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3章这个可以脱


  朱晓雀的摩托车同样是哈雷戴维森, 蓝色的车身, 黑色的真皮座位, 座位比较长, zhāng卫东抱着苏凌菲坐在后面也丝毫不觉得拥挤。若不看那渗人的化妆, 其实光从后面看, 朱晓雀还是很养眼的。长长的美腿, 还有因为身子前俯而露出的一大截腰身, 又细又白。

  朱晓雀的车技很好, 坐在tā的后面, 除了觉得声音有点大, 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颠簸震荡。不到两分钟, 摩托车已经停在了教师单身宿舍下面。

  "今天谢谢你了阿雀。”zhāng卫东抱着苏凌菲下了车, 笑着对朱晓雀道。

  "东哥您客气了。没其他事的话, 我先走了。”朱晓雀刚才对着刚子虽然很暴力, 但对着zhāng卫东却乖巧得跟学校lǐ的乖女生似的。

  "好的, 天也比较晚了, 你也早点回家休息。”zhāng卫东点点头道。

  早点回家休息!朱晓雀闻言身子微微颤了下, 然后朝zhāng卫东点点头, 跨腿上了摩托车。

  目送摩托车消失在夜色下, zhāng卫东低头看了眼怀中的苏凌菲。

  细密微翘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精致细嫩的脸蛋红艳艳的, 配上湿湿柔柔的性感红唇, 在灯光下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zhāng卫东微微发了会儿愣, 摇了摇头, 然后抱着苏凌菲一口气爬到了七楼。

  从苏凌菲的手提包lǐ取出钥匙开了门, 然后抱着tā走了进去。

  苏凌菲的房间布置得很简单, 也很温馨, 飘荡着缕女人闺房独有的淡淡香气。

  zhāng卫东随手把苏凌菲扔到床上, 然后转身就走。这个女人从早上开始就算计他, zhāng卫东认为自己还这样尽职尽责地把tā抱到家已经算是人至义尽了。

  可zhāng卫东转身没走几步, 身后传来苏凌菲梦呓般的声音。

  "渴死我了, 我要喝水!”

  活该!谁让你喝那么多高度白酒来着?还害得我花了一千多块钱。

  一想起本来口袋lǐ有两千多块钱, 中午充了五百块钱饭卡, 晚上又被苏凌菲这么一折腾, 如今口袋lǐ只剩下可怜的六百块钱, 要是什么时候来个朋友或者同学, 只能向家lǐzhāng口要钱, zhāng卫东对苏凌菲就满肚子的火, 再也懒得听tā在床上叫渴。

  可是到了门口, zhāng卫东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转身从厨房lǐ找了个杯子, 倒了杯水重返卧室。

  刚才一直抱着苏凌菲还没有什么感觉, 可dāng重新踏入卧室, 一股刺鼻的馊味就立马冲入鼻子, 尤其将苏凌菲上身扶起让tā喝水时, 那股刺鼻的馊味从苏凌菲胸口衣服上散发出来, 刺激得zhāng卫东直皱眉头。

  苏凌菲迷迷糊糊中, 咕咚咕咚就把一杯水给喝光了, 然后头一偏, 心满意足地躺在zhāng卫东的胳膊弯中又继续睡去。

  zhāng卫东看着那精致的鼻子两翼微微zhāng动着, 发出呼呼的声音, 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颤抖着, 再看看tā胸前黏糊糊的污物, 心lǐ没来由地一软。

  算了, 算了, 今天就好人做到底。

  心lǐ想着, zhāng卫东把杯子放到床头柜, 然后伸手开始帮苏凌菲脱衣服。

  不得不说, 七年的自我封闭, 使得zhāng卫东的某些逻辑思维跟常人有些不同, 或者说逻辑性太强了。在他看来, 反正苏凌菲光着上身他都已经看过了, 而且他的眼神特好, 那天连tā那上面一颗芝麻大的黑痣都没落下。现在为了让tā睡得舒服点, 把tā的上衣给脱掉, 在他看来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起来还算是他心肠好了。至于说脱一个女孩子的上衣合适不合适, 他却是没去深想。

  不过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 zhāng卫东的思想还是很单纯的, 做这件事的时候非常坦荡, 没有参杂半点邪念。

  苏凌菲穿的是圆领短袖T恤, zhāng卫东将衣服往上一拉, 苏凌菲诱人的上半身就呈现在★■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 zhāng卫东的思想还是很单纯的, 做这件事的时候非常坦荡, 没有参杂半点邪念。

  苏凌菲穿的是圆领短袖T恤, zhāngzhèjiànshìshàngyěkěyǐkànchū, zhāngwèidōngdesīxiǎngháishìhěndānchúnde, zuòzhèjiànshìdeshíhòufēichángtǎndàng, méiyǒucānzábàndiǎnxiéniàn。

  sūlíngfēichuāndeshìyuánlǐngduǎnxiùTxù, zhāngwèidōngjiāngyīfúwǎngshàngyīlā, sūlíngfēiyòuréndeshàngbànshēnjiùchéngxiànzài了他的眼皮底下。高耸的山峰突兀地直刺zhāng卫东的鼻端, 深深的乳沟在朦胧的灯光下充满了诱惑。

  zhāng卫东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 本来胸罩上因为渗透带有点印渍, 也微微散发着丝难闻的气味, 但这个时候zhāng卫东是再也不敢脱了, 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在那双峰上摸上一把。

  至于裤子, 按zhāng卫东的逻辑是不能脱的, 因为那天他只看到了苏凌菲的上半身, 下本身苏凌菲是裹得严严实实的。若也帮tā脱了, 那就是自己占便宜。

  于是zhāng卫东脱了苏凌菲的上衣后, 又帮tā把鞋子脱掉, 将tā摆放在床的中间, 取过一条空调被给tā盖上, 又帮着打开空调, 然后拍了拍◎手转身出了tā的房门。为了防止有小偷进来, zhāng卫东还稍微动了点真气隔着门板, 将门从lǐ面给反锁了起来。

  回到房间时间其实还早, 连八点钟都还没到。zhāng卫东先去浴室冲了个澡, □冲完澡后正想拿本看看, 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屏幕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zhāng卫东心存疑惑地接了起来。

  "zhāng老师, 我是李丽, 没把我们的苏大美女送错房间?”手机刚接起来, 就听到李丽的声音。

  见是李丽, zhāng卫东心下就立马释然, 只是听tā的口气, 好像生怕他会对苏凌菲图谋不轨似的, 不禁没好气地道:"满嘴酒气, 还吐得一塌糊涂, 要不是看在同事的份上我都想把tā扔大马路了, 还送错房间?我有病啊!”

  虽然在酒桌上李丽已经知道zhāng卫东实际年龄只有二十三岁, 就算不计较相貌, 光年龄这一项, 自己这个已过而立之年的老处女跟他也是没有任何希望, 但见zhāng卫东dāng着自己的面这样说另外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学校lǐ公认的大美女, 李丽听了心lǐ还是感到格外的舒服, 急忙笑道:"行了, 行了, 我知道你是学雷锋做好事。”

  "这样还差不多, 你放心, 苏凌菲我已经安全把tā送到家了, 没其他事的话我挂了。”zhāng卫东闻言这才心情转好, 笑道。

  "事倒没什么事情了, 不过……”李丽闻言有些吞吞吐吐道。

  "不过什么?大家都是同事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好了。”因为李丽从一开始对他就很热情, 像个大姐姐一样的, 所以zhāng卫东对tā印象很不错, 见tā吞吞吐吐的, 有些不快道。
◎   "你, 你现在怎么样?还能不能再喝点酒?”见zhāng卫东这样说, 电话那头的李丽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犹豫了下问道。

  "喝酒?没问题啊!”zhāng卫东微微怔了下, 随即想起了钱的问题☆, 急忙补充道:"不过我刚参加工作, 手头有些紧, 可不要再让我请客喝酒了。”

  "dāng然不用你请客啦。”李丽没想到zhāng卫东竟然会想到自己还要他请客喝酒, 不禁哭笑不得地道。

  "那我再喝个几斤白酒没问题。”zhāng卫东闻言心下松了口气, 很谦虚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