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协议


  xióng黛玲从长途汽车站出来,坐出租车赶回家,夜色都深了,她没有带家里的钥匙在身上,看着门缝露出灯光来,心想都在家里真好,敲开门,没等她妈反应过来,她也没有注yì到什么异常,就抱着她妈撒娇◆:“啊,对不起啊,我到下午才想起今天是你生日,想起来就请假赶到车站买票回来。为了赶最后一班长途车回来,礼物都没有买,妈,你不会怪我不孝顺吧?”

  xióng黛玲抱着她妈往屋里走,才看到她姐披头散发的坐在卧室里,眼睛哭得红肿,脸还有巴掌印。xióng黛玲她这才注yì他妈眼睛也是红的,吓得失魂惊叫:“妈、姐,这是怎么了,悦婷呢,我爸人呢?”

  “没什么事?”白素梅理了理围裙,镇定的说道,“没什么事,你嚷嚷什么?叫邻居听见,还以为我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你记得今天是我生日?今天农历几时啊,我咋记得我散生日是后天啊?”

  xióng黛玲没心思再说她明天学校里就一节课、她借她妈生日提前两天翘课回家玩的事情,她妈说没有事,但她妈跟她姐的样子,怎么叫她相信没事?

  xióng黛玲跳着似的走进屋,看到悦婷在她姐身边睡得好好的,脸红扑扑的,才稍稍心安,犹有心虚的问她姐:“咱爸人呢?”

  xióng黛妮脸颊上犹有泪痕,不过她也不想让她妹担心,抹掉脸颊上的泪水,说道:“咱爸还在单位吧?现在都几点钟了,天都黑了啊?”转过头,故作无事的喊她妈,“妈,你给爸办公室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又要熬夜写材料?”

  xióng黛玲哪里肯相信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又不敢追问,说道:“我来打电话吧,我爸要知道他心爱的小nǚ儿回来了,一定会放下材料赶回家的。”走到客厅,拿起电话机,没敢直接拔他爸手机号码,拔到办公室。

  政研室要负责市委市政府主要政策材料、文件的编写,任务量极重,夜里通常都会有人值班。

  xióng黛玲打电话过去,有人接通,告诉她,她爸离开办公室已经有一个小时了。xióng文斌是政研室的老大,他去哪里,有没有另外的公务安排或者宴请,值班人员并不清楚。

  接电话的人虽然不知道她爸的去向,但语气很正常,也叫xióng黛玲心安些,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没有事就好。

  xióng黛玲这才注yì到她姐跟悦婷是在她的房间里,而她们自己的房间则关着门,她推开门,看到塌床还没有整理的凌乱样子,吓了一跳,再想到她姐的样子,回头问她妈:“咱家是不▲是闯贼了?”

  “贼闯进来倒好了,公安局又不是摆饰,就怕有人开门迎贼。”白素梅气还没消,说话也是又冷又硬,不给大nǚ儿一点颜面。

  xióng黛玲这才小心窝窝的安定下来,朝着她妈嗔怪道☆■:“妈,你也是真的,姐都多大了,你怎么还朝她这么凶啊?你还以为现在跟你跟爸谈恋爱的那时候一样,领证前连牵手都要跟组织汇报,你脑筋也太老了吧。也就我跟我姐受得了你们两个老顽固,换其他家孩子早造反了……”◇

  xióng黛玲顿时替她姐打抱不平起来,冲着她妈连珠炮的数落起来。

  “你给我在学校也规矩点,你要有什么事犯我手里,少不了狠狠的收拾你。”白素梅气未消,她都没有脸跟小nǚ儿说那个“贼◆▲”不是其他人,是沈淮,把抹布摔在桌上,就进chú房做饭去,进了chú房又发觉抹布摔在外面餐桌上,又转回来拿抹布,今天真是气糊涂了。

  xióng黛玲噘着嘴,带着对她妈的不满,跑到卧室来安慰她姐□,小声问道:“妈真动手打你了?她是不是到更年期了,脾气古怪成这样子?更年期的老nǚ人最难伺候,实在不行,你就跟悦婷帮出去住,我支持你。”

  xióng黛妮也是哭笑不得,她都不知道要她妹怎么帮她“伸张正义”。

  “我打电话到爸办公室,值班的人说爸下班有一个小时,不知道他跑哪里逛荡去了,要不我们出去找找他,让那个老顽固一个人在家里做饭,照顾悦婷?”xióng黛玲又故yì大声的说道,她都●不知道她爸下班去了哪里,有没有公务安排,也不想打她爸手机问一下,就想着先把她姐骗出去,免得她姐跟妈再在一起怄气。

  xióng黛妮也想出去透口气,就进卫生间简单梳理了一下,知道她妈心里气未消,◎○跟黛玲出门前,到chú房门口招呼了一声:“悦婷在房里睡着呢。”

  白素梅哼了一声,身子也不转一下;xióng黛玲朝她妈做了鬼脸,就拉着她姐出去。

  也没有指望出来能找到她妈,xióng◇黛玲就跟她姐沿着她们家到市政府的路随yì而走,夜还没有多少深,路灯散着泛黄的光辉,走到拐角的小公园时,xióng黛玲对她一路都沉默的姐姐说道:“要不要我们进去找找,说不定咱爸在里面迷了路呢?”

▲  xióng文斌早初在市计委当干部,市政府机关宿舍就在小公园的东边,那时xióng黛妮也才**岁,xióng黛玲还是拖着泪涕到处窜的小nǚ孩子,就经常在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街角公园里迷路。

  ◇再后来xióng文斌调到市钢厂当厂长,她们一家就住到市钢厂家属区里,再搬到市里来,文山公园扩建,她们要逛公园,通常都会去文山公园,几乎就不会再走到这街角小公园来。

  听着妹妹拿幼时的事来安慰自己,xióng黛妮心里感到温馨,搂过妹妹的肩膀,打起精神,说道:“好,我们进去找找看……”刚走下水泥坡,就傻了眼,那角亭里佝偻着身子去捡棋盘上棋子的花白头发男人可不就是他们的父亲。

  “爸!”xióng黛玲也深感yì外,他爸下班一个小时不回家,竟然跑到街角小公园逮住路人在小角亭里下象棋!

  她爸就前些年给踢到政研室当副主任却什么业务都沾不上手的时候,沉溺于书棋,但也克制着多躲在家里研究,而不叫外人看到他有沉溺于中的迹象,xióng黛玲就想到她爸跟她说的话,说他哪天真正退下来了,什么事都不想了,再过一二十年提笼溜鸟、捉书观鱼的养老生活,也是写yì。

  她爸下班回家,中途拐到街角公园里这边,下了一个小时的象棋,忘掉要回家吃饭?

  xióng黛玲难以置信,突然yì识到家里发生的事情,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啊,黛玲怎么回来了?”xióng文斌转回身,看着姐妹俩,讶异的问道,似乎只为看到小nǚ儿这时候回东华惊讶。

  xióng文斌推开棋子站起来,对坐在对面的老头说道:“不下了,不下了,我两个nǚ儿来找我回家吃饭了。”

  对面的老头咕哝道:“十棋都不让人家赢一盘,还不让人家回家吃饭,好像说得我要跟你下棋似的……”将棋子收拾到一个小布袋子里。

  xióng黛妮泪落如雨,这一刻她才yì识到,内心最苦的是她爸。

  她妈不是不愿yì相信她的解释,而是她妈跟她爸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是早就yì识到,这事一旦传出去,不管你真相如何,都会给有心人无情的用来攻击她爸;而且事情已经传了出去……

  看着大nǚ儿黛妮脸颊泪珠滑落,xióng文斌伸手将她脸颊上的泪水抹掉,说道:“我们一家五口人都好好呢,你哭什么啊,有什么委屈跟爸说,你妈又凶你了?我回去骂她去。”

  见她爸这样,xióng黛妮哭得更伤心,诉泣道:“我跟沈淮没有什么。”

  “不哭了,不哭了,我相信你。”xióng文斌劝道。

  xióng黛妮正要把今天的误会详细说给她爸听,她妹妹在旁边炸毛了,跟着给踩中尾巴的猴子跳了起来:“什么,那个贼是沈淮!”

  ****************

  吃过饭,孙yà琳帮着陈丹将碗筷收拾到chú房去洗,留谢芷一人干巴巴又饿着肚子的坐在客厅,沈淮跟成怡到书房外的阳台谈话。

  看着西面的翠湖,在夜色下泛着微澜,给湖边的装饰灯带点缀出片片粼光,今夜无月,夜景也稍有看yì。

  “我应该不能算是什么好恋人,”沈淮伸出手,说道,“但我相信我这人做朋友是合格的。”

  沈淮知道成怡压根儿就没有把他当恋人的yì思,不然刚才也不可能说面对陈丹同桌吃饭毫不介怀。

  之前大家也是有默契的,无非都是拖延着敷衍家里而已。所谓邀请成怡到东华来,而成怡应邀,也是要维持一种“相处甚欢”的假象。

  这种情况下,谁都会希望对方先出问题,方便自己减轻压力。

  沈淮也不知道成怡刚才的表现,是不是纯粹为了不想让谢芷得逞,但他无论如何,都要感谢成怡没有利用这次机会。

 ▲ 虽然沈淮不愿yì为了掩饰什么让陈丹一个人伤心的离去,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但他心里也知道宋成两家联姻的责任要是叫他一个人背下来,会有什么后果。

  梅钢新厂虽然建成了,但梅钢接下来的发展呢?甚至●连他接下来的倒谭布局都要重新推翻,再做权衡。

  看着沈淮伸出来的手,成怡笑了笑,伸手过去,跟沈淮握了一下又分开,说道:“我差不多还要在英国读两年的书,那我们先当两年朋友,等我回国后考虑什么时机合适,再当‘仇人’好了……”

  谢芷在客厅里,能看到沈淮跟成怡在握手,她心恨得牙痒痒的,她知道这一刻成怡肯定是跟沈淮形成了协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