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水泄石出


  既然做出决定,那就要尽可能争取主动,挽回劣势。

  第二天早上,在赶到南园宾馆加参研讨会之前,谭启平就把高天河、潘石华以及在家的另两个市委副书记及市委组织部长虞chéng震等人找过来,先简单的研究沈淮的职务变动问题。

  去职是沈淮主动提出来的,组织程序上可以简化一些。

  还要赶着去南园主持新qū筹备研讨会,谭启平没有时间耽gē,介绍过情况,就开门见山的建议在同意沈淮○辞去副qū长兼梅溪镇党委书记、梅溪港工业园党工委书记职务之后,提拔沈淮担任唐闸qū委委员、常委职务,兼任梅钢集团董事长。

  沈淮昨天差不多是在半公开的场合请辞,市委组织部长虞chéng震等人,◆也早就知道此事。

  他们也摸不透沈淮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而且当时高天河极力阻止沈淮彻底脱离地fāng的态度,他们也都是清楚的,就想着谭启平会如何化解这个危机。

  这时候听谭启平如此建议,其他人都觉得,还真是不好说谭启平的不是。

  沈淮之前副qū长兼任梅溪镇党委书记、梅溪港工业园党工委书及梅钢集团董事长。

  虽然,副qū长及梅溪镇党委书记两职,都是行政副处,但大家都是在官场里浸淫了半辈,早就不再以简单的行政属性,去给权力划分等级,大家心里都清楚,梅溪镇党委书记一职,要比一个普通副qū长重要得多。

  不然,谭启平的秘书、省委秘书长之子苏恺闻何苦跑到梅溪镇,屈居★沈淮之下,担任镇党委副书记?

  谭启平此时提议去除沈淮梅溪镇党委书记、梅溪港工业园党工委书记两职,将其从副qū长提拔为qū委常委,是有明升暗降、移花接木之嫌。

  不过,今年中央就正式颁☆布《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暂行条例》,对县处级以上党政领导职务,对参加工作年限及在下级岗位工作年限以及党龄等fāng面提出明确的要求。

  沈淮要是想走地fāng党政体系的仕途发展道路,背景再深厚,通常也需要有一个从普通副县级,经常委副县级,再提拔到qū县党政正职的过程。

  没有这个过程,就是超常提拔。

  当下超常提拔也不是不可以,但在党政体系内,任何一个人的超常提拔,都会给无数双眼睛盯着。背景再深厚,你这一辈子要是享受过两次超常提拔,基本上就会给人指指戳戳,要确实有过人的政绩跟能力,才能站得住脚。

  去职是沈淮主动提出来的,而qū委常委一职,又是迈向qū县党政正职较为关键的一步,这时候谭启平接受沈淮辞去梅溪镇党委书记、工业园党工委书记两职,提议推荐他担任qū委常委,其他人也就不好说什么。

  总不能说沈淮不够格担任qū委常委,同时把多fāng面的人都得罪吧?

  高天河虽然知道沈淮的职务经过如此调整,其在地fāng上的职务权力会受到相当程度的削弱,但他当下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高天河昨天跟沈淮通电话,只是沈淮并无意跟他深谈,他琢磨不透沈淮的心思到底是什么。

  谭启平跟市委组织部长虞chéng震在交换意思,高天河坐在边上,暗自揣测:

  难道谭启平的这步安排早在沈淮的算计之中,他暂时做些退让,但不从地fāng脱离,保持在地fāng党政体系内的职务,待到梅钢新厂建chéng、稳定运营后,再杀一个回马枪?

  要是沈淮真这么去想的话,倒不失上策。

  不过高天河不管沈淮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就直接说道:“谭书记这样安排很好,是应该先让沈淮把主要精力放在梅钢,等梅钢彻底走上正轨了,再要他把精力放回到地fāng大局发展上来,才合理嘛……”

  高天河看到谭启平眼里的厉色,心里直笑,他就是要谭启平睡觉都想着沈淮这么刺头,这样他身上的压力才会小一些。

  ************

  在上午研讨会之前,潘石华找到沈淮,告诉他市里的初步安排决定。

  沈淮除了服从组织的决定,还能有什么表示?

  宋鸿军倒是捏了一把汗,说道:“你真就不怕谭启平把你在地fāng上的职务一捋干净?”

  要是沈淮就想把梅钢变chéng他自家的,党政职务自然无法再兼任,没有既当官又发财的好事;倘若沈淮锐意在仕途发展,哪怕地fāng上兼任的职务弱势一些,不跟谭启平针锋相对,挂着也要比彻底脱离要好。

  还有一个就是沈淮在地fāng兼职,对梅钢的发展,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沈淮看了拿文件稿坐上去主席台、眼睛都不往这边看一眼的谭启平一眼,压着声音跟宋鸿军笑道:“谭启平在组织系统内任职这些年,半辈子玩的就是平衡之道,性子比你想象的要细腻得多。换个人,我还不敢冒这个险呢。再者说了,我不是不沾手梅溪新qū了吗,他也要给我一个安慰奖啊!”

  宋鸿军摇头苦笑,跟沈淮接触越多、越深,才越是发现宋家之前对他的印象及认知,是那么肤浅;谭启平跟沈淮的矛盾,就不是过于轻视而造chéng的吗?

  “你说我舅现在会是什么心情?”宋鸿军又问。

  “谁知道呢?”沈淮说道,他都觉得自己说这句话心里有些冷。

  宋鸿军轻里也是轻叹:

  女儿守在农场悲惨病逝,也不愿出国,外孙少年时性格激进、扭曲、不堪教育,在沈山夫妇看来,这一切不都是沈淮他爸抛妻弃子造chéng的吗?

  沈淮他爸对沈淮没有亲近之情,而他这一辈子最忌惮的人里,怕也是少不了沈山夫妇吧?

  沈山夫妇拿家族基金的继承权跟孙启善交易,换得三千万美元注入梅钢,沈淮他爸能睡得安稳才奇怪呢?

  不过这样也好,宋鸿军心里想,沈淮他爸心里有忌惮,反而不会再轻易的对梅钢的事情指手划●脚,只是这未来的关系,那真是扭曲得叫他完全看不到什么出路,除了叹气只能叹气。

  ****************

  李谷昨天深夜才回徐城,没有去打扰省委书田家庚,第二天到省委才跟田家庚◆jiǎo,zhīshìzhèwèiláideguānxì,nàzhēnshìniǔqǔdéjiàotāwánquánkànbúdàoshímechūlù,chúletànqìzhīnéngtànqì。

  ****************

  lǐgǔzuótiānshēnyècáihuíxúchéng,méiyǒuqùdǎrǎoshěngwěishūtiánjiāgēng,dìèrtiāndàoshěngwěicáigēntiánjiāgēng见面,说起他这趟去东华的见闻。

  “沈淮这是真要从地fāng上脱离?”田家庚问道。

  “看不透。”李谷摇了摇头。

  沈淮是宋家子弟,谭启平又是宋系的少壮派官员,他们之间的矛盾怎☆么调节、缓和,主导权在宋家。

  田家庚、李谷他们能猜测到种种可能,但作为局外人,反而无法看到沈淮、谭启平藏在迷雾下的真正意图跟选择。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沈淮真要从地fāng脱离,甚■至都不是他这个省委书记能直接干涉的,田家庚也不再去关沈淮脱不脱离地fāng的事情,他问李谷:“你实地跑了一趟,梅溪新qū有没有搞头?”

  “东华早两年就应该搞梅溪新qū了,”李谷也是回到经济发展的宏观大局来看问题,说道,“不过梅溪、鹤塘两镇从霞浦qū划出来就拖了好几年,地fāng上基础设施建设又很落后,还真是靠沈淮这两年硬生生的打开局面。只要这个过程不被打断,即使沈淮不在梅溪,梅溪新qū的发展还是值得期待的。”

  李谷个人对沈淮既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

  这时候沈淮与谭启平的私人矛盾已经渐尖锐,沈淮继续留在梅溪,他也不认为这会对梅溪新qū以后的发展,会有什么好处。

  “徐城这边稍有些起色,但全省今年引进外资,可能也就六七亿美元,仅梅溪就占近三分之一,梅溪新qū要真是搞砸了,那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对地fāng发展大局极不负责任。”田家庚说道。

  李谷知道田书记对东华内斗得厉害的班子不满,但是现在地fāng政府,有几个班子不搞内斗的?顶多是东华的班子,矛盾暴露得较为多一些罢了。

  东华市的经济今年甚于会比去年有更大幅度的上涨,随着经济发展,财政变得相对宽裕,社会局面稳定——东华班子即使有些瑕疵,也不再是省里调整东华班子的借口。

  李谷说道:“赵省长时常嘴里挂着说‘一动不如一静’,看来我们也只能如此。”

  赵秋华时常说“一动不如一静”,说到底还是怕他们借人事调动去动摇他在淮海的根基。

  对此,田家庚也是无奈,他在省里牵制太多,赵秋华上面的老板以及宋系都睁着眼睛等他们在淮海出漏子呢,叫他们就算想迈大步子,也防不住冷不丁一根绳索甩过来,绊他们一下。

  *************

  为期三天的研讨会很快就过去,沈淮偏偏有着好心情,天天过来参加研讨会,一天都没有缺席,一分钟都没有再迟到过。

  谭启平郁郁寡欢,他不愿跟沈淮打招面;孙启义要为他大哥出手的事头痛;谢芷对沈淮咬牙切齿,又不能公开揭露沈淮抓她臀的恶行,只能是躲着他走——唯有苏恺闻的心儿在悄悄的怒放。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苏恺闻不会考虑太复杂的事,他此时最关心的,是他能不能顺利接掌梅溪镇的大权,能不能在即将chéng立的梅溪新qū里紧紧抓住党工委书记的职务。

  沈淮的主动请辞已chéng事实,对苏恺闻来说,几乎就是前半生最大的障碍突然间就不在了。

  当然,心里的喜悦不会形于色,苏恺闻知道谭启平这几天来的心情是何等的糟糕——研讨会一结束,谭启平就指示市委组织部找苏恺闻、黄新良等人进行组织谈话,准备迅速调整梅溪镇的人事安排,让梅溪新qū尽早chéng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