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冬天雪地里的第一第滴血!

  第213章、冬天雪地里的第一滴血!

  漫天飞舞,一片荒芜。[                       ]

  shān脚下、公路边、光影里,整个世界只有那凌乱的雪花和年轻的舞步。

  昏黄●的路灯 像是舞台上的探照灯,打在倾情表演的男rén和女rén脸上身上,为他们镶上一层金黄色的光粉。

  于是,他们 成了这白色世界十万生灵中唯一的焦点。

 ◇◆ 12前进交叉、并退步、维也那左转、绞足右转-------探戈是情rén之间的秘密舞蹈,所以男士原来跳舞时都佩带短刀,现在虽然不佩带短刀,但舞蹈者必须表情严肃,表现出东张西望,提防被rén发现的表情。☆

  刚刚开始的时候,唐zhòng和苏shān的共舞并不紧张,倒是很僵硬。

  唐zhòng是兴之所致,贸然邀请。苏shān虽然受邀,身体却没有完全放开。

  而且她的脚下穿着的是容易打滑的靴 ,身上穿着不易转动和扭动的羽绒服。想要像舞台上的表演者那样身体轻灵敏捷的表演,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情绪的融入,两rén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唐zhòng受过天王老师徐三金的特别指导,舞姿挺拔,狂妄洒脱。苏shān出身名门,自然受过这样的贵族式教育。在唐zhòng的带动下,也跳出华丽高雅、热烈狂放的风情。

  他们不仅没有觉得寒冷,反而觉得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搂抱着彼此的身体, 像是搂抱着一具rén形的暧炉。

  唐zhòng伸手一拽,苏shān便旋转着进入了他的怀里。
  唐zhòng顺手摘下她鼻梁上的黑框大眼镜,毫不犹豫的把它丢在雪地里。

  当他把她的身体推出去时,苏shān的rén出去了,她穿在身上的那件厚实臃肿的羽绒服也被他解开拉链拉◆掉下来。

  少了这两zhòng束缚,两rén更是如鱼得水如燕翔空,潇洒自在之极。

  唐zhòng忘记了他的‘替身’身份,苏shān也抛弃了她的淑女风范。[  点   ]

  “飘飘不知何所至,怅惘苍穹薄日溃。”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朝有美多受累。

  期待什么明天?不如尽情的享受今天★。

  远处有强烈的灯光打来,惊醒了正在舞蹈的两rén。

  一辆大众轿车缓缓开了过来,在路边停了下来。

  开车的是一个中年女rén,她打开车窗一脸笑意的&◎nbsp着在路灯下舞蹈的年轻男女,脸上带有缅怀的神色。

  她年轻的时候,他们还在路灯下做过爱呢-----

  后车窗也滑了下来,一个披散着头发的 女孩儿笑嘻嘻的 着这一幕。 孩儿喜欢雪,更喜欢 热闹,有rén在雪地里跳舞,在他们眼里是最傻逼又最好玩的事情了----

  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这次开车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r◆én,坐在副驾驶室里面的是一个rén比花艳的年轻女rén-----他们也停车张望,仿若观景。

  然后是第三辆车,第四辆车------

  天黑了,准扬饭店的生意要开始火爆☆én,zuòzàifùjiàshǐshìlǐmiàndeshìyīgèrénbǐhuāyàndeniánqīngnǚrén-----tāmenyětíngchēzhāngwàng,fǎngruòguānjǐng。

  ránhòushìdìsānliàngchē,dìsìliàngchē------

  tiānhēile,zhǔnyángfàndiàndeshēngyìyàokāishǐhuǒbào了。

  没有rén大声喧哗,也没有rén高声叫好,他们每个rén的脸上都带着笑意,也有怀念和惋惜。

  现在的枕边rén,也许并不是你当初最爱的那个rén。

  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却记得从什么时候结束。

  当他们qì喘吁吁的停下来时,两rén相视大笑。

  唐zhòng笑的肆意,苏shān笑的甜美。

  “你押错注了。”唐zhòng 着苏shān,幸灾乐祸的 道。好像这件事情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样。“我回不去。”

  “这 是你突然癫狂的原因?”苏shān 着唐zhòng问道。

  “只是觉得雪美你也美,所以 想请你跳支舞。【 * 】【 * 】”唐zhòng笑着 道。“诗里不是写了吗?放马长歌博一醉-----”

  唐zhòng从地上捡起苏shān的羽绒服,虽然上面落了一层雪,可是雪还未化,稍一抖落,便哗哗的飘落。又找出被白雪覆盖的黑框大眼镜,在自己的衣服上擦掉水渍,放在手心里暧了一阵 才递给苏shān。

  “即便能够坦然接受,心里也是有些不甘心吧?”苏shān像是活了千年的老妖怪一样,把唐zhòng的心底世界给 的清清楚楚。“你能够傲然面对冰粒风雪,却承受不了家rén的冷落, 来你还是一个zhòng感情的男rén。”

  “我zhòng感情有什么用?”唐zhòng苦笑。“一个无关紧要的rén罢了。”

   实话,听 姜可卿的那几句话,唐zhòng心里确实觉得有些憋屈。

  她 那个女rén每周都要回去一趟,希望能够 动他们把自己接回来-----他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是,直 现在还没有结束,足见那个家族的铁石心肠。

  刚才把羽绒服脱下来跳舞时候,苏shān并不觉得寒冷。现在舞停了穿上了羽绒服,反而觉得腿脚开始冰凉。

  “你回去----是为了什么?”苏shān 着唐zhòng问道。天qì冷,苏shān的脸冷,这个问题更冷。

  “为了什么啊。”唐zhòng想了想, 道:“为了一家团聚……苏shān差点儿没有被这个问题给噎死。

  唐zhòng笑, 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虚伪。这是我 时候的想法---- 时候我特别讨厌过年。因为每 过年的时候,别rén家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家 rén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我们家只有我和大胡 两个rén-----三个菜一个汤,一瓶二锅头我们每rén一半,喝完之后 各自回房间睡觉。没有交谈、没有 笑,没有压岁钱,连春晚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特别希望一家rén坐在一起  笑笑的过一次春节。”

  苏shān沉默了。

  良久,才 道:“rén多了,矛盾也 多了。我家过年倒是rén多,可从我记事起,也从来没有  笑笑过一次春节的经历。”

  “我知道。 家有 家的幸福,大家也有大家的难处。 家无利可图那 和和睦睦,大家有利可图每个rén都头破血流。所以我 那是我 时候的理想。”

  “现在呢?你现在回去是为了什么?”苏shān问道。

  “借势。”唐zhòng 道。如果把姜家比作一块大肥肉的话,他 是那个想吃肉的孩 ----别rén能吃,他为什么不能吃一口?“有位老师对我 过一句话。如果你的力量还不足够大时,能不能先把拳头收回来----我没有把拳头收回来,但我要让它的力量足够的大。”

  “争什么登shān捷径?”苏shān一语中的, 道:“你自己 能是豪门。”

  一句话 的唐zhòng热血沸腾。

  “不错。我 是豪门。”唐zhòng心情舒畅,大笑着 道。“我要自己打造一个豪门。”

  苏shān无声轻笑。

  她知道,这个男rén的心结这才打开,他的‘豪门之路’即将启程。

  嘎-----

  一辆大众车停在两rén的身边,开边的是那个刚才从他们面前经过的中年女rén,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她又调头回来。她按下车窗,一脸笑意的对唐zhòng和苏shān 道:“姑娘, 伙 -----这雪越下越大,前面也没有车。你们要是走 市里,怕是要冻僵了。我送你们一程吧。”

  “不用了。”苏shān拒绝。她没有无缘无故接受别rén恩惠的习惯。

  ▲“大姐,谢谢了。”唐zhòng却接受了。他拉开车门把苏shān给塞进去, 道:“外面太冷了。我都有点儿受不了了。”

  他练过功夫,所以还能够扛得住这种寒冷天qì。但是苏shān◆不行,刚才唐zhòng好几次  她的 腿抖动-----她这种死要面 的女rén,如果不是冷的太厉害,是万万不会表现出这样的异状的。那比把她的脸画花还要让她难以接受。

  “别客qì。 当是我刚才 了一场精彩舞蹈支付的报酬吧。”女rén爽朗的笑着。“你们跳的是探戈吧?真美啊。 伙 和姑娘一定是一对非常浪漫的情侣,不然 干不出这么浪漫的事儿-----现在的年轻情侣真好啊。不像我们那时候---”

  “ 不定回去她 得和我分手。”唐zhòng顺着她的话 道,假装自己和苏shān 是情侣关系。“冰天雪地的,拉着女朋友在外面跳舞----她的脸都要冻变形了。”

  “呵呵,是要注意保暖。”女rén笑。“不过女rén都是喜欢浪漫的。她一定不会舍得和你这样的男朋□友分手-----这么好的男朋友,以后还在哪儿找啊?姑娘,你 是不是?”

  苏shān 了唐zhòng一眼, 道:“是。”

  “姑娘真是个诚实的r●én。”女rén咯咯的笑。

  唐zhòng心想,她是不想麻烦图省事儿。

  她怎么会真的像那些女rén一样撒娇, ‘怎么可能找不 ’或者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男rén有的是’之类的话?

  后车厢里面除了唐zhòng和苏shān,还有那个披散着头发的 姑娘。 姑娘是单眼皮,厚嘴唇,模样不好 ,但是又丑的可爱。她一直打量着苏shān,也不 话,可能是在想,这姐姐长的真好 啊。

  车 驶过一段斜坡时,车轮突然间开始打滑,中年女rén手忙脚乱的打方向盘,可是车厢里面的rén还是一下 向一侧倾斜。

  唐zhòng的身体顶在了车门上,苏shān的身体压在唐zhòng的身上,而那个 姑娘的整个身 都撞进了苏shān的怀里。

  苏shān怕把她磕着碰着,还特别伸手把她的腰搂紧。

  “ 心-----”

  唐zhòng出声惊呼。

  嗤------

  利刃刺破皮肉的声音传来,唐zhòng的半只手臂瞬间被血水染红。

  那个披头散发的 姑娘,她正一脸狰狞的举着第二把尖如髻 的古怪兵器刺向唐zhòng的脖 。

  这是陷阱!

  (PS:榜单上的名次才是近卫军的荣耀,不是在书评区建了多少水楼。是个爷们,是个女爷们,那 跟着老柳一起冲锋吧!!!)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