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不要理烂摊子


  熊黛nī她跟市钢厂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少女时期就跟家人生活在市钢厂家属区里,高中读的是市钢厂子弟中学,甚至少女时默默喜欢以及后来结婚生女,都是市钢厂的青年。

  知道市钢厂发生这么●惨重的喷爆事故后,熊黛nī心里不是很好受;死亡工人名单出来后,甚至有好几个人,她都认识;不过她知道她爸心里更不好受。

  她爸虽rán给调离市钢厂好些年,虽rán在家里很少提及市钢厂,但熊黛nī□◆知道她爸这几年yī直都牵挂着市钢厂的命运。

  谭启平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也叫她爸迎来事业上的yī个高峰期,但是她看到她爸平时在家更多的是研读yī些国内外关于钢铁产业的研究报告。

  说到◇底,她爸不奢望升官发财,心里hái是更愿yì回到市钢厂去做yī番事业。

  只是,谭启平对地方上的官员打心底是不信任的,随后她爸给调任政研室主任,回市钢厂主持工作的希望再次湮灭。

  熊黛nī之前hái不知道沈淮今天急着要见她爸,为什么hái搞得这么神秘、这么见不得人,这时候听沈淮劝阻她爸插手市钢,她下yì识的想到:

  顾同因为瞒报事故以及这次喷爆事故给撤消职务,常务副市长梁小林与市计委副主任韩寿春兼任市钢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只是市里临时的安排,市里最终hái要另派合适的人选去收拾市钢这个烂摊子;而这个合适的人选,极可能就是她爸爸。

  熊黛nī想到她刚才到南园时,她爸正给市委书记谭启平找去谈话,难道谭启平已经找她爸谈过市钢集团新的人事任命了?

  熊黛nī虽rán同样不希望她爸再回市钢,但她不好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yī旁,看着她爸跟沈淮谈话。

  *************

  肖建也是将晚时分,才接到女婿赵东的电话,说是沈淮要在他家请熊文斌过来吃饭,让他帮忙随便准备yī些。

  得知沈淮要借他家约见熊文斌,肖建就敏感的yì识到跟市钢集团12.9喷爆事故有关。他没有在电话里跟女婿多问什么,就推倒晚上的应酬赶回家里准备。

  也没有准备什么佳肴,桌上都是家常菜,另外就是两瓶剑南春。

  肖建也不插什么话,就坐在旁边帮着倒酒递烟,听到沈淮劝阻熊文斌插手市钢的事,也吓yī跳,心里暗道,难道梅钢想要借这次机会兼并市钢集团?

  细想想,这倒不是没有可能,梅钢在新厂建成后,年产能将突破八十万吨,而市钢就算不发生这次yì外,年产能也就六十万吨左右。

  市钢要是经受不住12.9喷爆事故的打击,由梅钢兼并重组市钢,倒不是什么出乎想象的事情。

  虽rán市委书记谭启平不yī定会愿yì看到这种局面,但事情并不总是都在谭启平的掌握之中。

  市钢除了自身炼钢主营业务、大小十数家三产公司外,上下游更涉及数十家关联企业——市钢集团的兴废,除了关乎上万职工家庭的生计外,hái涉及到省市多家金融机构高达数亿金融贷款的安全,无论谁当市委书记、当市长,都不敢让市钢这个摊子砸在自己的手里。

  倘若市里拯救市钢的种种途径,都给沈淮事先狙击,说不定到最后,市里hái要主动请沈淮出面去收拾市钢这个烂摊子◆。

  沈淮今天借他家约见熊文斌的yì图是这个?肖建心里暗暗揣测着,越揣测越心惊。

  “就算市钢垮了,你也扳不倒谭启平啊……”熊文斌坐下来抽掉半根烟,他知道沈淮跟谭启平势不两立,这里面也◆有因为他的关系在内,但他仍rán不希望市钢沦为沈淮跟谭启平恶斗的工具。

  熊文斌知道他欠沈淮很大的人情,也许这辈子都hái不完,但市钢的兴衰,涉及上万职工家庭的生计,他不愿yì看到市钢就此垮掉。

  熊文斌的这句话,同样叫肖建更是心惊肉跳,他讶rán的看向沈淮,暗道:难道沈淮的目的不是要去兼并市钢,而是要让市钢垮掉,借机扳倒谭启平?

  只是沈淮yī脸从容,叫肖建看不到半点的异◆常。

  沈淮将烟屁股捻灭在烟灰缸里,说道:“我知道老熊你对市钢有感情,不过,赵东、潘成、徐闻刀,hái有徐溪亭他们,哪yī个又对市钢没有感情?老熊,你以为他们会同yì我把市钢搞垮掉?”

●cháng。

  shěnhuáijiāngyānpìgǔniǎnmièzàiyānhuīgānglǐ,shuōdào:“wǒzhīdàolǎoxióngnǐduìshìgāngyǒugǎnqíng,búguò,zhàodōng、pānchéng、xúwéndāo,háiyǒuxúxītíngtāmen,nǎyīgèyòuduìshìgāngméiyǒugǎnqíng?lǎoxióng,nǐyǐwéitāmenhuìtóngyìwǒbǎshìgānggǎokuǎdiào?”

  “……”熊文斌说道,“市钢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问题太多了,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把市钢的壳子掀开来,底下hái能剩下什么家底。我也不清楚,除了拖欠各家银行近六亿贷款外,市钢hái有多少隐性债务没有浮出水面。但很显rán,这时候要没有yī个人为市钢站出来,市钢很难跨过这道坎。市钢这个烫手山芋,这个烂摊子,梅钢不愿yì接手,我是能够理解的。当rán,我不觉得我有能力去拯救市钢的命运,但我总不能忍心袖手站在旁边,看着市钢就活生生的在眼前垮掉。”

  “老熊,你这是关心则乱啊,”沈淮能理解熊文斌对市钢的感情,所以今天在知道市钢事故报告出炉后,才借肖建家紧急约见熊文斌,阻止他去趟这浑水,“有些事,我现在hái不能跟你说得太明确,但对市钢,我有跟你不同的判断。倘若我跟你说,你我都不去管市钢的死活,反而能叫市钢多yī线生机,你会不会拒绝谭启平让你接手市钢的要求?”

  听了沈淮这话,熊文斌有所悟,沉默了许久,才长长的叹了yī口气,似乎在这瞬间老去许多岁,说道:“我想我知道你的yì思,我离开市钢这么多年,拯救市钢确实不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应该有这个自知之明,”看着满桌的酒菜,熊文斌难有胃口,手撑着桌子,说道,“到年底hái有大堆的材料要组织人去写,我就先回去,不陪你跟赵东hái有肖局长喝酒了。”

  “熊主任,看你说的,我算哪门子局长?”肖建尴尬的笑着说。他虽rán是区招商局的副局长,但他知道他此时在区里受到别人的重视,更多是因为他有赵东这个女婿。他这点自知之明hái是有的,熊文斌再不如yì,也要比他肖建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沈淮知道这时候要熊文斌对市钢的灾难袖手旁观是件叫他痛苦的事,见他无心留下来喝酒,也不强留他,与赵东站起来,跟他说道:“我今天在梅钢集团董事会上正式辞去董事长的职务,过两天,梅钢会召开董事会,重新选举新的董事长。老熊,你愿不愿yì现在就从市里退休★,去领导梅钢的发展?”

  听到沈淮的话,熊黛nī愣了yī下,讶异的看向沈淮,既不明白沈淮为什么要从梅钢辞职,也不明白沈淮为什么会突rán邀她爸爸去领导梅钢,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只是熊文斌听到沈淮的邀请,没有什么犹豫,直接摇头谢绝了沈淮的邀请,说道:“对市钢我都无能为力,又有什么资格去领导梅钢?”

  **************

  熊黛nī撑开伞,替她爸挡掉头顶的雨滴,看着她爸目光空散的看着脚前的路面,眼睛里有说不出的落寞。

  熊黛nī既不知道沈淮为什么要阻止她爸去接管市钢集团,也不知道沈淮为什么要辞去梅钢的职务,更不知道沈淮为什么会邀请她爸去领导梅钢,同时也不明白她爸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沈淮的邀请。

  走到南园的门口,熊文斌抬头看了看天,雨已渐小,他对大女儿黛nī说道:“好了,你回去吧?”

  “谭启平真的要让爸你去市钢吗○?”熊黛nī总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开口问道。

  “倒没有明说,”熊文斌笼着手,说道,“不过他今天下午找我去谈话,应该有这个yì思吧……”

  熊黛nī也不问沈淮为什么要阻止她爸去市钢,虽★rán她对市钢也有感情,但市钢这些年同时也叫她家吃够了苦头,而且眼下的市钢明摆着是个烂摊子,她不希望看到她爸最后的人生都折腾在市钢这个泥坑里。

  她问道:“爸,你既rán答应沈淮不去市钢,怎么又不肯去梅钢?你是担心谭启平有什么看法?”

  “谭启平有什么看法已经不重要,”熊文斌苦笑yī下,说道,“不过,我既rán不回市钢去,在这时候离开市里去梅钢,又算哪门子事?”

  熊黛nī站在路边,看着她爸走进南园,才转身往公交站台走去。

  走到公交站台前,熊黛nī突rán又不想急着回去,而是撑着伞,在雨里慢慢的走,心里默默想着她家里以及她这些年来跟市钢的纠葛,不知不觉的就走到塔陵园前。

  看着塔陵园刺入阴暗烟雨之中的佛塔,熊黛nī犹豫了yī会儿,跟看门人点头招呼了yī声,朝塔陵园里走去。

  她以前不想周明有什么想法,yī次也没有到塔陵园来过,此时回想往事,海文yì外逝世都已经是两年半前的事情了,情不自禁的问:要是海文hái活着,他会怎么看市钢现在的局面?

  熊黛nī从工作人员那里问清楚摆放孙海文骨灰的位子,朝塔陵园里走去,当她登上东塔,看到沈淮站在孙海文的骨灰前背对门抽烟的背影,傻在那里。

  她不明白沈淮怎么又跑到她前面,hái在这时候站在孙海文的牌位前抽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