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有些事情要烂在肚子里!

  第九十九章、有些事情要烂在肚 里!

  李伯涛的家在明珠市区,他在zhè警察局后院有一个临时住宿的地方。

  刚才送走黄超副局长和那个姓姬的年轻人后,他交代姜凯尽快破案,然后自己 回去休息了。

  洗了把脸,正准备打电话问问zhè个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姬威廉’的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的年轻人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他放在桌 上的手机倒先一步响了起来。

  接过那个电话后,他的整个人弹跳而起,然后飞一般的朝着前面的办公区域跑过来。

  路上有人主动向他打招呼也没时间回应,副局长走过来 要向他汇报工作的话也没有听 ,像是疯了一般,‘匡铛’一声撞开了审讯室的铁门

  因为他zhè边的动静太大,所以引得局内的一些办案人员和文员都向zhè边 了过来。

  姜凯莫名其妙的 着李伯涛,心想,难道他也接 那个电话了?

  可是,如果他接 电话的话,应该假装不知情放任自己去动手才对啊为什么还让自己住手?

  姜凯收起☆警棍,笑着问道:“局长,有什么指示?”

  “姜凯,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李伯涛大声吼道。“是谁让你用暴力手段审讯疑犯的?我们局里什么时候有了zhè股风气?你还是不是警察?还有没有一◎个警察的良心和操守?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给我滚蛋。”

  姜凯像是见鬼一般的 着李伯涛他撞邪了?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 出zhè么荒谬的话?

   什么不能暴力手段审讯疑犯?哪个疑犯进来之后不是先‘yě蛮’一番然后逼迫他们招供的?

  什么时候局里有了zhè股风气?拜托,我刚刚进来做警员的时候,你是副局长。zhè些○手段都是你教给我的啊。

  至于警察的良心和操守zhè个他已经无力反驳了。什么叫做警察的良心和操守?

  “局长,我我没动手。”姜凯否认着 道。他指着躺在地上呻吟的■两名下属, 道:“是他袭警,所以我要阻止他不要乱来。”

  “放屁。”李伯涛骂道。“他被拷在椅 上,你们不走过去,他能打得着你们?”

  姜凯快哭了。

  心想,我的爷啊,你 底又接了那位大神的电话啊?用不着zhè么卖力的站在疑犯那边来训斥我们吧?

    姜凯为难的表情,李伯涛的脸色zhè才缓和了下来,他扫了唐重一眼, 道:“警察的职责是维护治安铲除犯罪,但是,我们不能自己也犯罪,zhè是对警察zhè个伟大职业的玷污好了。让他们去包扎一下,下不为例。姜凯,你跟我出来。江涛局长一会儿要过来检查我们分局的文明执法工作”

  李伯涛 完zhè句话, 留神去 唐重的表情。

  果然,唐重在听 ‘江涛局长要来检查工作’zhè句话的时候,眉毛明显的抚平,脸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李伯涛心里暗叹:zhè又是一位爷啊。

  噗

  姜凯差点儿狂喷一升鲜血。

  zhè个鸟不拉屎一直被人遗忘的分局,竟然一天之内来两位局级领导来检查工作。之前来的黄超副局长检查了局里的‘卫生’工作,然后 离开了。现在明珠市局的一把手江涛局长又要来检查‘文明执法’工作

  什么叫做文明执法?也 是 ,自己刚才的行为很不文明。

  很显然,zhè个江涛局长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也是为了zhè桩案 来的。而且,他是为了zhè个叫唐重的家伙◇来的。

  不然的话,他不会人还没 , 先把‘文明执法’zhè顶大帽 给扣 他们脑袋上。

  zhè是警告。

  警告他们不许◆打人,打人了 被他抓暴力执法的典型。

  “局长。都zhè么晚了,江局长怎么还要过来检查工作?”姜凯跟着李伯涛出门的时候 声问道。

  “领导的安排,我怎么敢过问?难道我能 现在时间晚了,我们不能接待?”李伯涛yōu心重重的 道。

  他转身把门带上, 声问道:“他有没有 什么?”

  “什么都不 。”姜凯 道。“他 他是受害者,上山旅游被人袭击他还 那个道士是职业杀手。”

  李伯涛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 ?”

  姜凯犹豫了一番,还是如实汇报道:“我觉得他 的话也有道理。天黑之前我让人去做过调查,天一观只有那个老道士,没有其它的道士存在。很显然,zhè个人是假扮道士他有什么企图,我们还不得而知。另外,我们在道士的身上搜找 一些特殊的东西。局长,你  那双皮鞋了吧?除了杀手,谁还会穿zhè样的鞋 ?”

  “那 是 ,他确实是正当防卫了?”李伯★涛 道。

  “也不能zhè么快 下结论。”姜凯 道。“虽然 那个道士身上有很多疑点,但是,谁知道是不是他先把人杀死,然后把zhè些东西套 死者身◆上故意栽赃?局长,你没有  ,zhè  滑不溜手,又倔强的很。跟只乌龟似的,都让人没办法下手。还有,我 过他的学生证,他是南大的大一新生。哪个学生刚刚杀过人还能够zhè么镇定自若的?”

  “那 证明一件事。”李伯涛叹息 道。

  “什么事儿?”

  “他大有来头。”李伯涛 道。

  “”姜凯想要骂娘。zhè不是废话吗?能够让警察局长大半夜的跑来救驾,他能没点儿背景吗?

  “我是 他不是普通人。”李伯涛解释着 道。“有些人,他生下来接触的东西 比普通人多一些,见识也要广一些所以他能够做 普通人做不 的事情。”

  “如果我不硬一些的话,你们早 开始上菜了吧?zhè些程序我比你还要熟悉。”

  姜凯想起唐重 的那些话,心里也有些明白李伯涛的话了。

  他是什么样的身份,所以对zhè些程序如此熟悉?

  他那样强撑着,也 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一开始示弱会挨揍吧?

  “局长,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姜凯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李伯涛掏出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道:“庙 容不了大菩萨。一会儿江涛局长来了, zhè些大人物怎么 吧。实在不行,咱们让明珠市局把zhè桩案 接手过去。我们还是不要再掺和进去了。一不 心, 粉身碎骨啊。”

  “是。局长。”姜凯回答道,心却一点点儿的往下沉。

  幸好他还没机会动手, 当他完全不知道,那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吧。

  他的眼神和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廖仲瑜对视,对方点了点头,然后 径直走了过去。他知道,zhè只老狐狸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

  有些事情, 烂在他们的肚 里吧。

  嘎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和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了警察局的门口,李伯涛快步跑过去拉开奥迪车的车门,恭敬的问好, 道:“江局长一路辛苦了。”

  江涛是个极具威严的中年人,国字脸,大眼睛,粗眉毛,一  是那种可以演正派角色的人物。

  他伸手和李伯涛握了握, 道:“zhè么晚过来,打扰了。”

  “江局长能来玉女峰分局视察工作,zhè是我们全体警员的荣幸。”李伯涛奉承的 道。他偷偷扫了一眼,  跟在江涛局长身后的只有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的 姑娘,心里即放下一块大石,又压上另外一块更大的石头。

  放心的是,江涛轻车简从,并不是真的要来检查所里的工作。

  担yōu的是,他不是来检查工作,那是来做什么的?

  “嗯。玉女峰分局虽然位置偏僻◆,但它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江涛还有心思勉励一番李伯涛和其它迎出来的警员们。“玉女峰的旅游价值越来越被人挖掘,虽然现在政府还没有主导进来进行深度开发,但是现在的人流量已经不少所以,做好安全工作是非常▲必要的。”

  “是。我们一定认真学习江局长的指示,把安全工作摆在第一位。”李伯涛保证似的 道。

  “嗯。”江涛点了点头。“最近没有什么重大案 发生吧?”

  李伯涛 知道正戏来了,赶紧汇报道:“报告领导,今天有一桩命案发生。zhè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职。我要向领导检讨。”

  “嗯?”江涛皱眉,问道:“命案?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刚刚才听 zhè件事情一般。

  “局长。请 里面休息室喝杯茶。我向你做案情汇报。”李伯涛邀请着 道。

  江涛转身 向一直安静的站在他身边的年轻女孩 ,女孩 不苟言笑,冷冷 道:“ 在zhè边汇报吧。”

  她要立即  唐重○现在是安全的,哪有时间去听他们长篇大论的工作报告?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