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血案


  泪求收藏,泣求票票

  不久

  县局刑警和武警威风的开了一大卡车下lái,本lái是要去天水坝子保护珍贵文物的,可一看林泉镇东铛洋发生特大号火灾半边天都烧红了,喊叫声,救人声,◆脚叔声杂乱的响彻云空

  事发突然,所以tā们yělái不及想太多,再加上车yě被激奋的群众拦了下lái,被逼着加入了救火队中群众中大部分人估计都认为这些武警是下lái救火的,tā们yě不想想哪▲会lái得这么快

  一旁看热闹的一个瘦瘦的年青后生嘴里叼着根牡丹赞道:“奇怪这次县里武警倒是lái得快,救火车没到tā们倒是先到了啥时学会飙车啦”

  “嗯是有些奇怪你看,那些个武警公安好像连枪都带上了这救火yě没必要带枪啊又不是抓逃犯真有些邪门了”身旁另一个平头小子挺纳闷的,一直挠着头发非常的不理解

  其实yě没啥奇怪的,省公安厅的马副厅长亲自打了电话给县局的王冒然局长所以才搞出了这么大阵势,人家是去天水坝子保护唐朝国宝的

  这些个带枪武警的出现倒是把人群中一个看热闹的长发瘦子吓了一大跳慌慌张张地赶紧一边溜跑一边掏出了手提打了起lái:

  “刁哥大事不好了,武警和带枪的刑警lái了一大卡车,有好几十人,全副武装,是不是咱们的事给发现了,得赶紧跑路啊不过有点奇怪,一个个全参加救火去了,是不是想掩人耳啥的?”

  电话那头叫刁哥的沉默了一阵子道:“慌啥笨蛋掩人耳目都不会讲不过tā们应该不是冲着我们lái的?估计是路过tā们不是全参加救火了吗?如果发现了我们的事应该不会理救火的黑狗,你立即带上阿发tā们转到镇里另一头再放一把火,越旺越好妈的最好是烧死几个人就好了把老子拖死tā们,事办完后每人二千块我听说天水坝子那条小公路yě坏了,tā们进不lái,如果走路的话至少得好几个小时密切注视着,有情况电话联系”

  那刁哥还是显得非常老辣,一下子就抓住了事情的要害,毕竟是高手

  “是刁哥保证大火冲天妈那巴子,全镇人都到东铛洋了老子黑哥就去西铛洋继续革命事业拖死你们这群条子,哥哥lái采野花了,哈哈……”

  长发瘦子得意地哼着黄歌鬼鬼崇崇离开了

  “李队,林泉镇东铛洋发生特大号火灾,yǐ烧了十几家了,火势一片天会不会是人故意干的?”紫云酒楼里一个年青人有些焦急地望着远方汇报道

  “李队,我带几个兄弟去看看,看看能否出点力,别伤着人了,这火太大了”紫云酒楼天台上一个目光炯炯的年青精干男子放下了手中的军用望远镜说道

  “好麻烦齐连长跑路一趟了,救人要紧”李昌海队长méi头紧锁,预感到好像要出事,细想了一番好像yě没想到什么地方心道难道是那刁六顺声东击西之计,估计是藏不住想乘乱外逃了

  “老于老周,密切注视墨香市内出外省外市外县的路口,严查暗访,所有刑警取消休假投入战斗唉难道真要变天了” ◎
  李队长下达了一番命令后méi头皱得紧了都这么多天了那杀人如麻的特A级通辑犯刁六顺和三贵子好像真变成老鼠遁地而去了李昌海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会施仙术

  省厅分管刑侦的马副厅长yǐ□经被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费书明叫去批了多次了这次是撂下了狠话说是再抓不到刁六顺和三贵子tā的帽子被人摘了,下面市县各分管刑侦的副职全都得搭上正职的话不死yě得脱层皮

  李昌海知道费书明是在借题发挥,tā是想把马副厅长给捋下去因为马副厅长是省长朱世林的人,而费书明与省委书记郭朴阳走得较近平时那马副厅长基本上不去费书明处汇报工作,越级直接上报到了省长朱世林处N次,差点没把费书明给气得隔屁过去

  “妈的你们上面的神仙打架却要我们一群可怜的虾米lái背黑锅”李昌海黑着脸一脸的无奈夹杂着苦笑,向楼下狠狠地呸了一口把那根刚夹在嘴边的玉溪给喷了下去

  “干啥狗日的,没长眼是不是?没看见发哥我在下面吗?给老子下lái,不拔了你这龟儿子皮老子就枉称发哥发哥知道是谁吗?香港影星我呸”

  楼下路上突然传lái一身穿花格子夹克的青年嚣张的大骂声,这小子外号发仔,刚接到黑狗哥的电话◎后本lái急怱怱地想跑到东铛洋去查看一番现场片直播的火战好戏

  然后再转到西铛洋下手放火,谁知倒霉的是头上突然砸下一根玉溪外带口痰,伤倒是没伤着只是吓了一大跳想起lái就恶心得要死,当即随口就□◎后本lái急怱怱地想跑到东铛洋去查看一番现场片直播的火战好戏

  然后再转到西铛洋下手放火,谁知倒霉的是头上突然砸下一根玉溪外带口痰,伤倒是没伤着hòuběnláijícōngcōngdìxiǎngpǎodàodōngchēngyángqùchákànyīfānxiànchǎngpiànzhíbōdehuǒzhànhǎoxì

  ránhòuzàizhuǎndàoxīchēngyángxiàshǒufànghuǒ,shuízhīdǎoméideshìtóushàngtūránzáxiàyīgēnyùxīwàidàikǒután,shāngdǎoshìméishāngzhezhīshìxiàleyīdàtiàoxiǎngqǐláijiùèxīndéyàosǐ,dāngjísuíkǒujiù破骂了起lái,反正yě习惯了

  “一根烟又砸不死你,吼啥吼信不信老子一脚就能把你踢到溪里喂王八,哼”

  李昌海可是省刑警队长,平时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tā面前嚷嚷着要拔皮而且刚才还被马副厅长训了一番正窝着一肚皮的火气,这下子可是再yě忍不住连粗话都给喷了出lái

  “哟小子,有种今天发哥没空陪你玩,你小子有种的话就在这紫云酒楼呆着,等下发哥有空了再好好收拾你我呸杂碎”

  花格子青年张发顺甩下一句狠话,撅了撅屁股还示威性地挥了挥沙锅大拳头走了

  “妈的还挺牛想不到林泉镇这旮旯地方还有这种臭屁角色嗯不对好像口音不像本地人,发哥发哥火灾、刁哥、发顺……不会是发顺?张发顺……”

  李队喃喃着突然感觉眼前一亮,突然有种拔云见雾的感觉转头对一旁的年青手下道:“立即通知周局,密切注视从紫云酒楼路过的那个穿花格子夹克的青年,小心别打草惊蛇可能是条大鱼啊”

  零点过后

  水雾升腾了起lái,天水坝子笼罩在一遍仙云似的雾海中山村因为海拔高达800米左右,所以显得有些寒冷了,叶金莲特别在老宫的大殿上烧了一盆旺旺碳火

  见没啥怪异情况村里派的10个青年人yǐ经有5个睡了,想等下lái接班而叶凡和段海正坐殿里哈欠连天,眼皮子直打转可又不敢睡只好硬撑着

  “啌”

  一声微声响终于惊醒了叶凡,“段海闪开”叶凡大喝一声腾地而起如一只捕食的老雕,抓住段海往后面猛力的一退顺脚伸腿发狠踢地向了砸向段海的寒森森铁棍

  “嘭”

  一全身紧裹的黑衣人手中铁棍被叶凡踢得飞弹了出去,而反挫之力yě让刚从梦中惊醒的段海整个人一屁股摔砸在了坚硬湿滑,爬满了青苔的天井里,呲牙咧嘴着不敢吭声,估计一时蒙了,不过yǐ经爬不起lái了

  幸好有叶凡的一抓,不然段海那脑袋就得像西瓜一样开皮炸花了

  感觉后面风声一起,叶凡迅侧身躲过,可是大腿上还是被从侧面而lái的铁棍侧扫了一下,那腿肚皮子立马就是麻灼灼火烧样的疼痛

  “有情况”叶凡大喝一声,声震几十米,顺脚踮地而起弹地而起二米高左右踢在一黑衣人腰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