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50章像鸟儿一样飞


  说着白容亲切地拉过张卫dōng的手, 道:"肚子饿了, 快坐下吃。”

  经过那个仪式之hòu, 张卫dōng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的那股子别扭劲就没了, 感觉眼前这对头发已经发白的老教授就是自己的亲大哥大嫂, 这老房子就gēn自己的家没什么区别, 所以也就毫不客气地坐下来, 顺道还招呼两人也坐下。

  菜肴不多, 四菜一汤。蔬菜都是自家园子里种的, 有酱爆茄子, 凉拌黄瓜, 丝瓜炒蛋, 红烧肉, 和咸肉冬瓜汤, 三个人吃刚好。

  三人都不是好酒的人, 就稍微意思地喝了两杯自家做的葡萄酒, 然hòu吃饭。吃完饭, 张卫dōng要帮着收拾, 白容不让, 还怪张卫dōng是不是认为她老了, 连这点活都干不动。

  张卫dōng见她这样说就没敢坚持, 被谭正铭拉到客厅去谈修炼的事情去了。

  张卫dōng虽然只会大混沌五行修炼心法, 但suí着这些年修为的精进, 尤其突破到筑基期时无意中进入"天人合一”玄妙境界, 顿悟了不少天地生命至理。所以稍微点播了谭正铭几句就让他有种霍然开朗的感觉, 好像突然走入了另外一个神奇的世界。

  谭正铭不是个贪心的人□, 请教了些有关易骨、易髓方面的修炼方法hòu, 就没再继续问下去, 转了话题道:"卫dōng, 以你现在的修为能不能达到传说中的一苇渡江?”

  张卫dōng见谭正铭见好就收转了话题, 心想这●样也好, 贪多嚼不烂, 等大哥修为真的突破到练气中期再深入指点也不迟。

  于是张卫dōng微微沉吟hòu, 然hòu朝外指了指, 道:"老哥那里有几根丝瓜熟了, 我帮你采了。”

  谭正铭顺着张卫dōng的目光朝外看去, 见园子里有一丝瓜藤顺着墙壁爬到了墙外的一棵水杉树的树枝上, 那藤上面挂了好几根丝瓜, 其中有两三根丝瓜已经到了该采摘的程度。不过因为位置比较高, 大概有四五米高, 所以白容一直没采。

  谭正铭见状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困惑。轻功在武林中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谭正铭也会一点, 要不然谭正铭也不会问张卫dōng能不能一苇渡江了。但绝不像小说中写的那样, suí便出来个武林人士就能飞檐走壁。若一个武林人士轻功能达到飞檐走壁, 那其实已经是很厉害了, 尤其在现代武功逐渐走向衰落的年代, 飞檐走壁就算在武林圈子中也逐渐要成为一种传说。

  至于一苇渡江, 那是不管在过去还是现在都是真正传奇人物才能施展得出来的。要不是张卫dōng亲口说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能将真气运转到内脏器官的程度, 谭正铭是绝不敢问他能不能一苇渡江, 事实上张卫dōng就算说不能, 谭正铭也是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的, 毕竟一苇渡江在武林中是个接近传说的存在, 不要说谭正铭没见过, 就算他的祖上先辈也只是听过但从未见过。但张卫dōng却只是指着四五米高的丝瓜, 说要帮忙采摘下来, 这又未免太没难度了点。就算换成谭正铭, 要是再年轻上一些, 占着脚力和硬朗的身子骨也能借力纵起三四米高, 如果再加上臂长, 发挥得好也能摘下来。

  谭正铭正疑惑间, 只见张卫dōng淡淡一笑, 也不见他的脚尖使什么力气, 双臂张了开来, 整个人竟然如一只大鸟般直接从客厅朝门口飞了出去。

  出了门口之hòu, 张卫dōng身子不仅没有落下, 反倒朝上升起, 在空中划过一道飘逸的弧线, 然h▲òu轻轻站在树枝上伸手把丝瓜摘了下来。

  摘下丝瓜之hòu, 张卫dōng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 整个人又如一只大鸟般飞入客厅, 然hòu如棉絮般轻飘飘飘落在沙发上。

  这?

 ● 看着张卫dōng像鸟儿一样飞出又像鸟儿一样归巢, 谭正铭整个人彻底傻掉了。轻功, 低层次的身法主要是靠脚力借力, 高层次一点则是主要靠体内气息的调整, 以达到身轻如燕的效果, 但不管是哪种都是无法在空中凭空把身子拔高的。就拿一苇渡江而言, 起先也是先靠脚发力, 在空中滑翔中再配合气息的调整和身法的变化, 但最终还是要像抛物线一样往下落下, 所以半途中还需要一根芦苇借力, 再次起飞。像张卫dōng这样, 可以说已经不能算是轻功了, 确切地说是飞。对就是飞!

  可是, 人怎么可能克服得了无处不在的地球重力呢?

  可以说张卫dōng不仅完全颠覆了谭正铭的轻功概念, 甚至连他的科学观都颠覆了。

  就在谭正铭彻底发傻发呆之际, 白容切了个西瓜端了出来。看到茶几上放着三根丝瓜, 微微有些意外道:"卫dōng你是不是帮嫂子把挂在水杉树上的丝瓜给摘下来了?”

  "是的。”张卫dōng笑着回道。

  "呵呵, 怪不得老谭早上一回来就念叨你, 看来你功夫比老谭厉害不少。他像你这样年纪的时候, 跳不了那么高。”白容笑道。显然白容因为常年gēn谭正铭一起生活的缘故, 也接触了不少武林人士, 知道武林中确实有轻功存在。

  这个时候谭正铭已经回过神来, 见白容这样说, 不禁苦笑道:"白容, 卫dōng何止比我厉害不少, 那简直不是同个档次的。看来这次结拜有些孟浪, 像卫dōng这样的奇人我实在是有些高攀不起啊!”

  "不是老谭, 我也就这么suí口一说, 你不会受打击了?当年你其实也很厉害的, 至少我家那堵墙是根本挡不住你这位武林高……”白容不知道谭正铭这是真正的有感而发, 以为人老了不愿向年轻人认输, 只好笑呵呵地宽慰道。

  谭正铭摆了摆手打断了白容, 道:"你知道刚才卫dōng是怎么把这三根丝瓜给摘下来的吗?”

  估计谭正铭认为白容是绝猜不到, 所以也不等她回答又道:"他是直接从客厅里飞出去的, 真的是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般的人物存在。你说老头子我都做了神仙的大哥, 这还不算高攀吗?”

▲  "啊!”这回白容也听傻眼了。她gēn谭正铭生活了大半辈子, 当然看得出来他说这话究竟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见谭正铭一而再地说什么高攀, 张卫dōng就有点不乐意了, 皱眉道:"老哥,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听起来有爱富嫌贫的味道。我可是真心gēn你结交为兄弟, 也在关公面前发过誓的。”

  谭正铭闻言一脸惭愧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陪笑道:"是我俗气了, 是我俗气了, 我向你陪不是。”

  张卫dōng眉头这张舒展开来, 笑道:"本来就是吗?要说高攀, 你是老校长, 老教授, 我还只是个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子, 那我gēn你结拜是不是也算是高攀了?”

  谭正铭干笑两声, 拿起一块西瓜给张卫dōng, 道:"行了, 我都认错了, 你还这么咄咄逼人干嘛, 吃西瓜, 这是你侄子前几天去山区时从山民那边贪污来的高山西瓜, 特甜。”

  张卫dōng闻言先是微微怔了下, suí即才明白过来谭正铭说的是他的儿子。到这个时候, 张卫dōng才猛地想起谭正铭和白容已经一把年纪, 照理而言应该已经儿孙满堂, 指不定他们的孙子、孙女什么的岁数都gēn自己差不了多少了, 那按辈分叫, 他们就得叫他爷爷。

  一想到这, 张卫dōng才感到头痛起来, 才发现真正孟浪的是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