●家,因家底雄厚,生活奢侈,也有对饮食极致讲究之人,孙家便是其中之一。

  清末孙家在东华就有“日烹鹿肉三斤,自晨煮至日影下门西”广传的事迹,民国时家世更盛,府中供养厨役十数人专门伺弄饮食,经过半个世纪琢磨,孙宅之中也形成一套颇为完善、食材名贵的私家菜系。

  孙家大宅里当年供一家老小几十口人用餐的大厅就叫尚溪园,这也是尚溪园名号的由来。

  解放前夕,孙家慌乱避居海外,自然不会有xīn思把家厨也带去,也任他们各自散去。

  尚溪园要办成东华高端餐饮的典范,菜式自然是重中之重。要高端,又要有别于湖西书院及南园的菜式,避免不必要的竞争,要独竖一帜,自然不是一件简易的事情。

  最后,还是孙亚琳亲自帮助找到当年孙家留在东华的家厨,此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彭于海,由彭于海推荐了他第三代传人彭玉亮到尚溪园来主厨,恢复早年孙家菜的精华传承。

  宴请省委副书记赵秋华、省委秘书长苏唯军一行人,要能获得赞誉,对尚溪园来说,是关系到能否一炮打响的紧要事。

  沈淮虽然要陈桐他不要紧张,但这边真正要操作,还紧张得手xīn捏汗。

  从蔡家桥社区返回来,沈淮跑到后面来看晚宴的准备情况,看到陈丹也站在厨房里打转,开玩笑的说道:“担xīn个毛头啊,做砸就做砸了吧,谁敢说今天的菜不hǎo吃,我拿盘子扣他脸上去。”

  陈丹娇嗔的瞪了沈淮一眼,说道:“这边完全没有准备,而一些食材需要提前两到三天做准备,就算从南园借用也赶不上趟。真正的孙家菜,我们现在只能做两桌,其他六桌菜,只能换普通一些的菜式。刘主任以及潘石华跟谭书记请示去了,你觉得有没有wèn题……”

  “没wèn题,”沈淮说道,“省市主要领导以及富士制铁的代表,也就只能坐两桌,其他随同,就没有那么考究了,我去跟他们说去。”

  沈淮对衣食住行都不是很考究,但孙亚琳虽然谈不上多挑剔,但真正说到衣食住行的精细学wèn上来,百年世家传承的深厚底蕴就能叫绝大多数人站到她跟前都会觉得自卑。

  尚溪园主厨的手艺是由孙亚琳亲自考究过的,沈淮不觉得会有什么wèn题,让陈丹把菜单拉来给他看看,他看着一道道菜品,就觉得扎眼,xīn想一桌菜大概要把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都吃掉。

  反正也由不得沈淮xīn疼什么,拿着菜单跑回去找谭启平。

  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这样,看尚溪园准备得差不多,就通知开宴。

  赵秋华虽然也是食不厌精之人,但中午从南园出来,这一大圈走下来,也是饥肠辘辘,尚溪园的饮食确实又在水准之上,一席宴吃下来自然是让他赞不绝口。

  要安排赵秋华、苏唯军早些休息,要留足时间让他们跟地方官员勾兑,宴席八点钟不到就结束了,谭启平、吴海峰、高天河他们陪着赵、苏等人以及日方代表返回南园宾馆。

  沈淮无意跟赵秋华、苏唯军勾兑什么,站在尚溪园西侧的停车●场,就跟他们告别。

  此番招待省领导到东华来参加签约仪式,虽然是市委出面主持,不过招待经费,包括一些赠送给赵秋华等官员及随行人员的签约仪式纪念金币的经办费用,都是从合资厂筹备组走。

  ☆郭成峰拿着尚溪园的帐单过来找周明签字;周明看着帐单上的数字,一时有些恍惚。

  站在一旁的山崎信夫,见周明拿着帐单没有动作,以为是在等他,接过来就直接签过字再递回来。以往山崎信夫到东华来是客人,但从今往后,他作为合资厂日方总经理,要率领日方团队常驻东华,参与合资厂的筹备、建设以及以后的运营,也就要算是半个主人。

  对最早进入大陆的外资企业,港台及日资适应性最强,欧美企业则要差了很多。这主要还是在于港台、日资跟大陆在文化上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应付官僚主义及人情社会的那一套,日资企业不见得就比国内企业要差。

  合资厂总投资高达六亿,拿一千万出来疏通种种关节,招待赵秋华这么重要的人物,一顿酒宴花费十万八万,在山崎信夫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

  周明暗自感慨,也能明白何月莲为何要热衷做高端餐饮了,他娘的,钱多了真叫咬手。

  山崎信夫跟沈淮告别道:“以后在梅溪镇,还要多请关照。”

  沈淮笑了笑,说道:“山崎先生,客气了。”

  周明脸别扭的看了沈淮一眼,感觉不说一声就跟走不hǎo,但又怕说了沈淮反而给他脸色看。hǎo在沈淮扭头跟周知白说话去了,他就当作看不见,扭头就钻进车里。倒是合资厂,市钢厂派出来的副总罗立,走过来跟沈淮宣暄了两句,才坐车离开。

  也不是所有人都要跟着去南园凑热闹或小xīn伺候,这也便直接告辞离开。

  人陆续散去,一天忙碌消停下来。

  沈淮跟何清社、黄新良、刘卫国、褚宜良等人说了几句话,要他们先回去,他走回去找陈丹。

  “赵省长那边,你不用跟过去?”陈丹在弟弟陈桐的办公室里,看到沈淮无事一身轻的走进来,疑惑的wèn道。

  “不是一条线上的人,我凑过去没有用,”沈淮摇头笑道,“我提两百万现金送过去,赵秋华他敢收我的钱吗?”

  沈淮在沙发坐下来,看到陈桐跟尚溪园的大堂经理朱丽玲走进来,说道:“尚溪园以后的水平能保持在今天这样,就真xīn是不错了。”

  “真的可以吗?”朱丽玲不确定的wèn道,“我可是一晚上都在提xīn吊胆啊,就怕哪里出了疏忽,给沈书记你骂呢。”

  “要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沈淮手比划了一下髋部,说道,“这里开得不够高!”

  朱丽玲下意识的弯腰把旗袍开衩口捂了起来,不叫沈淮有机会再看到她露出来的白嫩大腿——本来露得不是很多,但叫◎沈淮这么一调戏,朱丽玲羞得满脸通红。

  “胡说八道,”陈丹笑着拿东西来砸沈淮,嗔道,“东街开了一家料理店,那里有开衩高的,说是还要招进来一家俱乐部,都是漂亮的女孩子——以后有你鬼混的地方。”

  沈淮认真的跟朱丽玲说道:“你在南园还有没有可以信任的朋友?”

  “有一两个,怎么了?”朱丽玲wèn道。

  “今天晚上会有一些人去见赵秋华跟苏唯军,你帮我关xīn一下这些人的车牌,”沈淮说道,“不要传出去是我吩咐就行。”

  “怎么了?”陈丹wèn道。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沈淮笑道,“东华以前是个破落地方,谁都看不上眼,所以也不怕别人惦记——现在接连有大项目落在东华,想叫别人不眼馋都没有可能,你们不会以为别人都是省油的灯吧?”

  陈丹没有再wèn什么,知道沈淮所处的世界,比普通人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就跟电影似的——沈淮拿起外套,站起来,跟陈丹说道:“老熊他小孙女满月,我说过要过去看一下,人情还没有送呢;你陪我过去一趟,hǎo不hǎo?”

  “嗯……”陈丹拿起外套,跟沈淮往外走。

  “对了,我想在东街经营一家高端酒的专卖店,拿两家酒厂在东华的代理权,你觉得怎么样?”陈桐都难得有机会跟沈淮说上话,逮到机会就不轻易放过,跟着沈淮、他姐往外走,边走边wèn。

  “可以啊,”沈淮说道,“有想法多尝试一下,没有什么坏处,只要不干违法的事就hǎo。粗俗点的说法,就是不要指望我给你擦屁股。”

  陈桐摸了摸后脑勺,不hǎo意思的说道:“我又不是以前那样做事没脑子。”

  沈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跟陈丹走出去。

  坐到车里,陈丹系上安全带,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都说二十万能办一所学校,这一顿饭都要把半间学校吃掉了。”

  沈淮打着方向盘把车倒出来,跟陈丹说道:“要说做资本家,你还真不比陈桐合格啊;不过他也没有hǎo意思跟我说,要接着承包文化站大楼。”

  渚溪酒店到七月份,镇上就会收回来。而之前渚溪酒店的客源,就要分流到鹏悦国际大酒店以及何月莲经营的梅园酒家、青年旅舍以及正在筹建的渚园大酒店去,陈丹就会把xīn思放在尚溪园上,主要做高端餐饮。

  陈桐要做高端酒专卖,应该是多少有些不甘xīn渚溪酒店的客源给分流,而渚溪酒店的经营经验,也能叫他知道,酒水的利润是相当丰厚的。

  “人总是要知足,再说跟鹏悦约hǎo的事,怎么hǎo反悔?”陈丹说道。

  当初鹏悦担任贷款给渚江建设四千万建设经费,条件之一就是渚溪大道建成之后,镇政府收回文化站大楼的承包权,以保证客源更多的分流到鹏悦国际大酒店,改变鹏悦国际大酒店建成这两年来连年亏损的现状。

  虽然渚溪酒店计划要到六月底才关停,但渚溪大道开通一周,已经给鹏悦国际大酒店带去相当多的客源。

  这也是因为,一家渚溪酒店已经远远不足梅溪镇经济发展的需求。

  一部分客户对价格不敏感,但更在意享悉。渚溪大道开通,以三星级标准改造的鹏悦国际大酒店自然成为他们入住跟用餐、宴宾的首选。

  目前看来,○就算不关停渚溪酒店,也不会影响鹏悦国际大酒店恢复营利能力,但沈淮要想把文化站大楼收回来划给梅溪中学使用,计划倒不会更改。

  陈桐没有提出要保留渚溪酒店,没有太贪婪,沈淮还是颇为宽慰,他也怕陈桐◎这时候年轻气盛,不知进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