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4章副院长


  (新上传期间, 需要会员点击、收藏、推荐......拜谢)

  话一说出口, 刘胜男心里立马就变得郁闷无比, 敢情自己还真稀罕这家伙了!

  倒是张卫东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 闻言笑了笑道:"只要不是实在脱不开身, 我一定随叫随到。”

  张卫东这话说的是够诚意了, 可听在刘胜男的耳中就越发地添堵。这是什么态度嘛?我打电话给你, 还得看你能不能安排出时间来!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 刘胜男总不好说, 丫的, 我堂堂一个美女记打电话给你, 那是看得起你, 你还推三推四的!

  算了, 跟这家伙越扯只会越心烦!刘胜男心里想了想, 重新拿起了《青年wén摘◎》, 决定不再理会张卫东, 至于打电话, 那更是想都不去想。

  张卫东见刘胜男重新拿起《青年wén摘》, 虽然心里微微有些遗憾不能继续跟美女交谈下去, 但也乐得见耳根子清净, 也就没心没肝地重新拿起《读者》翻看。

  见自己拿起《青年wén摘》, 张卫东也立马拿起《读者》, 认真地翻阅起来, 刘胜男没来由地又一阵郁闷。

  这家伙原来早就嫌我烦, 巴不得我不要打扰他看!

  就这样, 两人静静地看, 一直看到吴州市下火车, 谁也没说上一句废话。而可怜的刘记生平第一次, 因为男人不骚扰她而感到极度的郁闷。好在下车的时候, 张卫东总算主动帮她取了下行李, 让她郁闷的心情微◇微得到一些安慰。

  可是当坐上出租车, 回想起自己刚才因为张卫东随手帮她取一下行李, 竟然会产生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禁又是一阵郁闷。

  什么时候, 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等地步了!
  目送刘胜男坐着出租车绝尘而去, 想起她转身离去时, 黑色铅笔裤包裹下挺翘丰满的臀部和又长又直的美腿, 张卫东心头终于泛起一丝若有所失的怅然, 然后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也坐了上去。

  "去吴州大学。”

  "跟上去!”就在张卫东所坐的那辆出租车启动时, 不远处, 一辆金杯车里响起了虎哥的声音。

  吴州大学位于吴州市东郊, 属于东城区, 依山临水, 占地两千余亩, 是个风景秀丽的大学。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周围比不得市中心热闹繁华。但因为吴州大学, 还有不远处其它几所院校的缘故, 四周还是开起了不少商店, 尤其是小饭店、网密布学校周围, 还有几个主要做学生生意的酒。

  "原来这家伙是吴州大学的!小子, 这回你死定了!”金杯车在大学大门的对面停了下来, 车内虎哥和一瘦一胖的两个混混目送出租车开入校门, 露出一脸的凶狠。

  "好了, 刀疤你在这里给老子盯◎着。我三人先去找个地方好好吃上一顿, 个脚去去疲劳。那小子若出来, 你马上打电话给我, 看老子不整死他!”虎哥见已经知道了张卫东的落脚地, 就不愿再在车上呆着, 拍了拍坐在驾驶位上, 额头上有一道伤疤■zhe。wǒsānrénxiānqùzhǎogèdìfānghǎohǎochīshàngyīdùn, gèjiǎoqùqùpíláo。nàxiǎozǐruòchūlái, nǐmǎshàngdǎdiànhuàgěiwǒ, kànlǎozǐbúzhěngsǐtā!”hǔgējiànyǐjīngzhīdàolezhāngwèidōngdeluòjiǎodì, jiùbúyuànzàizàichēshàngdāizhe, pāilepāizuòzàijiàshǐwèishàng, étóushàngyǒuyīdàoshāngbā的男子, 说道。

  "嘿嘿, 不就一个大学生吗?等他出来, 我直接上去揍他一顿不就得了, 哪用得着兴师动众的。”刀疤不以为然地道。

  "这小子是个练家子!”虎哥闻言嘴角不自然地扯动了几下, 讪讪道, 然后下了车。

  在火车上, 大庭广众下, 被一个生给甩扔出去, 这种丢面子的糗事虎哥还真没脸说出口。

  在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办公室, 张卫东见到了秦虹教授。

  秦虹教授今年三十五岁, 是个模样漂亮的女人。匀称的身段, 白皙的皮肤, 明亮的眼睛, 齐耳的短发, 浑身上下透着股雍容端庄, 干净利落, 还有成熟女性性感迷人的风韵。所以虽然这是自面试后张卫东第二次见到秦虹教授, 还是有眼前骤然一亮的感觉。

  "你就暂时住在学校教师单身宿舍里, 钥匙我已经帮你拿到了。对了, 这是饭卡, 你充钱进去就可以。这两天估计你要先把自己的房间好好收拾布置一番,◇ 该买的日常用品还得去买回来。后天我们再好好商量下课题的事情, 你看有问题吗?”两人打过招呼后, 秦虹教授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和一张教师专用饭卡递给张卫东道。

  "没问题, 不过秦教授能不能先◇ gāimǎiderìchángyòngpǐnháidéqùmǎihuílái。hòutiānwǒmenzàihǎohǎoshāngliàngxiàkètídeshìqíng, nǐkànyǒuwèntíma?”liǎngréndǎguòzhāohūhòu, qínhóngjiāoshòucóngchōutìlǐnáchūyīchuànyàoshíhéyīzhāngjiāoshīzhuānyòngfànkǎdìgěizhāngwèidōngdào。

  "méiwèntí, búguòqínjiāoshòunéngbúnéngxiān把课题的相关资料给我一下, 这两天如果有时间我会先过目一下, 这样后天沟通起来也方便一些。”张卫东接过钥匙道。

  秦虹教授闻言看着张卫东, 明亮有神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欣赏的眼神。

  秦虹教授是个德国海归博士, 或许是因为在德国时间呆长了的缘故, 做事情染上了德国人实事求是、一丝不苟的作风。但在中国, 哪怕在学术气氛最浓, 最应该讲实事求是的大学里, 秦虹教授这一套作风还是与周围格格不入, 显得格外的生硬。不过, 秦虹教授毕竟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才, 回国短短几年就申请到并主持了好几个国家级、省级的大课题, 发表多篇在国内、国际上颇有影响力的论wén。所以三十四岁那年, 她不仅被教育部授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称号, 同年还坐上了学院副院长的位置。

  中国人最喜欢的就是权力倾轧, 哪怕在大学里也是一样。秦虹教授没坐上副院长的位置时, 毕竟有真才实学摆在那里, 哪怕作风过于严谨了些, 倒也没人跟她闹矛盾。但一坐上副院长的位置后, 身为学院领导就难免涉及到跟其他教授和领导的权力、利益的纠纷, 她这种一板一眼的作风就开始得罪人了。到了第二年, 这种矛盾就变得越发尖锐起来。导致现在她手下有个博士生出车祸, 想抓个差, 愣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不是她不喜欢别人的作风, 就是别人不喜欢她的作风, 推托没时间。无奈之下, 这才要张卫东提前来学院报道。

  人总是会变的, 秦虹当了一年多学院副院长, 当然也渐渐摸出了点在中国做人做事的门道来。本来她以为这么急把张卫东叫来, 怕他心里会不情愿。倒是没想到, 她前一天打电话, 第二天他就赶到了学院, 而且主动要求先把科研资料过一遍。这种作风却是颇让她欣赏, 少不得让她对眼前这位斯wén白净的年轻人产生了一丝好感。

  "行, 你等我一下, 我把手头的资料稍微整理一下给你。不过你今天刚到, 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也不要搞得太累。这个课题虽然出了点变化, 时间有些紧张, 但也不差这一两天。”秦虹一边在大班桌上收集资料, 一边说道。语气中透出一丝关心, 跟她平时一板一眼的工作作风有些不同。

  "好的, 我会注意的, 如果○没其他事情, 我先走了。”张卫东接过秦虹递过来的资料, 淡淡道。

  秦虹点了点头, 道:"你先忙。”

  告别秦虹教授, 张卫东拖着行李箱一路朝教师单身宿舍走去。

  教师单身宿舍◇méiqítāshìqíng, wǒxiānzǒule。”zhāngwèidōngjiēguòqínhóngdìguòláidezīliào, dàndàndào。

  qínhóngdiǎnlediǎntóu, dào:"nǐxiānmáng。”

  gàobiéqínhóngjiāoshòu, zhāngwèidōngtuōzhehánglǐxiāngyīlùcháojiāoshīdānshēnxiǔshězǒuqù。

  jiāoshīdānshēnxiǔshě紧邻着学生宿舍, 是一幢七层楼的房子。东西两边各有一个楼梯口, 一个走廊过去是一排的房间。张卫东的房间在七楼, 701。

  张卫东单手拎着行李箱一口气爬到了七楼, 然后抬头一看701。

  就这里了, 张卫东一手拎着行李箱, 一手掏出秦虹教授给的钥匙, 然后准确无误地插进锁孔。

  但钥匙不对, 转了下没转动。张卫东下意识地就用力推了下门, 门竟然没锁, 开了。

  不过门才打开, 张卫东眼珠子就立马直了。屋里有人, 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女人。不仅如此, 那个女人还正面对着他, 双手弯到后背正努力地想把粉色胸罩的钩子扣上。

  因为胸罩还没扣上, 所以女人胸前的两团雪白丰满露出了大半个, 半遮半掩极为诱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