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55章声张正义的老师


  【第二更, 求会员点击、推荐、收藏.......拜谢】

  八月二十三号, 省吃俭用的zhāng卫东终于盼到了平生第一笔工资, 两千五百元。工资不算高, 但对于曾经每个月只能靠导师给的几百块钱生活补贴费过日子的zhāng卫东而言, 已经很满足了。

  拿到工资, zhāng卫东做的第一件事是给家里打电话。爸爸妈妈听说zhāng卫东拿了第一笔工资都很开心很欣慰。本来zhāng卫东想给家里寄点, 但他爸爸妈妈不同意, 再加上家里也确实不差他这点钱, 所以zhāng卫东也就没坚持。

  拿到工资, zhāng卫东做的第二件事是准备给自己买辆自行车以方便今后出行。所以这天下班在食堂吃过饭后, zhāng卫东就独自一人晃荡着出了校门。

  学校的附近就有卖自行车的, 不过反正闲着没事, zhāng卫东便沿着东新路一路往闹市区走去。学校附近最多的就是小饭店和网, 稍远一点的还有主要做学生生意的酒、KTV等娱乐场所。

  当zhāng卫东沿着东新路走过一家二层楼农居房改装的小酒楼时, 听到里面传来争吵打闹的声音。一开始zhāng卫东也没在意, 只是当他走出三四米远时, 隐隐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不禁微微皱眉, 然后转身往小酒楼走去。

  zhāng卫东才刚到小酒楼, 就见一个染着黄头发, 穿着紧身黑色背心的男子往下拉卷闸门。

  "等一下。☆”zhāng卫东伸手一把抓住卷闸门, 目guāng往里面扫视。他看到餐厅的角落里缩着三男四女七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其中一个正是跟着苏凌菲实习的本科生李忠, 此时他正同其他两个男生神色慌zhāng地◇挡在四个女生面前。他men的面前是七个混混, 这些混混有的把脚搁在椅子上, 有些手中拿着铁棍敲打桌子或者自己的手掌, 把他men围在了角落里。至于酒店里的老板和伙计都不见踪影, 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看什么看, 没看过打架吗?”黄头发男子见zhāng卫东抓住卷闸门, 眼睛往里瞄, 立马一脸凶恶地骂道。

  "还真没看过。”zhāng卫东冷哼一声, 手轻轻往上一提。

  黄头发男子一下子没抓住卷闸门, 嘎嘎嘎卷闸门缩了回去。

  "小子, 你存心找死是不?”黄头发男子见zhāng卫东斯文白净, 一副读生的样子, 自然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随手拿过一根铁棍指着zhāng●卫东骂道。

  "zhāng老师!”李忠这时也发现了zhāng卫东, 忍不住惊呼起来。

  zhāng老师?一瞬间, 所有人都将目guāng投向zhāng卫东, 充满了惊讶和不信, 就连本☆来一脸惊恐的四位女生此时也似乎忘了处境, 个个睁大眼睛盯着zhāng卫东看。

  这么年轻, 怎么可能?

  "你是大学老师?”黄头发混混也一时忘了动手, 一脸不信地问道。

  zh●āng卫东没理会黄头发混混, 大步朝李忠他men走去, 那些混混不知道是一下子被zhāng卫东的身份震住还是一时脑子没转过弯来, 见zhāng卫东大步朝李忠走去, 竟下意识地ràng开了一条通道。

  "李忠, 这是怎么回事?”zhāng卫东走到李忠面前问道。

  "他men耍流氓, 走路的时候故意碰了吕雅芬一身的水, 我men气不过就跟他men吵了起来, 没想到他men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还硬说是吕雅芬碰了他, 还要我men赔偿他men损失。”李忠指了指他身后的一位女生很是气愤地说道。

  zhāng卫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那位女生看去, 那位女生长得很漂亮。鹅蛋脸, 水盈◇盈的单凤眼, 高挑的身材盈润却不丰腴, 洁白的肌肤犹如凝雪, 胸部很鼓, 因为水渍的缘故, 夏天薄薄的衣料贴在上面, 印出了里面的轮廓和肉色, 格外的显目诱人。

  zhāng卫东顺便又看了看其他三位女生, 那三位女生长得虽然不如吕雅芬靓丽, 但因为年轻, 穿着也清凉, 其中一个还穿了超短裙, 露出一大截白皙圆润的两条大腿, 所以看起来也都很是养眼。

  怪不得这些人要找她men麻烦, 看来都是青春美色惹得祸, zhāng卫东心里暗想, 脸色却已经沉了下来, 冷声道:"我不管你men是不是故意, 总之现在向我这些学生道歉, 这件事就算了, 否则后果自负。”

  zhāng卫东这话显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餐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接着爆发出混混men哈哈大笑的声音, 而李忠等人则是吓得面如土色。他men本来以为zhāng卫东怎么说都是老师, 若能跟混混men和声和气地说上几句好话, 指不定混混men碍于他的身份就这样算了。没想到, 老师却是个十足的呆子, 在明显敌强我弱的形势下, 就他这文弱的身子, 竟然说出这么一番狠话,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这很好笑吗?”zhāng卫东冷冷地打断了混混men的笑声。

  李忠他men见zhāng老师这个时候还这么正义凛然, 真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女生men更是吓得浑身发抖, 心里哀嚎, 这回死定了!

  果然那些混混闻言全都停止了大笑, 全把目guāng聚焦在zhāng卫东身上。其中一位长头发, 耳朵打着耳钉的年轻男子, 显然是这群混混的大哥, 更是猛地将铁棍重重在桌子上敲打了一下。

  啪一声巨响, 吓得李忠等人全都浑身一抖, 脸上再无半点血色。

  长发男子目guāng凶狠得意地扫过李忠等人, 最后落在zhāng卫东的身上, 手中的铁棍举起平指着zhāng卫东, 然后狠狠往地上吐了口痰:"呸, 妈的, 老师就很了不起吗?就很拽吗?告诉你, 拿一万块钱来, 今天这事就算完了, 否则老子今天ràng你men一个个爬着出去。”

  "刚才不是说五千的吗?”吕雅芬声音发颤道。

  "涨价了, 因为老子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不过如果你men愿意陪哥men玩一晚, 哥一高兴, 嘿嘿……”说着长发男子一脸色色地盯着吕雅芬因为水渍而变得格外突出鲜明的胸部, 嘴里发出阵阵得意的淫笑声。

  其余的混混闻言也都跟着或笑或对着吕雅芬她men吹起口哨, 神态很是轻佻。

  "你, 你men, 别太过分, 这里是学校, 附近就有派出所!”李忠倒是有几分胆色, 见状竟然身子一挺,◎ 颤着嗓子, 一脸气愤地道。

  李忠这话一出, 混混men好像听到了什么比刚才zhāng卫东ràng他men道歉还要荒诞好笑的事情, 一个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个黄头发混混更是手搭在长发混混◆◇的肩膀上, 一手指着李忠喘着气道:"小子, 知道我大哥是在哪里长大的吗?告诉你, 区公安局家属院。嘿嘿, 就算你men东新路的派出所民警见到他也都得老老实实叫声斌哥, 还派出所, 我呸!”

  ☆李忠等人一听, 全都吓傻了眼。现在他men才知道, 他men惹的这群人, 不仅是社会上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不良青年, 而且他men的老大还有位在区公安局里当官的老子, 简直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

  见李忠等人吓傻了眼, 斌哥脸上自然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得意神情, 好像他就是吴州市的老大, 要谁生谁就生, 要谁死谁就死!

  "一万块钱是?”就在这个时候, zhāng卫东终于再度开口。
■   "小子, 这回知道害怕, 知道服软啦!迟了, 又涨价了, 两万!”斌哥见zhāng卫东说一万块钱时, 还一脸平静的表情, 心里就特不爽, 脸色一沉道。

  李忠等人都是读生, 家里条件也一◆般, 一听才一小会儿的时间, 价格又涨到了两万, 不禁吓得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两万块钱啊, 这么大一笔钱就算把他men给卖了, 一时半刻也拿不出来啊!

  这个时候, 李忠等人心里都隐隐有些埋怨起●zhāng卫东这个呆子气十足的老师, 要不是他, 大不了七个人凑个五千块钱了事, 如今却是要两万块钱, 他身为老师事后当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估计这帮混混men也不敢真把一个大学老师怎么样。而他men■zhāngwèidōngzhègèdāizǐqìshízúdelǎoshī, yàobúshìtā, dàbúleqīgèréncòugèwǔqiānkuàiqiánleshì, rújīnquèshìyàoliǎngwànkuàiqián, tāshēnwéilǎoshīshìhòudāngránkěyǐpāipāipìgǔzǒurén, gūjìzhèbānghúnhúnmenyěbúgǎnzhēnbǎyīgèdàxuélǎoshīzěnmeyàng。értāmen作为学生, 事后也肯定是不敢要老师分摊这笔钱的了。到头来, 老师做了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 而他men却得拿钱买单。

  "既然你非要坚持两万, 好, 那就两万!”zhāng卫东依旧是一脸平静地淡淡道。

  李忠等人见事情果然如他men所料, 老师见事不可为要撂担子脱身, 差点就要眼睛一黑当场昏过去。斌哥等人见随便这么一闹, 竟然凭白就赚了两万块钱。每人随便分分, 足够他men去娱乐场所找女人几回, 顿时个个两眼发亮, 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

  不过马上他men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而李忠等人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因为zhāng卫东竟然朝斌哥伸出了手, 淡淡道:"两万, 快点拿来!”

  "小子,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竟敢玩老子!”很快斌哥就明白过来zhāng卫东不是说给他men两万, 而是要他men给他两万, 气得他抡起铁棍就朝zhāng卫东的脑袋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