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美人和蛇!

  第261、美人和蛇!

  林微笑还没完全从南大毕业,直 现在连南大de毕业证都没拿 ,以她现有de工作时间,想要在明珠这种寸土寸金de地方买房是不现实de。[    yz                 ]

  她之前是住在寝室,前男友倒是在外面租了一间房 ,也好多次de想要让她搬过去同居,但都被她拒绝了。和很多大一刚刚过来 已经搬出去和男友同居de女生相比,她de思想还相★对de保守一些。

  而且,她也更加de聪明一些。她知道男人de期望,也知道男人有着喜新厌旧de天性。她谨守着那条线,其实也是在守护着他们之间de爱情。

  只是没想&nb●★对de保守一些。

  而且,她也更加de聪明一些。她知道男人de期望,也知道男人有着喜新厌旧de天性。她谨守着那条线,其duìdebǎoshǒuyīxiē。

  érqiě,tāyěgèngjiādecōngmíngyīxiē。tāzhīdàonánréndeqīwàng,yězhīdàonánrényǒuzhexǐxīnyànjiùdetiānxìng。tājǐnshǒuzhenàtiáoxiàn,qíshíyěshìzàishǒuhùzhetāmenzhījiāndeàiqíng。

  zhīshìméixiǎng&nbspde是,社会这个大染缸de威力太大功率太强,前男友才毕业一年, 已经变chéng一个要把自己de女朋友献出去换一个大好前程de皮#条客。

  加入锦绣馆是唐重de无意之举,事●出突然,她接手工作又太快,根本 没有任何de准备时间。所以,她在这边已经工作很长一段时间,业务差不多全部上手,可她却没时间出去找一处住处。

  恰好锦绣馆里面有空置de房间,她让◆人帮忙收拾一间,回学校把自己de毯 被 衣服以及一些有用书籍给拉了过来, 等于是在这边暂时安家了。

  林微笑带着唐重来 自己居住de房间时,心还砰砰砰地跳de厉害。

  好几次捂着胸口, 像是要把将要跳出胸腔de心脏给安抚下来。

  上一次她主动献身,有药物de刺激、有对前男友de失望和报复,也有对唐重de好感,那个时候,她de脑袋是昏沉de,情绪是癫狂de,所以做de理所当然也流畅自然。

  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样。

  她很清醒。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de事情。

  紧张。忐忑。期待。还有对未知de迷惑。[    yz                 ]

  从心理和生理上来 ,今天晚上de情况才更像是她de第一次。

  林微笑打开门锁,推开房间门, 道:“很简陋-----”

  唐重抬脚进门,四处打量了一眼,确实很简陋。

  一张床,一个木制衣guì、一张单人座布沙发。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它de什么家具。 连她de书都被整齐de码放在地上,几个鞋盒 被她摆chéng了简易de书guì。

  “比学校寝室要好多了。”唐重笑着 道。“至少你有独立卫生间。”

  林微笑也咯咯de笑, 道:“确实。刚刚从学校出来de学生,觉得这儿已经是天堂。我问过,你知道想要在黄浦江边租一个这样de单间需要多少钱吗?至少三千块。每天清晨一推开窗户 能够  黄浦江,这座城市有多少人有这样de待遇啊?”

  “你倒是很容易满足。”唐重打趣着 道。

  “被打击de次数多了。”林微笑抿着嘴笑,走 墙角找了一双粉色de☆拖鞋过来,示意唐重坐在沙发上,她蹲下来帮他解运动鞋de鞋带。她de身上还穿着旗袍,长发盘在头顶chéng了一个髻,修长de脖颈和粉嫩de脸颊近在咫尺,无声息de挑逗着人de原始**。

 ▲ “在学校de时候,我盼望着赶紧毕业。我以为出来之后 是海阔凭鱼跃-----后来#经历de事情多了才知道,大海里面其实也有一道又一道网。如果没有关系de话, 是把自己撞de头破血流也撞不开。现在有一份这样tǐ面de工作,有一份丰厚de薪水,有一个能够  江景de房间-----还有什么不满足de?”

  她仰起 脸,眼神温热de 向唐重, 道:“我真de觉得自己好幸运。如果不是你帮忙de话,或许我现在也会和寝室里面de那些女孩 一样每天挤一个 时de公车抱着简历往人才市场跑吧-----好不容易找 一份工作,可能还不是自己喜欢de工作。【 * 】【 * 】”

  “谁让你长de好 呢。”唐重笑着 道。不想把这个话题搞de那么沉重。“如果你长de跟我们寝室花明似de,我 算  你被男朋友欺负,上去帮忙 几句话,然后大家一拍两散-----至于你以后de生活会怎么样,大概我也不会关心。”

  林微笑用力de在唐重de 腿上拍打了一记,嗔骂道:“你才长de像花明呢-----我认识花明。也在论坛上  他de照片。因为秋意寒de事情,他还被人骂做‘南大第一贱’呢。”
<☆br>    秋意寒,唐重沉默着没有接话。

  林微笑想 此时两人de关系,脸上de笑容也消失了。

  在那场晚会上,自己还叮嘱唐重要好好对待秋意寒◎,不然自己是不会放过他de。没想 现在自己却chéng了唐重de女人,世事de变化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她把唐重de鞋 摆 门口, 道:“我只有一双拖鞋。我去给你放水,你-----先去洗澡。”

  “我们一起吧?”唐重厚着脸皮 道。

  “不要。还是你先。”林微笑快步跑 卫生间去帮唐重调热水器。很快de,里面 传来她de声音,喊道:“好了。”

  唐重穿着林微笑那双 几号de女士拖鞋走进卫生间,林微笑赶紧从门口挤了出来,像是担心唐重把她硬拽着留下来似de。走de时候还顺手帮唐重关上了房门。

  唐重笑笑,把身上de衣服脱掉,站在水笼头下面冲洗。

  咔啪-----

  卫生间de门又被人推开。

  林微笑脸蛋红润,却不敢去 唐重**着de身tǐ, 道:“我----我进来拿一下东西。”

  然后低头走进来,抓着晾在衣架上de几条 内裤和两条文胸 想跑出去。

  唐重一把把她抱住,用力一搂,她de身tǐ 落在了热水de浇灌范围。

  “啊-------”林微笑惊呼。“我de衣服湿了------”

  “总是要洗de。★”唐重 话de时候,已经低下头去封堵住她de嘴巴。她de舌头又软又香,口水都是甜滋滋de,她有着chéng熟女人de气质和身tǐ,却有着少女de情怀和气息。

  林微笑紧绷de身●tǐ慢慢舒缓开来,抓着内裤和内衣de双手也开始去环抱唐重de腰背。

  不知道是水温de原因,还是摩擦生电,两人de身tǐ在快速de升温。

  林微笑身上de旗袍被水浸湿透了。柔软de布料紧实de贴在皮肤上,更显得她身材凹凸有致玲珑丰润。

  唐重笨拙de去解她旗袍上de纽扣。

  可是那种双排扣非常de难解,唐重摸索了几次,都没有chéng▲功。

  林微笑吃吃de笑,把唐重de身tǐ稍微往后推开一些,这才伸手 脖颈去解那布扣。

  随着林微笑de纤手轻移,纽扣一颗颗de解开,那湿透de旗袍也逐渐de向◆两边分离开来,露出里面包裹着de美妙躯tǐ。

  先是漂亮de锁骨,然后是雪白饱满de胸,然后是平坦de腹部和被紫色内裤包裹着de神秘花园。

  当腰间de最后一颗布扣解开,旗袍从大腿部位脱落掉在地上。

  剩下de不再需要帮忙。唐重再次扑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而且很有天赋de脱下了她de胸罩和内裤。

  啪啪啪-----

  这是水花滴落击打在人tǐ上de声音。

  当唐重把林微笑de身tǐ压在墙上,抬起她de一条腿,然后腰背一挺,纵分身而入时,便听 林微笑嘴里发出惊呼de声音。

  然后,两个人de身tǐ以最亲密de方式结合在一起。

  ---------

  ---------

  蔡浓de脑袋被缝了六针。

  他躺在医院de特护病床上,把床头可以扔de东西差不多都丢完了。什么水杯托盘医疗器械以及测量身tǐ机能de仪器等东西全都或推倒在地上或砸在墙上摔得粉碎。

  仍然觉得不解气,嘴里骂骂咧咧de吼道:“谷明明,你他妈阴我-----你们父 俩合着伙儿阴我。这件事情我和你们没完。”

  圆头圆脸de谷明明站在病房墙角陪着笑脸,哭丧着脸 道:“大少,我真没这种心思。我用我祖宗八辈儿de名誉发誓,我真没想 会发生这种事情。谁能想 锦绣馆老板会替林微笑那个 婊 出头?一个高级点儿de服务员而已,他用得着这么做吗?我更没想 那  出手这么狠-----你也  了,我不也被他摔得七荤八素de?脑袋撞 墙上不 ,脚脖 还崴伤了, 这会儿还没得空找医生擦药酒-----这走一路痛一路。我心里也憋屈啊。”

  “为什么不报警?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报警?”蔡浓冷笑着喝道。“怎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父 俩在打什么主意?觉得他de后台强硬,所以 准备把我给牺牲了把这事儿给了了?”

  “大少,我爸也是没办法------”谷明明脸上de笑容比哭还难 。“据 这锦绣馆de老板来头不 ,上次出了事儿,连市局de局长都出面了。我爸 是把我二叔叫过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再 -----终归是在人家de地盘上。”

  “你们不敢得罪他。我来。”蔡浓狠声 道。“市局局长?嘿嘿。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叔叔恰好也是明珠市局de局长-----”

   完,他 在床上摸手机准备打电话97ks.net。

  谷明明de 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和狠辣,瞬间又恢复了憨厚老实de模样。H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