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59章威胁


  吕雅芬和隋丽毕竟只是未踏入社会的女生, 见民警冲她们叫嚷, 吓得急忙松开了手,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滚, 若不是拼命忍着差点就要当场落下来。

  张卫东心里有怒气, 但也知道这里毕竟是派出所, 不想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只好暗自忍住, 饶是如此, 他还是狠狠瞪了那民警一眼, 争锋相对道:"nǐ才是真正应该抬头好好看看上面挂着什么的人!”

  说完再也不理那民警, 而是朝吕雅芬等人○点了点头宽慰道:"走, 别怕, 一切有lǎo师担着。”

  "嗯!”吕雅芬等人心里本来害怕的要命, 但见张卫东这个时候还这么镇定, 还这么关心她们, 个个一阵感动, 强忍着内心的惊慌, 抹了把眼☆diǎnlediǎntóukuānwèidào:"zǒu, biépà, yīqiēyǒulǎoshīdānzhe。”

  "èn!”lǚyǎfēnděngrénxīnlǐběnláihàipàdeyàomìng, dànjiànzhāngwèidōngzhègèshíhòuháizhèmezhèndìng, háizhèmeguānxīntāmen, gègèyīzhèngǎndòng, qiángrěnzhenèixīndejīnghuāng, mòlebǎyǎn泪, 朝张卫东重重点了下头。

  "妈的, 进了里面看lǎo子怎么收拾nǐ!”那民警本就是个胖子, 见张卫东这个时候还这么拽这么酷, 气得满脸肥肉直抖, 若不是现在还在派出所门口, 门口人来人往怕影响不好, 恐怕都要对张卫东动粗了。

  进了审讯室, 林斌等人已经坐在那里。他们见到张卫东等人进来, 个个都神气十足, 一副吃定了张卫东等人的样子, 好像这派出所就是他们家开的。尤其林斌更是嚣张地冲张卫东咧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道:"小子, 今天lǎo子要不把nǐ整倒, lǎo子就跟nǐ姓!”

  张卫东听了冷冷一笑道:"nǐ想跟我姓, 我还嫌丢人呢!”

  "nǐ!”林斌没◇想到张卫东到了这里还敢这么拽, 气得站起来就想朝张卫东冲去。

  负责审讯林斌的王金标见状急忙把林斌按回了位置, 沉声道:"坐下, 林斌!”

  林斌gǔ子里本就已被张卫东打怕了, 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其实就后悔了, 如今王金标这么一喝, 立马借势气呼呼地坐了回去, 对王金标道:"王叔叔nǐ也看到了, 这小子嚣张得很。”

  王金标没理会林斌而是转向张卫东, 一脸严厉地道:"nǐ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的,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难道只许他们威胁人, 就不许张lǎo师反驳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一直表现得最文静, 看起来胆子似乎也最小的学习部部长■俞敏竟然挺身站出来, 满脸涨红地质问道。

  王金标在自己的地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女生质问, 脸一下子就变得铁青铁青, 但他毕竟是副所长, 看问题的眼光自然不是普通干警或者林斌这种不良青年□能比的。一开始他还真没怎么把张卫东等人看在眼里, 以为不过只是一帮学生, 就算他真的有心偏袒林斌量他们也兴不起什么风浪。现在一听, 才知道带头的文弱小年轻竟然还是个lǎo师。这年头, 大学lǎo师虽然没权没势, 但身份毕竟超然, 要是处理不好还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所以这么一想, 王金标生生压下了心头的怒气, 没去理会俞敏而是转向张卫东有些不信地问道:"nǐ是lǎo师?哪个学校的?”

  "我是吴州大学的lǎo师。”见王金标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张卫东自然也不会故意找茬, lǎolǎo实实地回道。

  吴州大学!王金标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一边是区局领导的儿子, 一边是大学lǎo师, 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 不是得罪领导就是会引起不良的社会影响。

  林斌这小子虽然不学无术, 整天在社会上瞎混, 但还颇有点揣摩人心思的本领, 见王金标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马上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眼珠子一转, 竟拿出手机给他妈拨了过去。电话一接通, 林斌立马哭丧着脸道:"妈, 我被人打了, 浑身都是伤, 现在在东新路派出所, nǐ赶快过来啊!”

★  林斌的妈妈夏思勤就在附近搓麻将, 一听立马把麻将一推, 一边着急地询问林斌的情况, 一边就往外走。

  林斌当然是添油加醋地把事情乱说一通, 无非是说张卫东这边的人撞了他, 还要他赔钱, 他★不肯就动手打他。夏思勤一听这事, 也不管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料, 立马就冲林斌道:"现在是王金标在处理这件事情是不?让他接电话。”

  王金标见林斌打电话就知道要糟, 果然没一会儿林斌就神气十足地冲他道:"王叔叔, 我妈请nǐ接电话。”

  王金标顿时感到一阵头大, 朝那个刚才讽刺张卫东享艳福的那个胖民警吩咐道:"小刘, 把他们带到隔壁去, 再安排几个人录下口供。”

  说着王金标还朝胖子警察也就是刘玉荣使了个眼色, 刘玉荣则不动声色地朝他微微颔首表示明白。

  "nǐ们跟我到隔壁去录个口供。”刘玉荣转向张卫东等人, 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过张卫东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丝幸灾乐祸和阴险。

  既然是公事公办, 张卫东没理由拒绝, 冲忐忑不安的李忠等人点了点头, 宽慰道:"没事, 就去录个口供。”

  李忠等人这时全都唯张卫东马首是瞻, 见他到这个时候都不慌不张的样子▲, 心下安定不少, 跟着他一起去了隔壁。

  到了隔壁房间没多久就来了三个警察, 其中一位还是身材姣好的警花, 三个警察分三组对他们进行录口供, 刘玉荣专门负责张卫东。

  另外一个审讯室◆里, 王金标已经挂掉了电话, 苦着张脸对林斌道:"林斌, nǐ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这些人毕竟都是学生, 而且其中还有位lǎo师, nǐ要我让他们赔偿nǐ们医疗费, 精神损失费, 还要定他们寻畔滋事的罪名, 这真的不合适。”

  "lǎo师就了不起?就可以打人?就可以敲诈人吗?就不用定罪吗?”林斌一脸愤愤地连连质问道, 还顺道指着身上的道道伤痕:"王叔叔, nǐ看看, nǐ看看, 这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要不是nǐ去招惹人家, 人家会对nǐ下手吗?妈的, 现在打不过人家了, 就开始叫屈!王金标心里骂着, 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而是继续一副苦瓜脸道:"这些我都知道, 可真要这样处理, 传出去恐怕不好啊!”

  "那按王叔叔的意思, 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林斌嘴一撇道。

  "按我的意思, 这样算了最好, 反正也没出……”

  王金标的话才讲到一半, 门口冲进来一个脖子上挂着串名贵珍珠的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的脸蛋还好, 但身子明显已经有些发福。但偏偏穿一件紧身丝绸短袖旗袍, 不仅圆圆的屁股格外突兀, 小肚子更突兀, 让人看了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中年妇女自然就是林斌的妈妈夏思勤, 她风风火火地冲进来, 当她看到林斌身上的伤痕时, 就跟天塌下来一样, 尖声地叫了起来:"lǎo天, lǎo天, 斌斌, 我的斌斌!”

  这样叫了一阵之后, 夏思勤才转向一脸讪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王金标, 颐指气使地尖声道:"小王nǐ刚才怎么说?说算了。我的儿子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 nǐ还说算了。nǐ这个副所长怎么当的?还想不想当了?”

  王金标被夏思勤给训得心里一阵窝火, 可人家是区副局长, lǎo上司的lǎo婆, 却又不好发作, 不仅不好发作还得陪笑道:"夏姐, 不是我不想帮林斌, 而是对方中有一位是大学lǎo师, 这事情有些棘手啊!”

  "大学lǎo师怎么了?大学lǎo师就可以随便打人了吗?”王金标这么一说夏思勤声音陡然高了起来。

  说完之后, 也不管王金标的脸色好看不好看, 拿起手机就给他的lǎo公林繁荣拨了过去。电话才一接通, 夏思勤张口就道:"林繁荣这个家nǐ究竟还管不管的?nǐ儿子被人打了只剩半条命了nǐ知道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