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5章牛哄哄


  张卫东本就对冒充lǐ丽的nán朋友很有些心虚, 被王晓艳这么yī说, 脸都有点红了, yī时间尴尬在nà里, 不知道该怎么跟王晓艳打招呼。

  王晓艳见张卫东这个堂堂大学老师竟然会脸红◆, nà双妩媚的桃花眼不禁微微yī亮, 笑着朝张卫东伸出芊芊玉手道:"张老师, 我跟lǐ丽同岁但月份比她大, 你叫她丽姐, nà也叫我姐怎么样?”

  张卫东只是yī时不大适应跟人打交道, 再加上对冒充lǐ丽的nán朋友有些心虚, 但他的心理素质却绝对是yī等yī的强, 人也是绝顶聪明, 闻言立马就恢复了心境, 也笑着伸手跟王晓艳轻轻握了下, 道:"nà我就叫你晓艳姐, 你也别什么张老师不张老师的, 叫我卫东。”

  "nà就这样说定了, 卫东, 咯咯, 长这么大还是第yī次被大学老师叫姐姐呢!”王晓艳见张卫东这样说, 心情出奇的好, 再次咯咯笑了出声。

  胡玉欣这时也稳定了情绪, 再加上张卫东并不是想象中nà般刻板迂腐, 自然也跟着要张卫东管她叫姐。张卫东见状, 只好也叫她玉欣姐, 高兴得胡玉欣脸都红了。

  lǐ丽见才见面没yī会儿, 自己两个同学就跟张卫东有说有笑, 看自己的眼神更是充满了羡慕, lǐ丽心里倍感有面子的同时, 也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她知道, 若张卫东年龄真是二十八岁, 少不得她豁出去也要倒追他yī回。可张卫东真正的年龄才二十三岁, 她实在拉不下脸来倒追他。所以今晚注定只是yī场戏, yī场演给别人看的戏。散场之后, 她依旧只是孤家寡人yī个。

  包厢里还有三nán二女, 当张卫东他men推门进去的时候, 台上有对nán女在情歌对唱《心雨》, 台下则坐着两nányī女。其中yīnányī女靠得很近, 显然是yī对, 另外yī个nán的长了yī双金鱼眼, 酒糟鼻, 还挺着个将军肚, 相貌比较寒碜。不过身上穿的都是名牌, 手腕上还带着个在灯光下金光闪闪的劳力士金表, 显然是个有钱的主。当张卫东进去的时候, 金表nán正yī手拿着瓶健力士黑啤, 口沫横飞地讲着什么。他前面的茶几上还摆着不少零食水果和啤酒。

  五人见张卫东四人进来, 台上两人朝张卫东挥了挥手, 算是打过招呼, 金表nán则瞟了张卫东yī眼, 然后继续口沫横飞地跟身边的两人吹侃着, 倒是nà两人打断了他, 起身跟张卫东打了声招呼, 金表nán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跟朝张卫东打了声招呼。

  经过介绍, 张卫东才知道, 台上唱情歌的nán士是lǐ丽的高中同学lǐ建, 另外yī个是他的妻子王亚萍。台下的三人, 其中nà靠得很近的yī对nán女也是夫妻关■búyuàndìgēncháozhāngwèidōngdǎleshēngzhāohū。

  jīngguòjièshào, zhāngwèidōngcáizhīdào, táishàngchàngqínggēdenánshìshìlǐlìdegāozhōngtóngxuélǐjiàn, lìngwàiyīgèshìtādeqīzǐwángyàpíng。táixiàdesānrén, qízhōngnàkàodéhěnjìndeyīduìnánnǚyěshìfūqīguān系, nán的叫郑文斌, 女的叫徐亦云, 两人都是lǐ丽的同学, 搞建材生意的。至于nà金表nán就是他men夫妇给lǐ丽安排的对象, 叫吕远超。

  吕远超的老爸以前是吴州市建设局城乡建设处处长, 靠着他老爸的关系, 再加上吕远超这人交际能力也不错, 倒是搞了几个小工程, 赚了不少钱。但自从吕远超他爸退休后, 吕远超在建筑工程这yī行就渐渐玩不转了, 只能转干家庭装修。

  或许是因为事业上正处于低谷期, 再加上前几年也玩够了, 吕远超就有点想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现在这社会像吕远超这种有金的nán人, 哪怕相貌丑了点, 想找个人结婚还是很容易的。可也正因为这样, yī般女人还就入不了他的眼, 他还就想找个高学历高文化的女人, yī来显得他吕远超有能力, 二来也为了后代的优良基因传承考虑, 三来嘛, 这些年吕远超玩过不少女人, 连艺术院校的在校生也玩过yī个, 其中自然并不乏漂亮的, 倒也有些看透了, 知道漂亮的女人只要有钱什么时候都可以要, 没必要非要娶回家里来养着, 家里nà位还是相貌普通点, 学历高点好。所以当lǐ丽的高中同学郑文斌跟他yī说lǐ丽的事情, 他就立马心动了。

  晚上再yī见面, 吕远超发现lǐ丽除了相貌普通yī点外, 身材倒还是不错, 心下就更满意了, 所以吕远超对着lǐ丽自然是大献殷勤, 也少不得吹嘘自己认识某某大人物, 做工程怎么怎么赚钱等等。可是吕远超却没意识到他这话若对yī些风尘女子或者拜金主义的女人讲, 自然是能立马让她men拜倒在他的胯下, 但lǐ丽是大学老师, 而且还是从事科研工作的老师, 对金钱虽然也是看重的, 但吕远超这么yī吹嘘却难免给她暴发户的感觉, 而且吕远超长相又实在太过寒碜, lǐ丽对他的印象自然更是直线下降, 但偏生他还自我感觉特好, 老是缠着她, 而郑文斌夫妇是搞建材的, 有心讨好吕远超, 自然是在yī边尽量往他脸上贴金, 搞得最后lǐ丽没办法只能把张卫东给搬了出来。

  这些张卫东自然不知道, 但他yī看吕远超yī副暴发户的样子, 似乎天底下就他有几个臭钱yī样, 就知道lǐ丽为什么要拉他□做挡箭牌了。别说lǐ丽, 就连张卫东看到他动不动抖yī抖手腕, 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戴着劳力士金表yī样, 就想扁他yī顿。

  "卫东对不?来我men碰yī下。说起你men大学老师我还是比较佩◎□做挡箭牌了。别说lǐ丽, 就连张卫东看到他动不动抖yī抖手腕, 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戴着劳力士金表yī样, 就想扁他yī顿。

  "卫东对不?来我zuòdǎngjiànpáile。biéshuōlǐlì, jiùliánzhāngwèidōngkàndàotādòngbúdòngdǒuyīdǒushǒuwàn, sìhūshēngpàbiérénbúzhīdàotādàizheláolìshìjīnbiǎoyīyàng, jiùxiǎngbiǎntāyīdùn。

  "wèidōngduìbú?láiwǒmenpèngyīxià。shuōqǐnǐmendàxuélǎoshīwǒháishìbǐjiàopèi服的, 但就是太生气了, 这点不好。这个社会很复杂啊, 有空要多出来转转, 多认识yī些人。就像我以前搞工程, 动不动就碰到yī些钉子户、刁民。”吕远超举起手中的酒瓶朝张卫东示意了yī下, yī副说教的样子道。

  张卫东微微皱了下眉头, 还是跟吕远超碰了下, 打断道:"照吕总的意思, 你要拆人家的房子, 人家不让你拆反倒成了钉子户、刁民了?”

  "你看, 你看, 生气上来了!现在这个社会谁有钱有权就是老大, 你妨碍了我盖房子, 你就是钉子户就是刁民。不仅拆迁办会出面, 武警也会出面维护现场秩序。实话告诉你, 这还是面上的, 暗地里, yī些有实力的房产公司还会请yī些道上的人出面摆平, 政府nà边还不是睁yī只眼闭yī只眼的。哼, 你men别看我现在转搞居家装修了, 以前我吕远超说起来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 像至尊娱乐城的老总杜威, 说起来也算是东城区yī个厉害的人物, 见了我也是要卖我几分薄面的。至于这东城区的公安局、还有高新街派出所我更是经常打交道了。”吕远超牛逼哄哄地道。

  "nà是, 要说起人脉, 吕总真是没得说。去年我yī个堂弟因为打架进了派出所, 就是吕总给弄出来的。”徐亦云笑着恭维道。

  见徐亦云这么说, 吕总感觉更有面子了, 金鱼眼得意地瞟了张卫东yī眼道:"所以卫东别看你年纪轻轻就是大学老师, 但要说离开学校, 估计你还没我下面负责装修的工头混得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