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第八十五章、我是一匹lái自北方的狼!

  “我会唱歌。”花明很是潇洒但是 起lái很傻瓜的甩了甩头发, 道。

  “你先唱一首给我们听听。”唐重走进寝室,拉了张木椅坐下lái,对花明 道:“我们都用背对着你。要是你唱的好,我们 转过身lái。要是你唱的不好,你 去给我们买肉夹馍。”

  “对。要是我们三个同时转身,你 有资格代表一班去参加校选。”梁涛也搬了张椅 坐在唐重的身边, 道。“要是有一个人没有转身,你 被淘汰了。”

  李玉犹豫了一番,也拖着自己屁股下面的椅 坐在了唐重的左边。

  花明怒极, 道:“你当这儿是《华夏好声音》呢?你以为你们是梦想导师呀?还背对着我”

  “你唱不唱?你要是不唱, 直接去买肉夹馍。这件出风头的差事我 找别人了。”唐重 道。“我想,想上台表演的男生应该不少焦南心好像唱歌 挺不错的。”

  唐重知道花明想要上台表演 是为了想出风头,最好能够引起南大的轰动成为校园歌shǒu大众情人虽然他那张脸确实挺大众的。

  “我唱。”花明憋屈的 道。“我给大家带lái一首《我是一匹lái自北方的狼》”

  “等等。”唐重喊道。“如果你的水准 是和那天晚上喝醉了吼出lái的一样,你 不用唱了,直接去买肉夹馍吧。”

  唐重听花明唱过这首歌,那种咆哮的声调能够让人身体哆嗦口吐bái沫。只要没死,都忍不住想要冲上lái抱着这条恶狼狠揍一顿。

  “哪能呢?那次是醉酒版的。这次我给你们lái一首伤感版的。”花明 道。他从唐重的书桌上抽了本书卷起lái做话筒,然后站在那儿酝酿情绪。

  我是一匹lái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kuàng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唐重和梁涛对视一眼,都  对方眼里的诧异。

  花明有意模仿齐秦的沙哑嗓音,一开口 让人有种霍然惊艳的感觉。

  而且,他的音调里面有自己独属的沧桑情感,很容易 把人带进无边的kuàng野。风声在耳边呼啸,黄沙漫天飞舞,独行的孤狼眼带忧郁

  有人 ,能唱好这首歌的都是有故事的人。

  唐重想,花明的内心世界应该也不像他表现出lái的那么欢乐戏谑吧。

  我是一匹lái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kuàng野中

  凄厉的北风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花明的声调拔高,感情越lái越充沛,也越lái越有激情。让人忍不住跟着共鸣。

  唐重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巴掌拍在梁涛的大腿上,在对方呲牙咧嘴的时候转过了自己的身体。

  然后,他懵住了。

  花明的眼眶湿润,那张黝黑的大饼脸上,竟然挂满了泪水。

    唐重转了过lái,花明赶紧摆shǒu, 道:“转回去。快转回去。”

  “ 算我转的晚了点儿,你也不用委屈的掉眼泪吧?”唐重故意用玩笑的语气 话。

  他知道,花明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把自己的情绪代入了歌词里,所以情难自禁的哭了起lái。但是,他一定不希望别人  这一幕。

  梁涛也转了过lái,他  花明的表情也是一愣, 道:“老大,不用这样吧?其实不 脸的时候,你唱歌还是很让人有代入感的啊。”

  李玉转过了身,若有所思的 着花明。想开口 什么,最后只是轻轻的摇头。

  “我唱的真***好。”花明揉着眼睛 道。“都把我自己感动哭了。”

  明珠火车站。

  唐重坐在长椅上 今天新出炉的《明珠新闻》,李玉和往常一样,耳朵里塞着一个耳机,shǒu里捧着一本  正 的津津有味。

  花明和梁涛等在台阶下面,不停的朝远处的◆公交车站台张望。

  “奇怪。怎么还没 呢?”梁涛着急的问道。

  “女人化妆是这个世界上最耗费时间的事情之一。”花明安慰着 道。“更何况她们想着今天要lá○◆公交车站台张望。

  “奇怪。怎么还没 呢?”梁涛着急的问道。

gōngjiāochēzhàntáizhāngwàng。

  “qíguài。zěnmeháiméi ne?”liángtāozhejídewèndào。

  “nǚrénhuàzhuāngshìzhègèshìjièshàngzuìhàofèishíjiāndeshìqíngzhīyī。”huāmíngānwèizhe dào。“gènghékuàngtāmenxiǎngzhejīntiānyàolá◎i见我,更是要精心装扮一下。”

  “时间都已经 了。她们不会不lái了吧?”梁涛担忧的 道。“有什么事耽搁了?或者不想lái放我们的鸽 ?”

  ■“不会的。”花明以专家的口吻解释着。“如果她们有事耽搁,也会提前打一通电话过lái。如果她们想放我们的鸽 为什么又答应我们的邀请?女人只是见识短,并不代表她们愚蠢。”

  正在这时,梁涛惊喜的喊道:“lái了lái了。”

   话的同时, 快步奔了出去。

  火车场广场上,一辆出租车停了下lái。块头比较大的骆欢率先从副驾驶室下车,秋意寒何娜和成佩三人的身材比较苗条,所以挤在了后面。

  “总算是lái了。我们都等半个 时了。”梁涛率先跑 秋意寒面前,笑着 道。“lái。把包给我。”

  “不用。我自己背着 好了。”秋意寒只带了一个做成熊猫图案的绒毛 背包。轻松随意,不像是出去旅行,倒像是出门逛街。

  花明走过lái要给何娜提包,何娜拒绝了,眼神却有意无意的 向梁涛。

  花明也不在意,而是走过去把骆欢和成佩两人的旅行包拎在shǒu里,带着她们过去和唐重李玉汇合。

  唐重  秋意寒,也是眼睛一亮。只是一条漂bái的磨旧牛仔裤,一件背心上衣,外面罩着一条bái色的卷袖衬衫。衬衫上面没有纽扣,只是下摆处拉长,随意的在肚脐处扎了个蝴蝶结。

  长发披肩,戴了顶黑色的棒球帽,眼睛黑bái分明,没有任何的杂质, 起lái 像是一个休闲装扮的 公主。

  何娜也精心打扮过,只是修饰的味道过浓,反而少了学生的清纯,多了些胭脂味道。

  成佩和骆欢的长相逊色两人,属于破罐 破摔型。各穿了一套肥大的完全 不出身材的运动装和运动鞋出行。

  “刚才已经广播 了。我们上车吧。”唐重笑着 道。心想,幸好提前要了她们的身份证买好了票,不然的话, 只能等 明天再过去了。

  因为明珠去玉女山的列车每天只有一趟,所以,错过了 只能再多等一天。

  “好的。”秋意寒点头。然后走在唐重身边, 声解释着 道:“刚才路上塞车,所以lái晚了。”

  “没关系。美女有迟 的权力。”唐重笑着 道。

  他们是最后一拨上车的人,按照车票上的指示找 了座位。

  唐重和李玉坐在一起,坐在他们对面的是成佩和骆欢。梁涛和花明坐在一起,坐在他们对面的自然是秋意寒和何娜他们▲先是非常绅士的请秋意寒和何娜坐下,等 两个女孩儿坐下之后,他们 一屁股坐在她们的对面不起lái了。

  于是,骆欢和成佩 只好坐 唐重的面前。她们都&nb◆●sp出lái这两个人对自己的室友有意思,也有心撮合他们。

  骆欢对着唐重呶了呶嘴, 声 道:“你不去竞争?意寒是我们院的新一任院花,何娜的追求者也非常多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可 可惜了。”

  唐重摇了摇头,调侃着 道:“我没那种命,她们不会爱上我。”

  “你不要这么妄自菲薄嘛。”成佩 道。“我觉得意寒对你挺特别的啊。”

  唐重笑。心想,秋意寒对自己的特别是因为自己和她的特别关系。并不代表她对自己有爱意。

  而且,唐重甚至怀疑,这个女孩 连知道什么是爱情都不清楚。单纯,同时也代表着迟钝啊。

  “既然这样,那 等 他们俩落败之后我再去。”唐重笑着 道。

  “shǒu快有,shǒu慢无。”成佩 道。“眼光要准,下shǒu要快。可别等 美女都被别人抢走了,你自己后悔也没用了。”

  “你们俩 底有多恨我啊?急着把我推销出去?”唐重哀怨的 道。

  两女大乐。

  骆欢 道:“你要是不嫌弃,那 lái追求我吧?”

  “ 是 是。反正我倒是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成佩也附和着 道。

  “你们俩都那么优秀,你让我选谁?”唐重为难的 道。

  于是,三人都笑成一团。

  这个世界上除了美女,还有更多平凡的女孩儿。美女是花,平凡的女孩儿也是花。是花都需要雨水的滋润。

  只不过有人在浇灌美女之花,唐重在浇灌平凡之花。

  “秋意寒何娜”一个惊喜的男声传了过lái。“你们也是去玉女山吗?”

  几□个穿着运动装的男孩 准备穿过走道时,  坐在窗边的秋意寒和何娜,高兴的和她们打招呼。

  “嗯。”何娜微笑着点头, 道:“你们也去啊?”

 □ “是啊。都 玉女山风景不错,还没有开发,我们 想着趁假期过去玩玩。等 政府去开发了,那 没什么意思了。”一个身材高大长相清秀的家伙笑着回应道。

  他眼神灼灼的盯着秋意寒, 道:“意寒,之前统计名单的时候,你怎么没 你要去玉女山?早知道你也去,我 帮你把票一起订了。”

  “我约了朋友一起过lái。”秋意寒 道。

  “朋友?”他的眼神瞟 了坐在对面的花明和梁涛身上。特别是  梁涛是个 帅哥时,眼神更是一冷,感觉 了威胁, 道:“有点儿面生。不是咱们系的吧?”

  PS:中秋过了。大家可以把爱给老柳分一点点了。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