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68章老师万岁


  在过道里, 张卫东看到两位民警带着一位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和两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男子朝审讯室走来, 估计是警花许月婷派人去酒店请来录口供的。

  谭永谦和楚朝辉一直把张卫东等人送到派出所门口。

  jiù在张卫东朝tā们摆摆手示意不用再送时, 一辆区委的黑色奥迪车和一奥迪警车朝派出所飞驰而来, 然后嘎地一声几乎同时刻急停在派出所门口。

  车子一停下来, 车门jiù被猛地从里面推了kāi来。区委的奥迪车里出来的是今年年纪五十三岁, 头戴名贵法国头套的东城区区委记刘玉林, 而奥迪警车里出来的则是区政法委记兼公安局局长傅毅然。

  看两人下车时行色匆匆, 一脸焦急的●表情, 显然是一听到消息jiù急忙赶过来了。

  因为谭永谦和楚朝辉jiù站在派出所门口, 所以两人一下车jiù看到了tā们。

  "秘长, 楚局大晚上还下基层视察, 辛苦, 辛苦啊!”刘■玉林一下车, jiù急忙堆着一脸的笑容快步迎向谭永谦和楚朝辉, 傅毅然则落后刘玉林半步跟了上去。

  谭永谦和楚朝辉见东城区区委记和政法委记兼公安局局长齐齐赶来, 不禁都微微皱了皱眉头, 心想tā们倒来得挺快的。

  张卫东虽然不rèn识刘玉林和傅毅然, 但从tā们行色匆匆焦急的样子和谭永谦两人的表情变化, 不难猜到这两人应该是东城区的领导, 而且很有可能jiù是林繁荣请来说情的。

  "你们忙!”张卫东低声说了句, 扬手大步跟刘玉林两人擦肩而过。李忠等人见张卫东走, 自然也都快步跟了上去。

  刘玉林是区委记, 正处级干部, 而傅毅然是政法委记fù处级干部, 两人的级别在吴州市官场说起来算是比较高了, 而且都是实权官职。谭永谦jiù算是市委常委, 秘长, fù厅级干部, 也不能不卖tā们两一点面子, 至于楚朝辉本身jiù只是正处级干部, 跟刘玉林平级, jiù更不能不卖tā们的面子了。所以看着两人急急赶来, 谭永谦心里虽然很不乐意, 但还是伸出手跟刘玉林和傅毅然轻轻握了下, 但神态很是冷淡, 给人一种爱理不理的感觉。

  到了谭永谦这等级别的人物, 面对区委记还摆出这么一fù表情, 已经足以说明事态已经非常严重, 要是到了tā握手都懒得跟刘玉林, 那jiù是彻底撕破脸面, 再没有斡旋的余地。

  林繁荣当然不会告诉刘玉林自己把秘长的小叔黑白颠倒地给关起来, 还要判处tā们行政拘留, 要真是这样说, 打死刘玉林也不会赶来出这个头。要知道秘长不仅是市委常委, fù厅级干部, 而且还是市委记最亲近的人, 得罪了tā, 根本跟自毁仕途前程没什么区别。所以林繁荣只是告诉刘玉林, 自己的儿子跟秘长的朋友闹出了点误会, 希望tā能过来做个和事佬, 说说情。饶是如此, 也已经吓得刘玉林不轻, 急匆匆赶了过来。

  所以刘玉林一见谭永谦这fù表面, 立马意识到事情可能远没那么简单, 心里不禁一个咯噔, 暗自把林繁荣骂得狗血淋头。但人都已经来了, 想再打道回府, 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那显然是不可能了。所以刘玉林只能硬着头皮跟谭永谦握过手后, 又强挤出笑容跟楚朝辉握手。

  傅毅然紧跟着刘玉林也跟谭永谦握了手, 然后又跟楚朝辉握手。楚朝辉是市局常务fù局长, 说起来是傅毅然的顶头上司, 而这件事却又恰恰发生在tā辖区的派出所里, 所以楚朝辉没给傅毅然面子, 握过手后当面jiù斥责道:"你们东城区的公安局是怎么搞的?光天化日之下公安执法人员公然颠倒黑白, 滥用职权。更过分的是身为区局领导还亲自出面干涉司法公正。你这个区局长要好好反思, 要好好抓抓法纪法规了!”

  楚朝辉这话看似说得很重, 其实是在敲山震虎, 警告刘玉林在这件事上最好不要插手。刘玉林是个聪明人, 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却是不好插话。

  谭永谦知道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 所以适时地摆了摆手道:"好了老楚, 你也不用再责怪毅然同志, 我想tā也只是一时疏于监管。”

  说到这里谭永谦转向一脸难堪的傅毅然, 轻轻拍了拍tā的肩膀, 语重心长地道:"毅然同志, 楚局长批评你, 也是为你好。我们是执法者, 要是再这样下去, 老百姓是要戳我们的脊梁骨的啊!”

  "是, 是, 秘长和楚局说的是, 毅然我记住了。”毕竟楚朝辉官职只比傅毅然大了半级, 尽管这半级很多人一辈子也跨不过去, 但楚朝辉当着刘玉林的面还有身后紧跟着的司机、秘这样训斥tā, tā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当然官大一级压死人, 傅毅然心里jiù算不服却也是不敢公然跟楚朝辉顶嘴的。但谭永谦是市委常委, 秘长, tā的身份那jiù完全不同了, 那可是跟市政法委记兼市局局长姚和川平起平坐的大人物, 所以谭永谦这么一kāi口, 傅毅然哪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之手是谭永谦, 哪还敢有半点不服气, 急忙连连点头, 一脸正色道。

  "毅然同志能有这个rèn识很好。”谭永谦点了点头, 然后道:"我们进去。”说完率先大步朝里面走去。

  刘玉林和傅毅然扭头看了眼逐渐远去的张卫东等人, tā们突然意识到秘长发这么大的火跟那个刚才跟tā们擦肩而过的年轻人有莫大的关系……

  夏日炎炎, 难得晚上清凉。所以到了晚上, 男男女女都从房间里钻了出来, 或成群结伴地在街上游荡, 或邀上三五好友聚在露天夜排档喝着冰凉的啤, 所以地处大学附近的东新路白天还是比较空荡, 到了晚上却是格外的热闹, 到处可见年轻的身影。

  张卫东走在东新路上, 看着路两边的热闹景象, 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有谁能知道, 这热闹繁华的下面还隐藏着很多黑暗, 很多不公平呢?

  隔张卫东四五米远的地方, 吕雅芬等人小心翼翼地吊在后面, 不敢上前跟张卫东并肩走, 又或者围着tā说话○。

  jiù在刚才在派出所门口, 当刘玉林朝谭永谦一边迎上去一边叫着秘长时, tā们终于想起了谭永谦是谁。老校长谭正铭的儿子, 市委常委、秘长谭永谦。

  市公安局常务fù局长叫张卫东师◎叔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现在tā们才发现, 比起谭永谦恭敬地称呼张卫东为小叔, 市公安局常务fù局长叫张卫东为师叔根本不算什么。而李忠等人呢, 却不过只是连大学都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要是换成以前, 说起大学生可能还觉得了不起。但这年头大学生满大街都是, 毕业后能不能找到个工作都是个大问题。可想而知, 像张卫东这种连市委常委和市公安局常务fù局长都要毕恭毕敬尊为长辈的人物, 在tā们心中是何等了不起的大人物, 简直是高山仰止。再加上张卫东出了派出所一直沉着张脸, 所以出了派出所后jiù没有一人敢上前跟张卫东说句话。

  张卫东一kāi始心思还在派出所发生的事情之上, 倒没发现李忠等人的反常。走了一段路之后, 见身边静悄悄的没有一人, 这才感觉很不对劲, 一回头却看到李忠等人正小心翼翼地吊在后面, 不时用狂热崇拜中又带着丝畏惧的目光偷偷地瞄向tā。

  张卫东见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转身朝tā们招了招手, 没好气地道:"离我这么远干嘛?我是吃人的老虎吗?”

  李忠等人见张卫东扭头叫tā们, 个个脸上都浮起受宠若惊的激动表情, 却又唯唯诺诺没有一人敢上前。

  通过tā们的表情, 张卫东很快jiù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无奈回头走了几步, 然后伸手搂过李忠的肩膀, 笑道:"干嘛, 刚不久前我们才一起蹲过牢, 现在jiù不rèn我这个老师啦!”

  "不是, 不是。”李忠被张卫东搂着肩膀, 激动得浑身颤抖, 涨红了脸急忙否定道。

  "那是为什么?jiù为了我rèn识两个高官, 你们jiù怕了我了?”张卫东问道。

  "是, 呃, 不是!”李忠结结巴巴道。

  "既然不是那jiù不要去想它, 我的身份只有两个, 一个是你们的老师, 另外一个是一起蹲过牢的患难之交。”张卫东拍了拍李忠的肩膀, 目光扫过一张张青春中还带着丝青涩纯朴的脸庞, 一脸真诚地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 李忠等人都显得又感动又激动, 尤其吕雅芬等四个女生因为激动脸蛋红扑扑的, 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青春诱人。

  "张老师, 这, 这可是你说的, 以后可不准不rèn我们这些患难之交哦!”吕雅芬捋了下被晚风吹乱的长发, 红着脸, 一双修长的媚眼充满期待地凝视着张卫东。

  她是个长相很像香港明星周海媚的漂亮女生。

  其余人也都又紧张又期待地盯着张卫东。

  "当然。”张卫东笑着点了点头道。

  "噢嘢!”女生们闻言都高兴地拍着手跳了起来, 男生们则两眼闪烁着亢奋的目光, 用力地握了下拳头。

  见隋丽等人又跳又笑的欢快兴奋样子, 张卫东心头的阴霾一下子jiù飞到了九霄云外, 嘴角不知不觉中勾起一抹kāi心的微笑, 道:"刚才被那帮家伙一闹, 我估计你们晚上都没怎么吃。这样, 今天刚好是我第一次领工资, jiù请你们搓一顿!”

  "嘢, 老师万岁!”吕雅芬等人闻言kāi心地再次跳了起来, 其中隋丽是文艺部长, 性格最为kāi朗, 一激动之下, 竟一把抱住张卫东, 对着tā的脸颊"叭”地亲了下, 道:"老师, 我爱死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