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灌酒!】


  大家都在望着董学斌

  董学斌和熊历平往主桌上一坐,饭庄大厅里的气氛就有些怪了,这一幕让许多人都有些大跌眼镜只有董学斌知道是怎me回事儿,肯定是上回自己出海去救芊芊的时候,军舰上有人把自己的事情跟上面汇报给了熊历平,之后慧兰二叔谢国建又打来了电话,期间二叔肯定跟熊历平沟通过,毕竟要把董学斌出海的消息压下去不让影响扩大,也不太可能不跟相关主管领导打招呼,所以自己和谢慧兰的家庭背景在汾州市虽然是个秘密,但熊历平那个时候八成是知道了,否则不会特yì给他们俩发请柬,也不会现在对董学斌这me慈祥和善了当然,熊副司令可能还考虑到了董学斌的战斗力和斗争能力,不过人家到底怎me衡量的,董学斌就不清楚了

  铃铃铃,铃铃铃,熊历平的电话响了

  熊历平拿起来一看,接起来道:“喂,哪位?”

  “熊叔叔?”那头是个女人的声儿,“呵呵,我谢慧兰”

  熊历平一愣,立刻笑呵☆呵道:“原来是慧兰啊,你这一说话我都还怔了一下,上次我见你还是跟你二叔家呢,那时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连十岁都没到,没想到啊,一转眼都这me多年了”

  董学斌眨眨眼,慧兰的电话?

  谢□慧兰道:“您那次来我也记得呢,不过后来就没见过了,这次您六十大寿我就说打个电话祝您长命百岁了,呵呵”

  “谢谢了,我刚还跟你爱人聊呢”

  “学斌到了?那让他多敬您几杯”

  “别○了,他刚才都喝了七八斤酒了,我可不敢跟他喝了zài出点儿什me事”

  “七八斤?呵呵这小子别的不说酒量倒是绝对没问题的,让他敬敬您,放心,他喝酒醉不了”

  “哈哈,你倒是不心疼你爱人啊★

  “心疼他干什me?今天我有急事去不了,觉得也挺抱歉的,当然得让学斌多跟您喝两杯赔罪了,也把我这份算上”

  “那我把你爱人灌醉了,你可别心疼啊”

  “不会跟这小子认识这me多年了,我还没见他醉过呢”声儿一顿,谢慧兰道:“您那边寿宴开着我也不打扰了,今天实在因wéi学斌的事儿过不去,我正给这小子擦屁股呢,所以才打个电话下回有空儿您来我们家或者我们去您家做客都行,到时候我一定把酒给您补上”

  熊历平一狐疑,拿起手机走远了一些,“学斌的事儿?怎me了?”

  谢慧兰一嗯,“汾州市军分区司令员刘国伟您知道?他刚跟市委常委会上发了飙,把我爱人训了一顿”

 ◇ “因wéi什me事?”

  “他们军区擅自抓了几个人,是我爱人的朋友,我爱人就过去军区把人带回来了,结果刘司令员就说我爱人插手他们军分区执法,闹得挺大的,现在市里正要调查我爱人呢,唉,没办法,★学斌这惹事儿的毛病我是管不了了,说多少次他也不听,这次估计是得挨处分了”

  “有这me严重?”

  “他啊,成天就会惹是生非,我是没辙了”

  “我听着事儿也不怪小董?至于挨处分?有点小题大做了”

  “就算不怪他也是他自己不注yì影响,怪不了别人”

  挂了电话,熊历平坐了回来,对着董学斌道:“你爱人的电话,慧兰可是让你多敬我几杯啊”

  董学斌笑道:“成,这个应该的,刚才那边有点乱,也没来得及第一时间敬您,这样,我自罚三杯”

  熊历平吓了一跳,道:“一杯就行了,你可别多喝了啊,要是真醉了,慧兰肯定得找我算账,哈哈”

  “不会的,那我干一●杯”

  旁边熊副司令的家人也有点心惊,都七八斤了啊,您还要喝三杯?这不是玩命吗

  只有董学斌知道自己是绝对醉不了的,举起杯就跟熊历平干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很痛快

  大家见主桌★上又开始吃吃喝喝上了,也就撤回了目光,自顾说起话

  寿宴的气氛zài次回暖,刘国伟也不吭声了,马上叫了儿子刘海滨回来,眼前的形势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wéi刚刚的事情过去了的时候,熊历平和董学斌喝了一杯后,忽然道:“学斌,你刚才跟谁喝酒来着?”

  董学斌眨眨眼,“跟刘海滨刘局长他们”

  熊历平看看那边,“我记得是你刚喝了,然后他们还有好多人没喝?其他几●个就算了,刚刚应了你酒的是刘司令员的儿子?既然应了,出尔反尔像什me样子?就算喝不了也得喝啊”

  好多人一愕,没想到熊副司令居然又提起了这茬儿

  熊历平就看向了刘国伟,“老刘,我刚才可☆看见了啊,是你儿子先敬酒的人家,几个人敬酒了好几圈儿,可学斌什me都没说都喝了,现在学斌敬了你儿子,酒也下了肚子,你儿子我看也没醉啊?怎me就什me都不说了?这个不像话?喝酒嘛,要是真喝不了或者不喝酒也没什me,但是你儿子不是不能喝?一开始就是他去敬酒的啊,怎me到了中间就不说话了?”

  刘国伟忙站起来道:“呃,熊司令,这个……”

  刘海滨脸一白,心中也凉透了,早在熊司令对董学斌这个态度的时候,他就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熊历平不悦道:“这什me这酒桌上就是你来我往的嘛人都喝了你儿子不喝这叫什me事儿?”

  官大一级压死人,别说熊历平比刘国伟官大了不止一两级啊

  一时间众人都瞅向了刘国伟,眼神中带着些同情的yì味

  熊历平都发话了,刘国伟还能说什me?他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可能拿到上面说啊,只好看向儿子道:“熊司令都说了,你刚答应了董主任,那就陪人家喝一杯,快点儿,一口气干了”

  “爸,我真喝不下去了”刘海滨道

  刘国伟狠狠瞪了他一眼,“快点”

  刘海滨无奈,只得不情不愿地端起了桌上的一个倒满酒的酒杯拿到嘴边,可是抿◎了一口后他又把杯子拿开了,“爸”见刘国伟眼神加凛冽,刘海滨脖子一缩,知道自己今天是栽了,便狠狠一咬后槽牙,端起酒杯就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了下去,等最后一口喝进去后,他重重将酒杯往桌上一放

  一秒▲◎钟……

  两秒钟……

  刘海滨呕的一声就捂住了嘴,本来想往卫生间跑的,可刚站起来后却怎me也忍不住了,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

  刘国伟忙心疼地过去扶住他

  刘海滨吐了一会儿☆,身子也站不稳了

  刘国伟便道:“不好yì思,我先送我儿子回去了”

  刘国伟没听到董学斌刚刚跟熊司令说了什me,也没听到那个电话是谁打的,但刘国伟当官这me多年,熊历平的这个举动刘国伟第一时间就读出来了,这是熊司令在敲打他刘国伟,所以也不敢多留了,扶着脚步蹒跚的儿子就出了饭庄,打了辆车直接去了宾馆,头也不回

  看着刘国伟和刘海滨狼狈的样子,董学斌心里也很解气,不过他也没想到熊副司令刚刚会这me说,这一刻,董学斌才明白谢慧兰刚刚wéi什me打这个电话,慧兰做事说话都是很有水平很有目的的,本来之前的电话董学斌听她跟熊历平似乎不太熟,也没有打电话的yì思,是说了让董学斌能去就去不能去就算了的,真正关系好的人不会这样,但现在谢慧兰还是打电话了?肯定是方才她在电话里跟熊副司令说了什me才会如此的,董学斌才明白原来慧兰是这个yì思啊

  气氛僵了些

  这时,又有一个军官瞪了一眼儿子,然后一个刚刚想灌醉董学斌的青年走了上去,端着杯子就要喝,“董主任,我也干了”

  可董学斌却一把拦住,“算了算了,看你也差不多量了,今儿就到这儿,喝好就行了,没事儿”

  青年一听,就感激地看看他,也没zài强弩着喝酒了

  董学斌做事也是有分寸的,他知道谁是罪魁祸首,既然刘海滨都教训了,其他人也就无所谓了,估计都是来凑热闹的,董学斌也不想得罪太多人,没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yì义,擒贼先擒王嘛

  熊历平一看,不禁微微点头,要是董学斌得理不饶人地把这me多军官的孩子都灌吐了,熊历平脸上也不好看,毕竟今天是他六十大寿不过董学斌要真打定主yì要灌醉他们,熊历平也不会说什me,哪头轻哪头重他自然有拿捏

  熊飞马上招呼道:“学斌,来来吃菜”

  “好嘞”董学斌道:“我自己来,谢谢谢谢”

  “别客气,来,尝尝这个”

  熊历平能帮着董学斌把刚刚的事儿捡起来wéi董学斌抱不平,这已经说明了问题,现在傻子也能看出熊副司令对董学斌的态度了,这一下,没有人zài敢小看董学斌这个地方机关的干部了

  ……

  【急求月票】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