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71章再遇刀哥[第三更求


  那边的动静一下子把众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个个都朝那边kàn去。这时那边已经围了不少人。

  "说, 这么热的汤倒在老子的身上该怎么算啊?”声音继续cóng那边传来。

  "这位大哥对不起, 对不起。”夜排档老板听到那边的动静早已赶了过去, 连连点头哈腰dàoqiàndào, 接着又冲女孩子dào:"诗诗还不快点给这位大哥dàoqiàn。”

  "爸我不dàoqiàn, 是他故意抬手碰了我一下, 我才端不住盘子的。”女孩子倔强dào。

  "妈的, 照你这样说, 这是老子自找的?”女孩子的声音刚落下, 就响起粗暴的骂声和拍桌子的声音。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老板骂了女孩子一句, 然后又急忙低声赔罪dào:"这位大哥, 女孩子还在读不懂事, 您别在意。要不这样, 今天这一桌算我请客。”

  "什么, 这一桌算你请客?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dào把我兄弟烫成这样了, 这顿饭还想收钱不成?你这店还想开不想开的?”桌子的角落长发遮住半边脸, 脸颊上还有dào刀疤的年轻人突然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扔, 骂dào。

  这年轻人正是曾在至尊娱乐场跟张wèi东有过点过节的冯小刀刀哥。

  "老师, 我们去帮个忙?刚才我kàn得很清楚, 是那个人故意伸手去摸那女孩的屁股, 女孩想躲开, 这才不小心将汤倒在他身上的。”赵星元满脸气愤地对张wèi东说dào。不过张wèi东不动, 他也是不敢。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有时候并不是人缺乏正义感, 而是这社会有时候实在让人kàn不透。就像之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 明明他们占理, 但结果呢?

  见赵星元这样说, 隋丽等人都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盯着张wèi东。

  张wèi东一开始以为只是小姑娘端菜时不小心把汤倒到客人身上, 所以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毕竟是你不小心在先, 却也怨不得客人生气。但后来听着听着就有些不对味, 再kàn那边竟然还是老"熟人”, 心里早已隐隐动了几分怒气。

  "去kànkàn。”张wèi东终于起身dào。

  见张wèi东起身, 隋丽等人立马一声欢呼, 然后一脸兴奋自豪地簇拥着张wèi东朝闹事的那一桌走去。

  "刀哥有话好说, 有话好说。”老板显然认识冯小刀, 急忙陪笑dào。

  "刀哥?”赵星元等人闻言低呼出声, 身子也▲忍不住微微抖了下, 脚步在不知不觉中慢了下来。

  "你们认识他?”张wèi东倒没想到这个刀哥还有点名气, 竟然连赵星元等人都似乎听说过他, 而且kàn情形对他还心怀惧意。

  "不认识,◇ 但听同学说起过, 是小刀帮的老大, 听说有好几十号小弟, 人手一把小刀, 出手很狠, 学校里有不少人吃过他们的亏, 听说还在这一带收保护费。”赵星元低声dào。

  张wèi东一听这才明白过来, 不是刀哥牛, 而是他们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流氓混混, 只会敲诈学生, 对学生使狠, 又或者搞搞这些没有什么后台的小摊小贩。不过也正因为这样, 他们在学生和这一带反而名声显著。反倒像杜威这类级别的老大, 在老百姓中反倒远远不如刀哥有名, 因为他早已不屑跟学生玩酷玩狠, 更不会自坠身份在大街上耍无赖流氓。

  "好不好说, 那要kàn霍老板自觉不自觉啦!”刀哥阴冷冷地dào。

  霍老板闻言这才知dào刀哥他们是冲着什么来的, 急忙哭丧着脸dào:"刀哥, 我这店也才刚刚开张不久, 您kàn……”

  "kàn, kàn你妈的头啊!是不是没听懂刀哥的话啊?”一位坐在刀哥旁边, 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混混闻言立马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还真没听懂, 要不麻烦刀哥帮忙说个清楚?”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冷冰冰的声音在人群后面响了起来。

  "他妈的, 谁呀?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个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混混见竟然有人敢冒头, 立马拍着桌子叫嚷dào, 目光却朝张wèi东那边kàn去。

  戴着黑框眼睛, 斯文清秀, 这一kàn, 那个混混立马吓得两腿直哆嗦。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二十来天, 但一想起那日差点要被砍掉一只手, 他就忍不住直冒冷汗。现在, 他再次kàn到了这张脸。斯文白净如昔, 但在他的眼中却根本就是恶魔降临。

  "东, 东, 东哥!”混混哆嗦着★双腿, 上下牙齿打颤地叫dào。

  冯小刀一开始还端着老大的架子, 把脚丫搁在椅子上, 一副不屑朝张wèi东kàn一眼的牛哄哄样子。只是一听到混混颤着声音叫东哥, 慌忙扭头一kàn。

 ○★双腿, 上下牙齿打颤地叫dào。

  冯小刀一开始还端着老大的架子, 把脚丫搁在椅子上, 一副不屑朝张wèi东kàn一眼的牛哄哄样子。只是一听到混shuāngtuǐ, shàngxiàyáchǐdǎchàndìjiàodào。

  féngxiǎodāoyīkāishǐháiduānzhelǎodàdejiàzǐ, bǎjiǎoyāgēzàiyǐzǐshàng, yīfùbúxiècháozhāngwèidōngkànyīyǎndeniúhǒnghǒngyàngzǐ。zhīshìyītīngdàohúnhúnchànzheshēngyīnjiàodōnggē, huāngmángniǔtóuyīkàn。

 ◆ 这一kàn顿时吓得急忙将脚放下来, 然后站起来, 挤出一脸比哭还难kàn的笑脸迎向张wèi东。

  "东, 东哥, 您好!”冯小刀小心翼翼地dào, 心里却是直打哆嗦。铁手杜威那日在办公室里说● zhèyīkàndùnshíxiàdéjímángjiāngjiǎofàngxiàlái, ránhòuzhànqǐlái, jǐchūyīliǎnbǐkūháinánkàndexiàoliǎnyíngxiàngzhāngwèidōng。

  "dōng, dōnggē, nínhǎo!”féngxiǎodāoxiǎoxīnyìyìdìdào, xīnlǐquèshìzhídǎduōsuō。tiěshǒudùwēinàrìzàibàngōngshìlǐshuō的话, 到如今还萦绕在他的耳边, 每每想起都是阵阵后怕。

  李忠等人本以为这次恐怕又要大打出手, 甚至还有些担心小刀帮势大, 事后会纠缠不清, 麻烦不断。但万万没想到, 张wèi东才一现身, 在东新路一带横行无忌的刀哥竟然立马吓得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一时间个个kàn得嘴巴张在那里, 眼珠子都差点要掉了下来。

  难dào老师还是黑社会老大, 那岂不是黑白通吃, 太他妈的牛逼了!

  那个被叫为诗诗的女孩子用黑白分别的美目极其吃惊地傻傻盯着张wèi东kàn, 以她这样的年龄, 这样的人生经历, 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像张wèi东这样斯文白净, 一kàn就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的男生, 竟然能把那些一kàn就不是好人的男人给吓成这副模样。

  "我很不好啊, 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我活得不耐烦了。”张wèi东皮笑肉不笑地dào。对这帮人渣他还真有些痛恨了, 不过现在他也知dào,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白有白的活法, 黑有黑的活法, 老百姓呢也有老百姓的活法。他并不想刻意去做什么行侠仗义, 除暴安良的英雄好汉, 他没那么伟大, 也没那么多时间, 当然关键的一点, 法律也不允许他仗着超能力"胡作非为”。但现在既然遇上了, 张wèi东却不想就这样挥挥手让他们滚蛋。

  "东哥, 对不起, 对不起!”那个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混混见张wèi东这样说, 吓得差点尿裤子, 对着他连连弯腰dàoqiàn。

  不过张wèi东却是瞟都不瞟他一眼, 只是用冷冷的目光平视着冯小刀。

  张wèi东的目光平时kàn起来似乎很亲切平和, 但此时目光却是比剑还要锐利, 不仅如此目光中还带着股无形可怖的精神威压, 冯小刀虽然好歹也是个人物, 但在张wèi东这目光之下, 却遍体生寒, 总有种错觉, 他的生死根本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冷汗不知不觉就cóng冯小刀的额头滚落而下, 心头就像被巨石给压着, 让他有种要窒息过去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