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原来如此


  杨丽丽抱着一袋薯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意识到房门给人从外面打开时,才意识到自己在屋里就穿条内裤,从沙发上跳起来,抄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就砸过去。

  “砰”的一声,玻璃杯砸在门上,又“啪”的一声掉地上砸了一个粉碎,玻璃渣子就在脚边飞溅,沈淮谔然侧头看着门后给玻璃杯砸出来的白印子,差那么一点,他今天就挂彩了。

  沈淮又回过头来,指着赤着上身、捂着胸口,下身穿着紫色棉内裤,露出雪◇白修长双腿的杨丽丽:“你干嘛拿杯子砸wǒ?”

  “怎么了,怎么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寇萱就从卧室里跑出来问,看到沈淮站门口,才意识到她自己yě只穿一件吊带衫,笋乳将前面顶起来,有些微透出嫣红▲来,下身yě只穿条白棉内裤,近乎半裸的模样,叫她尖叫着躲回房间去。

  沈淮摊摊手,这妮子以前胆子大到在他面前把自己剥光过,现在穿吊带衫都尖叫成这样子,女人真是虚伪。

  “你怎么bú敲门就进来,wǒ都以为进贼了?”杨丽丽背过身去,赤着腿就溜到卧室里穿衣服去了,隔着卧室门问沈淮。

  “wǒ有钥匙,wǒ为啥要敲门啊?”

  沈淮双手抱胸,悠然自得的看着杨丽丽无瑕的美背。

  杨丽丽转过身去还双手抱着胸,叫肩胛骨微微支出来,但没有嶙峋之感,肌理晶莹剔透,又bú失丰腴之感。她进门之时,身子微微侧过去,露出胸部饱满的外缘,叫人暗感成熟的女人,果真是比小丫头有看头。

  bú过再看一地的玻璃渣,沈淮想想yě后怕,心想这以后有秀色可偷看yěbú这么进来了,今天真要给砸脸上,都没办法往外说去,隔着门问杨丽丽:“孙亚琳她人呢?”

  “wǒ在睡午觉呢,有什么事b◆ú能打电话给wǒ?”孙亚琳打开门,幸灾乐祸的看着沈淮,说道,“今天没有把你这张脸给砸花了,真是可惜啊。刚才看得过瘾bú?”

  孙亚琳上身就穿了件小抹胸,高耸的胸鼓涨涨的撑起来,露出迷人的肚脐眼■únéngdǎdiànhuàgěiwǒ?”sūnyàlíndǎkāimén,xìngzāilèhuòdekànzheshěnhuái,shuōdào,“jīntiānméiyǒubǎnǐzhèzhāngliǎngěizáhuāle,zhēnshìkěxīā。gāngcáikàndéguòyǐnbú?”

  sūnyàlínshàngshēnjiùchuānlejiànxiǎomòxiōng,gāosǒngdexiōnggǔzhǎngzhǎngdechēngqǐlái,lùchūmíréndedùqíyǎn,穿着黑色的短裤,赤足着站在地板。她才bú介意给沈淮看到什么。

  “wǒ怎么知道你们在屋里都光着身子啊?”沈淮一脸无辜的说道。

  “得了吧,你这招在巴黎又bú是没用过,大夏天,你们男人★在屋里能光膀子,wǒ们在屋里非要包得严严实实bú成,你装什么无辜啊?”孙亚琳bú屑的说道。

  给孙亚琳戳破,沈淮老脸yě只能腆在那里转移话题,说道:“都几点钟了,你怎么还在睡午觉?”

 ●★在屋里能光膀子,wǒ们在屋里非要包得严严实实bú成,你装什么无辜啊?”孙亚琳bú屑的说道。

 zàiwūlǐnéngguāngbǎngzǐ,wǒmenzàiwūlǐfēiyàobāodéyányánshíshíbúchéng,nǐzhuāngshímewúgūā?”sūnyàlínbúxièdeshuōdào。

  gěisūnyàlínchuōpò,shěnhuáilǎoliǎnyězhīnéngtiǎnzàinàlǐzhuǎnyíhuàtí,shuōdào:“dōujǐdiǎnzhōngle,nǐzěnmeháizàishuìwǔjiào?”

  “wǒ又bú用去应付谢芷那恶毒娘们,无所事事,除了睡觉养颜,还能干什么?”孙亚琳问道,“你回来干嘛?”

  “你真bú知道?”沈淮dīng着孙亚琳的眼睛。

  “知道什么?难道突然知道三千万美元债券投资这事,还能让你当闯门偷窥的借口bú成?”孙亚琳绷着脸dīng着沈淮的眼睛反问,但她转瞬就绷bú住脸,一脸坏笑的凑过来问,“你来跟wǒ说说,谢芷看到你,是怎么挤兑你的?你接到姚荣华的电话后,又是怎么抽她脸的?”

  “wǒ就知道是你在捣鬼,”沈淮问道,“你早知道会有三千万美元能到帐,为什么下午bú一起到市里去?”

  “你以为姐姐wǒ这些天巴黎、香港的到处跑,就是乱蹦跶,没有一点收获?”孙亚琳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说道,“bú过,wǒ要是下午跟你一起去了市里,谢芷在wǒ面前,还能嚣张的挤兑你吗?咱bú得先把她高高的捧起来,怎么能摔惨她哦?”

  大概是想象到谢芷给沈淮反击的难堪脸色,孙亚琳都忍bú住要笑到直打滚。

  从市委会议室出来,沈淮就直接开车回文山苑,他就知道这事跟孙亚琳脱bú开关系。他yěbú是超凡脱俗之人,这些天来确实给融资的事情煎熬得神销骨瘦,在会议室yě差点给谢芷这娘们挤兑得下bú了台,当然确知有三千万美元债券投资进来,一下子就把横在他眼前最大的一道难关清除掉,怎叫他bú兴奋?

  他这会儿兴奋劲还没有过去,yě顾bú上孙亚琳瞒过他有一段时间,还有意看他给谢芷挤兑的好戏,看着孙亚琳走出来,兴奋得伸手就去抱她,说道:“你bú在现场真是可惜了……”

  “哎,哎,”孙亚琳抬起膝盖,顶着沈淮的小腹,bú让他抱过来,说道,“说话归说话,你趁机占wǒ的便宜,小心wǒ这膝盖会把你给废了。”

  沈淮嘿嘿一笑,坐到沙发,问孙亚琳:“你是怎么说服投资人的,对方都没有到梅钢考察,三千万美元说投就投啊?”

  即使孙亚琳那边有梅钢新厂项目完整的材料,投资商bú实地过来考察一番,就做出这么大的投资决定,在沈淮看来犹觉得bú可思议。

  “wǒ魅力大bú行啊?”孙亚琳蜷腿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微抬起下巴看着沈淮,还把她披散的秀发撩了一下,摆出一个迷人姿态,“你bú觉得wǒ魅力够大吗?”

  “三千万美元呢,你就是把自己卖了,yě换bú来这笔资金来。能有这种身家的人,脑子就bú可能会给美色糊住,”沈淮当然bú相信孙亚琳的胡扯,身子倾过去,想要从孙亚琳嘴巴里掏出实情来,见她抿着嘴bú说,嘴角还有笑意,就问道,“bú会你把你妈绑架,从你爸那里勒索到三千万美元?”

  沈淮实在想bú出孙家有谁能绕过长青集团,能一下子拿出三千万美元出来。

  “要有谁能绑架wǒ妈,wǒ爸指bú定会给绑匪三千万,让他直接把wǒ妈撕票得了。”

  “那是谁?”

  “你要知道,wǒ二叔在给集团董事会的报告中,对梅钢新厂项目的前景评估是恶狠狠的打了好几个叉。你说除了wǒ之外,还有谁会在这时候把养老的老底都投到你这个无底坑里来?”孙亚琳说道。

  “……”沈淮当然bú笨,听孙亚琳这么说,yě愣在那里,问道,“wǒ姥爷他什么时候来过东华?”

  “小姑爷爷其实bú止一次来过东华。”孙亚琳说道。

  “哎……”沈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一时间yě是有话梗在心口,吐bú出来。

  这本应该是跟他无关的情感,还是叫心里有种难抑的感动流淌出来,叫他明白他终究是要承担两个人的人生,两个人生的负累、情感以及其他种种好的、坏的。

  虽然“他”犯下难以弥补的大错,沈山夫妇痛心的跟“他”断绝关系,剥夺“他”的继承权,毅然绝然的把“他”赶回国内来,bú再相见,但心里始终都没有把“他”给抛弃掉。

  孙亚琳看着沈淮伤戚安静的脸,心里说bú出的有股柔情涌出来,叫她bú习惯,又叫她沉溺其中,伸手摸了摸沈淮下巴上的胡渣子,说道:“姑姥爷这两年yěbú大管事,yě一时拿bú出这么多资金,就拿他们在家族基金的份额跟wǒ爸去交易。wǒ爸终究yě是bú忍心看wǒ这些年攒下来的私房钱在梅钢都赔光掉,大家才勉强凑出三千万美元出来。这梅钢新厂你要是做败了,可是要连累小姑爷爷跟小姑奶奶连养老钱都要亏光了……”

  孙家号称家大业大,除了对长青集团持有的股份,半个多世纪在巴黎等地,yě积攒了相当多的物业及其他领域的投资,整个家族基金规模有十数亿美元。

  bú过,家族基金之所以成立,就为了防止子弟bú肖,拿着钱财出去挥霍。通常情况下,大家都能按月从家族基金领取生活所用,但无法直接套现大笔的资金。一般大规模的投资,通常都需要通过家族基金控制的长青集团来进行。

  当然,只要为家族企业工作的人,通常都有一份看得过去的高薪,加上从家族基金领取的份额,每年积累下来yě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

  只要为人bú太纨绔、奢侈,又有投资的头脑,孙家人想在家族基金之外积攒一些私房钱yě是简单的事情,像孙亚琳他父亲善于投资,私下就额外拥有多家私人公司。

  相比较之下,沈山夫妇八十年代才到海外定居,其时年龄yě大,在家族相关企业只能担任顾问、监事一类的闲散职务。他们虽然在家族基金里所占的份额较大,但说到私房钱,反倒远远bú如孙亚琳他父亲、他二叔等有经济头脑的三◎代子弟阔绰。

  沈山夫妇要筹到这笔金,只能拿他们在家族基金所占的份额去跟其他人交易;简单点说,就是把对家族基金的继承权让出去套现。

  倒yěbú能说孙亚琳他父亲现实市侩,西方社会本来就◎▲有着人情淡薄的传统,何况孙家子弟又在残酷的商海厮杀那么多年,热的血yě会变冷——沈山夫妇就算愿意把家族基金的继承权让出去换现金,别人还bú稀罕呢。谁bú想把三千万美元的现金握在自己的手里去投资什么bú◎行,非要稀罕受那么多条件限制的家族基金的继承权?

  说到底孙亚琳他父亲,还是bú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陷入困境,才同意这笔交易——这其中当然yěbú会少了孙亚琳努力的游说。

  沈淮没想到这三千万美元的来历,看似简单,实际还很有一番波折。

  杨丽丽换好衣服过来,将玻璃渣子扫去,眼睛yě是躲着沈淮,bú忿他闯门把她看了个正着。

  沈淮又bú能跟她直说,孙亚琳yě是喜欢女人的,你在她面前裸着,bú知道会便宜她多少。

  这时候宋鸿军打电话进来:“你小子在哪里,快给wǒ现身,三千万美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bú跟wǒ说清楚了,今天wǒ就烦死你。你都bú知道你离开后,他们的脸那叫一个精彩啊!”

  沈淮让宋鸿军直接坐车到文山苑来;孙亚琳倒bú介意在沈淮面前衣着清凉,听到宋鸿军要过去,回屋又添了件衣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