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斗酒还是斗气?

  更新时间:2012-11-25

  第210章、斗酒还是斗气?

  “我怎么听不出来你这是在夸我?”唐重笑着 道。[     &★nbsp                 ] 着苏山用滚烫的开水清洗茶壶◇茶盏,动作轻盈有韵律, 像是一首动人的音乐或者一曲温柔的舞蹈。

  只是简单的烧水和洗杯洗茶这些动作都能够做的这么完美,不臃肿,也不偷工减料,干净利落,一如其人。

  “他不要脸是内在,也是自信。你不要脸是外在,也是无赖。”苏山面无表情的 道。都 人靠衣装马靠鞍,苏山仍然穿着那身厚实的棉衣戴着那幅大框的黑框眼镜,这些都是最老土的配件和装扮,可是,却难以掩饰住她内里的灼灼闪光和逼人风采。她 像是蚌壳里的珍珠石头里面的美玉,时刻等待着重见天日一鸣惊人。

  “你知道我会把我的行踪告诉姜可卿,你也知道她会和我相见。甚至心甘情愿的陪着我走 准扬会馆----你明明已经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现在却开始装疯卖傻推卸责任?希望我这么 不会让你觉得尴尬。”

  “我也没办法啊。”唐重笑着 道,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的。“我不这么做的话,那不是欠你一gè人情?如果我 自己是很不情愿的过来,bèi迫无奈才陪你来的-----这样的话是不是自己 能够更加的理直气壮一些?哪gè男人愿意做&n●◇bsp白脸啊?虽然我的脸确实挺白的。”

  “我帮你,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苏山毫不隐瞒的 道。“从一开始邀请你来红鹰做副会长,都是因为你拥有第二层身份。那gè时候,你只是名义上★拥有这份身份。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能够使用这份身份获取自己的利益和话语权-----那gè时候,红鹰的未来将会更加强大。这是我所期待的。”

  “你不觉得这赌注下的太危险了吗?”

  “如果赌赢了的话,收获也会格外的丰厚一些。”

  “赌输了呢?”

  “怎么会输?”苏山反问。“我只是多走了一步棋多下了一颗 而已。[ &nbs○p点   ]”

  “也是。”唐重笑着 道:“你觉得我这边不可靠,随时都可以改变阵营,或者 ,你原本都同时属于好几家阵营-----周瑜视你为&nb□sp乔,七杀对你礼遇尊重,破军想必也和你关系不错吧?连我都把我唯一的家当交给你来打理。想想,我们还真可怜啊。一大群男人都围着你转。”

  “不。是我围着你在转。”苏山并不认可唐重的话。她▲用第二遍开水洗茶,茶水一浇上茶 ,茶香 立即bèi激发出来,香味扑鼻。“无论是帮你打理锦绣馆还是来燕京帮你做造型-----我付出了,应该会有回报。不是吗?”

  “不错。”唐重点头。苏山不傻,她是一gè相当聪明**的女人。让她脑袋一晕或者花痴一犯, 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走生是自己的人死是自己的死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连唐重自己都没想过这种可能性。所以他在把锦绣馆交 苏山手里的时候,又派了林微笑去做‘财务官’。

  他们现在是彼此利用关系,也是战略合作伙伴。她完美的完成了一gè伙伴应该做的所有事情,自己还真没办法要求她为自己做更多的事情-----其实已经很多了。

  “以我们现在的交情,如果我有什么机会,自然会第一gè想 你。”唐重一脸认真的 道。

  “我相信。”苏山 道。“因为我不会让你失望。”

  “--------”唐重想,这女人还真是骄傲臭屁。

  “你生气了。”苏山 道。

  “没有。”唐重否认。

  “你生气了。”苏山再次 道。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儿生气。”唐重厚着脸皮 道。“我在想啊,如果我能够像那些征战  中的男主角一样全身散发出王霸之气一出场 让你匍匐倒地抱着我的 腿或者大腿喊着九星连珠天降少主你是我们的神是光明的指引我们要跟着你混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两勒插刀或者插别人两刀,要么你 像偶像剧里面的花痴女配角一  我出场 激动的大喊大叫满眼星星流血晕倒我 什么你听什么我要什么你给什么-----咱们俩的关系是不是 简单多了?”

  苏山用镊 夹着一杯茶放 唐重面前的托盘上, 道:“你想多了。【 * 】【 * 】”

  “所以 ,我有生气的理由啊●。”唐重 道。“记得以前有人 女人靠泡,女神靠征服-----你是女人还是女神?”

  “女神也不过是bèi一些无聊的人神化了的女人。”苏山不愿意回答这gè问题。
<◎●。”唐重 道。“记得以前有人 女人靠泡,女神靠征服-----你是女人还是女神?”

  “女神也不过是bèi一些无聊的人神化。”tángzhòng dào。“jìdéyǐqiányǒurén nǚrénkàopào,nǚshénkàozhēngfú-----nǐshìnǚrénháishìnǚshén?”

  “nǚshényěbúguòshìbèiyīxiēwúliáoderénshénhuàledenǚrén。”sūshānbúyuànyìhuídázhègèwèntí。
<br>  唐重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口齿留香,不由称赞, 道:“这茶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唐重觉得苏山泡的功夫茶格外的爽口甘甜。

  房间门bèi人推开,里面穿着一条白色T恤,外面罩着一条纯黑色皮革外套妖娆性感美艳不可方物的姜可卿推门走了进来。

  她  坐在茶室的唐重和苏山,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道:“傻  ,你真有口福。苏 姐可很少给别人泡茶。”

  “为什么?”唐重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姜可卿风风火火的跑 唐重身边挨着他坐下,&nb★sp着坐在对面的苏山,问道:“苏 姐,这gè问题你来回答吧。”

  “不是不愿,而是麻烦。”苏山 道。“茶道起源于华夏,却在东洋国发扬光大。我师从华夏硕果仅存的茶道大师李◎★sp着坐在对面的苏山,问道:“苏 姐,这gè问题你来回答吧。”

  “不是不愿,而是麻烦。”苏山 道。“spzhezuòzàiduìmiàndesūshān,wèndào:“sū jiě,zhègèwèntínǐláihuídába。”

  “búshìbúyuàn,érshìmáfán。”sūshān dào。“chádàoqǐyuányúhuáxià,quèzàidōngyángguófāyángguāngdà。wǒshīcónghuáxiàshuòguǒjǐncúndechádàodàshīlǐ香君老师学习茶道九年有余才略有 成。李老师每泡茶前三日,必食素斋,听佛音,沐浴更衣,以最干净的身体和最饱满的精神来做这件事情-----水用天上水,必须是谷雨水或者是经过沉淀的山泉水,每一片茶 都要精挑细选,老了苦涩,嫩了无味。她表演茶道时,茶未入嘴,人已陶醉。”

  “听你  我都要陶醉了。”姜可卿一脸神往的 道。“这才是真正的享受啊。”

  “我是李老师的弟 ,如果每次泡茶前食素食听佛音净身心,实在太耗费时间和精力。可是,如果每次都用这种粗制烂造的茶水来待人,又怕弱了老师的名头-----所以,即不能多泡,那 不泡吧。”

  这样甘美清甜的茶水还bèi苏山 成是‘粗制烂造’,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可不嫌弃你粗制烂造。”姜可卿接过苏山送过来的茶杯, 口抿了一◎口, 道:“据 李#大师现在表演一场茶艺需要数百万?”

  苏山点头, 道:“接与不接,还要 老师的心情。”

  “有机会一定要去见她一面。◇”唐重心中神往。

  “做 极致便是道。”姜可卿 道。“李#大师都已经成了神仙中人了。不过,我可不会请她-----据 她长相极美,又bèi茶香熏了几十年,这样的女人,  了不是让人自惭形秽吗?我喜欢让别人自惭形秽。”

  苏山轻笑。

  她久仰大魔头的‘恶名’,对她**裸的语言风格已经有了免疫力。

  “其实吧,今天请你们过来吃饭是我的意思也不是我的意思。”姜可卿 了一句极其拗口的话。“邀请是我下的,地方是别人定的。”

  苏山 了唐重一眼。心想,能够知道唐重身份又能够定下准扬会馆白鹤楼的,应该 是那gè掌握着一艘巨大商业战舰的女人吧。

  而且,她知道唐重喜欢吃清淡精致的准扬菜。

    唐重和苏山两人都沉默不应,姜可卿便知道这两gè人精已经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他们不 ,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 些什么。

  “先吃饭吧。”姜可卿 道。“不要辜负别人的一番美意。”

   完,她便走 餐厅,并且按了召唤器吩咐厨房做菜。

  这种单独的 楼,都有一gè 厨房和它连接着。准扬大厨把菜做好,立即 送上来食用。如果厨房和包厢距离太远,热气会散,香味会淡。口感 会有些差异。

  不知道姜可卿原本 嗜酒还是有什么心事,从酒柜里取出一瓶98年份的五粮液打开。

  她取来三gè大杯,将一瓶五粮液一分为三。

  “干了。”姜可卿喊了一声,一仰雪嫩脖颈, 把那大半杯白酒给灌进肚 。

  唐重和苏山对视一眼,也只能跟着喝下。

  心想,如果她再这么喝的话,自己绝对不能跟着喝了。

  没想 姜可卿是一杯 倒,一杯白酒下肚后,眼神 有些涣散, 话也结巴起来,■她醉意朦胧的 着苏山, 道:“女人有 聪明不足为道,有大智慧才让人钦佩。你是‘宦门媳妇’,保守估计燕京也有不下二十家老人想把你娶回去做儿媳妇或者孙媳妇----不管你去哪一家,都□要记住这句话。”

  这是敲打。

  唐重明白。苏山自然更明白。

  她也走 酒柜取了一瓶98年的五粮液,开瓶后一分为三, 道:“借花献佛,敬两位一杯。”

   完,也率先把自己那杯白酒一干而光。

  姜可卿的嘴角有一抹笑意,紧跟着把杯中酒给清空。

  唐重傻了。这两女人斗起酒来了?

  见 两人都盯着自己,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这第二杯白酒。

  苏山摘下鼻梁上的黑框大眼镜,脱下身上那件把她包裹的跟狗熊一样的棉衣,脸色红润,吹气如兰,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的眼睛似睁微闭的 着姜可卿, 道:“ 聪明的女人有大幸福,大智慧的女人做尼姑-----心比天高,命比风疾,古人总不是无端放矢?”

  这是苏山的反击。

  姜可卿人称‘女魔头’,商场百战百胜,战场无人敢敌----可是,她是情场上的失败者。年过三十,还未成家。这不是心比天高命比风疾是什么?

  唐重快要哭了。

  这女人 底是在斗酒还是在斗气啊?

  【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 书更方便!永久地址: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