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7章中南海保镖黄飞鸿


  (新上传期间, 急需会员点击、推荐、收藏......拜谢!)

  "哧!哧!哧!”声声响起, 十多辆摩托车带过一阵狂风超过张卫东, 然后猛地一个甩尾, 轮胎在柏油路上拖出一道道印痕, 拦住了张卫东的去路。当zhōng一人身材高大, 胸肌凸起, 骑在黑色的哈雷摩托车上, 手zhōng握着根钢管, 颇有些施瓦辛格未来战士的造型, 很威猛很酷, 正是虎哥。

  几乎同时, 哧哧的声音再次响起, 却又有十多辆摩托车飞奔而来, 停在了张卫东的身后, 跟前面的十多辆车子正好形成一个圆圈, 把张卫东包围了起来。

  张卫东眉头再次微微皱了皱, 目光缓缓扫过一个个骑着摩托车, 握着钢管的混混们, 最终落在了包围圈外的一辆黑色路虎越野车上。

  飘逸头发, 脸庞瘦削, 衣着讲究, 铁手杜威嘴zhōng叼着根烟斜靠在越野车车门上, 倒颇有些上海滩zhōng许文强的风范。

  "阿虎, 不会, 就为了对付这样一个奶油小生, 你不仅叫来了三十二个兄弟, 还把老大也请来!我靠, 你小子干脆不要叫虎哥, 叫猫哥得了!”紧挨着虎哥的一位长发男, 举起钢管指了指张卫东, 一脸鄙视道。说完还"喵, 喵”地学着猫咪叫了起来, 引得这帮混混坐在摩托车上放声大笑了起来。

  只有虎哥和那两个一胖一瘦的混混没有笑, 尤其虎哥脸色更是难看得一塌糊涂。

  "笑, 笑, 笑你妹, 有本事的一个人去把这小子放倒, 只要你小子有本事单独把他放倒, 老子以后见了你都管你叫龙哥!”

  铁手手下有四大金牌打手, 外号分别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个长发男就是四大金牌打手之○一, 外号叫青龙, 寻常混混见到他都叫龙哥, 不过虎哥都是直接管他叫阿龙, 就像他管虎哥叫阿虎一样。

  "嗷!”龙哥闻言兴奋地狼嚎一声, 然后冲虎哥咧牙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 虎哥见龙哥两眼闪着兴奋的目光, 好似吃定了自己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me突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把钢管往地上一敲道:"他妈的, 老子什me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不过, 你要是被人家放倒, 你可得管老子叫虎哥。”

  龙哥闻言迟疑了一下, 但看看张卫东身材颀长清瘦, 一副奶油小生的样子, 实在没理由相信自己手zhōng拿着家伙, 骑着摩托车还会放不倒他, 至于说反倒被他放倒, 那是打死他也不相信。

  "哈哈, 小子你就等着管老子叫龙哥!”说完, 龙哥右手抓着把手猛地一转, 左手握着钢管往下斜垂在柏油马路上。

  "嗷!嗷!”摩托车随着龙哥的狼嚎声、引擎的轰鸣声还有钢管拖过柏油路的刺耳声音, 像子弹一样朝张卫东冲了过去。

  "看来阿龙这小子要吃大亏了!”包围圈外面的铁手见龙哥骑着摩托车冲了出去而张卫东手zhōng却依旧小包大包拎着, 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 瞳孔不禁猛地一缩, 射出如刀目光。

  "嗷!嗷!”龙哥兴奋地狼嚎着, 转眼间骑着摩托车就像一阵风要跟张卫东擦身而过, 而手zhōng的钢管这时已高高举了起来, 带着摩托车速度的冲力, 狠狠朝张卫东的肩膀劈了去。他可不敢拿钢管冲着张卫东的脑袋招呼, 那是要出人命的。

  这点, 常年视打架如吃饭的龙哥是很有数的。

  除了虎哥三人还有斜靠在越野车上的铁手之外, 看着龙哥如狂风般袭卷向张卫东, 而这时张卫东双手还拎着大包小包, 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所有人都以为张卫东已经彻底被这阵势给吓傻了, 根本不知道该怎me应对才好。

  可就在所有人以为张卫东已经被吓傻, 龙哥马上要得手时, 张卫东抬起jiǎo狠狠朝着摩托车身踹了过去。

  见张卫东竟然抬jiǎo朝急速行驶zhōng的摩托车车身踹去, 所有人都猛吸了一口冷气, 这小子莫非疯了?这一jiǎo要是碰到摩托车, 还不立马变残废!

  唯有铁手和亲身经历过张卫东厉害的虎哥瞳孔再次猛地缩了起来, 张卫东的大胆和勇猛似乎要超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张卫东在龙哥钢管落下前, 一jiǎo重重踹在了摩托车上。急速行驶zhōng的摩托车整个车身急速朝jiǎo力的方向平移, 在地上拖出长长的擦痕, 然后砰一声巨响, 龙哥连人带车翻倒在地上, 哈雷摩托笨重的身车更是重重压在了龙哥的身上, 翘起隔空的轮胎还兀自在快速打转着。

  所有人傻傻看着被哈雷摩托压在下面的龙哥, 个个连呼吸都似乎忘了。一jiǎo把急速行驶zhōng的摩托车连人带车踢出四五米远, 那需要多大的jiǎo力啊!这一jiǎo要是踢在人身上, 那还不连骨头都要碎了!

  夜, 骤然间安静了下来!

  炎热的夏天, 似乎突然间有了丝冬天的寒冷。

  "虎哥是?看来白天摔得还不够重啊!”张卫东收回jiǎo, 目光落在了虎哥的身上, 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淡淡道。

  看着张卫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虎哥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油光发亮的额头渗出点点冷汗。

  "哈哈, 兄弟好身手, 佩服, 佩服!”就在虎哥面对张卫东, 不知道该怎me回答时, 铁手猛地把香烟往地上一扔, 用皮鞋使劲碾了两下, 然后哈哈笑着大步zǒu了过来。

  "大哥!”混混们见老大出马, 个个暗暗松了口气, 纷纷朝两边退开, 让出一条路来。

  "佩服?我打你一顿再说佩服行不行?”张卫东才不把区区一个老大放在眼里, 见铁手长发飘飘, 人模狗样地朝自己zǒu来, 心里不禁一阵火气, 抬jiǎo对着他就一jiǎo踹了过去。

  铁手见张卫东丝毫不给自己面子, 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手掌一翻, 十指齐张, 抬手就朝张卫东踢过来的腿抓去。

  可是眼看着自己的手马上就要抓住对方的腿时, 铁手突然感到眼前一花, 那腿竟然■猛地提速, 在黑夜zhōng竟似乎掠过一道残影。对, 就是只出现在小说描述zhōng的残影!

  铁手瞳孔猛地放大, 射出惊恐的目光, 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重重撞击在他的肚子上, 痛得铁手整个人如■○虾米一样弯了下去, 然后蓬地一声飞出四五米后趴倒在地上。

  "老大!”见铁手被张卫东一jiǎo给踹倒在地上, 有两个混混急忙下车把他扶起来退到一边去。其余的则纷纷猛转右把手, 摩托车立时"轰轰●★”猛地冲了上去, 围着张卫东转圈圈。钢管拖在地上, 发出阵阵刺耳的声音, 还有点点火花。

  圈越转越快, 越转越小, 张卫东被压制在了圈子zhōng间。

  "看来不把你们这般渣子打趴下◎, 你们还没完没了了!”张卫东见圈子越缩越小, 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把东西往地上一搁, 双jiǎo猛地往地上一蹬, 整个人竟然腾空而起两三米高。

  蓬!蓬!蓬!腾空而起的张卫东在空zhōng连连旋环踢腿, 腿影重重, 看得那些混混们目瞪口呆, 若不是身边的人接连倒下, 还真以为是在武打片拍摄现场呢!

  不超过五秒, 所有的混混全都躺在了地上, 数十辆的摩托车翻倒在地上, 徒劳无功地转动着车轮, 场面说不出的壮观。

  解决了这帮混混后, 张卫东这才拍了拍手, 弯腰重新拎起大包小包, 转身往吴州大学的方向zǒu去。

  那些混混包括铁手老大个个都目露惊恐地看着张卫东离去的方向, 竟是没有一人敢发出半点响声。

  这家伙是谁呀?zhōng南海保镖?妈的, zhōng南海保镖有这me牛逼吗?那是黄飞鸿?妈的, 黄飞鸿早他妈的挂了呀!

  "他妈的jī窝, 还抖什me抖, 人家早zǒu远了!”当张卫东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下, 地上竟然还有个理着jī窝头的家伙, 蜷缩着身子抱着脑袋瓜在那里瑟瑟发抖, 愣是不敢爬起来, 一个染着一头绿头发的家伙, 看不过去狠狠地踢了他一jiǎo。

  "什me?已经zǒu远了!他妈的, 有种的别zǒu呀, 有种的跟老子单挑啊!我…...”jī窝被踢了一jiǎo, 立马一个骨碌爬了起来, 然后牛逼哄哄地冲着张卫东远去◆的方向一边骂着一边竖起了zhōng指。

  可是"操”字还没说出来, jī窝就傻眼了!黑夜下, 一个熟悉, 一个让飞车党所有人都毛孔悚然的家伙竟然拎着大包小包正晃荡着朝他们这边zǒu来。

  他竟然原路返回!

  "是哪位好汉还想跟我单挑啊?”

  "我的jī窝!”所有人见jī窝的乌鸦嘴又把那个可怕的家伙给召唤了回来, 浑身不禁一个激灵, 然后全都把目光投向jī窝, 那目光真是如刀子般锋利, 铁手更是气得一jiǎo对着jī窝的屁股就踹了过去。

  "是他!”几乎就在jī窝被铁手一jiǎo踢出去的同时,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指着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jī窝, 指证道。

  "操!”jī窝见所有人都指证他, "操”字终于蹦了出来。

  "看不出来, 你很有种啊!”jī窝"操”字才刚刚出口, 耳边就响起了轻飘飘的一句话。

  jī窝猛地一个哆嗦, 这才想起自己这个"操”字说得很不是时候。急忙连滚带爬,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爬到张卫东的跟前, 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大侠, 大侠, 误会, 误会, 我不是说操你, 我是说操……”

  jī窝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 就感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 回头一看, 见三十二双眼睛正如刀子般盯着他看呢, 顿时浑身又一个哆嗦, 哭着道:"我操我自己还不行吗?”

  "那可是高难度的事情!”张卫东轻飘飘说了一句, 然后径直越过他朝铁手他们zǒu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