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2章暴力阿雀


  出租车被吐了一地, 自然是不好再坐人了, 所以张卫东就准备掏钱结账。

  车费是十五元, 但因为车子被吐起来, 张卫东就给了出租车司jī一张五十元, 道:"师傅, 不好意思, 这里是五○◆
  出租车被吐了一地, 自然是不好再坐人了, 所以张卫东就准备掏钱结账。

  车费是十五元, 但因为车子被吐起来, 张卫东就给了出租车司jī
  chūzūchēbèitǔleyīdì, zìránshìbúhǎozàizuòrénle, suǒyǐzhāngwèidōngjiùzhǔnbèitāoqiánjiézhàng。

  chēfèishìshíwǔyuán, dànyīnwéichēzǐbèitǔqǐlái, zhāngwèidōngjiùgěilechūzūchēsījīyīzhāngwǔshíyuán, dào:"shīfù, búhǎoyìsī, zhèlǐshìwǔ十元, 多出来的就算是洗车费了。”

  出租车司jī是个本地人, 块头也大, 他见张卫东戴着眼镜, 一副文弱的样子, 以为好欺负, 就道:"五十块哪够啊, 我不仅要专门开车去洗, 还要耽误做生意的时间, 这样, 你给两百块钱就算了。”

  钱, 张卫东倒不怎么看重, 但现在囊中羞涩就不得不省着点用。出租车司jī如果不是狮子大开口, 说个一百元, 指不定张卫东也懒得跟他争辩, 可他一开口□就两百元, 张卫东就不乐意了。

  在吴州市洗个车也就十块、十五块光景, 两百块都够他一个晚上不用做生意了。

  "我说师傅, 做人不要太贪!”张卫东脸色不禁微微一沉道。

  出租车▲▲司jī知道像张卫东这种学生没多大胆子, 嘴巴虽然硬, 但稍微一吓, 钱就乖乖地交出来, 况且他身边还有个喝醉了酒的女朋友要照顾, 所以闻言脸一沉道:"贪?你女朋友把我车子给吐了, 还变成你有理了是不?◎▲司jī知道像张卫东这种学生没多大胆子, 嘴巴虽然硬, 但稍微一吓, 钱就乖乖地交出来, 况且他身边还有个喝醉了酒的女朋友要照顾, 所以闻言脸一沉道:"贪sījīzhīdàoxiàngzhāngwèidōngzhèzhǒngxuéshēngméiduōdàdǎnzǐ, zuǐbāsuīrányìng, dànshāowēiyīxià, qiánjiùguāiguāidìjiāochūlái, kuàngqiětāshēnbiānháiyǒugèhēzuìlejiǔdenǚpéngyǒuyàozhàogù, suǒyǐwényánliǎnyīchéndào:"tān?nǐnǚpéngyǒubǎwǒchēzǐgěitǔle, háibiànchéngnǐyǒulǐleshìbú?

  说话间还伸出他粗壮的手臂做出要去抓张卫东领子的动作。

  张卫东晚上花了一大笔冤枉钱, 又摊上个烂醉如泥的女人, 心情本就不好, 见这个出租车司jī竟然诈人诈到他的头上来, 终于有些生气了, 把五十块钱往他身上一扔道:"要你拿去, 不要拉倒。”

  说完张卫东转身就走。

  可出租车司jī仗着自己是本地人, 块头又大, 哪肯放张卫东走, 伸手就朝他肩膀抓去。

○  张卫东见这个司jī要用强, 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怒气, 脚一抬, 猛地朝后踢了过去。

  出租车司jī哪里知道这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冷不及防立马就被一脚给踢翻在地。

 □ 出租车司jī被一脚踢翻在地, 哪肯罢休, 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从车子后备箱中取出一把大扳手, 三步并作两步, 蹿到张卫东的前面, 举着扳手指着他叫道:"小子, 你给老子站住!”

  张卫□东见出租车司jī不知死活, 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倒不是张卫东怕他, 只是他听出来出租车司jī的口音是本地人, 若打了他, 难保他会再叫人来学校闹, 却是má烦得很, 可他又不能为了这点小事把他给杀了●, 况且杀人是要偿命的, 张卫东还远没强大到跟整个国家对抗的程度。

  可要说就这样乖乖给他两百元, 张卫东还真不愿意。

  打也不是, 给也不是, 张卫东正在矛盾间, 对面突然有十来道白光射来, 接着是摩托车轰隆隆的引擎声。

  张卫东心里微微一动, 冲出租车司jī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冷冷道:"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否则等那几辆摩托车开到, 你哭都来不及了。”

  "小子你吓唬谁啊!你以为老子不知道那是飞车党的人吗?告诉你, 老子从小就是在这片地方长大的, 有个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就是混飞车党的, 你要是识相现在就乖乖地给老子掏钱洗车, 否则, 嘿嘿!”出租车司jī冷笑道。

  出租车司jī话音gāng落, 十来辆摩托车就飞奔到了跟前, 看到这边的情况就都纷纷停车跳了下来, 为首者竟然是那个女太妹, 阿雀。

  很巧, 出租车司jī嘴里说的邻居也gāng好在这群人中, 出租车司jī一看到他就冲他叫道:"gāng子, 出来兜风啊!”说着还示威地朝张卫东瞟了一眼。

  被称为gāng子的是个五大三粗, 理着寸板头的年轻男人, 上次并没有见过张卫东, 正不明白大姐大阿雀为什么突然停下车来, 就听到有人叫他。一看是以前的邻居, 就嚷道:"阿强, 的拿着个扳手干吗?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想坐霸王车了?老子做了他!”

  出租车司jī闻言暗自高兴gā○ng子这话讲得及时, 自己要白白多赚两百块钱, 急忙抬手往张卫东一指, gāng要开口, 却见到一位打扮前卫, 但长着一对浑圆长腿的太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把手中的头盔朝gāng子猛砸了过去, 一边砸嘴里▲还一边骂道:"你妈才不长眼, 你妈才坐霸王车, 我操!”

  阿雀是铁手下面四大金牌打手之一的朱雀, 原名叫朱晓雀, 是gāng子的大姐大。她打他, gāng子哪敢反手, 只好抱着脑袋, 肚子里是一肚子委屈,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张卫东还真没想到女人原来也能这么暴力, 也能骂我操!愣是看了好一会儿, 才醒悟过来, 急忙道:"算了, 阿雀。”

  见张卫东叫停, 阿雀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急忙扭着小蛮腰, 迈着两条浑圆的长腿, 露出一脸甜美讨好的笑脸朝张卫东走去。

  其实朱晓雀模样还是长得很周正的, 尤其那两条长腿真个是又长又直, 非常养眼, 而且小屁股也很丰满很翘, 但她的打扮实在太超前了, 尤其好好的一张嘴巴愣是被她给涂成了蓝紫色, 一笑起来, 什么美感都没了。跟苏凌菲那勾人的笑容一比, 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东哥nín好!”就在张卫东暗暗感叹, 好好的一个女人怎么就折腾成这样一副模样时, 朱晓雀已经走到他的跟前, 毕恭毕敬地叫道。

  看着自己大姐大毕恭毕敬的样子, gāng子终于明白为什么被打了, 而那出租车司jī当场就被吓傻了。

  他就是做梦也没想到, 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 就像个大学生一样的年轻人, 竟然是老大, 而自己竟然敲竹竿敲到他的头上去, 这不是自己找死嘛!

  好一会儿, 出租车司jī才回过神来, 急忙把扳手一扔, 弓着身子走到张卫东的跟前, 哭着张脸道:"大哥, 我有眼不识泰山, nín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

  张卫东当然懒得跟这种人计较, 再加上怀中还抱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女人, 就连跟他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没有, 看也不看他一眼, 直接对阿雀道:"我要到学校, 你载我一段。”

  "好。”朱晓雀闻言身子微微僵了下, 随即立马恭敬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