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姜县长给小董做饭!】


  下午。

  单位下班了。

  坐着公交车回了家,董学斌往自己床上一躺,看着天huā板将今天的事情和工作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他现在面临的问题就两点。

  第一,怎么○站队,站谁的队伍。

  第二,怎么开展工作,怎么把成绩做出来。

  至于其他的其shí都是小事儿,跟这两个比也算bú得问题了,因为董学斌如果想尽快提正处,想尽快调回去,这两点自然是缺一bú□可,在这边弄出些政绩,当地领导再肯定推荐一下,董学斌再通过慧兰那边的关系走一走,正处也就顺理成章了,所以政绩和站队一样重要,bú然当地领导天天打压着你,拿你的权,分你的政绩,你想上也上bú去,何况当地主管领导的评价也是组织考察的重要参考呢。但是琢磨了一会儿,董学斌还是下bú了决心,一时间觉得自己是bú是心态太急了,这个得慢慢来,还是先熟悉熟悉这边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吧。

  太急着出成绩。 ◎
  太急着表现自己。

  这些也会给人一个bú成熟的印象,这就bú美了。

  董学斌平静了一下心情,看看表,都六点多钟了,肚子也有些饿了,bú过家里什么菜都没有,他吃什么?

 □◎
  太急着表现自己。

  这些也会给人一个bú成熟的印象,这就bú美了。

  董学斌平静了一下心情,看看表,都六点多
  tàijízhebiǎoxiànzìjǐ。

  zhèxiēyěhuìgěirényīgèbúchéngshúdeyìnxiàng,zhèjiùbúměile。

  dǒngxuébīnpíngjìngleyīxiàxīnqíng,kànkànbiǎo,dōuliùdiǎnduōzhōngle,dùzǐyěyǒuxiēèle,búguòjiālǐshímecàidōuméiyǒu,tāchīshíme?

  早知道就买点菜回来了。

  得,出去看看有什么饭馆吧。

  铃铃铃,手机忽然响了。是姚翠打来的。

  “学斌,吃饭了吗?”

  “正要吃去呢。”

  “那来我们家吃?”

  “别了,这几天吃了你们家好几顿了,再去我都bú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的,你还拿我当外人?那这样。我去你那儿给你做吧。”

  “bú用bú用,千万别来。那天家里就是你帮着收拾的,bú合适。”

  “你是怕影响bú好?可我是你秘书,这个应该没事吧?呃。其shí我也bú太清楚。咱们县这些年还没见谁敢找异性秘书呢,你爱人bú在这边,可能还真……那算了,你出去饭馆吃点儿?”

  “影响倒是还好说,我就是怕你累着,下了班咱俩就是老同学,噢,我使唤你收拾房间,再使唤你做饭。我成什么人了我?”

  “你就是跟我客气!”

  “呵呵,真没有。”

  “那行吧,反正有事就电话我,作为你这个大领导的秘书,我的职责还有一点就是随叫随到,下午有个朋友跟我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她说秘书的工作时间就是一天二十四小时,没休息。”

  “没那么夸张。”

  “反正该叫我的时候你就叫我。”

  “成,有事打你电话。”

  “好,那你赶紧吃饭吧。”

  挂了电话。董学斌笑了一下,真是挺庆幸有个老同学能在这边的,工作上能帮他,生活上也能陪他说笑打趣几句,这个感觉别人可能bú好理解,但董学斌却觉着舒服极了,毕竟到了他这个级别,在浈水县别人和他说话都bú可能用一个正常的方式,董学斌要有了情绪,有了烦恼,有了纠结,他也没法跟别人说,但对姚翠显然可以说,有个老朋友在确shí挺bú错的。

  下了楼,董学斌出去找饭馆了。

  逛了逛,寻了寻,家属院外面的饭馆倒是有一些,可董学斌看了几家,却都是有点脏乎乎的感觉,让人一看那个馆子的环境就没有胃口了。bú是董学斌挑剔,要是在京城这还好说,因为京城很多小吃啊特色东西啊,破破烂烂的小饭馆反倒比那些金碧辉煌的饭庄做的有味道,比如卤煮,比如炒肝,馆子越脏越差,有时候越是好吃,但这里没有卤煮,没有炒肝,就是普普通通的炒菜馆,所以董学斌一看就没食欲了,找了找周围也没找到菜市场,他对这里还bú熟呢。饭馆吃bú下,买菜找bú到地儿,外卖?这里能有肯德基麦当劳什么的才奇怪呢!

  得,回去吧。

  饿一顿就饿一顿吧。

  董学斌还年轻,这个能抗,也没太当回事儿,转身就步行原路返回,走进了家属院的大门儿。这里环境一般,跟县委大院一样,一栋栋全是几十年的老楼,什么绿化啊,什么设施啊,一概没有。用一个成语形容,可能就是惨bú忍睹了吧。反正董学斌每次进小区,都有点想捂着眼睛的冲动,太土了。

  楼下。

  这是里面的第二栋楼。

  董学斌刚要走到自己的单元,突然眼角看到了一个美艳的身影,惊艳的味道狠狠扎进了眼球。

  是姜芳芳!

  浈水县的县长!

  董学斌一怔,脚步一下就停住了。

  白天在县政府,姜县长是一身浅色的职业装,他印象很深,bú过现在的姜县长却是换了一身衣服,很时尚,跟这个县城和小区的环境完全bú搭嘎的那种时尚,显然是回家后换了衣服,这是很正常的,谢慧兰很多时候也这么干,毕竟县长副市长之类的领导,在单位bú可能穿得这么随意,否则会让人嚼舌头的,但下了班就没问题了,跟家里穿什么也是人家的〖自〗由。姜芳芳此刻是一条纯白色的西裤,很松垮,料子看着也很细,下面踩着一双黑高跟鞋,附着一层黑丝袜,上身则是一件酒红色的女式西服外套,盘着发,一身行头十分抢眼!

  真漂亮啊!

  很难想象一个这么土的县城里竟会有个这么个美妇在,虽然姜芳芳岁数bú小了,但魅力却更甚。

  “姜县长。”董学斌马上打◎招呼。

  姜芳芳一回头,哦了一声“是董县长啊。”

  董学斌看着垃圾桶前的她“您倒垃圾呢?”

  姜芳芳淡雅地点了下头“这几天没顾上,今天一块倒了,你bú是早下班了吗?吃饭去了?”□

  董学斌苦笑“还没吃。”

  “怎么了?”姜芳芳问。

  “外面饭馆的菜……嗯,bú太和我胃口。”

  “那就饿着了?”

  “反正也bú饿呢,晚上我再出去看看吧。”

  姜芳芳平平静静地把最后一个垃圾袋扔进垃圾桶,然后回头看看他“就算你还年轻,可也得注意啊。”

  “嗯,一会儿我买点儿菜。”

  说着,俩人就并排进了楼道,这栋楼是县政府干部和家属住的,这个单元也是县政府领导的单元,所以姜芳芳也住这里,只bú过董学斌是楼下,姜县长好像住楼上,差着一层左右。

  上楼的时候,俩人也是并排走的。

  bú过人家姜县长毕竟是董学斌的主管☆领导,董学斌当然得退后一步,姜县长上第二个台阶的时候,他上第一个,以表示尊重。可这却让董学斌痛苦了,因为姜芳芳的性格也好做事也罢,都是bú紧bú慢bú徐bú疾的,上楼也是一样,姜芳芳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稳稳地迈着,一点儿也bú着急。董学斌以前见过的女领导都是有点雷厉风行的,比如徐燕,比如耿月华,就连慧兰做事也很快,从bú拖拖拉拉,但姜芳芳这种稳稳淡淡性子的女领导,董学斌还真是第一次见。

  好◆半天了,俩人才上了三层。

  董学斌是急性子,这是他这辈子上过最慢的一次楼梯,又跟姜县长这种美妇一块走着,心情bú禁反复波动,脑门的汗也有点冒出来了,bú过他眼神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落在姜芳芳娇美的☆bàntiānle,liǎngréncáishànglesāncéng。

  dǒngxuébīnshìjíxìngzǐ,zhèshìtāzhèbèizǐshàngguòzuìmàndeyīcìlóutī,yòugēnjiāngxiànzhǎngzhèzhǒngměifùyīkuàizǒuzhe,xīnqíngbújìnfǎnfùbōdòng,nǎoméndehànyěyǒudiǎnmàochūláile,búguòtāyǎnshénháishìyīcìyòuyīcìdìluòzàijiāngfāngfāngjiāoměide身子上,越看越心动。

  “你是这层吧?”姜芳芳看过来。

  董学斌就道:“嗯,就这户。”

  “那你等我一下。”姜芳芳就上楼了。

  董学斌一愣,没明白她什么意思,等你?等你干嘛?您家bú是楼上吗?

  人家领导发话了,董学斌也没干怠慢,干脆连门都没进,就开着门等在门口望着楼上。

  大约五分钟过去了。

  笃笃笃,高跟鞋声压了下来。

  姜芳芳的■美艳身影从楼上飘了下来,走路很静的她基本看bú到身体的晃动,真像个仙女下凡一样。

  可让董学斌愣神的是,他居然看到了姜芳芳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好像有蔬菜有肉还有鸡蛋。

  “您这是□měiyànshēnyǐngcónglóushàngpiāolexiàlái,zǒulùhěnjìngdetājīběnkànbúdàoshēntǐdehuǎngdòng,zhēnxiànggèxiānnǚxiàfányīyàng。

  kěràngdǒngxuébīnlèngshéndeshì,tājūránkàndàolejiāngfāngfāngshǒulǐháinázheyīgèsùliàodài,lǐmiànhǎoxiàngyǒushūcàiyǒuròuháiyǒujīdàn。

  “nínzhèshì?”董学斌bú明所以。

  姜芳芳清冷道:“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还没吃,正好儿咱俩一块了。”说着就进了董学斌的家“你是京城人,没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过,我知道你bú习惯,外面的饭馆都看bú上眼,菜市◇场你又找bú到,其shí离这里也bú远,就是有点偏,到时候我告诉你吧,下回你就认识了。”

  董学斌愕然了片刻,赶紧关上门也跟进去“那可谢谢您了,这样,我做饭吧,你尝尝我的手艺。”

  “☆chǎngnǐyòuzhǎobúdào,qíshílízhèlǐyěbúyuǎn,jiùshìyǒudiǎnpiān,dàoshíhòuwǒgàosùnǐba,xiàhuínǐjiùrènshíle。”

  dǒngxuébīnèránlepiànkè,gǎnjǐnguānshàngményěgēnjìnqù“nàkěxièxiènínle,zhèyàng,wǒzuòfànba,nǐchángchángwǒdeshǒuyì。”

  “◆下次吧,今天我做。”

  “别啊,那怎么行!”

  “bú碍事,你看看电视吧。”

  董学斌汗都下来了“姜县长,真bú行。”

  姜芳芳也没说什么,找到了厨房,慢步走了进去,打■xiàcìba,jīntiānwǒzuò。”

  “biéā,nàzěnmeháng!”

  “búàishì,nǐkànkàndiànshìba。”

  dǒngxuébīnhàndōuxiàláile“jiāngxiànzhǎng,zhēnbúháng。”

  jiāngfāngfāngyěméishuōshíme,zhǎodàolechúfáng,mànbùzǒulejìnqù,dǎ开水龙头就开始熟练的洗菜了,脸上什么表情也看bú到,好像在微笑,又好像没有。

  “我洗吧我洗吧。”

  “行了,没事儿的。”

  董学斌受宠若惊极了,让领导亲自给他做饭?这bú是让他坐蜡嘛!人家姜县长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县级shí职领导啊!

  这是为了拉拢我?

  怎么可能!

  就算拉拢……一个县长也bú可能放下身段和架子去给一个副县长做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