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我没对你耍流氓,你也不要做女色狼!

  第216章、我没对你耍流氓,你也不要做女色狼!

  唐重没有抱着苏山重返准扬饭店,那儿rén多眼杂,他对那些表面上对你尊敬客气的不行转身 捅刀 的rén不放心。(        ·         C )

  经过那么激烈的◆战斗,又要同时抵御酷寒,他的体能消耗极快。如果在那边再遇 更加厉害的杀手,自己应付起lái会很吃力。

  再 ,唐重早 从姜可卿那儿知道,准扬饭店的包厢是要预定的■。他用什么预定?

  路边 吃店。

  这 是它的名字。

  附近有一座建筑工地,有不少工rén还在冒着严寒开工。路边 吃店 是为那些工rén准备的,也主要是做他们这些工rén的生意。

  唐重和苏山从准扬出lái的时候,从它门口经过。唐重 了一眼,现在他 是奔着这家 吃店而lái。

    光着膀 抱着一个女rén进lái的唐重, 饭店里正在喝酒的三五个工rén和老板兼职跑堂的胖 一脸的惊讶和错愕。

  “这个---- 兄弟,你要吃点儿什么?”还是坐在柜台后面的老板娘比较机灵,迎上lái问道。

  “给我一个包厢。”唐重 道。

  “这------”白嫩带着川音的老板娘犹豫着回头 了自己家男rén一眼,等待着他lái拿主意。这家伙在撒泡尿都能冻成冰的天气光着膀 ,还抱着一个 不清长相的女rén跑lái------他有没有钱付帐啊?

  一会儿他要是吃了东西没有钱,他们找谁要去?

  唐重rén精一样的rén物,怎么可能猜不透她的心思?

  他的身体后仰,让苏山的身体趴在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扶着她不致滚下去,另外一只手往裤 口袋里摸索。

  “我妹妹贪玩,不 心掉进了冰窟窿------好不容易把她救回lái。[    yz                 ]但是必须要赶紧保暧,不然 会冻huài了。”他一边解释他们的lái历以及自己光着膀 的原因,一边从钱包里面抽出几张华夏币递过lái, 道:“你们先把这些钱拿着。给我们一个包厢或者一个房间----再给我一床被 。钱被水浸湿了,应该能用吧?”

  “能用能用。”老板娘高兴极了。接过唐重手里的那一叠黏在一起的华夏币, 道:“放水里一泡, 会分开。然后再分开晾,很容易 干了-----不碍事。”

  “包厢。”唐重催促道。怎么样把钱分开,他有一百种以上的办法,还用得着你教?

  “哦。对对。”老板娘这才反应过lái。“ 兄弟,楼上是包厢。你跟我l★ái。我先去把空调给你开着。”

   完,扭动着肥满的臀部快步往二楼跑过去。

  唐重抱着苏山上楼后,包厢的空调已经开好了。老板娘招呼唐重和苏山进去,又转身跑去抱了★▲一床花团锦绣的被 过lái, 道:“这被 还是新的,自己家用棉花打的,暧和着呢。我都没盖过-----”

  “那钱不用找了。 当是 费。”唐重&n◇▲一床花团锦绣的被 过lái, 道:“这被 还是新的,自己家用棉花打的,暧和着呢。我都没盖过-----”
yīchuánghuātuánjǐnxiùdebèi guòlái, dào:“zhèbèi háishìxīnde,zìjǐjiāyòngmiánhuādǎde,àihézhene。wǒdōuméigàiguò-----”

  “nàqiánbúyòngzhǎole。 dāngshì fèi。”tángzhòng&nbsp道。

  “我不是那意思我不是那意思------”老板娘不好意思的笑。“那谢谢了。你们还要点儿什么?我去给你准备。”

  “给我一瓶酒。我  你们柜台◎上有六十六度的蒙古白。给我拿一瓶。有医用纱布吗?没有的话,干净的棉花也行。再拿一把干净的水果刀----不要切肉的,最好是用lái切水果的。如果实在没有切水果的,切肉的也行。”

  老板娘◇心里吃惊。她  这  都没往柜台上瞄过一眼,怎么 知道她们摆在角落里面的蒙古白?

  “没有医用纱布。干净棉花倒是有。其它的东西也不缺。”老板娘不好意思的 道。“我们这 店条件差,你------”

  “快拿。”唐重催促道。

  “哦哦-------”老板娘应了一声, 跑着走开了。[    yz                 ]

  唐重打开被 铺在地上,然后把苏山整个rén都给裹了进去。

  一路昏睡的苏山睁开眼睛, 着唐重 道:“你也暧暧。”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唯有嘴唇乌黑如墨。 话的声音还在颤, lái这金枝玉 的 公主实在是冻huài了。

  “我没事儿。”唐重笑。屋 里有空调,他已经感觉舒服多了。而且,光着膀 在雪地里奔跑,根本 不会让rén觉得寒冷,反而会让rén开始冒热汗。不信你试试?“刚才 了你是我贪玩的妹妹,我要是和你钻一个被窝-----rén家不会怀疑?◆”

  苏山默然。

  她知道,唐重这是在顾忌自己的名声和脸皮。

  “你的手臂-----”苏山 着唐重还在汩汩向外渗血的手臂 道。
<○br>  “所以我才让她去给我拿酒精和棉花。”唐重苦笑。他的体能消耗这么快,主要 是因为他的手臂被那锥 刺穿。虽然那伤口不大,但是极深。当时做掉那两个杀手后,他担心苏山的安危,lái不及包扎,抱着她 往这边跑。他一边跑,血一边流,这样确实很伤身体。

  有钱能使鬼推磨,老板娘对唐重这个出手阔绰的客rén很是殷勤周 。

  一会儿的功夫,她 抱着一把水果刀、两瓶蒙古白,一大包剥了籽的棉絮,两盒卫生纸进lái。

  “ 兄弟,你的手臂被树枝扎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老板娘主动揽活。

  “不用了◇。”唐重摆手。“你先出去。”

  “哎。”老板娘微笑着点头。“你们先暧暧。我让我男rén给你们做一盆羊肉火锅暧暧----保准你们吃完之后寒气除尽身体火热火热的----”

 ★ “出去。”唐重吼道。

  ***,我在流血你 不 吗?

  “哦哦------”老板娘像是 狗一般的应了两声,然后 跑着退了出去。离开的时候还没忘记帮他们关上包厢门。

  “太热情了也受不了。”唐重 道。拧开一瓶蒙古白 咕咚咕咚的往肚 里灌了一气。灌完之后,又对苏山 道:“你也lái一口。”

  苏山不接。

  唐重刚刚喝过的,她怎么能喝呢?那不是间接接吻吗?

  她有一些洁癖,还从lái没有和rén用同一个器皿喝水。

  还没lá●i得及反对,唐重 已经一手托着她的下巴一边举着酒瓶往她嘴巴里灌酒。

  “赶紧喝。除除寒气。”

  咕咚咕咚咕咚------

  这酒又辣又刺,苏山的◇眼泪都被呛出lái了。

  “这是什么rén啊?”苏山郁闷的吐血。“跟土匪一样。”

  硬逼着苏山喝了几口烈酒,唐重这才放过她。

  他把那白酒往手臂上的伤口倒过去,然后整张脸都变得狰狞扭曲起lái。

  “妈的。真痛。”他出声骂道。好像这样能够缓解疼痛一般。

  倒了一些后,xiǎng要再从后面的孔洞也倒一些进去,好把伤口消毒,动作有些不方便。

  苏山从被窝里钻出lái,从唐重手里接过酒瓶,爬 他的背后,把他的手臂往后抬起,然后把酒瓶里面的白酒往伤口倒过去。

  “嗖------”
  唐重的身体瞬间绷紧。抓着唐重手臂的苏山心脏也猛地一紧。 像是这痛在自己身上一般。

  从外面 上去,唐重的身材有些消瘦。

  可是,当他tu★ō下衣服后才会发现,他的身体非常的结实。没有块块凸起 起lái非常显眼的肌肉,可是也没有任何一丝的赘肉。

  前胸还好一些,背后伤痕累累。留下疤痕的伤口都有不下十处,有些疤已经褪色的只有淡淡的疤印,但是同时也 明,这样的伤疤在他很 的时候 存在了------他 底做了什么?

  “痛的话你 叫出lái。”苏山忍不住出声 道。

  唐重的额头大汗淋淋,呲牙咧嘴的 道:“这句话一般都是男rén对女rén 吧?”

  “---------”苏山真xiǎng一巴掌拍在他的伤口上。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流氓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孔洞两边都消了毒,苏山又拧开另外一瓶蒙古白,用酒水把棉絮浸湿,然后又挤干,直接 把那大块大块的棉絮给贴在伤○口部位裹上去。又用老板娘刚才送上lái的布条把伤口给缠的结实, 道:“暂时只能这样。我们要立即去医院。”

  “好了。”唐重活动了一下手臂,觉得苏山包扎的还是挺结实的,不会轻易散■落。于是,他把那把水果刀递给苏山, 道:“帮我挖颗 弹出lái。”

  “在哪儿挖?”苏山问道。

  于是,唐重 从地上爬起lái,开始tuō裤&n●bsp。

  “你干什么?”苏山冷冰冰的问道。

  “挖 弹啊。”唐重莫名其妙的 着她。“ 姐,拜托,你 我都成这样了,还有心思耍流氓吗?”▲

  他把裤 褪 大腿,然后趴在被 上,把内裤又往下面拉了一拉,于是,白哗哗的屁股上一颗不算 的肉#洞便呈现在苏山的面前。

  “你中枪了?”苏山大惊。她以为唐重只伤了手臂,没xiǎng 屁股也中了一枪。中了枪还能像没事rén一样跑那么快?

  “ 姐,你表示过惊讶之后是不是可以立即动刀了?”唐重催促着 道。“我没对你耍流氓,你也不要做女色狼。xiǎng参观的话,下次咱们找个天气睛朗的日 我tuō下lái让你 个够。”

  (PS:勇士们,向第一百万张红票冲锋!)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