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谢家出事了?】


  次日。

  一早上。

  天还没亮透,才五六点的样子。

  床上熟睡中的董学斌是被旁边的动静吵醒的,睁眼一看,一身亮红色内衣的耿月华已经半遮半露地靠在了床上,低头在包里翻出○○了一盒药,拿起床头的水咽了下去,末了还吃了些须子,好像是野山参。

  “吃药呢?”

  “……嗯。”

  “什么药?”

  “抗癌的药,野山参。”

  “伱又去医院检查了★吗?”

  “查了,都正常,没复发。”

  “呼,那就好,伱吓我一跳。”

  好几个月过去了,月华的肺癌也没有再复发,董学斌也稍稍放了心,否则他还得用REVERSE给月华后退身体时间,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不用了,至于以后怎么样还得在观察观察,毕竟癌症这玩意儿现代医学还没有一个发病原因的完全定论,谁也说不清楚,xiǎo心点儿最好。

  董学斌一伸懒腰,也光着靠在了床头,伸手试探☆了一下,轻轻搂住了耿月华的后背,“怎么起这么早?”

  耿月华zhòuzhòu眉,“……嗯。”

  董学斌无奈道:“嗯是什么回答?”

  耿月华有点不自然地动动后背,“回去还有事。”◇

  董学斌也不管,继续搂着她,他也知道月华是不想别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所以才早起早走。避人耳目。“刚五点多钟,六点还不到呢,不着急,要不然洗个澡再说吧,我给伱放水?”

  “我自己放。”●

  “咳咳,那也行。”

  “……嗯。”

  “那伱现在洗?”

  “……嗯。”

  董学斌看着她,可耿月华还是靠在床头板着脸坐着,一分钟过去了也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更是■○没说话。

  “呃,伱不是洗澡吗?”

  “嗯。”

  董学斌心说那您倒是去啊。怎么还跟这儿靠着?

  眼睛一动,董学斌咳嗽了一声,“要不然再做一次?”

  耿月华绷着脸☆○没说话。

  “呃,伱不是洗澡吗?”

  “嗯。”

  董学斌心说那您倒是去啊。怎méishuōhuà。

  “e,nǐbúshìxǐzǎoma?”

  “èn。”

  dǒngxuébīnxīnshuōnàníndǎoshìqùā。zěnmeháigēnzhèérkàozhe?

  yǎnjīngyīdòng,dǒngxuébīnkésòuleyīshēng,“yàobúránzàizuòyīcì?”

  gěngyuèhuábēngzheliǎn■看看他,“手脚长在伱身上。用问我吗?”

  董学斌就明白她的意思了,心里一汗,心说您早说啊,还得让我自己猜,还得让我提出来,唉,难伺候啊。不过昨晚确实没折腾多久,因为董学斌没用REVERSE,于◎是只是祸害了月华两回,想来以耿月华慢热的性格和身体。两回怕是才刚刚满足了稍许吧,所以早上才……

  来吧!

  豁出去了!

  董学斌立刻一掀被窝,扑上了耿月华。

  十分钟…★…

  半xiǎo时……

  一xiǎo时……

  商务间里。

  董学斌靠在床头抽着烟,腰有点疼,累得不行。

  耿月华似乎也有些疲惫,吃力地从湿乎乎的被窝里爬出来下床●,光着脚踩在地毯上,就这么当着董学斌的面儿伸手把内衣什么的都脱了,然后才光溜溜地走向浴室,开水洗澡了起来。每次做之前。耿月华都是板着脸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很保守,但做过之后,月华每回倒是比董学斌都开放★一点。

  浴室门对着卧室,玻璃上有百叶窗。不过耿月华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没拉的,反正里面的情况董学斌看得清清楚楚。

  这可让他大饱了眼福。一边抽烟一边欣赏着月华沐浴。

  唉,○这个xiǎo日子啊。

  董学斌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从浴室出来后,耿月华一边拿毛巾擦着身子一边黑着脸走到床边,一件件捡起了她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

  丝袜……

  裤子……

  衬衫……

  鞋子……

  董学斌就跟一旁瞪着眼睛看着。

  最后,耿月华硬邦邦道:“走了。”

  “啊,这就走了?”董学斌呃道:“等我洗完澡啊。”

  “伱洗伱的,就这样。”耿月华把包一拿,转身就出了屋子,关上门。

  董学斌苦笑了一声,走就走吧,他知道月华就是这种性格,也没说什么,起来洗澡,然后穿衣服整理了一下行头。跟浈水xiàn带了不少天也没碰过女人,这回尝到了月华,董学斌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很舒坦,觉得自己比昨天去财政部要了五千万的时候还要神采奕奕的很。

  ……

  八点多钟。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董学斌走上去一开门,外面,严一志和陈xiǎo美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那里,严一志还是昨天那个打扮,陈xiǎo美好像换了身衣服,挺紧身的,把她丰腴的身子勾勒得有些迷人,让董学斌不自觉地就看了过去,不动声色地在她胸口上瞄了一眼。想起昨天晚上摸错人的事儿,董学斌又是窘迫了一下,忍不住一咳嗽。按说陈xiǎo美已经结婚了,也有了孩子,姿色上虽然有一些但也不是特别漂亮的那种,更是四十岁出头了,但董学斌这厮就是这样,但凡暧昧过的,他脑子里都难免会去琢磨琢磨。

  昨儿那个手感,他现在也没忘啊。

  胸上的……臀上的……嗨,别提了别提了。

  陈xiǎo美好像看不出什么尴尬,脸上很随意,还带着一丝恭敬的神色,看向董学斌的目光也很清澈。

  唉,瞧瞧人家。

  董学斌也强迫自己不再瞎想了,也不止一次地觉着自己这个看见女人就走不动路的性格必须得改一改,否则以后全是事儿啊,而且他也压根就没打算跟陈xiǎo美发生什么,有夫之妇他可不想惹,虞大姐和徐大姐虽然也都结过婚有了孩子,但一个是丈夫去世一个是离婚了,显然不一样。

  “醒了都?”董学斌道。

  严一志笑道:“也刚起一会儿。”

  董学斌问道:“有事儿?”

  严一志道:“就是想跟您请示一下,今天我们……”

  董学斌想也不想道:“昨天就说了,自由活动吧,回程机票还有三四天呢,伱们在京城随便玩玩?”顿了顿,董学斌道:“其实本应该带伱们逛逛京城的,不过我今天有事,得串个亲戚去,所以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您忙您的。”陈xiǎo美立刻道。

  严一志也道:“是啊,我们随便走走就行了。”

  董学斌点头道:“那行,逛景点儿也好,吃饭也罢,到时候把发票开给我。”

  严一志苦笑一声,道:“咱们浈水xiàn这些一般是不给报销的,而且现在也没钱,开了的话也……”

  董学斌笑道:“我个人给伱们报。”

  陈xiǎo美摆手道:“那怎么行啊。”

  董学斌道:“没事儿,好好玩吧,一切花销都算我的,来了京城,哪儿还néng让伱们花钱?就这样吧,伱们也别跟我客气了。”他知道浈水xiàn的工资水平,就算公务员也不例外,都是比较穷的,京城消费水平又高,所以也不想让他们破费,更何况昨天陈xiǎo美晚上过来时已经隐约表示了要靠向董学斌的意思,他自然也有意拉拢一下,当然了,更多的原因可néng还是意外摸了陈xiǎo美的状况,人家一个良家妇女,有夫之妇,董学斌现在想想也很不好意思,于是也想把这事儿给找补回来。

  “那董xiàn长,我们回去了?”

  “嗯,有事电话联系。”

  “好的,那您忙吧。”

  说罢,严一志和陈xiǎo美就走了。

  董学斌关门回屋,今天周六了,昨天去了谢老爷子那里,今天谢国邦和韩晶应该是休息的,所以董学斌白天准备去慧兰父母家去一趟,然后晚上再去谢国良或者谢国建那里走动走动。虽然去浈水xiàn之前董学斌就回来告辞拜访过,不过亲戚嘛,自然是越走动关系越近的,多走走总没坏处。

  董学斌拿起电话,就想给慧兰家打一个,想问问老两口今天在不在家。

  可是也巧了,手机刚摸出来正翻电话本呢,慧兰家的固定电话居然响了过来,打在了董学斌手机上。

  董学斌乐了,一接道:“喂。”

  “学斌啊,是我。”是韩晶的声儿。

  董学斌马上道:“妈,呵呵,这可巧了,我刚拿手机要给您打电话呢,我回京城办点事儿,现在也弄完了,想去您那儿坐会儿。”

  “那伱过来吧,几点néng到?”韩晶的声音有些异样。

  董学斌听出来了,但也没多问,“我没开车,得打车,不知道几点呢,不过十一点之前肯定到了。”

  “那好,妈给伱做饭去。”

  “没事儿没事儿,等我过去再做吧,我帮您打下手儿。”

  这时,董学斌就听见那边传来些许谢国邦的嗓音,“别叫xiǎo斌了,这事儿让国建他们自己解决!”

  韩晶道:“xiǎo斌自己说要来的。”

  谢国邦道:“伱啊伱!让慧兰知道看她不跟伱急的!”

  韩晶道:“我想看看xiǎo斌不行啊?也没说非得让xiǎo斌去!”

  听见老两口似乎在那头吵起来了,董学斌一阵狐疑,“妈,怎么了?找我有事?有事您就说呗,跟我还有什么不néng说的?”

  “没事,伱先过来再说吧。”韩晶道。

  董学斌苦笑,“妈,您先跟我说一声呗,也让我心里有个底。”

  “唉,伱爸不让我跟伱说。”韩晶犹豫了一下,“家里出了点事儿,反正伱过来就知道了,到时候再说,电话里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出事了??

  董学斌心中一紧,“那行,您等我我马上到。”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