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33章叔可忍婶不可忍


  丽姐?苏凌菲wēiwēi一怔, 随即有种要彻底疯掉的感觉。刚才自己这么大一个美女单独坐在办公室里, 他愣是连鸟都不鸟一下, 现在可好, 李丽一来, 不禁马上笑容相迎, 还亲热地叫她丽姐。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可事情还没完, 李丽见是张卫东, 脸上也立马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边把包搁在桌上, 一边跟他亲切而又随意地打招呼道:"卫东, 早啊!”

  打完招呼之后, 李丽就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一边用手当扇子往脸上扇, 一边道:"这鬼天气, 一大早就这么热!”竟然从头到尾没看苏凌菲一眼, 更别shuō打招呼了。

  苏凌菲见自己的同事兼好友, 竟然仅仅一个晚上就跟那个"偷窥狂”卫东卫东得叫得那么亲热, 压根就把自己抛到了一边去, 心里那个抓狂, 那个郁闷啊!

  可是事情还是没完。张卫东这么多年来一直专心修炼和学业, 大学四年, 硕博连读四年, 压根就没交过什么朋友, 大家见他沉默寡言, 性格孤僻自然就跟他更生疏起来。如今张卫东终于因为踏入筑基期, 再不用为修炼的事情烦恼, 准备敞开心扉好好享受生活, 难得这个时候, 李丽对他热情有加, 又s○huō以后遇到什么问题, 她这个姐姐一定罩着他。向来孤单惯了的张卫东当然对她是倍感亲切, 简直有点把她当亲姐姐来看了。再把苏凌菲这个胸大心眼小的女人拿来一比, 李丽简直就是一个新世纪的完美女人。所以张◆☆卫东见李丽似乎又热又渴的样子, 竟破天荒地起身殷勤地道:"丽姐, 渴不渴, 我帮你倒杯水!”

  shuō完也没等李丽回答, 就伸手拿起她桌上的杯子, 给她倒水去了。

  李丽这辈子哪里享□受过这等待遇, 而且对方还是个又帅又年轻的博士老师, 见张卫东拿起自己桌上的杯子, 真是又激动又感动, 差点就要眼泪哗哗。

  这个弟弟还真是好啊, 可惜就是年龄太小了!老天啊, 你怎么就不让我迟生几年呢?

  李丽激动得差点眼泪哗哗, 苏凌菲却是气得差点眼泪哗哗, 这简直比把她脱个一丝不挂站在马路上, 却没人愿意看上一眼还要气人啊!

  "卫东, 我也渴了, 帮我也倒一杯好不好?”苏凌菲心里气得就差点xiǎng把张卫东整个人给吃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 看着张卫东殷勤地给李丽倒来一杯水, 鬼使神差地冲张卫东shuō道。

  那声音真是又甜又腻, 那眼神真是又柔又水, 就算那男人的心是铁做的, 估计也要马上被融化掉, 然后屁颠屁颠地去给她倒水。

  "有手有脚的, 渴了不会自己去倒吗?”张卫东闻言理所当然地白了苏凌菲一眼, 没好气地道。

  这是什么女人嘛?脸皮还真是厚啊, 早上还冲我发火, 现在竟然叫我帮她倒水。难道我就这么好欺负, 难道我就这么傻?

  眼巴巴等着张卫东屁颠屁颠地去给她倒水的苏凌菲当场就被张卫东这句话给shuō得差点吐血而亡, 气得嘴唇都发紫了, 指着张卫东你你你了好几下, 愣是shuō不出一句话来。

  李丽当然不知道苏凌菲跟张卫东之间发生的误会, 苏凌菲也不可能把那种糗事告诉她。所以见苏凌菲都这样shuō了, 张卫东也不鸟她, 看着以前集男人万千宠爱与一身的苏凌菲吃瘪, 心里爽是爽。可李丽跟苏凌菲毕竟是同事兼好友, 见苏凌菲气得不行, 生怕两人闹开来, 就横了张卫东一眼, 嗔怪道:"人家苏大美女都开口了, 你一个大男人的难道就不会大方点给她倒杯水吗?”

  我已经够大方了啊, 一大早被人恩将仇报还主动跟她打招呼呢?可她呢?张卫东心里暗暗不平。但张卫东这个人有个特点, 对他好的人, 再怎么shuō他他也不会生气, 所以见李丽既然开口为苏凌菲shuō话, 心里不平归不平, 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道:"那好!”

  shuō着张卫东就走到苏凌菲的面前, 伸手要去拿杯子。

  "哼, 谢谢, 不用劳您老大驾了!”苏凌菲见李丽一开口, 张卫东就乖乖地给她倒水, 心里更有一种shuō不出的味道, 很气也很酸溜溜。见张卫东伸手过来拿杯子, 气呼呼地一手抢了过去, 然后蹬蹬蹬自己去饮水机边倒水去了。

  张卫东见状只好朝李丽无奈地耸了耸肩, 意思是shuō, 你也看到了, 不是我不肯给她倒, 压根就是这个女人没法理喻。

  李丽见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知道苏凌菲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从昨天开始似乎就处处针对张卫东。

  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审问审问凌菲, 李丽暗忖。

  苏凌菲给自己倒了杯水后, 又哼了声, 重重坐回自己的位置, 然后傻傻地看着杯中的水, 既不喝水, 也不理李丽, 也不知道在xiǎng些什么。

  李丽本xiǎng跟苏凌菲搭讪几句的, 但见她这个样子, 也就不去打扰她, 跟张卫东聊起了家常。

  张卫东以前只是因为修炼的缘故少跟人交往, 如今既然决定要敞开心扉好好享受生活, 再加上李丽对他又热情, 像个姐姐一样, 张卫东自然要花心思shuō些让她开心的话。

  这人要是脑袋瓜聪明, 只要肯花心思进去, 学什么都能比常人快一点。所以张卫东一花心思, 再加上他敏锐的洞察力, 竟也时不时妙语连珠, shuō得李丽不时地咯咯笑得花枝乱颤。

  李丽是笑得花枝乱颤, 苏凌菲却是越发的郁闷生气, 最后实在受不了霍地一下站起来, 然◎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见苏凌菲离开办公室, 李丽xiǎng起她反常的情绪, 跟张卫东稍wēi再聊了一会儿, 以要做试验为由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了凌菲, 你跟卫东以前是不是有过什么◇◎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见苏凌菲离开办公室, 李丽xiǎng起她反常的情绪, 跟张卫东稍wēi再聊了一会儿, 以要做试验为由离hòuqǐshēnlíkāilebàngōngshì。

  jiànsūlíngfēilíkāibàngōngshì, lǐlìxiǎngqǐtāfǎnchángdeqíngxù, gēnzhāngwèidōngshāowēizàiliáoleyīhuìér, yǐyàozuòshìyànwéiyóulíkāilebàngōngshì。

  "zěnmelelíngfēi, nǐgēnwèidōngyǐqiánshìbúshìyǒuguòshíme过节?”在wēi生物间, 李丽找到了苏凌菲。

  苏凌菲倒是很xiǎng把前因后果跟李丽shuō一shuō, 可那种事情却又实在shuō不出口, 而且万一李丽要是不小心又跟别人提起, 那她不惨死了!

  "没有, 就是看他不顺眼!”苏凌菲咬着牙, 恨恨道。

  "不应该啊, 卫东年轻帅气, 学识渊博, 又有风度, 对人也热情, 这种男人现在差不多已经绝种了。”李丽不解道。

  见李丽对张卫东这个无耻下流外加混蛋的"偷窥狂”评价竟然这么高, 苏凌菲自然是气得要死, 可偏生又拿不出理由来反驳, 只能恨恨道:"反正我就看他不顺眼, 不行吗?”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既然苏凌菲非要shuō自己看张卫东不顺眼, 李丽也没办法shuō什么, 只好耸了耸肩道:"行, 当然行, 看谁顺眼看谁不顺眼那是你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