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34章指点


  说完之后, 李丽只能摇摇头转身离去。因为年龄的缘故, 李丽对张卫东是不敢存什么幻想, 所以心底倒是希望苏凌菲能跟张卫东凑一对, 不过现在看来两人是一对冤家, 没戏!

  离开试验室之后, 李丽心里终究还是有些疑惑和不死心, 重新折回办公室, 见张卫东正在查看资料, 犹豫了下还是问道:"卫东, 你跟苏凌菲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有也早已经jiě释清楚了, 压根就是那女人胸部大心眼小!张卫东心里暗暗腹诽着, 嘴上却反问道:"误会?我才刚来三天跟她能有什么误会?”

  李丽想想也是, 两人认识不过才两三天能有什么大不了的误会。估计还是张卫东对苏凌菲的态度太过冷淡, 让素来习惯了被人关注的苏大美女有些不爽了, 越想李丽越觉得自己zhè个猜测在理, 于是道:"算了, 不管你们有没有什么误会。凌菲zhè人其实面冷心热, 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多让着她一点就是了, 毕竟大家共处一个办公室, 你和她还是同个课题组, 关系真要搞僵了, 也不利于你们的科研合作。”

  除了"凌菲zhè人其实面冷心热”zhè句话不赞同外, 张卫东觉得李丽其tā话说得还是很中肯的, 也是为tā好, 所以闻言点了点头道:"好的丽姐, 只要她不主动招惹我, 我会尽量让着她一点的。”

  得, zhè也是个有傲气的主!李丽听了不禁暗暗摇头。不过想想也正常, 张卫东年轻帅气, 又知识渊博, 还会武功, zhè样的人没有点傲气, 谁还有有资格有傲气。

  zhè么一想, 李丽倒发现其实张卫东对自己还真是另眼相看, 心头还真有点感动起来, 不知不觉中反倒觉得苏凌菲有些太自以为是, 凭什么就要人家让着你呢?难道是美女就了不起吗?

  李丽却不知道自己那个守身如玉的同事兼好友, 不仅上半身被张卫东看个精光, 就连衣服都被tā脱过一次。

  "那行, 你查资料。不过◎你也不要太委屈了自己。”李丽说着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李丽离去的背影, 张卫东心里微微感动, 心想, 还是丽姐体贴人啊, 苏凌菲跟她一比简直就是女巫婆一个。

  在办公室里查阅了一整◎天的资料, 张卫东心中对zhè个课题终于有了较深的了jiě, 也有了自己的见jiě和计划。于是下班回家之后, 张卫东根据当初申请课题时拟定的研究思路、方法、技术路线等内容连夜写了个自己的详细工作方案出来, 准备第二天拿给秦虹教授过目。如果她觉得没问题的话, 张卫东就准备按自己起草的方案开始正式着手试验。

  第二天, 又是一个晴朗而炎热的天气。

  张卫东早早就起了床, 然后走到阳台上。目光往古木林一扫, 果然再次看到了昨天见到的那个老人。

  张卫东微皱着眉头, 心里有些矛盾。若是老人只是偶尔在古木林修炼, 又或者没看到老人弯腰捡香蕉皮那个朴实的动作, 张卫东肯定也就随老人去了。毕竟两人非亲非故, 张卫东犯不着好心去提醒tā。况且以老人如今半只脚要踏入修真门槛的修为, 张卫东若好心去提醒tā, 难免有被老人看出点名堂来的可能。

  可是明明知道zhè个好心的老人走在一条错误的路上, 明明只要一句话就能让tā回避zhè个错误, 却不去为之, 又跟张卫东善良的本性冲突, 让tā心里很过意不去, 总觉得亏欠了zhè个好心的老人似的。

  算了, 先下去看看。若zhè老人真是肯虚心接受的人, 就指点tā几句。反正我如今修为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要行事小心点, 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 倒也用不着缩头缩尾, 躲躲藏藏的。况且zhè个世界上也不见得就真有●什么修真界, 就算有, 我不去招惹tā们, 难道tā们还会无缘无故地寻我的晦气不成?再说我也不是土捏的, 不见得就打不过tā们。

  下定决心后, 张卫东转身回浴室洗漱一番, 就下楼沿着湖边走到◎那片古木林, 然后站在旁边静静观察着老人。

  老人很快就发现张卫东在观察tā, 一开始tā也没怎么在意。以前tā练功的时候, 也有人出于好奇会在边上看上一阵子。但张卫东在边上站了半个小时都不曾离去, 老人就难免有些奇怪了, 也没办法再静心修炼。于是深吸一口气, 然后又深深吐出一口气, 张开了双眼, 转头看向张卫东。

  老人的眼神犀利, zhè一看立马发现张卫东虽然表面看起来文文弱弱, 但天庭饱满, 眼睛有神清澈, 却不像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生, 不禁两眼微微一亮, 细细打量起张卫东。

  张卫东见老人打量tā, 也不退缩, 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任由tā打量, 颇有点高手的风范。

  "小伙子, 看了zhè么久, 是不是想跟老头子我学练气养生的功夫?”老人自然知道自己目光犀利, 不是常人能比。见张卫东在自己目光下竟能泰然自若, 没有表现出丝毫胆怯或不自然的表情, 老人终于忍不住轻轻抚着白须问道, 配上tā一身很有古味的着装, 很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张卫东见老人似乎动了收自己为徒的心思, 不禁暗暗好笑, 就tāzhè点修为, 自己做tā师父还差不多。
□   当然zhè话张卫东是不会说出口的, 笑着摇了摇头, 道:"老先生您误jiě了, 我只是觉得zhè里不大适合您修炼。”

  老人闻言好像听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 忍不住抚着胡须笑看着张卫东☆, 道:"哦, 年轻人你倒说说看, zhè里古木参天, 枝繁叶茂, 空气清新, 充满生气, 怎么就不适合修炼了?”

  也难怪老人会露出zhè副表情, tā打小就开始修炼, 虽然不敢说是一代内家功夫大师, 但在如今已经退出社会大潮流的武林圈子中还是有些名气的, 说起来也算是武林前辈。没想到今天却有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大言不惭地指点起tā来了。

  张卫东知道自己的修为老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甚至自从那晚突破后, 直觉告诉tā, 因为自己五行相衡, 体内五行相生相克, 自成一个平衡的小天地, 只要自己不释放出真元法力, 就算zhè个世界真有什么修真高手, 若不仔细探查, 也○绝难发现tā修真者的身份, 更别说具体境界了。所以tā倒也没觉得老人zhè样问话有什么问题, 相反因为老人没有因tā年轻而责怪tā没大没小胡乱说话, 张卫东越发觉得zhè个老人不错。

  正因为○有zhè种感觉, 张卫东终于下定决心指点老人一二, 闻言笑道:"天地有金木水火土五行, 人也有金木水火土五根, 你五根木根独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