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豹子!

  第一百零七章、豹 !

  白素之所以中途下车,又让司机bǎ唐重送回紫园,站在路边等着车 远去这才拦车过来,目的 是不想让人窥 自己的jiā事儿。

  有这样一个父亲,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丢脸。

  而且,她更担心因为父亲的事情而影响 蝴蝶组合的声誉。自己是蝴蝶组合的经纪人,却有一个烂赌鬼的父亲,要是这件事情让媒体知道,再添油加醋的去编撰一些故事以她跟蝴蝶组合的交情,回音赫本她们肯定不会为难自己。但是公司一定会考虑 要bǎ自己给撤换掉。

  没想 的是,唐重还是来了。

◇  白素的心lǐ很感激,她感激有人这样bǎ她放在心lǐ。老女人也是女人,又怎么会一点儿也不期待有英雄来救美?

  可是,她又觉得羞辱、有种**裸的站在唐重面前的感觉她倒宁愿是真的**裸的■站在唐重面前,而不是用这样一种方式的‘坦诚相对’。

  “ 妞,别怕。我bǎ你赢回来。”他一脸温和的笑意,丝毫也不觉得怯场。好像是在拍戏,演的不好随时都可以ng。又像是做惯了英雄★,已经救过无数的美人。

  “你快走。”白素催促着 道。她知道唐重能打,可是 胡 手lǐ有枪。身手再高, 弹也能bǎ你打孬。动作再快, 弹也能bǎ★你打坏。自己已经深陷泥潭,又怎么能bǎ唐重再拖进来?

  “我不能走。”唐重笑着摇头。“我要是走了, 没办法bǎ你赢回来了。现在是多好的机会啊。”

  “你是哪儿来的瘪三?我凭什么要bǎ她输给你?” 胡 还没搞清楚状况。他在外面有不少人守场 ,这  是怎么进来的。“彪 彪 ,你***死哪儿了?”

  “别喊了。”唐重摆手。“虽然我不知道谁是彪 ,但是我知道现在彪 很忙,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胡 的枪口转移 了唐重身上,嘿笑着 道:“没 出来。兄弟竟然是个高手怎么着?你是想试试是你跑的快还是我的 弹快?”

  “不用试了。你的 弹快。”唐重很坦诚的 道。

  “那你还跑我这儿装逼?” 胡 突然间嘶吼着 道。“你***活腻歪了?”

  “我装逼,是不想让你傻逼。”唐重笑着 道。他指着白素, 道:“你知道,如果你动了她,会落个什么样的后果吗?”

  “我还真不知道。” 胡 讥笑着 道。“也不想知道。”

  “我来给你讲讲。”唐重笑着 道。“警察临时搜场的时候,会发现你的赌场lǐ面藏有大量的dú品”

  “放屁。老 从来不碰dú品。” 胡 愤怒的打断唐重的话, 道。

  “那 奇怪了。”唐重一脸淡然笑意, 道。“你的场 lǐ面会发现dú品,你的 弟彪 或者狗  猫之类的jiā伙,他们会站出来作证, 这些dú品是你从金三角那边的dú枭手lǐ买过来的。”

  “放你娘的屁。老 死也不会背叛龙哥。”一个留着长毛的jiā伙惊恐的喊道。

  唐重疑惑的转身,问道:“你是狗 还是&○nbsp猫?”

  “ 猫你得叫我猫爷。”

  唐重没想 顺口 出来的名字,竟然还有人中枪。

  他用手指头点了点 猫,&nb○sp道:“好吧。 是你了。 时候,一定是你站出来举报你们大哥。”

  “你他妈”

  “你要是再骂的话,贩dú的事儿你也有份了。”唐重笑着 道。“会有其它人来举报你们俩个。”

  “”

  唐重这才转身 着 胡 ,接着 道:“那些dú品足够bǎ你送去打靶,你的赌场被封,你的生意被你的竞争◆对手抢走,你帐户lǐ的不义之财会被没收充公,你的儿女jiā人会流落街头假如你有的话。你的老大,你的朋友都会受你的牵连入狱,他们干过的所有坏事都会被翻出来你想  这样的结果吗?”

   胡 大笑。

  笑的歇斯底lǐ,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泪珠 都出来了。

  他指着唐重 道:“  ,你是你是作j◎iā吧?你编故事太好玩了你  你叫什么名字。我要买你的书来 。”

  唐重没笑。他知道他能够做 。

  白素也没笑。她知道唐重能够做 。

  哐

   胡 一脚bǎ面前的椅 踢飞,骂道:“但是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玩。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 是她养的一个 白脸。你唬谁啊?”

  “那你 开枪吧。”唐重 道。

  唐重走 白素身边,和她并排站在一起,笑着 道:“你一枪只能打死一个。在你开第二枪的时候,我们俩个人肯定有一个可以逃跑不用怀疑。你在外面安排的那几个 混混都被我解决了。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只要出了这道门 能够畅通无阻。”

  “那个时候,你&nb■sp会知道我 的这些会不会兑现。我的建议是你开枪打我,因为我跑得比她快”

  “不行。开枪打我。”白素急声喊道。唐重是因为自己过来的,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他受 伤害啊。<◇br>
  唐重转过身笑眯眯的 着她, 道:“你真可爱。”

  “你”白素怒极。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混蛋还有心思来调戏自己。

  “我 是&nb●sp 而已。你以为他真敢开枪啊?”唐重当着 胡 的面 道。

    唐重和自己 中的女人打情骂俏,而且当着美人的面 他不敢◇★开枪,他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他确实不敢开枪啊。

  平时 打 闹的没什么,一旦动了枪,事情 变质了。

  自己辛辛苦苦早出晚归的纂这么点儿jiā业容★★开枪,他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他确实不敢开枪啊。

  平时 打 闹的没什kāiqiāng,tādefèidōuyàoqìzhàlekěshì,tāquèshíbúgǎnkāiqiāngā。

  píngshí dǎ nàodeméishíme,yīdàndòngleqiāng,shìqíng biànzhìle。

  zìjǐxīnxīnkǔkǔzǎochūwǎnguīdezuǎnzhèmediǎnérjiāyèróng易吗?

  “bǎ枪收起来吧。”唐重对 胡  道。“有个黑帮老大对我 过,干你们这行的, 起来敢打敢拼,其实比其它人更怕死。为什么?因为你们知道自己赚钱比别人更不容易。一旦出了什么事儿,鸡飞了蛋打了,自己也要面临清算。”

  “”

   胡 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这  是什么怪物?怎么这么●了解他们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心理动态?

  “你是我们道上的人?东门还是青门的?” 胡 问道。东门是东边最大的一个帮派,帮派没有名字,因为那个老大的地盘大多数都在东边,所以●被人称为‘东门’。青门则是指青帮了,这是华夏国的老牌帮派,在明珠的实力也不弱。

  当然,这些帮派都很隐蔽。做的也都是灰白相间的生意,和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如果唐重属于这两道门的话,他也可以借机下台 兄弟既然大jiā都是自己人那 不打不相识今天的事儿 算了女人留下你先滚蛋吧。

  “我是南门的。”唐重 道。南大南门。

  “南门?你们老大是?”

  “王持国。”唐重 道。王持国是南大校长,算是唐重他们老大。

  “王持国?” 胡 想了一圈, 道:“我不知道哪儿有个南门,也不知道哪个老大叫王持国你刚才 要跟我赌一bǎ?”

  “是的。赌一bǎ。”唐重点头。

  “你想赌什么?” 胡 ○问道。

  “可以由你来决定。”唐重 道。“扑克牌或者骰 。都行。”

  “如果你输了呢?” 胡 问道。

  “既然是赌博,当◆然要遵守赌场的规矩。”唐重从怀lǐ摸出一张信用卡, 道:“要是我输了,这张卡 归你。lǐ面有两百万。”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唐重反问。

  “要是我输了呢?”

  唐重指了指白素, 道:“她 是我的了。”

  “你好像很自信?”

  “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好。我 和你赌一bǎ。” 胡 大笑着 道。心想,这个傻叉,不是白白给自己送钱吗?等 拿下这两百万,再bǎ这个 白脸给打发了,女人还是自己的。

   胡 转身,喊道:“拿骰 来。”

  一个 弟会意,立即跑进lǐ间拿了几颗骰 和一个骰锺过来。

  “你先来。” 胡 bǎ骰 推 唐重面前, 道。

  唐重抓起骰 掂了掂,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道:“你确定要用这幅骰 吗?”

  “确定。 是这幅。” 胡 大声喊道,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好吧。”唐重点头。“赌大还是赌 ?”

  “赌大▲。” 胡  道。“谁摇的大谁赢。”

  唐重点头,bǎ五颗骰 放在桌面上,骰锺一晃,骰  自动进锺。

  shén仙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