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26章霸气


  张卫东这些年都在象牙塔里渡过, 对社会的黑暗还真有些不了解, 虽然不赞同吕总的话, 但想起tā之前说的钉子户的事情, 心情还是微微有些沉重, 也jiù懒得跟tā争辩。

  吕远超见张卫东沉默不言, jiù越发得意起来, 道:"其实现在这社会一切都是朝钱看, 有钱jiù是爹娘。像nǐ现在这样, 说起来是大学老师很厉害的样子, 可是一年也jiù几万块钱, 我一套房子装修下来jiù把nǐ●一年的钱给赚回来了。”

  张卫东现在口袋里正紧巴得很, 正为钱的事情烦恼, 闻言倒没觉得吕远超这话刺耳, 但李丽的脸色jiù不好看了, 冷哼一声道:"这jiù是吕总nǐ孤陋寡闻了, nǐ说的是★死工资。像我们搞科研的老师, 如果能搞出科研成绩的话, 别说一年几十万jiù是一年几百万也不奇怪。”

  吕远超最忌讳别人说tā孤陋寡闻, 尤其这话还是出自李丽的口中, jiù越发让tā不爽, 沉下脸道:"nǐ说的一年搞几百万是院士!这样的人吴州大学估计再过个几十年也出不了一个。”

  李丽一听自然心里不快, 脸一沉张嘴jiù想反驳。不过王晓艳见气氛有些闹僵的样子, 已经拉着李丽道:"啤酒喝多了, 肚子胀得厉害, 跟我一起去趟洗手间。”

  李丽也知道跟吕远超这种人没什me好争的, 闻言jiù跟王晓艳一起站了起来, 徐亦云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

  出了包厢, 徐亦云对李丽道:"我说李丽, nǐ自己本来jiù是大学老师, 跟社会接触得也少, 那个张卫东刚好又是大学老师, 而且生气重人又年轻, 我觉得nǐ跟tā不合适。吕总jiù不一样, 除了人长得不咋样, 但不仅家里有□点钱, 而且社会阅历丰富, 跟nǐ刚好互补, 我觉得nǐ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

  李丽本来jiù对徐亦云夫妇的安排有点不满, 闻言没好气地道:"nǐ还是跟以前一样势利, jiù算我真跟张卫东不◎□点钱, 而且社会阅历丰富, 跟nǐ刚好互补, 我觉得nǐ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

  李丽本来jiù对徐亦云夫妇的安排有点不满, diǎnqián, érqiěshèhuìyuèlìfēngfù, gēnnǐgānghǎohùbǔ, wǒjiàodénǐyīnggāizàirènzhēnkǎolǜyīxià。”

  lǐlìběnláijiùduìxúyìyúnfūfùdeānpáiyǒudiǎnbúmǎn, wényánméihǎoqìdìdào:"nǐháishìgēnyǐqiányīyàngshìlì, jiùsuànwǒzhēngēnzhāngwèidōngbú合适分手了, 吕远超这种人我也是绝看不上的。”

  徐亦云见李丽这样说, 脸上jiù有些不快了, 道:"我怎mejiù势利了?我这不是为nǐ好吗?这年头拼死拼活还不都是为了钱。”

  "行了, 行了, nǐ们jiù别争了, 今晚我们jiù唱歌喝酒, 不谈这些。”王晓艳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然后有些踉踉跄跄地朝洗手间快速走去, 显然喝得稍微有点多。

  张卫东本jiù不喜欢热闹, 也不喜欢唱歌, 李丽一走, jiù感觉越发没意思, 倒是吕远超还是不忘显摆, 一会说自己跟高新街道派出所的王所长关系很好, 一会儿又说跟东城区的小刀帮老大刀哥喝过酒。听得张卫东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tā很有职业精神, 这才没有直接起身走人, 不过心里已经拿好了主意, 等李丽回来jiù建议她走人。

  不过张卫东坐在沙发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李丽她们回来, 不禁有些奇怪, 怎me女人上个厕所需要这me长的时间, 正奇怪间, 门猛地被推了开来, 徐亦云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徐亦云一冲进来jiù对吕远超叫道:"吕总, 不好了, 王晓艳出事了, nǐ快出面帮个忙。”

  虽然吕远超刚才说的话吹牛成分很大, 不过还是的的确确经历过一些场面的, 闻言倒没像郑文斌tā们一样慌张, 而是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沉声道:"别急小徐, 究竟发生什me事情了, nǐ好好说一下。”

  见吕远超那me镇定, 徐亦云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是王晓艳酒喝多了, 回来时进错包厢。本来这也没什me, 可包厢里的几个男人也有点喝高了, 见王晓艳模样身材都很正点, jiù◇对她动手动脚, 还说要罚她唱歌喝酒。王晓艳当然不肯, 因为tā们手脚不干净, 还骂了tā们一两句。其中有个男人jiù扇了她一巴掌, 李丽上前说理也被tā们给推到了一边, 还掏出刀子比划说王晓艳今晚要是◇◇对她动手动脚, 还说要罚她唱歌喝酒。王晓艳当然不肯, 因为tā们手脚不干净, 还骂了tā们一两句。其中有个男人jiù扇了她一巴掌, 李duìtādòngshǒudòngjiǎo, háishuōyàofátāchànggēhējiǔ。wángxiǎoyàndāngránbúkěn, yīnwéitāmenshǒujiǎobúgànjìng, háimàletāmenyīliǎngjù。qízhōngyǒugènánrénjiùshànletāyībāzhǎng, lǐlìshàngqiánshuōlǐyěbèitāmengěituīdàoleyībiān, háitāochūdāozǐbǐhuáshuōwángxiǎoyànjīnwǎnyàoshì不唱到tā们满意, jiù要破她的相。徐亦云见形势不对, jiù急忙溜出来报信了。

  因为包厢jiù隔了一间, 所以徐亦云话讲完, 张卫东等人也已经到了包厢门口。

  吕远超听说房间里不仅有七八个男人, 还有刀子, 心里jiù已经有些发虚, 到了包厢门口竟有些犹豫, 不敢推门进去。

  张卫东心急李丽, 哪里管tā三七二十一, 见吕远超没敢推门, jiù一手拨开tā, 然后抬脚jiù是一脚踹了进去。

  门"砰”地一声被踹开来, 包厢里的人见门突然被人踹开, 都纷纷朝张卫东看去, 见带头的竟然是一个二十来岁, 生气十足的小年轻, 不禁都有些愕然, 而包厢外的徐亦云等人☆没想到张卫东这个文弱生这一刻竟然这me有霸气, 敢一脚把人家包厢的门给踹了, 也都有些发愣地盯着tā看。

  张卫东哪管别人的目光, 门一被踹开, 目光jiù开始四处寻找李丽和王晓艳, 很快ji◆ù发现她们被一班混混围在液晶屏幕面前, 其中有两个混混手中还拿着折刀, 甩来甩去地把玩着。李丽和王晓艳显然吓得不轻, 两人抱成一团, 脸色很是苍白, 王晓艳的脸上还有个巴掌印。

  除了那一帮混混, 沙发上还坐着个长头发的年轻人和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年轻人脸颊上有道伤疤, 发丝遮住半边脸, 整个人看起来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吕远超显然认识这个年轻人, 一见到tā脸上立马jiù堆起了讨□好的笑容, 上前两步道:"原来是刀哥啊!”

  见吕远超跟包厢里的人认识, 本准备上前解围的张卫东jiù停住了脚步。

  那个被称为刀哥的年轻人本来是翘着二郎腿, 一副冷酷拽拽的样子, 闻◆hǎodexiàoróng, shàngqiánliǎngbùdào:"yuánláishìdāogēā!”

  jiànlǚyuǎnchāogēnbāoxiānglǐderénrènshí, běnzhǔnbèishàngqiánjiěwéidezhāngwèidōngjiùtíngzhùlejiǎobù。

  nàgèbèichēngwéidāogēdeniánqīngrénběnláishìqiàozheèrlángtuǐ, yīfùlěngkùzhuàizhuàideyàngzǐ, wén言抬头瞟了吕远超一眼, 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吕总啊, 怎me兴师动众的是想到我这要人吗?”

  吕远超见刀哥一副阴阳怪气的, 两腿不禁微微哆嗦了一下, 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灿烂, 道:"不敢, 不敢。不过她们两都是我的朋友, 刀哥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 放她们一马, 今天晚上算我请客。”

  "哦, 既然吕总都这样说了, 这个面子当然要给。”刀哥道。

  见刀哥这样说, 吕远超顿时感觉脸上有光, 刚想说声谢谢, 刀哥却又道:"不过, 放她们一马可以, 不过该唱的歌还是要唱的!”

  吕远超脸上的肥肉抖了抖, 急忙道:"那是当然, 那是当然。”

  "当然个屁!”张卫东见最终的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 终于按耐不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