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百年老蟒


  第七百零四章百年老蟒

  【第2到,狗子应‘明玉哥’大盗要求,今天特dì加2总计4,谢谢你们支持,特别是明玉哥兄弟】

  “凡仔,你有这个心干娘就知足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无所谓了只要你能过得好干娘就放心了这老山参干娘去炖了让你补补”金莲相当激动说着话

  “那……也好,干娘炖了,咱们娘儿俩一起吃”凡一脸傻笑,知道的bú这么说金莲绝bú会动那老山参的

  “好好好……”金莲很是欣慰,泪球子在眼中打着转儿,低头装着拂面似的偷偷擦去了眼泪,去后屋炖老山参了

  “干娘,你慢慢炖,要小火慢炖的,bú然药力bú会出来”凡冲后殿喊了一声,寻思着要等这老山参没有个五个小时bú会下来了,干脆乘这时间先去艳情草那山洞逛一圈子回来再说以自己的脚力,来回有三个小时足够了

  想着也就出了宫门,直奔放狗崖而去

  望着那洞口高达300多米的放狗崖,凡喃喃道:“还是老样子,没啥变化也bú知咱的‘火龙翔天’长得怎么样?那艳情草果估计还是老样子这kě是咱的春宫丸原材料基dì,升迁之bú二法宝,绝对这能出什么纰漏的”

  这厮一边自语唠叨着,巡了四周几圈下来,没发现有老农干活的影子

  因为这放狗崖很是偏僻,杂草丛生,乱石纵横,土层非常的薄,种啥啥bú长,所以,周遭也没人愿意来这里打秋风的

  再说艳情草藏腻的山洞子距dì面有300多米高,又没路上去,全是悬崖绝壁,石壁上满是滑溜的青苔,和一些小杂木棍子,就是猴子想爬上去都有些难度的,估计也没什么人吃饱饭了没事干去那dì方显摆小命去的

  这里是以前干娘金莲的祖上发现的,现在倒是成了凡的药丸基dì

  这厮身子一抖,如灵猿一般攀着树枝杂草,bú久就到了洞口bú过,当见到洞口的情景时也就松了口气

  因为当初自己离开时使神力搬的那块重达估计有七八百斤的石块现在还是完好的◎堵在那里,应该没什么人来过

  小心移开巨石,这厮等了一阵子,当然是让洞里的一些霉气先散发出来,bú然人钻进去那个味儿绝对够你喝一壶的虽说这洞内还有其它的通风口,但堵太久里面空气肯定bú怎么好的★

  进得洞去

  钻行了几百米,这厮突然瞳孔扩张到了极点,因为那敏感的感知感觉到了洞里好像有一些异样状况

  立即贴壁,伏在洞道里张着耳朵tīng了起来,没发现什么bú过,这厮伸鼻■

  jìndédòngqù

  zuànhánglejǐbǎimǐ,zhèsītūrántóngkǒngkuòzhāngdàolejídiǎn,yīnwéinàmǐngǎndegǎnzhīgǎnjiàodàoledònglǐhǎoxiàngyǒuyīxiēyìyàngzhuàngkuàng

  lìjítiēbì,fúzàidòngdàolǐzhāngzheěrduǒtīngleqǐlái,méifāxiànshímebúguò,zhèsīshēnbí子在空中猛力dì嗅了嗅,总感觉有股子bú同于寻常的腥燥味儿弥漫其间,似乎还有点熟悉这味儿,kě一时又想bú起来这味道到底是何种畜牲身上发散出来的了

  “怪了,难道是长久没来存积的晦气?”这厮心里毛毛的想着,也没多再意,因为洞口没什么异状嘛如果真有野兽撞进来那洞门前巨石应该会损坏掉的

  小心的伏dì行了百把米,张眼一扫,顿时全身颤栗了起来这个kěbú是打摆子,当然是恐惧造成的?

  是什么东西能让堂堂的国术七段手吓成这个样子?

  通过灵敏的鹰眼,凡有些模糊的看到洞里相当的乱,甚至kě以说是乱七八糟了,那株高大的艳情草树早没见了踪影而自己贴种在艳情草一旁的太岁‘火龙翔天’好像也失踪了

  代替它们的是一个螺旋形体堆在那里,初始时凡还以为是bú是什么石头疙瘩塌下来堆成的,后来细细一扫,才吓得差点喊

  哪里是什么石头疙瘩,那堆环在一起的东西根本就是一条巨蟒,环在一起时足有农村人的粪桶粗

  再怎么乐观估计以中心为圆圈的话那直径也得有1.5米左右巨蟒正软呼呼的呼哧着大睡,好像睡得还挺香的

  似乎此獠正在作着美梦,那长达足有一尺的kě怕分叉○舌头还在吞吞吐血吐的自然收缩着tīng说巨蟒的眼神bú怎么好使,就是靠身体的感觉和舌头来感知外面事物的,看情况此恶物的警觉性蛮高的,并bú是一个傻大个儿

  这厮细细dì瞧了个够,此蟒整体呈暗黑◎麻色,披在身上的鳞片一片片的足有鸽蛋粗,倒有点像是古代的作战的盔甲长长的披在身上身子估计也有小水桶粗,长度就bú得而知了,因为是盘曲着的缘故

  “麻痹的老子的艳情草和那太岁估计被它给吞了而且,此獠好像患了消化bú良症,肚皮一直在微微蠕动,肯定还在继续消化老子的宝贝艳情草的‘火龙翔天’了

  龟孙子的,你倒是好口福,老子以后那春宫丸和雷阴阴龙丸全没了

  没了春宫丸还拿什么去攀交京里大员张秘书,没东西效敬张秘书老子还想升个屁官你它娘的就是断了我的官路,命路,士kě忍孰búkě忍”

  一想到这些全都得化为泡影,凡心里那股子愤怒如雨后春笋一般哧哧哧滋长了起来,到最后当然就◎暴涨成了涛天之狂怒

  俗语bú是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这厮一愤怒,国术七段高手那种气势自然而然就发了出来,形成一股强悍的势压如狂飙的风潮一般直压向了正在作美梦的巨蟒老大

  那杂碎立即有了反应,头唰啦一下抬得老高,有点扁平、略显圆润的三角头上那块块如积木一样叠起的蟒头摆了摆,灵敏得很,一下子好像发现了凡这厮,顿时,那鸽蛋大的蟒眼中寒森森的电光厉目一般射向了凡

  噼啪一声响

  巨蟒的脖颈顿时涨大,色呈微红,一股子强悍无巨的气势从其身上发射了出来,犹如FII7隐形战头机一般锁定了眼前那个渺小的人类kě怜虫

  随即挑衅似的一张嘴,卟哧一声,居然还打了个哈欠,把能熏死人bú尝命的腥臭味直接就喷在了凡的身上

  臭得某厮在心里直喊妈,暗道:“这它娘的还真是臭,估计此獠也活了几百年了,几百年都bú刷牙,难怪如此口臭”

  “麻烦了,tīng陈老说是以前他拥有七段身手时就跟狼铛崖的一条巨蟒较量过,结果是陈老受了重伤,最后是侥幸逃得性命

  bú过,那段位kě是由七段的开源降到了现在的六段左右老子现在就七段开源,此蟒看那气势,绝bú会输给陈老所说的那条巨蟒的,难bú成是陈老见过的那只恶蛇跑天水坝子逛悠来了

  很有kě能啊,当初陈老遇上它时就在狼铛谷,狼铛谷离水坝子最多几十里路程

  对于这种巨蟒来说,爬上几十里那还bú是小菜一碟背运啊bú管了,你它娘的敢断我官路,老子就要让你下dì府,娘西皮的咋种”

  凡心里寻思了一阵子,咬牙下定了决心感谢内息调整到了最佳状况

  咋然发力,突然从dì下爆起,弹到空中,手一挥,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手上小李刀无声dì,一下子就弹出了三把,分上中下直击向了巨蟒

  浮光一掠

  大蟒老哥还没反应过来,当然也是无法躲开了因为凡的那东东度的确太快了

  bú过,凡预想到的飞刀扎入蟒身那‘卟哧’声过后血花四溅的正常情况并没出现,反常的倒是tīng到‘叭铛’一声似乎金属相碰的声间响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飞刀居然被那蟒身鳞片给擦撞得滑弹到了石洞里

  “麻痹的难道这蟒老哥练过金钟罩bú然,以我的臂力和飞刀之利,即便是扎到油桶上面估计也会穿透的,怎么这鳞片居然如此之厚,好像扎bú进去bú会是太滑了给滑走了?”凡心里暗震,直呼太离谱了bú过想到坦克的防弹原理,又有些释然了

  一狠心,身子往dì下一滚,直窜到了巨蟒身后知道这个时候即便是想逃走都búkě能了,在这bú是很大的山洞里巨蟒绝对滑行度比自己快得多

  几点寒星直往巨蟒眼睛上招呼了过去,既然蟒身有着滑厚的蟒鳞挡着bú好下手,那就找眼睛这个软肋下手了,眼睛总búkě能练成了金钟罩了

  呼啦

  一声尖利声响起,蟒老兄愤怒了刚才虽说没被这肮脏的人类那什么破铁片扎破皮,但那股子寒森森大力也是撞击得自己蟒身犹如受了重击一般说来也是,拚命之下,凡的力劲绝bú会下于上千斤的

  凡感觉眼前什么东西一花,好像是一团黑溜溜的东西从蟒嘴中喷了出来

  心里喊着‘要糟’头一偏想躲过,bú过闪是闪开了一些,但那团诡异的黑东西居然是诡异的爆开了,一团黑中夹紫色的烟雾升腾而起

  “难道有毒bú成?有kě能,有些狐狸tīng说能放出一些带有麻醉作用的毒雾,☆这巨蟒也有kě能从嘴里喷出”凡想着,赶紧闭住了呼吸,bú过太晚了,感觉身子一麻,好像有些喝醉了酒似的,就连行动都有些迟缓了起来

  刚想滚dì闪人,bú过太晚了,腰部一紧,知道被巨蟒那钢铁般的身■子给缠住了

  这kěbú是个好兆头?

  一般蟒蛇杀人都是先用身子把你牢牢缠住,然后一层层收紧,被缠者往往最后都是因为无法呼吸,到致窒息而死的最后,蟒老兄弟当然就是生吞活人了

  果bú其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