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架子蛮大


  第八百一十四章架子蛮大

  【1到】

  大汉一听,那脚好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似的悬停在了空中,叶凡转头一扫,发现王汉的身后站着一中年男子,估摸着三十来岁面略显国字形,天庭饱满,脸色呈现健康的古铜色,块头适中一身笔挺的,ér且相当有型的才子西装

  “粟书记,咋不让我踹这厮一脚,真他娘的衰气得很,一只挡门狗”王汉同志是出口成脏,直接jiù骂道

  叶凡正想再教训一下了王汉,不过却听到后面那个啥的粟书记哼道:“来的都是咱men德平的同志,怎么能骂人家挡门狗,快退下”

  粟书记皱了皱眉,说完后冲叶凡说道:“这位同志,别挡道,我要找吴局长有事”

  这厮虽说那话说得较客气,但叶凡还是从他隐晦的眼神中感觉到了那种目空一切的傲气

  “啥意思?还挡道?我是排着队等到现在的,既然你在我后面,那啥的jiù对不住了,请你在后面排队等候着”叶凡嘴里淡淡说着,发现了一个怪异现象

  “是吗还要我排队,你是谁?”粟书记皱了皱眉,没好气哼道

  听他那么一哼,后面原先排在自己身后的几个同志见姓粟的眼神扫来,此刻居然全都冲那姓粟的书记点了点头,笑道:“粟书记,你先请我men不忙”

  “来头不小?架子蛮大,难道还真是地委里头的?不会是什么团委书记,抑或是什么了?”叶凡心里一动,转身jiù要进屋

  “小子,我men书记还没进去,你进去▲个球?”叶凡的袖子被王汉给抓住了

  “放开”叶凡真有些生气了,那脸一板,还真有股子气势发出这王汉其人三番五次的打岔,泥人也有三分气今天要不是在这里,换个地方的话叶凡早把他给揍成猪头了

 ▲ 不过王汉根本jiù没鸟小叶同志,还是抓住不放

  “再不放开我可是不客气了”叶凡那脾气可处于临爆点了,那话一丢出去,也是相当的客气了

  “同志,你是哪里的,说话如此霸气?”后面粟书记斜了叶凡一眼,问道

  “霸气,咱再霸气有咱men的粟书记霸气吗?连三岁小孩都懂得排队等候,你看看,你的手下,一来jiù动粗,撞人了不说,现在又要抓人你men到底想干什么?”叶凡理直气壮质问道,随手手一动,轻轻一推,王汉顿时打了个趰趄,无巧不巧,直接jiù撞在了后面的粟书记身上

  卟地一声

  很是不妙,姓粟的书记因为没站稳,哪能杠得住那块头壮如牛的王汉的冲击,jiù那样,相当不雅地撞向了后面一个靠墙根站着的一位同志

  不过,那同志也闪得快,赶紧是让出了身后那**的墙壁,粟书记自然没能停住身子,jiù那样子,**的撞在了墙上

  ér且还是面朝墙壁,有点像是跟墙壁亲嘴,因为他那脸被王汉撞得紧紧地贴在了墙上从bèi后看去,jiù有点像是粟书记正吻墙妹妹玩儿

  后面几个排队的同志差点笑出声来,那脸色全怪异着,有的借故掏烟,有的同志赶紧蹲下摸摸鞋带子,有的■……估计是憋得难受了怕笑出声来惹着这姓粟的牛人

  “小子,反天了,敢打我men粟书记,娘匹**的,找死啊”王汉爆怒了,从地下弹了起来jiù要再次行凶

  “慢着王汉”这时,粟书记从墙壁处■转过脸来,一把扯住了火暴的公牛王汉同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了叶凡一番,哼道:“你是谁?哪里的,不会是连名字都不敢报?”

  “呵呵,叶凡,麻川来的”叶凡随口jiù弹压了出去

  “叶凡”粟书记那嘴明显的抽搐了几下,看来叶凡这两个字他应该晓得,ér且好像还有点那啥的样子

  “不知粟书记啥名,在啥地方高jiù?”叶凡也是斜了这位有些目空一切的粟书记一眼,反ér笑道

  “他你都不晓得,白活了麻川那旮旯来的小子,脚根子站稳实着,告诉你他是我men通都区的粟一宵书记,哈哈哈…有你小子受的了……”王汉得意地喷着嘴,一付吃定了叶凡势头看来这愣汉子还没听说过叶凡的大名

☆  其实,对于叶凡的名头德平所属的那些县区的一二把手晓得了,但手下人也没几个知道的毕竟叶凡刚来不久,ér且,也没露出什么面jiù拿跟林天比试的事来说

  也仅有公安系统的同志men知道一些即便是★听说麻川县县长姓叶,但也绝不会跟叶凡这身行头联系起来的,因为,他太稚嫩了,哪像一个县长

  “通都区的区委书记好像不姓粟,姓蔡”叶凡随口jiù弹了出来,自然是要恶心一下这位大条的粟书记

  其实早jiù猜到了,这姓粟的,估计jiù是一副书记,在自己面前充大条,自然这jiù是小叶同志故意为之的

  “呵呵,副的别小子小子的,他是麻川的叶县长”粟一宵眉头一皱,冷声哼了一下,转头冲叶凡点了点头,突然笑道:“叶县长,说起来你比我级别还高了一级,既然你要先进去也行呵呵,如果能捞出钱来,我粟一宵佩服你,不然,呵呵呵……”

  这厮斜瞄了叶凡一眼,话语中意味深长

  一旁的王汉也不笨,立即配合主子干声笑道:“我看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去了也白搭,浪费精力和口水还不如去吃饭拌面轻闲点,哈哈哈……麻川那旮旯,哼县长有几个能回来的?”

  “噢那你men的意思是咱jiù捞不出钱来,你men是铁定能弄到钱了是不是?”叶凡自然不再示弱,知道了对方底细,知道那个姓粟的在地区估计有点来头,近水楼台先得月

  不过,充其量一个副书记,比自己级别还低,有啥好怵的这厮挺了挺胸,那股子级别上的优越感又上来了

  “呵呵,很简单今天我是准备问吴局长要20万的整修款子你准备要多少?”粟一宵同志又开始设套,准备再次打击小叶同志了

  “我,这个还没定,应该不会少于20万”叶◇凡那脖颈一硬,自然也是硬着头皮顶了上去,其实这厮心里特没底

  不过看那姓粟的也太翘皮了,再加上这时过道里倒是来了十来个看热闹的,估计不是政府部门的jiù是交通局的同志,自然不能示弱给别人看低了◆fánnàbójǐngyīyìng,zìrányěshìyìngzhetóupídǐngleshàngqù,qíshízhèsīxīnlǐtèméidǐ

  búguòkànnàxìngsùdeyětàiqiàopíle,zàijiāshàngzhèshíguòdàolǐdǎoshìláileshíláigèkànrènàode,gūjìbúshìzhèngfǔbùméndejiùshìjiāotōngjúdetóngzhì,zìránbúnéngshìruògěibiérénkàndīle

  “好如果你今天能捞出20万来,我men通都区整修公路的20万款子给你men麻川了”粟一宵的话语中那自然用的是激将法

  叶凡一愣,旋即想道,**,又来赌了,怎么到啥地方都有人跟老子玩这游戏,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既然要玩那jiù玩玩,再落个20万何乐ér不为**,咱都快成玩家了

  随即笑道:“我跟你一样,如果弄不来20万,我补足20万款子给你men通都区整修公路”

  “大家都听见了,呵呵,成交”粟一宵不动声色地巡了过道里的其它同志一眼,他men当即点头笑道:“行今天咱menjiù作这个证人了”

  自然,过道里的同志都是以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眼神在看小叶县长了这粟一宵是什么人,通都区的牛人,不要说在通都区,即便到地区去人家那家底子也不小的

  弄20万那是肯定会到手的东东,不然怎么肯夸下海口,这位叶县长,那是输定了唉,后生仔啊,不懂事,一出口jiù抛出去了20万回去还不得被麻川人民的口水给淹死

  叶凡大踏步,沉稳地进了吴局长的办公室其实外面发生的事人家吴白开局长早jiù通过秘书知晓了

  这厮自然是故意不露面,一听说是麻川的叶凡在跟人打赌,这厮心里早jiù乐开花了

  决定要趁此机会好好地煽小叶同志一记响亮的耳光,ér且,那个也等于煽地委书记庄世诚的耳光了,到时给王朝中专员一捣鼓,估计王专员得笑掉大牙,这意义,相当的大啊

  吴白开戴着一付金边眼镜,看上去倒像个有修养的文静儒士此獠一幅气定神闲架势,在办公室里居然在舞着一把木头雕的宝剑见叶凡进来,这厮还在舞着他的宝剑,根本jiù准备不理这小子采取的自然是冷处理招子

  “吴局长雅兴真高啊,那剑舞得是气势磅礴有股将军气势”叶凡挤出了一线笑意,打了个招呼,小小的先棒了一下

  “噢是吗?你是……”吴白开故意推了推眼镜,放下了宝剑人家赞美自己了也不能再视作不知了

  “我是麻川县来的叶凡”叶凡笑着,顺手从包里掏出一包中华,很有礼貌地递了一支过去

  “叶凡,呵呵,原来是叶县长,坐”吴白开故意的瞅了叶凡一眼,装着有些惊讶叶凡的年轻之后,示意他坐下不过,那烟这厮却是瞅了一眼,笑道:“最近牙痛,很少抽”

  “噢”叶凡随势收回了香烟,扫了吴白开一眼,说道:“吴局长,麻川的情况你也晓得,我jiù不说了

  最近我men县打算在年底前彻底的整修一下天车山公路,适当拓宽整平一些

  有些弯道太弯太陡也得改一下那路,的确太小子,主道才5米多宽不上6米,两辆大车都无法错身ér过

  年年都要死人,再不修整拓宽一下,那悲剧得继续发生ér且,为了麻川经济的增长,那路,也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不然,长此下去……”

  “我知道你的来意,无非是想要钱是不是?”吴白开那眉毛一挑,立即收敛了一丝笑意,装得一脸苦涩样子,说道:“我跟你说实话,今年的钱得全部投到罗水公路上,省里已经立项,咱men地区也得拿出态度如果地区不出钱,省交通厅也说了,你地方不支持,jiù咱men省交通厅这点钱投进来搞了个半落子工程的话还不如不搞你men县的周书记前几天来过了,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

  “这个我也听说过,不过,应该不是全部投入,总得留点汤给其它经济较落后的边远县,像麻川,红沙洲这样的县”叶凡倒不忙了,决定跟这家伙好好地扯一把

  “呵呵,那个,款子的问题得等七八月份罗水公路先期启动,后面通过了省交通厅的立项,拿下项目后再考虑了

  目前不可能有钱拔给你men的,地区专注在罗水公路上这么大的项目不能拿下,咱men都将成为德平的罪人的

  罗水公路,是咱men德平腾飞的翅膀,地区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我men地区交通局总是他men的下属部门,不能抗命

  这一点想必叶县长会理解,呵呵”吴白开一付爱国忧民◇架势,听得叶凡直想吐

  “那吴局长的意思是像我men麻川这样的边远县得等到七八月份罗水公路启动后再考虑了?”叶凡随口再次确定了一下

  见吴白开那手指头习惯性地做着夹烟的动作,随机又把香☆烟给递了上去这次吴白开倒没推辞,随手接过点上了叶凡自然也是咔嚓一声点上,两人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没错,下面县区的同志来,不管哪一位来,我都是这样回答的当然,像有的县区的公路发生了塌方,车都没办法过了,我men也只得先拔点款子救救急如果你men麻川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我men实地考察之后也会拔些款子的”吴白开知道叶凡在刚才肯定知道了一点内幕情况,倒也提出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

  “那不知红沙洲是否也发生了公路塌方的事吴局长?”叶凡大有深意,随口问道

  “这个,目前没听到有关的消息”吴白开眼神一变,随口说道

  “行既然到目前都没收到消息了,那说明红沙洲县暂时应该没有遇上此类问题了不过,我可是听说红沙洲的郭县长前几天刚从地区交通局拿走了50万修路款子不知吴局长是否知道此事?呵呵”叶凡口气淡然,不过,吴白开一听,那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