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居心最难猜


  “梅溪新区草创之际,你这时候就不做梅溪镇de领班人,这不是给市里出难题吗?”高天河第一个不希望沈淮从地方彻底脱离出去,琢磨不透沈淮为什么会在应该趁胜追击之时做这样de决定,他不能让谭启平顺势将沈淮de请辞变为事实,也无暇拉沈淮私下问询,当下直接封堵谭启平de口实,眼睛看向他,问道,“谭书记,你觉得呢,市里现在还有谁能胜任沈淮当前de工作?”

  沈淮要是从地方shàng脱离,他de影响力就会给最大限度de限制在梅钢,顶多能叫吴海峰、杨玉权等人能背依梅钢取暖,不给谭启平过分欺负——但他高天河将会在市里继续给谭启平孤立。

  这不是高天河希望看到de局面,他此时需要沈淮守住梅溪镇de地盘,需要沈淮来替他分摊谭启平de火力。他甚至xiǎng,梅钢新厂不用为建设资金发愁,而且借这次债券融资,给谭启平以凌厉de反击,沈淮此时争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de位子,谭启平就一定敢强行阻拦?

  高天河现在直接扯到市里谁能接替沈淮位子de问题shàng,谭启平心里恼火,又不好说高天河de不是。

  梅溪镇作为副处级镇,归唐闸区管辖,但沈淮de组织关系已经调入市委组织部,成为市▲管干部——故而谁接替沈淮出任梅溪镇党委书记de职务,决定权就在市里,而非在区里。

  谁能接替沈淮de位子?

  这是高天河直接抛给谭启平de杀手锏,叫他难以回答。

  东华谁能有资◇格去坐这个副处级宝座,叫shàngshàng下下各方面都没有意见?

  当然,此时更叫谭启平皱眉、揪心de,不是高天河质疑式de追问,而是他突然间摸不透沈淮请辞de居心何在?

  谭启平早初de打算是用梅钢新厂融资困境,钳制沈淮做出退让,使苏恺闻跟罗毕先进入梅溪镇从副书记干起。

  只要梅钢新厂融资困境能持续一年以shàng时间,一方面梅溪新区渐成雏形,而苏恺闻与罗毕配合,也能够掌握梅溪de党政体系,这时候再叫沈淮从地方完全脱离,使局面能保持平稳de过渡,对方方面面都能说得过去。

  谭启平也没有xiǎng过现在就要沈淮完全脱离地方de念头。

  梅溪镇de成绩,已经引起省里de瞩目,在东华市经济大局所占de权重渐大——梅溪镇平缓发展、继续崛起,才是谭启平需要de局面。

  否则在沈淮离开后,梅溪镇de成绩突然坠至谷底,而且梅溪镇缺掉这块成绩,东华从其他地方补不回来,谭启平那就没有办法交待了。

  谭启平在省里不是没有竞争对手,高天河以及东华市其他常委都是弱de,但除了陈宝齐等省直机关实权正厅人物外,淮海省十三个地市,除了徐城市作为省会较为特殊☆外,其他十二地市是处于相当水平de——也就意味着,谭启平在淮海省至少有十一个最直接de竞争对手。

  xiǎng更进一步de官员,更是拼命xiǎng拉住别人detuǐ脚,方便自己能往shàng爬◇

  当下中国政局核心是以经济发展、国家建设为中心,也就使得省以下de地市、市以下县区,成为并行de竞争关系,也就使得地方党政系统形成类似于公司性质de运作方式,卯足劲、千方百计de招商引资、☆发展经济。

  虽然谭启平作为市委书记,看shàng去对所辖de乡镇人事调动有绝对处置权,但他处于这样de局面之中,就算沈淮背后没有宋家,他也不敢随便乱动梅溪镇de人事关系,怕就怕把梅溪镇de局■面搞糟糕了,他对shàng面无法交待。

  这也是沈淮冒险shàng梅钢新厂项目,宋炳生大为光火de原因。

  梅钢新厂项目若是失败,会直接破坏掉梅溪镇当前崛起de良好势态,使东华de经济发展势头受挫。

  谭启平这时候压根儿也不敢把沈淮调走。

  他心里越是认定梅钢新厂项目会失败,那他就越是需要沈淮留下来背这个黑祸,背这个责任。他这时候把沈淮强行调走,梅钢新厂项目将来受到大挫,这个黑锅就得是他谭启平来背。

  东华市去年财税刚到六亿,一个投资规模达六亿de钢铁项目因为他直接de因素而崩盘,就能直接掐灭掉他以后shàng升de希望。

  故而谭启平希望用掐断●融资,强行拖延梅钢新厂建设速度dexiǎng法,才得到宋乔生、宋炳生等人de认同跟支持。

  谭启平xiǎng拖延梅钢新厂de建设速度,达到争取时机、压制沈淮、摘取桃子、控制局面de目de,但他★万万没有xiǎng到沈淮还能得到大资本de直接支持,叫他de诸多如意算盘,在瞬时都落了空。

  谭启平昨夜回家,在床shàng翻来覆去,半夜没睡,就是xiǎng着怎么应付今天de沈淮。他跟高天河dexiǎng法一样,认为沈淮会趁胜追击。

  就算沈淮开口直接要新区党工委书记de位子,谭启平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丫就没有xiǎng过,沈淮会干脆利落de把梅溪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两个位子都丢出来。

  沈淮是xiǎng干什么?

  谭启平再好de涵养,这时候也忍不住盯住沈淮de眼睛看,xiǎng看透他心里真实dexiǎng法跟念头。

  是以退为进? ☆
  是声东击西?

  是玩逼宫计?

  是明知道自己占据一时之优势,还要在陈宝齐、李谷面前,逼自己表态,借此要挟获得更高de职务?

  你小子就如此得志猖狂,咄咄逼人吗?
  谭启平心里既惊且疑,他猜不透沈淮xiǎng什么,就难免方寸大乱。

  他到时候都还不知道三千万美元来自何方,沈淮突然得到de支持到底有多强,他xiǎng反击,却又顾忌重重。

  沈淮看着谭启平方寸大乱后脸色惊疑,心xiǎng谭启平也就如此了。

  不过他这次无意再掀什么风浪,再起什么冲突,那样会直接伤害到梅溪de发展。

  虽然高天河de话是直接质疑式de追问谭启平,沈淮接过话回答道:

  “无论是梅溪镇,还是即将成立de梅溪新区,钢铁产业在今后三五年内,都会占据相当大de权重。我辞去梅溪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不是说就是要弃梅溪而去,而是xiǎng把主要精力用于tuī动梅溪钢铁产业发展shàng。我自认为在这方面还有一些专擅,也以为地方政府跟企业进行合理de分工,齐头并进,对地方经济整体发展,能有更好detuī动作用。当然了,我如果有三头六臂,自然愿意承担更多de责任;关键是我没有三头六臂,而且梅钢新厂建设过程当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需要集中精力应对。所以,我希望市里能考虑de请求。”

  谭启平脸色稍缓,沈淮这番话听shàng去多少有些诚意了,而且这话是沈淮当陈宝齐、李谷、孙启义、谢海诚等人de面所说,将来别人要问市里为什么同意沈淮从地方请辞,他也完全可以拿这番话去解释。

  梅溪镇、梅溪新区de重中之重是钢铁产业,是☆梅钢。

  让沈淮集中精力去发展梅钢、发展梅溪镇de钢铁产业,只要梅溪镇de钢铁产业保住了,梅溪镇de大局就不会坏——这个道理对省里也说得通嘛!

  而且,这跟他与宋家de约定也没有冲突:☆◇沈淮管梅钢、他管地方,两者最好能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虽然进程来得很突然,但也没有从根本shàng破坏他跟宋家de默契。

  谭启平余光看到谢海诚对他微微颔首,知道谢海诚de意思就是不管沈淮在打什么○主意,在玩什么心计,顺水tuī舟坐实了他de请辞,其他就算有后遗症,还可以从长计较。

  “你要是这么说de话,倒也是有道理,”谭启平沉吟道,“我们de确要应该从更高de层面去考虑培养干部、建设◆地方这个问题……”

  高天河心里在咆哮:更高个屁啊。

  谭启平语气转得很快,似乎不容别人插嘴,紧着问沈淮:“你认为当下有谁适合主持梅溪镇de党政工作?”他也xiǎng以退为进,摸一摸沈◇淮de心思到底是什么。

  “苏恺闻实际工作经验有所不足……”沈淮沉吟道。

  苏恺闻站在一旁,心里在咆哮:不足个屁啊!

  苏恺闻当然不会像谭启平考虑得那么复杂,他巴不得沈淮滚蛋,叫他能早早de坐梅溪镇党委书记de位子,这样才能确保即将成立de梅溪新区党工委书记de宝座也是他de。

  “不过,我到梅溪镇时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吴主任就很信任我,我似乎也没有怎么辜负他de信任吧,”沈淮语气轻松de笑着,xiǎng卸一卸谭启平等人de心防,说道,“恺闻de工作时间比我久,理论水平比我高,即使实际工作缺乏些经验,我xiǎng他主持梅溪镇de大局,把握梅溪镇de大方向,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de。另外,我tuī荐黄新良,在行政及经济事务shàng辅助恺闻工作。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建议,具体de人事安排,我服从市委、区委de决定。”

  见沈淮tuī荐黄新良而非罗毕担任镇长,谭启平开始相信沈淮不是在玩逼宫,他虽然xiǎng不透沈淮de打算到底是为哪般,却觉得顺水tuī舟不是不可,转过头问高天河:“老高,你觉得呢?”

  高天河绝不希望沈淮从地方脱离,留他一人孤身面对谭启平,说道:“梅溪镇de党政事务,由苏恺闻、黄新良负责,我也是信任de,但是招商工作呢?今年东华市引进外资很可能会突破两亿美元,现在就可以说,东华市今年在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中一枝独秀。也许我们不能指望明年de招商引资还能保持在这个水平,但总不能低于一亿美元吧?东华市委市政府以及各区县de招商系统里,我目前还不知道有第二个既精通英日法三国外语、又精通经济事务跟国内招商引资政策de全面型de人才。”

  谭启平这时候又怀疑沈淮跟高天河在演戏,一个看shàng去诚心xiǎng走,一个看shàng去拼命挽留,以此扰乱他de视线跟判断。

  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