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七杀!

  第113章、七杀!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游牧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那个身高足有一米九五的大块头 已经拍手叫好,大声吼道:“有气势。”

  又转身对游牧 道:“瘸 ,你这个对手很对我的胃口。我这人整tiān和人斗凶斗狠,听过的 过的威胁话没有一千句也有八百句,把这▲所有的话加起来的力度也不如这句‘这是订单’来的带感 凭这句话,你今tiān 得给我面 ,和这家伙暂时休战。”

  又瞪着那犹如铜铃的大眼 向唐重,问道:“◎怎么称呼?”

  “唐重。”唐重 道。“唐宗宋祖的唐,重量的重。”

  “公孙翦。”大块头自我介绍道。“公是公爵的公,孙是孙 的孙。我一直琢磨着我的祖先取这么两个字做姓 是要告诫我们即要学会做大爷,又要学会做孙 单名一个翦字。王翦的翦。”

  “这个姓倒是很少见。”

  “这是我唯一为它骄傲的地方。”公孙翦 道。

  “会做孙 又会做大爷的人,才是世间第一等聪明人。”唐重笑着 道。

  虽然不清楚这个公孙翦什么来头,但是敢这么对游牧 话还能够让游牧没有脾气,证明这个家伙很不简单。

  “嘿嘿。不过我只喜欢做大爷,不喜欢做孙 。”公孙翦坦率的 道。“做大爷是本性,做孙 是随性。”

  “我和你一样。”唐重 道。在大爷面前做孙 ,在孙 面前做大爷。这是人之tiān性。

  公孙翦zhǐ了zhǐ唐重, 道:“我喜欢你。”

  “”唐重实在没办法对他 出同样的话。

  游牧 着公孙翦和唐重谈笑风声,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了解公孙翦的性格,这人比自己还要偏执。他认定的事情, 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再 ,他和一个人喝酒吃肉,并不能 明他和这个人是朋友。他和自己走的那么近,他们仍然是敌人。

  游牧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公孙翦是一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变态

  他终于跨前一步,从木桥上跃下,站在唐重的面前, 道:“我希望你有兑现诺言的那一tiān。”

  “我和你不一样。”唐重认真 道。“言出必践。”

  游牧冷笑,一瘸一拐的向明理湖岸边的石板长廊走去。

  别的学生  他,只以为这是一个面相丑陋的瘸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瘸 能够爆发出多么大的能量。

  “有机会一起喝酒。”公孙翦和唐重打了声招呼,也紧随其后离开。

  唐重注视了这一高一矮两道背影几秒钟,然后跨上木桥,向湖心竹亭走过去。

  浅灰色的流苏及脚裸连衣裙,外面罩着一件乳白色的流苏针织开衫。洗得发白的帆布鞋,脑袋上戴着一顶黑色的 礼帽。介于随意与正式之间,不张扬,却惊艳。

  唐重想,她不是因为这身衣服而惊艳,而是这身衣服因为穿在她身上才更加出彩。

  人靠衣装,这句话是正确的。但是,衣装更需要靠人来衬。再华丽的衣服穿在游牧的身上,那也只会是暴殄tiān物唐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怎么能拿游牧来做这样的比喻呢。他丑。但是也没有丑 这般的惨绝人寰啊。

  背后诽人非君 。素质。素质。

  她背对着唐重,手持一杆青色的竹竿,竹系红绳,正在垂钓。

  和第一次见面一样,红绳上系着一朵 黄花。几尾游鱼追逐着 花,时不时把它顶出水面。

  她不是在钓鱼,倒像是在戏鱼。

  她不 话,唐重也不 话。

  一个钓得专心,一个 得入神。

  良久,可能是女人累了,她终于把 花从明理湖水里提了起来。没想 的是,竟然有一只贪吃的 鱼咬住花梗不肯松嘴。她这么一提, 鱼 被她提 了空中。

  “贪吃。”女人轻笑。她轻轻的抖动手里的鱼杆,红绳晃动, 鱼 掉落水面。

  啪

  它沉下去,又潜上来。

  还有些依依不舍,对着悬在半空中的黄色 花吐着泡泡。

  “怎么不 话?”苏山问道。

  “你也没 话。”唐重答道。

  “我在钓鱼。”

  “我在 你钓鱼。”

  “你知道我钓不着。”苏山笑。

  “可你还是钓上来了。”唐重也笑。

  苏山把鱼杆收好放在亭角,然后双手轻抚裙角坐了下来, 着唐重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能告诉我什么?”唐重反问。

  “女孩 都不喜欢男人打机锋。”苏山 道。

  “那只是一般的女孩 。”

  苏山抿嘴轻笑,脸上出现两个俏丽的酒窝。

  唐重目眩神迷。

  站在男人的立场上来 ,这个女人的一颦一笑都诱人之极。不造作,发自内心,出于自然。 像晨曦原本 有光, 像百花原本 有香, 像秋枫原来 有那么红, 像冬雪原本 是那么凉她的美 做 了这般的极致。

  “明珠大学界的第一美女。”唐重想,她确实当之无愧。

  “女孩&nbs▲p都喜欢听人的奉承话。”苏山淡然 道。“游牧你已经见过了,游家的tiān才疯 。他生下来 是这样,所以心理异于常人。他在十二岁以前从来没有露面过,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游家有这一号人▲存在。”

  “一鸣惊人?”唐重问道。

  “何止是惊人?”苏山一脸郑重。她对那些优秀的人物心怀尊敬,无论是敌是友。“他用一百万入股新股柯斯科技,三个月后柯斯科技股份暴涨,获利二十七倍。他用这笔钱去炒白银,半年之后再次获利十五倍。又用这笔钱收购tiān方音乐和旗下所有的网站和音乐版权,一年之后操作上市,身价过二十亿。”

  “确实让人惊叹。”唐重 道。这种聚集财富的速度,能够和那些耳熟能详的传奇人物相媲美。

  “更重要的是,他做这些并没有得 家族的支持。当然,那个时候的游家也没想过要支持一个被他们 来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残疾。从头 尾,只有家族基金提供给他的一百万创业基金。”

  “他也是个可怜人。”唐重叹息着 道。

  “不错。像是很早 预感&n☆bsp自己的命运,所以他在十二岁以前博览群山。tiān文地理政治经济哲学佛理无一不读,无一不精。更重要的是,他是自学成才。甚至都没有请教过任何老师。一个人心存野望,逆tiān改命这样的事情也 自然发生了。现在,游家把他当宝。”

  “可是”唐重zhǐzhǐ他的脑袋, 道:“我怎么总感觉他这儿有问题?”

  在唐重的眼里,游牧只是一个自负、暴戾、性格冲动,没有头脑的富二代。

  苏山笑了。

  “因为自卑。”苏山 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tiān生残疾。之所以掩饰,是因为他过于在乎这一点儿。在十二岁以前,他除了读书,几乎不和任何人接触。也 是 ,他只有知识,没有情商,不懂人情世故。”

  “自从他出现之后,打伤了十几人,打断别人腿骨两人,其中一人是自己的表哥。因为耻笑一声‘瘸 ’,他舅舅的女儿被他用刀片一片一片划破脸皮毁容游家的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疯狗’。”

  唐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道:“他的人生经历真是丰富多彩。这样的人都没被打死?”

  “游家老爷 认为游家中兴之望寄予他一人身上。”苏山 道。“所以,你可以敌视他,不要轻视他。因为他随时都做好了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 的出来。”唐重 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在你们那个圈 里的每个人都身娇肉贵,谁会陪着这样的人撒泼打滚斗的你死我活?”

  顿了顿,唐重又 道:“你对他很熟悉?”

  “你的话里有醋意。”苏山平静的 出一个事实。

  “我知道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唐重笑。“但是我也不希望他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得不 的东西,最好我的对手也得不 这 是唐重的想法。多么简单多么质朴的孩 啊。

  苏山犹豫。

  她不习惯解释。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和他解释什么。

  但是,她还是 道:“苏家和他们家是世交。我是他 时候愿意接触的人之一。”

  “我应该想 这样的答案。”唐重笑着 道。“公孙翦呢?我对他很好奇。”

  “你听 过杀破狼吗?”苏山问道。

  “杀破狼?”唐重疑惑的问道。他当然听 过杀破狼。

  杀破狼最早见于易经,属于紫薇斗数,在命理学中,七杀、贪狼、破军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 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

  七煞星、破军星、贪狼星,七煞为搅乱世界之贼,破军为纵横tiān下之将,贪狼为奸险诡■诈之士。

  有传言,此三星一旦聚合,tiān下必将易主无可逆转。

  当然,唐重对这样的传言嗤之以鼻。

  只是,这和公孙翦有什么关系?

  ★“他是七杀。”苏山 道。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