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0章这么贵


  张卫东这个时候当然已经发现可能又上当了, 可是大丈夫yī言既出驷马难追, 自然不能反悔, 况且不就喝酒吗?难道还能难倒自己不成?

  这么yī想, 张卫东就道:"好, 我三你yī就我三你yī。”

  "张老师这回你死定了, 知不知道我们学院酒量最好的是谁吗?”董云杰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张卫东, 忍不住道。

  "难道是她?”张卫东瞟了苏凌菲yī眼, yī脸不信道。

  "就是苏老师。本来苏老师没来之前, 学院里酒量最好的是韩文立老师。因为每次聚会苏老师都不肯喝酒, 大家自然不乐意, 有yī次, 韩文立老师就缠着她说, 自己喝两杯, 苏老师喝yī杯。后来苏老师同意了, 结果不仅韩文立老师没多久就喝趴下, 连那yī桌子的人也都给喝趴下了。经过那件事后, 我们学院的人就再不敢跟苏老师拚酒了。”董云杰道。

  反正张卫东也已经中计了, 这个时候苏凌菲自然不会再遮遮掩掩, 见董云杰抖她的底, 不仅不生气, 反倒得意洋洋地挑视着张卫东。

  嘿嘿, 小子, 现在知道得罪姑奶奶的后果了, 不过已经迟了, 你今晚就等着爬回去!

  就算苏凌菲是酒仙李白重生, 张卫东也不怕。但见苏凌菲yī副得意的样子, 又想起她从早上开始就接二连三地算计自己, 心头不禁微微有些恼火, 这yī恼火反倒计上心来, 想反过来戏弄戏弄她。于是听完董云杰的话之后, 张卫东白皙的脸庞就更白了, 还故意露出yī丝惊慌的表情道:"啊, 那我不是死定了!”

  "何止死定了, 我看你死了还要脱yī层皮!知不知道凌菲祖上是干什么的?酿酒的!她是从小就是在酒缸子里大的, 别说三比yī, 我看yī比三你都不是她对手!”李lì白了张卫东yī眼, 没好气地道。刚才张卫东竟然对苏凌菲那么好, 让她yī肚子酸溜溜的。

  "啊, 好呀, 苏老师你是早就想好了算计我对不?”张卫东哭丧着yī张脸道。

  看着张卫东哭丧着张脸, 苏凌菲心里那个爽啊, 柳叶眉yī挑, 笑嘻嘻道:"哪有啊?是张老师酒量好非要让着小女子来着。”

  "那算我错了行不, 要不我们还是不要拚了?”张卫东继续哭丧着脸讨饶道。

  见张卫东终于向她讨饶, 苏凌菲爽得整个人sì乎都要飘起来, 若不是有董云杰他们在, 她还真想仰天哈哈大笑几声, 抒发yī下心头的畅意。

  "不会张老师,■ 刚刚说过的话现在就反悔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苏凌菲撇了撇嘴讥讽道。

  自作孽不可活啊, 苏凌菲我可是给过你机会了, 是你自己不懂得把握, 张卫东心里暗暗冷笑, 面上却故意露出yī副豁出去◆ gānggāngshuōguòdehuàxiànzàijiùfǎnhuǐle, nǐháishìbúshìnánrénā?”sūlíngfēipiělepiězuǐjīfěngdào。

  zìzuònièbúkěhuóā, sūlíngfēiwǒkěshìgěiguònǐjīhuìle, shìnǐzìjǐbúdǒngdébǎwò, zhāngwèidōngxīnlǐànànlěngxiào, miànshàngquègùyìlùchūyīfùhuōchūqù的表情, 道:"拚就拚,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 等会谁耍赖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噗!噗!噗!

  李lì三人闻言再次忍不住喷出yī口酒, 本来他们已经想好了, 等会张卫东实在扛不住, 他们好歹看在今天他请客的份上说说情, 没想到现在他却是自己把自己的路给彻底堵死了!

  苏凌菲闻言自然是巴不得, 嘴角勾起yī抹不屑的冷笑, 道:"好, 谁耍赖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张卫东见苏凌菲也终于上钩, 被自己逼上了绝路, 斯文白皙的脸庞不禁微微露出yī丝坏坏的笑容, 身子慵懒地往后yī靠, 道:"苏老师, 我跟你商量yī件事, 等这瓶红酒喝完之后, 他们三人继续喝红的, 我们改喝白的怎么样?这样拚起来才带劲嘛!”

  噗!噗!噗!

  李lì三人闻言再次失态, 个个都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张卫东, 李lì更是拍了拍张卫东的肩膀, 很夸张地道:"帅哥本来我还想帮你yī把的, 可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忘了告诉你yī件事情, 凌菲祖籍就在四川宜宾, 宜宾你应该知道, 就是生产五粮液的地方, 你跟她拚白的, 唉, 这回你是真的……”

  说到后面, 李lì是直摇头。

  但苏凌菲却是不知道为什么竟反过来隐隐有上当的错觉, 不过随即她就暗笑自己脑子有毛病。

  也是, 苏凌菲五十二度高度白酒yī次能喝yī斤二两左右, 这个酒量对与女孩子而言在北方也算得上能喝了。至于南方, 至少在吴州大学苏凌菲估计是找不到对手。而张卫东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 长得又是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 苏凌菲若喝yī斤二两, 那么张卫东就要喝三斤六两。yī次喝三斤六两的高度白酒, 别说在南方, 就算在北方也是麟角凤毛, 要说张卫东yī次能喝下三斤六两的高度白酒, 真是打死苏凌菲也是不信。

  "行, 等会就喝五十二度小糊涂仙好了, 这酒好入口, 价格也不贵。”苏凌菲道。

  张卫东倒无所谓好入口不好入口, 只要价格不要太贵就成。所以听苏凌菲说这酒价格不贵, 就点头同意了。

  敲定喝酒的事情, 张卫东和苏凌菲倒没马上开战, 而是神态悠闲有说有笑地举着筷子夹菜吃, 但李lì三人却总有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果然, 张卫东和苏凌菲吃了个半饱之后, 开始对上了。

  苏凌菲喝yī杯, 张卫东就喝三杯, yī点都不含糊。

  把开封的那瓶红酒喝光后, 服务员拿来了两瓶yī斤装的52度小糊涂仙, 而李lì三人则继续喝他们那瓶红酒。

  苏凌菲yī杯白酒, 张卫东继续yī点不含糊地喝三杯白酒, 看得李lì三人是心惊胆战, 别说喝酒就连菜都忘了夹。

  酒桌上的紧张气氛在服务员拿来第五瓶小糊涂仙时达到了巅峰, 就连服务员开酒瓶时手都有些抖。见过能喝酒的, 还真没见过像张卫东那么能喝的, 三斤高度白酒下肚, 愣是没倒下, 而且看情形神智sì乎还比较清醒。

  这个时候苏凌菲已经酒意上头, 白嫩的脸蛋红得sì乎能掐出血来, 端酒杯的手也有些不稳, 不过她那双秋水般的大眼睛依旧透着股倔强不屈。

  她就不信, yī比三, 她会败给这个小白脸!

  这顿饭终于在苏凌菲趴在桌子上, 喃喃着"我没醉, 再来yī杯!”的状态下, 落下了帷幕。

  结账时, 本来为遮人眼目, yī直装出有点醉意的张卫东, 看到账单上竟然写着yī千三百元, 大部分都是酒钱时, 不禁yī拍脑袋爆了句粗话:"我靠, 早知道白酒这么贵, 就不跟这女人拚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