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高枝别附


  陪小姑谈完话,夜色已深,沈淮离开鹏悦国际大酒店,就去了尚溪园。

  陈丹还跟她爸妈住一起,也不大愿意夜宿文山苑,不过她现在要负责尚溪园的日常管理,通常也要工作到很晚,才回去睡觉。

  沈淮夜里要能闲下来,就时常在陈丹办公室里熬着,也轻松自在。

  “你调去东电不是很好吗?”陈丹听沈淮说起他没有答应去接管淮能,疑惑的问道。

  “这一步走下来,我就要从地方彻底脱离了。可能未来十年、二十年内,都没有再回地方的可能了,”沈淮笑道,“有些感情可能说不出口,但我是个恋窝的人。谁要想把我从东华踢走,那他是想错了。”

  梅钢目前实行的是混合股份制,有国有股、有地方股、有外资股、还有私营股。因为有股权所属的联系在,沈淮掌管梅钢,可以说是代表地方政府列入董事会,所以可以一脚同时踩地方跟梅钢两条脚。

  淮能集团则是东电全资控股的部属国有企业,沈淮去接掌淮能集团▲,再兼掌梅钢,是代表国有股列入梅钢董事会,那只能脚踩东电跟梅钢两条船,跟地方则是完全脱钩了。

  除非说服东电同意地方政府对淮能集团也适当参股,不然就没有脚踏三条船的可能。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算有第三条腿,也要派上其他用场去,沈淮无意把自己怀里揽太多的权。

  “你也真是的,”陈丹听了心里甜滋滋,娇媚的眼眸横了沈淮一眼,说道,“小姑这是纯粹为你着想,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满★zuǐ胡扯。”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燕京的号码——估计是成怡打来了。

  沈淮没想到下午一通电话过后,成怡一直没有回电说机票的事情,这时候夜里都过十点钟了,她才打电话过来。

 ▲☆ “你心虚什么,”陈丹问道,“电话谁打过来的?”

  “我有心虚吗?”沈淮摸了摸鼻子问道,将手机翻过去给陈丹看号码。

  陈丹就下巴磕在办公桌上,看着沈淮接电话。

  沈淮伸手摸着陈○☆ “你心虚什么,”陈丹问道,“电话谁打过来的?”

  “我有心虚吗?”沈淮摸了摸鼻子问道,将手 “nǐxīnxūshíme,”chéndānwèndào,“diànhuàshuídǎguòláide?”

  “wǒyǒuxīnxūma?”shěnhuáimōlemōbízǐwèndào,jiāngshǒujīfānguòqùgěichéndānkànhàomǎ。

  chéndānjiùxiàbākēzàibàngōngzhuōshàng,kànzheshěnhuáijiēdiànhuà。

  shěnhuáishēnshǒumōzhechén丹光滑软嫩的小脸,接通成怡的电话。

  成怡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明天会坐飞机到徐城,不过已经跟在徐城的同学约好见面,后天她自己会直接到东华来,不用沈淮特地到徐城去接她。

  上回从伦敦坐飞机一起回国,闹出那么多的不愉kuài,沈淮心想成怡大概不希望他跟她的同学、朋友圈再有什么联系了吧。

  他也懒得到徐城去接成怡过来,一来一回要开**个小时的车,就算跟邵征换着开车,人坐车里都能散了架,实在辛苦得很。

  “她要到东华来玩?”陈丹问道。

  “大家都是给家里逼得没有办法,”沈淮语气一贯的轻描淡写,手伸到陈丹丰密的发间,温柔的摩挲,说道,“人家可能有自己喜欢的人,只是有时候要做出些样子给双方家里看,过段时间,大概就能说八字不投分手了。”

  “我倒觉得人家这么费周章过来,对你还是有感觉的,”陈丹歪着头,脸颊贴在沈淮起茧子的手掌上,说道,“不然千里迢迢,这么辛苦跑这一趟,做什么?就是为了应付家里人?你还是到徐城去接一下人家吧。”

  “不去,”沈淮摇头说道,“没那个闲工夫。”

  “你个无情的家伙。”陈丹见劝不动沈淮,张开zuǐ要咬他摸到自己zuǐ唇边的手指头。

  “刚上厕所忘了洗手。”沈淮见陈丹张开整齐洁白的牙龄轻轻咬住他的手指头,说道。

  “呸呸。”陈丹连忙把沈淮的手指吐出,连呸了两声,伸手抹嫣红的zuǐ唇,要沈淮不要再说这种恶心的话。

  “咚咚咚”,陈tóng敲门进来,贼头贼脑的钻进来,拖了把椅子坐旁边,问道:“袁宏军这孙子,下午竟然跳出来替苏恺闻解围,也太他娘不地道了;你这两年没有亏待他啊。”

  袁宏军替苏恺闻解围,也有可能是为了照顾大局。

  沈淮等到现在,袁宏军既没有过来找他,也没有打一个电话给他解释一下,他心里也只能轻叹一口气,笑着说道:“人各有志,你说我没有亏他,袁宏军心里觉得亏得很呢,这个东西扯不清楚。他想另攀高枝,由着他去。道路是他自己选的,以后各奔东西便是。你也不要在外面说什么,这时候咱们不能显得小鸡肚肠。眼下关键是大家把手头的那摊事做好了,做扎实了,自己根基立稳了,就不用怕谁会动你。”

  沈淮看了看手表,跟陈丹说道:“你早些回去休息;二厂今天要开始清洗管线,我现在要过去看看。”

  梅钢新厂开始清洗管线,就意味着接下来就要进行设备调试、试运行了。梅钢新厂能不能运行成功,将直接关系到梅钢系将来能发展到什么地步。

  陈tóng的夜生活丰富,没那么老实就回去睡觉,再者他也是单独住渚园里,沈淮开车先送陈丹回新梅新村。

  ****************

  沈淮开车经过蔡家桥社区,走沿江公路绕去二厂,刚拐下梅鹤公路时,看到周知白跟他老子周炎斌以及朱立站在路灯下看正组织工人连夜扩建的堆场;他们的车停在一旁。

  “周总、老朱,还有知白,你人这么晚也在外面逛荡啊?”沈淮将车停过来,下车来跟周炎斌、朱立、周知白打招呼。

  “梅钢新厂眼见着要试炉,试炉成功,炉料的用量就要猛增上来。咱不能让生意都给丰立那些个龟孙子抢走,只能拼着命往前赶啊。”周炎斌爽朗的大笑,跟沈淮打招呼。

  沈淮也是哈哈一笑,七月梅钢新厂不为再建设资金发愁,鹏悦、渚江建设等相关企业,不用再向梅钢新厂输xuè,就加kuài自身的建设跟发展。

  鹏悦在梅溪港沿江建有废钢堆场,但他们早期建堆场,主要还只考虑到梅钢技改后的炉料用量,堆场规模略为狭窄。待二厂建成,梅溪港的炉料吞吐量就会暴增,而合资钢厂到时候也将租用鹏悦的堆场,就迫☆使鹏悦追加投资。

  堆场建设倒还简单,自然是渚江建设的话。

  梅钢新厂就要试炉,堆场这边的扩建也需要紧跟上,朱立也是连夜组织工人进行施工建设。

  沈淮也不忙去厂里,就跟周炎斌、□◇朱立、周知白站在路边聊天。

  虽然是十月末初冬天气,但寒气不重。

  周炎斌、朱立他们是已经清楚袁宏军的事情,不过也没有去谈这事,神色间也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担忧。沈淮就晓得他们心里对事情的★主次、轻重还拿捏清楚的,之前也接到褚宜良、杨海鹏的电话,他们经历过fēngfēng雨雨,不像陈tóng还这么年轻,多少会有些沉不住气。

  九三年,以贸易为主业的鹏悦集团,一年废钢贸易量为十万吨左右。九四年受市钢厂跟梅钢的联手打压,上半年受到大挫,后被迫选择跟沈淮合作,业务量才逐渐恢复,当年废钢贸易量才九万吨。

  今年鹏悦跟梅钢全面合作,而戴毅又因为英皇案退出东华,鹏悦的年废钢贸易量将上升到二十万吨。而梅钢新厂若能在年初试炉,仅梅钢明年所需的废钢用量最高将可能达到七十万吨。

  鹏悦就算只承担梅钢部分炉料供应,但加上其他的贸易业务,年贸易额也能很kuài的突破十亿元这个关卡,成为全省排名靠前的贸易企业,说话的份量又将不同。

  除了废钢贸易这个主营业务之外,周家近年来重点投资的鹏悦国际大酒店也因为渚溪大道的建成,彻底走上正轨,获得稳定的盈利能力;又同时参股渚江建设,通过渚江投资对梅钢新厂进行持股。

  走到这一步,鹏悦整体的盈利及扩张财富的能力,已非昔时能比,可以说是彻底稳固了根基。这两年吴海峰虽然退居二线,叫周家在东华表面上的权势有所下滑,但周家的财势却是稳步的扩张,影响力则往更深处沉淀。

  对商家来说,有钱有能生势。不要说那些吃周家、拿周家、占周家便宜的地方官员看到周家手软、zuǐ软,资本在当前社会的话语权也是渐重;而贸易网络的扩大,能叫★周家的人脉关系往更深、更远的地方延伸。

  紫萝家纺当下主要是稳定经营;鹏海贸易的底子还很浅,也受资金的限制,没有办法kuài速扩张,但到明年的贸易额突破一个亿,还是不成问题。

  不过,★褚宜良、杨海鹏,还是朱立,他们的重心实则转移到渚江建设上来。加上周家,四家差不多平摊了渚江建设的股权,朱立个人略高一些,但也有限。

  渚江建设这两年的发展也可以拿迅猛这词来形容;两年承接的大小工程无数,总资产逾过亿,净资产也摸高到五千万。即使在建筑业相对较发达的东华市,渚江建设也足以挤进前十的位子。

  虽然沈淮从梅溪镇脱离出来,会叫渚江建设在受谭系官员控制梅溪新区里发展受到一些压制,但渚江建设经过两年时间的迅猛发展,也需要有一个时间跟过程进行沉淀。

  沈淮认为渚江建设需用时间去好好的琢磨、消化沿河路的商业项目,才能更好的往开发型企业转变。

  就像袁宏军的另樊高枝,对整个梅钢系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甚至接下来还会有人接在袁宏军之后给分化,做出新的选择,沈淮都认为会有什么。

  梅钢自身骨健肌全,扎实根底,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梅钢新厂能在年底试炉成功,梅钢就将一跃超过市钢集团,成为东华市最大的企业集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