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31章做好事也有错


  {推荐票一直不给力啊, 我是很纯洁很老实的人, 求不来票, 每天只会上来唠叨两声, 可你们不能欺负老实人啊!兄弟们有票的给点票, 捧下场, 今天我会吐血四更, 这是第二更!}

  ---------------------------------------------

  张卫东正在床上睡得正香, 外面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踹门声音。

  "张卫东, 你这个王八蛋快点给我▲滚出来!”接着是那熟悉的女人声音。

  张卫东张kāi眼看看窗外, 见天还只是蒙蒙亮, 知道现在最多也就五点来钟。

  "喂, 你还有完没完的, 不是跟你说了, 那是误会, 误会!”张卫东▲gǔnchūlái!”jiēzheshìnàshúxīdenǚrénshēngyīn。

  zhāngwèidōngzhāngkāiyǎnkànkànchuāngwài, jiàntiānháizhīshìméngméngliàng, zhīdàoxiànzàizuìduōyějiùwǔdiǎnláizhōng。

  "wèi, nǐháiyǒuwánméiwánde, búshìgēnnǐshuōle, nàshìwùhuì, wùhuì!”zhāngwèidōng□起了床, 一把拉kāi房门, 满肚zǐ火气地冲着苏凌菲叫道。

  "误会?什么误会, 趁我喝醉了酒, tuō我的衣服也是误会吗?”苏凌菲没想到张卫东tuō了自己的衣服还这么理直气壮地冲自己发火,◇□起了床, 一把拉kāi房门, 满肚zǐ火气地冲着苏凌菲叫道。

  "误会?什么误会, 趁我喝醉了酒, tuō我的衣服也是误会吗?qǐlechuáng, yībǎlākāifángmén, mǎndùzǐhuǒqìdìchōngzhesūlíngfēijiàodào。

  "wùhuì?shímewùhuì, chènwǒhēzuìlejiǔ, tuōwǒdeyīfúyěshìwùhuìma?”sūlíngfēiméixiǎngdàozhāngwèidōngtuōlezìjǐdeyīfúháizhèmelǐzhíqìzhuàngdìchōngzìjǐfāhuǒ, 气得胸腔都差点炸了。

  见苏凌菲竟然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火, 张卫东一时间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 愣在了原地。

  自己这可是做好事来着啊!难道做好事也有错吗?

  见张卫东愣在原地, 苏凌菲自然认为张卫东心虚了, 就用手指头戳着张卫东的胸口, 咄咄逼人道:"怎么心虚了?误会啊?你怎么不再说误会啊?要不你干脆说那衣服是我自己tuō掉的好了。”

  "真是好心却被当做驴肝肺, 你昨晚吐了一身, 衣服黏糊糊的, 又一股zǐ臭味, 我看不过去才帮你tuō的, 你以为我愿意啊?”张卫东总算清醒过来了, 见苏凌菲咄咄逼人的样zǐ, 一肚zǐ恼火道。

  苏凌菲昨晚喝了那么多○酒, 脑zǐ本就还没完全清醒, 听张卫东这么一说, 心想原来自己昨晚还吐了一身啊, 这么说他也是好心了。可一想, 不对呀, 自己的衣服, 能让一个男人随便tuō吗?再说昨晚自己吐了一身, 还不是他害的◆

  "你这, 这是耍流氓, 趁机占我便宜!”苏凌菲见自己差点被张卫东绕进去, 气得舌头都打结了。

  "切, 有什么便宜好占的, 你的身zǐ我又不是没看过。”张卫东撇了撇嘴, 不屑道。

  "你, 你混蛋!”苏凌菲没想到张卫东竟然无耻到这等地步, 可说又说不过张卫东, 气得眼泪一抹, 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跑。

  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后, 苏凌菲自然少不得拿起枕头乱砸乱打发泄了一通。发泄了一通后, 苏凌菲这才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仅仅两天时间, 不仅被人看走了珍藏二十六年的两只小白兔, 昨晚竟然还稀里糊涂地被人tuō了衣服, 可偏生还没地方说理去, 让苏凌菲真是欲哭无泪。

  苏凌菲发呆了好一会儿, 无意中头一歪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杯zǐ, 不禁微微怔了下。或许是因为长期从事科研实验养成的习惯, 苏凌菲做事情向来是有条理有原则的, 家务也是◎一样, 所以是绝对不会把水杯随意放在枕头柜上。

  随手拿过杯zǐ缓缓在手中转动着, 思绪也随着杯zǐ缓缓转动。

  好像昨晚梦到了沙漠, 正渴得要死时, 突然看到了一条河, 然后喝了许多□yīyàng, suǒyǐshìjuéduìbúhuìbǎshuǐbēisuíyìfàngzàizhěntóuguìshàng。

  suíshǒunáguòbēizǐhuǎnhuǎnzàishǒuzhōngzhuǎndòngzhe, sīxùyěsuízhebēizǐhuǎnhuǎnzhuǎndòng。

  hǎoxiàngzuówǎnmèngdàoleshāmò, zhèngkědéyàosǐshí, tūránkàndàoleyītiáohé, ránhòuhēlexǔduō水, 后来就不渴了, 难道说那时刚好是那个混蛋喂我水喝吗?

  这么一想, 苏凌菲不禁猛地坐了起来, 跑到浴室。浴室的门才刚打kāi, 就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冲鼻而来, 苏凌菲急忙捏住鼻zǐ, 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被张卫东扔在地上的T恤。发现T恤衫前面一片的呕吐物, 现在虽然已经干了, 但看起来还是让她阵阵反胃恶心。捏着鼻zǐ把T恤衫扔到水桶里, 然后打kāi水龙头往里面放水。看着T恤衫渐渐淹没在水中, 苏凌菲不禁发起了呆来。

  其实苏凌菲并不是一根筋的女人, 现在当然也逐渐明白过来, 张卫东昨晚确实是为她好, 也没占她什么便宜, 否则真要有心占她便宜, 当她醒来时应该就是一丝不挂, 而不是只少了件上衣。

  可是明白归明白, 一想起自己之所以会喝醉就是张卫东造成的, 再想想张卫东刚才那不屑的表情, 好像她tuō光了求他看似乎也懒得看, 而事实上还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 因为□她身上只少了件脏衣服, 其他的都还完好无缺地穿在身上, 苏凌菲又不禁咬牙切齿起来。

  难道本姑娘不漂亮吗?难道本姑娘的身zǐ不性感吗?竟然敢无视本姑娘?心里边愤愤不平地骂着, 还在镜zǐ面前挺■了挺丰满挺拔的胸脯。

  这女人却也不想想, 若张卫东真把她扒得一丝不挂, 她现在恐怕连哭都不来及了!

  张卫东见苏凌菲被自己说得哭着跑了, 这时才隐隐觉得昨晚自己做的事情有些不妥当, 可具体不妥当在哪里还真一时难说清楚。既然想不清楚, 张卫东也就懒得去想, 转身折回房间。

  想再上床睡觉, 但睡意已经全没了, 再加上脑zǐ里全是刚才苏凌菲气哭离去的样zǐ, 心里没来由得一阵烦躁, 于是张卫东干脆拉kāi窗帘和移门走到阳台上。

  清风拂面, 东方是一片金色朝霞, 下面是雾气升腾的明镜湖, 张卫东心情不禁豁然kāi朗起来, 不再去想苏凌菲的事情。

  明镜湖面积有一百07亩, 位于xué校中央。周边一圈不仅绿草萋萋, 柳树成荫, 还有古亭假山和几棵上了年数的香樟树、银杏树, 绿意盎然, 空气清新, 所以明镜湖一直是校内晨练、晨读的好地方。只是现在是暑假, ◆而且还是早上五点来钟, 倒是难得看到几个人。

  张卫东吹着晨风, 如鹰隼般的眼睛随意扫视着下方。不过当他的目光扫过明镜湖西面一棵古香樟树时, 不禁微微停滞了下。

  吴州大xué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 据传曾是宋朝一位大官退隐养老之地, 后来虽然几经转手, 但也都是历朝历代官宦商贾的府邸, 到了民国时方才成了国立吴州理工xué院所在地, 发展到现在就成了吴州大xué。据说刚立校时, 这里古树成林, 上百年的香樟树、银杏树是随处可见, 甚至上千年的也有好几棵。只是后来历经战火, 古树烧的烧毁的毁, 就只剩下西面三棵古香樟树和两棵古银杏树, 被称为吴州大xué的古木林。

  这五棵树年龄最低的也有三百年, 如今都已成了市园林局登记在册的古木。每到秋天, 古银杏树一片金黄, 香樟树则树冠如盖, 绿绿葱葱, 在阳光下互相辉映, 仿若春秋并存, 别有一番味道。

  当然如今是夏天, 这片古木林自然是郁郁葱葱, 充满生机, 空气经过古木净化更是说不出的清新。甚至到了正午的时候, 在树底下都能感到阵阵阴凉, 比坐在空调房里都要舒服上许多。

  让张卫东目光微微停滞的便是这古木林正中间的一棵香樟树。这棵香樟树树龄已经有五百年, 枝繁叶茂, 裸露与土表的根都有湖边柳树树干那么粗。此时有个老人两腿分kāi与肩同宽, 双膝微屈, 两臂自然下垂, 立于古樟树下, 对着树干缓缓地呼气吸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