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那人是谁?】


  中午

  寿宴上

  在董学斌气势如虹地又一口气干掉了整整七杯白酒后,饭庄大厅已然一片哗然,好多人都懵了

  “七八斤酒了”

  “hē水也没有zhè么hē的啊?”

  “zhè人谁啊?哪儿有zhè么hē酒的”

  “zhè酒liàng也太夸张了?专业陪酒员也没有zhè样的啊”

  “是啊,七八斤下了肚子连个厕所都没去,还跟没事儿人一样,zhè……zhè小伙子难道能hē十斤?”

  “靠,zhè是hē酒吗?”

  “别说hē了,我看着都醉了”

  “好家伙,还有zhè么能hē的人啊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不少人都炸锅了,纷纷凑在一起议论了起来,都觉得大开了眼界在场大多是军人和军官,tā们平时虽然禁止饮酒,但真要hē的时候酒liàng也是一个比一个好,hē酒从来都不含糊,就算知道自己下一杯就要醉了tā们也敢hē,但当看到董学斌zhè一瓶一瓶的下了肚子,当看到董学斌zhè个仿佛无底洞一般的肚子,很多军人都有些含糊了,tā们觉得要是有一天在酒桌上碰见了董学斌,别说跟tā拼酒了,tā们估计自己恐怕连和董学斌拼酒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凡事都有一个度,一个正常人的度,大家都是人,hē多了都吐,谁怕谁啊——有了zhè个心态,酒胆就有了,hē多少也能拼,可现在董学斌给很多人的印象是,zhè丫的酒liàng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你○见过谁什么东西都不吃,在十分钟之内一口气hē下七八斤酒都脸不红头不晃的人吗?

  没了

  除了tā没别人了

  全世界估计都再也挑不出zhè么一位了

  历峰和几个大丰县的干○部本来还为董学斌提心吊胆着,生怕tā一口hē不下喷出来,那就丢脸了可见到现在zhè个情况几人也都明白了,tā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人家董学斌心里有数,不然怎么都叫tā瘟神呢,zhè厮比谁都机灵,哪里是几个仗着父母庇护的小屁孩儿能比得上的?tā们都是一起来的,见董学斌大发神威,zhè些干部也觉得长了脸心里都挺乐呵,以前看瘟神折腾tā们大丰县的时候,tā们一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可现在看瘟神折腾别人怎么就觉得那么过瘾呢??

  有几个坐在第一桌的官职很高的军官来了兴致,大声叫道:“好好酒liàng”

  熊副司令也吃惊地看着董学斌桌上的七八个空瓶,感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董学斌对着tā们客气地笑了笑,然后很清醒地淡淡看向刘海滨和王跃等人,“我七杯干了该你们七个了?”

  刘海滨王跃tā们相视一眼,脸都青了,刚才董学斌最后要hē的时候tā们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觉得董学斌hē完zhè七杯肯定不行了所以才答应陪tāhē的,可谁想董学斌就像吹了口气儿那么简单就把酒送进了肚子tā们现在才真明白,tā们几个人的酒liàng跟董学斌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家从一开始,从tā们要蓄谋灌醉tā的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一直都在装蒜呢

  好个董学斌啊

  你丫也太狠了??

  刘海滨气得浑身发抖,tā已经有点高了,脚下都在晃悠,要是再hē下去zhè一杯□估计就得吐了,其tā几个人也差不多,都是到了liàng

  董学斌见tā们不吭声,不禁道:“hē啊?怎么了?不行了?”

  王跃面子上下不来,开始搬救兵了,立刻看向一个第二桌上的青年,“周◆哥,帮兄弟几个一把”

  周哥也是tā们的老相识了,都差不多大,二十多岁的样子,tā们zhè些人里最能hē的就属zhè个周哥了,反正大家hē酒从没见周哥醉过,那一次hē了两斤都没事儿,一时间几人◇的目光都看向tā

  可那周哥却心中叫苦,连忙道:“我刚才hē多了,真不行了”

  实际上tā就是两斤的酒liàng,每次hē道zhè里tā心里也清楚,就不敢多hē了,按说酒liàng在一▲般人里算是极高的了,跟谁hē周哥也不会发憷,但当看到董学斌hē酒的气liàng时,周哥就算是个白痴也能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董学斌的对shǒu啊,tā可不敢去凑热闹了,根本就不是一个重liàng级的

  援兵没搬来,刘海滨王跃几人顿时骑虎难下了

  话都说到zhè儿了,tā们现在要是不hē面子上怎么下来?

  刘海滨也没想到算计董学斌不成,反倒被tā给阴了一道,恨得牙痒痒,求救的目光立刻望向tā父亲刘国伟

  刘国伟对儿子一直都是十分宠溺的,见状,只好招了招shǒu,“今天hē尽兴了就行,hē多了对身体也不好,海滨,回来”

  有了zhè个台阶,刘海滨就往回走了

  可董学斌当然不能答应,你们一老一小折腾了我好几天,把徐大姐儿子打了,要市里调查我给我处分,现在还仗着人多想要灌醉我,我不理你们一次就完了,你们丫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惹到我头上?麻痹当我董学斌好欺负是不是?想走?你们想得倒美连我多少酒liàng都不打听一下就敢来跟我拼酒?那你也别怪我了zhè是你们自找的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董学斌当即道:“刘司令员,zhè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你儿子带着一帮人来敬我酒,我说什么了?我二话没说就hē了,tā们敬我多少杯,我就hē了多少杯,有落下过一滴酒吗?没有,怎么着?现在我第一次敬tā们一杯,tā们答应了,七杯酒我也已经hē了,您一句话就撂挑子走人了?没有zhè个道理?那我zhè七杯酒不是白hē了?有敬就有回,zhè个道理说到哪儿都走得通?”

  大家一听,不少人都朝着刘国伟看了一眼,其实事情的始末众人都看在眼里,知道是刘海滨可能和那个小伙子有矛盾,zhè才撺掇人一起去灌酒的,七八个人灌那小伙子一个,结果反倒被人家给灌了,zhè个纯粹就是酒liàng上的差距了,也实在太丢人了一些,就算被人灌倒了也活该

  刘国伟脸色一冷,没想到董学斌居然敢在公共场合不给tā面子,要知道,tā可是市委常委,是董学斌的领导

  董学斌哪儿会管tā那个呢,对着刘海滨几个青年道:“我的酒已经hē了,你们要是不hē那也行,答应了的酒都不hē,反正丢面子的不是我,今天zhè么多人看着呢,你们要是拉的下脸来,那我也不说什么”

  王跃气盛,闻言就爆了,抓起杯子道:“hē就hē我干了”仰起头咕噜咕噜就灌下了肚子,可还没hē完,tā就一口喷了出来,干呕地捂着脖子吐了,连刚才吃的那点儿东西也都吐在了地上

  见王跃不行了,几人不敢hē了

  zhè一下儿,王跃的父亲不干了

  王跃父亲王政委是坐在第二桌的军官,身居的位子也可想而知,此刻,tā腾得一下就站了起来,“小跃”

  王跃还在吐,很难受的样子

  王政委黑了脸,看着董学斌道:“年轻人用不用我陪你hē啊?啊?差不多就行了别得寸进尺”

  董学斌冷笑道:“我得寸进尺?zhè话从何说起?七八个人灌我酒,怎么还成我得寸进尺了?你什么逻辑啊你?”董学斌根本不管tā多大的官,tā是那种只要不高兴了跟谁都能翻脸的主儿

  王政委恼道:“好小子行”

  其tā几个青年的家属zhè时也都不干了,“年轻人口气很大啊?”

  有些zhè些军官的老部下一时间都站了起来,冷冷望着董学斌,好像就等老领导一声令下tā们就上去拿人了

  然而董学斌大风大浪不知道见了多少,tā击毙过的犯罪份子比在场所有人加起来恐怕都要多,哪里会被zhè个阵势给唬住?那董学斌也就不叫董学斌了,见很多人矛头都指向了自己,董学斌也不以为然,耸耸肩,很自然地又抓起酒杯品了品酒,其实是根本没把tā们放在眼里

  历峰赶忙推了tā一把,“董主任”意思是让tā别触了众怒,在场大都是军方的人,都很抱团的

  董学斌却不在乎,zhè件事tā办的没有问题,拿到哪儿去t○ā也不怕说,见矛盾激化了,董学斌居然还淡淡看向刘海滨tā们,“该你们hē了?不hē的话就说一声,别让我看不起你们啊”

  气氛顿时凝固了

  董学斌一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架势,实在让zhè些★青年的家属恼火

  zhè人谁啊?一个地方政府的官员还敢在熊副司令寿宴上撒野?zhè也太不自liàng力了?

  熊副司令蹙蹙眉,忽然问像旁边道:“zhè年轻人是谁?”

  “呃,不◎知道啊”

  “我也不清楚,接待是严政委负责的,我问问tā?”

  正好儿,不远处严政委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里面气氛如此紧张,tā也愣了一下

  “小严”熊副司令把tā叫了过来,“那☆人是谁?我有请过tā吗?”

  严政委一看董学斌,马上道:“tā报的请柬编号,是叫董学斌”

  熊副司令一听,脸色顿时一变,hē道:“你怎么不早说”

  ……

  【大家中秋快乐】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