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有内劲儿的女人!

  第255、有内劲儿的女人!

  行家一出手, 知有没有。[                       ]

  唐重  公孙 意随意的往大理石茶几上一跃, 摆出了一个攻守兼备的架势。

  而且,tā的zhè种‘防守型进攻’让他感觉 熟悉。每当大头 和他过招时,摆出zhè样一幅姿势,他想要突破都需要围着他转 半天。zhè应该是属于★军体拳的一种。只不过tā所学习的是哪一支部队的军体拳倒不为唐重所知。

  公孙 意站在桌 上不动,唐重站在包厢中间也没有动。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在场的▲★军体拳的一种。只不过tā所学习的是哪一支部队的军体拳倒不为唐重所知。

  公孙 意站在桌 上不动,唐重站jun1tǐquándeyīzhǒng。zhībúguòtāsuǒxuéxídeshìnǎyīzhībùduìdejun1tǐquándǎobúwéitángzhòngsuǒzhī。

  gōngsūn yìzhànzàizhuō shàngbúdòng,tángzhòngzhànzàibāoxiāngzhōngjiānyěméiyǒudòng。

  shíjiānyīmiǎoyīmiǎodeguòqù,zàichǎngde女人们视线在唐重和公孙 意两人的脸上身上掠来扫去-----

  最后,tā们终于烦了。有人喝洒,有个 声交谈,又有人舌吻-----

  zhè两人还没开打。

  对眼了好一会儿,唐重突然觉得其实公孙 意长的还挺好 的。

  嘴唇薄而形好,眼睛大而明亮,眉毛稍浓了点儿,却也有一股 独一无二的英气。特别是tā穿着一身迷彩装,腿长臀翘,短袖T恤难以掩饰的雄伟胸部更是让人有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你 底打不打?”唐重问道。

  “zhè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公孙 意虽然是女人,但是在任何方面都不愿意比男人差。

  “女士优先。”唐重笑着 道。虽然知道公孙 意在情侣之间应该扮演着‘攻’的角色,可他还是要zhè么 tā。

  “女男平等。”

  “那 算了。我也懒得挪步,今天 至此为止吧。”唐重 话的时候, 想转身走人。“和一群女人较真,传出去也不是什么涨脸的事情。”

  “该死。”公孙 意骂道。tā最受不了别人 女人不行了。唐重的zhè句话在tā眼里 是歧视tā们zhè个族群。

  咔嚓-----

  tā脚上的军靴在大理石桌上一踢,无数的玻璃碎片便化作暗器飞向唐重。

  在灯光下,那一块块尖细的碎片在闪闪发光。好 ,却又凶险。[                       ]

  唐重仍然没动。

  他的双手快速运动,然后身上穿的黑色外套便脱了下来。

  呼呼呼-----

  他的两只手各抓住衣服的一角,只听咔嚓咔嚓一阵碎响,那漫天飞来的玻璃碎片便全都消失了。

  唐重施展出了‘吸呐大#法’,把zhè些碎片全都收为已有。

  在一脚踢出无数暗器后,公孙 意在大理石桌 上快速奔跑起来,双脚在桌沿一蹬,人便高高的腾空而起。

  tā的左手握拳,攻击范围笼罩唐重的上半身。

  唐重的脑袋以及胸口都是tā的攻击范围,而具体要打在什么位置,完全要 tā的心情和tā的灵活应变。

  仅此一点儿, 足见zhè个女人的高明之处。

  “还给你。”唐重笑着 道。

  他的双手一扬,手里包裹成一团的衣服突然间抖开。

  刚才的玻璃被他收进了衣服当中,而且经过激烈的碰撞变得更加碎 。他zhè么一抖过去, 像是无数的雪沫在狂舞纷飞。

  可是,zhè些雪沫却是可以伤人的。

  公孙 意的人飞在空中向zhè边扑来,想要后退已经是不可能了。

  在zhè千钧一发的时刻,tā猛地撕开了身上的短袖T恤。

  手持衣角,用力挥动。

  啪啪啪-----

  无数的玻璃碎沫被tā手里的衣服抽飞,包厢墙壁上发出霹雳啪啦的响声。

  那些 戏的女孩 终于不再淡定了,尖叫着身体挤坐一团。用包包或者其它的什么东西来遮脸,生怕zhè玻璃渣 把自己的脸给刮伤。

  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胸衣露出大片白哗哗胸肉的公孙 意飞跃在空中,一边挥动手臂一边扑 了唐重的面前。

  tā手里的布块使用巧劲儿一抖,便卷成了一条布棍。

  tā手持布棍,无比凶狠的朝着唐重的面门抽过去。[                       ]

  “zhè女人真狠。”唐重在心里想道。

  他不躲不避,在布棍落在自己脸上之前闪电出手。

  啪-----

  布棍握在了他的手里。

  按道理讲,布棍虽然还在半空中蓄力,没有达 伤害最大化。

  可是,公孙 意清楚,以自己刚才所使用的力气, 是把他的手抽出一块皮下来都是没有问题的。

  他怎么 zhè么接下来了?

  而且 情况------他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

  冲劲儿消失,tā的身体快速落地。

  在zhè个时候,唐重突然间用力一拽。

  tā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唐重扑去,一个标准的投怀送抱的姿势。

  tā赶紧松手,可是还是慢了一步。

  身体是有惯性的。特别是人在空中,身体更是不容易掌控。

  唐重一拽之力已经传达 tā的身上,虽然tā松开了布棍,可tā的身体还是飞向唐重的怀抱。

  “该死。”tā再次骂道。

  然后银牙紧咬,一拳朝着唐重的胸口轰去。

  唐重当然不愿意让tā击中,也同样一拳轰出。

  砰------

  两人骨肉相接,公孙 意的身体继续向前飞扑,而唐重竟然朝后面退了两步。

  董菩提皱眉,眼里一抹异色闪过。

  其它的女孩 可没有想那么多,tā们  唐重被公孙 意打退,立即 鼓掌叫好起来。
<◇br>  两人的身体再次拉开。变成对峙状态。

  唐重 着自己的手掌,有点儿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zhè个女人竟然练成了内劲儿?”唐重在心里想道。

  当初在恨山监狱的时候,大胡  天下习武者众,能练出内劲儿者寥寥。

  可是, tā所知,zhè个包厢里面 有两个女人能够使出内劲儿。

  董菩提 不 了,唐重了解过tā的背景,知道tā有一段曲折的堪称神迹的传奇经历。

  可是zhè个公孙 意是怎么做 的?难道tā是习武天才不成?

  zhè么一想,唐重觉得自己zhè个天才实在太不值钱了。

   像是一个喜欢炫耀的孩 ,他以为自己的运动鞋是最漂亮的,整个学校只有zhè么一双。可是,等 他跑 学校时,发现学校里有很多学生和他穿着同样的鞋 -----心里难免 有些失落。

  “你练成了内劲儿?”唐重问道。

  “哼。zhè有什么奇怪?”公孙 意冷笑。“我 过,你们男人能够做 的,我们也同样能够做 。而且能够做 更好。”

  唐重笑。

  刚才他大意之下,被zhè女人占 了点儿便宜。没想 zhè却成了tā借以反击唐重观点的论据了。

  “我们再来。”唐重笑着 道。对着公孙 意招招手, 道:“zhè次还由你来进攻。”

  “那你 去死吧。”公孙 意显然是恨极了唐重,身体再次qǐ动起来。

  tā和别人的奔跑方式不同。要知道,一般人在攻击的时候,都会适当的压底身体,脑袋前伸。zhè样可以加快速度,减少阻力。

  但是公孙 意不是zhè样, 算是在和人战斗冲刺的时候,也仍然是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由此可见,tā骨 里真是一个骄傲 有些自大的女人。

  哐哐哐-----

  tā脚上的军靴厚重,踏在包厢厚实的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zhè无疑给tā的攻击带来了几分气势,像战鼓。

  唐重却不为所动。

  他知道,公孙 意刚才一拳得手,而且又懂得使用内劲儿,那么,tā一定会再次使用zhè绝技。

  果然。

  公孙 意人还没有冲 唐重面前,便右手握拳向唐重的面门砸了过来。

  普通人是以力伤人,懂得使用内劲儿者则是以劲气伤人。

  tā拳头伸出,便有啪啪的◆声音响起。那是拳头割裂空气,致使平衡的空间破裂。

  唐重也有样学样。再次单手握拳,朝着公孙 意的拳头轰了过去。

  砰-----

  两人的拳头还没★shēngyīnxiǎngqǐ。nàshìquántóugēlièkōngqì,zhìshǐpínghéngdekōngjiānpòliè。

  tángzhòngyěyǒuyàngxuéyàng。zàicìdānshǒuwòquán,cháozhegōngsūn yìdequántóuhōngleguòqù。

  pēng-----

  liǎngréndequántóuháiméi有撞实,公孙 意 觉得右手火辣辣的疼痛。

  zhè种感觉tā一点儿也不陌生。和那位tā一直都很尊敬崇拜的老师对拳时, 会有zhè样的状况发生。

  zhè个唐重,他 底厉害 什么程度?

  “难道他和老师一样厉害?”公孙 意在心里想道。不过tā很快 否定了zhè样的想法。因为tā的那位老师已经老的鸡皮满身,可他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学生。

  很快的,tā 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拳头乍一接触,tā的手骨 像是卷进了绞肉机里面似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整只手臂发麻,好像已经完全瘫痪,再也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

  tā的身体向后倒飞而去。

  可是,刚刚有zhè样的趋势。

  唐重却在zhè个时候跨前一步。

  他终于前进了。

  他一把伸手,抓住了公孙 意的手臂。zhè样一来,公孙 意倒飞出去的势头瞬间停顿下来。

  唐重一拳轰在tā毫无遮掩平坦如镜的腹部,tā闷哼一声,身体卷缩成了一只虾米状。

  唐重没有 此罢休,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然后两只手同时抓住tā的手臂,一百八十度的甩动后,他突然间松手。

  于是,公孙 意的身体 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砸向包厢的门板。

  哐------

  tā的身体砸在门板上面,发出结实的响声。

  咔嚓-----

  先是门板裂开,然后整扇门都向外面倒去。

  (PS:感谢唯爱 美女、蛊惑大熟女、一直以来的高富帅花月夜逍遥等同学的打赏。)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