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76章新学期安排


  电话是大学同寝室同学周洪涛打来的, 通知这个月三十一号在省城南州市开源大酒店举办婚礼, 邀请张卫东去参加。

  张卫东因为以前性格孤僻, 一心修炼和学习, 本科毕业后就没跟大学同学联系过, 大学同学估计也怕了他的性格, 也从来没主动跟他联系过。今天还是他本科毕业后四年以来接到的第一个大学同学电话, 而且还是结婚的喜事, 顿时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心里头翻滚, 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道:"好的, 到时一定去参加。”

  话说出口之后, 才想起九月一号是大学开学的日子, 三十一号特意赶去省城时间却有些紧张。不过话已说出口, 却已不好改口, 况且这么多年了, 张卫东也确实想跟昔日的同学聚一聚。

  "呵呵, 那说定了。对了, 女朋友谈了没有?也带过来让兄弟见见!”电话那头听到张卫东答应下来, 明显怔了怔, 接着马上笑道。

  "女朋友还在丈母娘家养着呢!”张卫东开玩笑道。

  周洪涛显然没想到张卫东这种以前半天也蹦不出一个屁来的家伙几年没见竟然也会开起玩笑来, 又是怔了怔才笑道:"呵呵, 那可要抓紧了, 别等我家孩子都打酱油了, 你还是孤家寡人。”

  "呵呵, 一定一定, 真要是找不到, 到时叫嫂子介绍一个。”张卫东笑道。

  "你现在是大学老师, 以后还是教授, 还用得着你嫂子介绍?行了, 不跟你扯了, 等下周见miàn时在聊, 我还要继续打电话通知。”周洪涛笑道。

  张卫东笑了笑, 说了声好的, 然后挂断了电话。

  "你不是说这个张卫东性格很古怪, 就算打了电话也是白打吗?怎么刚才看你们还有说有笑的?”南州某公寓内, ▲周洪涛的未婚妻吴兰兰偏着脑袋不解地问道。

  "是啊, 我也感觉很奇怪。昨天我还向还在东方大学读博的同学问起张卫东, 他说他还是那副德性, 要不然以他的科研水平是绝对能留在东方大学的, 但最终因○▲周洪涛的未婚妻吴兰兰偏着脑袋不解地问道。

  "是啊, 我也感觉很奇怪。昨天我还向还在东方大学zhōuhóngtāodewèihūnqīwúlánlánpiānzhenǎodàibújiědìwèndào。

  "shìā, wǒyěgǎnjiàohěnqíguài。zuótiānwǒháixiàngháizàidōngfāngdàxuédúbódetóngxuéwènqǐzhāngwèidōng, tāshuōtāháishìnàfùdéxìng, yàobúrányǐtādekēyánshuǐpíngshìjuéduìnéngliúzàidōngfāngdàxuéde, dànzuìzhōngyīn为性格的缘故院里的领导包括他的导师都不愿意留下他, 这才跑到吴州大学去了。我本来是不打算给他打电话的, 但我们毕竟是同寝室同学, 以后要是碰miàn说起结婚了都不打电话通知他实在说不过去。嘿, 还真没想到, 他不仅满口答应下来, 而且还像换了个人似的, 竟能跟我聊上天了。”周洪涛也是一脸不解惊讶地道。

  张卫东自然不知道自己只是多说了几句话, 就引得一对未来新人惊讶感慨了半天, 挂了电话后, 想想回办公室反正也无趣, 还不如去实验室转转。这个时候, 他倒是突然觉得苏凌菲这女人虽然对他冷漠, 至少比新来的三个老师要可爱上一些。

  心里想着, 张卫东刚要转身去实验室, 迎miàn走来了位带着黑框眼镜, 齐耳短发, 年纪大概二十多点, 很是耐看的女人。张卫东不认识这位女人, 女人显然也不认识张卫东, 但两人快要擦肩而过时, 女人却微微犹豫了下问道:"请问你是张卫东张老师吗?”

  "是的。”张卫东顿足脚步, 点了点头道。

  "哇, 你真的是张老师啊, 比照片上看起来还要年轻嘢。”女人惊喜道。

  "请问你是?”张卫东很是疑惑不解地看着对miàn的女人。

  "哦, 忘了自我介绍, 我是我们学院的教学秘任晨怡, 很高兴认识你张老师。”任晨怡笑着很大方地朝张卫东伸出小手。

  教学秘是学院领导在教学管理gōng作方miàn的助手, 是学校与学院之间、学院与学院之间、教师之间、师生之间教学活动的桥梁和纽带, 有承上启下、协调左右、沟通信息和改善关系的作用。

  张卫东毕竟在大学里呆了整整八年, 对于学院秘这个职务还是清楚的, 闻言急忙伸手轻轻握了下她的小手, 笑道:"原来是任老师, 是不是给我安排任务来了?”

  "被你说对了, 这个学期你不仅要当任一个新生班的班主任, 还要负责一门zhuān业课的教学gōng作, 具体的安排我已经打印出来了, 你先看看, 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 上miàn有我的联系方式。”任晨怡笑着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递给张卫东。

  张卫东接过来, 扫了一眼, 发现自己被安排为新生环境科学二班班主任, 负责大一环境科学新生的无机及分析化学的理论和实验教学, 一个星期有四个节课, 每节课有六十元的课酬, 担任班主任还有gōng作量上的补贴, 按一周一学时折算。也就是说, 算上担任班主任的gōng作量补贴, 张卫东每个星期会有五节课的课酬, 共计三百元的收入, 一个月能增加一千二三的光景。

  一千二三百的收入对于一些高收入的教授可能不算什么, 不过对于目前每个月只能拿两千五百元的○张卫东而言, 显然是笔不菲的增收, 所以大致扫了眼文件后, 张卫东心情大好地朝任晨怡点了点头道:"好的, 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请教你。”

  任晨怡朝张卫东笑了笑, 然后往303办公室走去, 显然◇是继续去通知其他老师新学期的教学安排。

  张卫东目送任晨怡离去, 然后拿着通知文件边朝实验室走去边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 确认自己以后每个月能拿到近四千元的收入后, 心情不禁大好, 觉得总算是可以摆脱以前贫困潦倒的苦日子了。

  进了实验室, 李忠和王海鹏都已经在了。看到张卫东进来, 李忠立马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 一脸讨好道:"老师早, 请问有什么指示没有?”

  张卫东见李忠一脸谄笑的样子, 没好气的抓着手中的文件敲了下他的脑袋笑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李忠嘿嘿摸了下脑袋, 应了声然后转身屁颠屁颠去干活了, 看得王海鹏心里一阵嘀咕, 这小子越来越会拍马屁了!●

  打发走李忠, 张卫东自己也开始准备起今天的试验, 不过还没一会儿, 李丽推门走了进来。

  李丽显然有话要跟张卫东说, 但见李忠和王海鹏都在, 只好把身子贴得张卫东很近然后用手指头轻☆轻点了下张卫东的脑袋低声嗔怪道:"你啊, 什么时候改改你那臭脾气, 要不然会吃亏的。”

  李忠和王海鹏一看李丽跟张卫东态度暧昧亲密急忙低下头装作zhuān心gōng作的样子, 心里却暗暗感叹, 张老师还真是牛逼啊, 才来多长时间啊, 就已经把李丽老师给迷得神魂颠倒, 都公然追到实验室来了, 听说王亚琴老师已经来上班了, 以后不会因为张老师的缘故, 闹到跟她老公离婚!

  张卫东是聪明人心里明白李丽指的是什么, 闻言心里微微一暖, 陪笑道:"知道了丽姐, 下次一定注意。”

  "你呀你, 我看你也就嘴巴说说, 一转身肯定就忘得一干二净。行了, 你忙!”李丽再次亲昵地点了下张卫东的脑袋, 转身离去。

  看着李丽转身离去的背影, 张卫东笑着摇了摇头。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很快就临近下午下班的时间。往常这个时候, 忙碌了一天的张卫东会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 看看, 又或者跟李丽聊聊天。不过今天办公室里多了三个人, 看着他们有说有笑, 张卫东却感觉特无趣, 想起昨天本来想买辆自行车, 最终却没买成, 于是便背起单肩包, 跟众人打了声招呼提前走了。

  走在路上, 张卫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心想, 为什么我跟他们会合不来呢?莫非还是改不了以前孤僻不合群的性格吗?

  吴州市委党校, 一间阶梯大教室里, 党校老师正在唾沫横飞地讲着领导干部的艺术, 刘胜男的思绪却在不知不觉中飞出了教室。

  女人从政跟男人从政是有很大区别的, 女人从政很多时候往往是为了一种信念一种理想, 而男人很多时候是为了手中掌管他人命运的权力以及由此而衍生的钱财名利以及女人。所以一个男性官员倒下, 他的背后往往能牵扯出许多的钱财和女人。

  刘胜男说不清楚当初自己从政是为了什么, 究竟是理想信念居多还是家庭环境造成的。她爷爷退休前是县政协副主席, 她大伯更厉害, 曾经当到县长。只可惜, 她大伯的儿子出国留学后就不肯再回国发展, 所以老一辈把从政的希望寄托在了刘胜男的身上。所以大学她上的是政法大学, 毕业后的第一份gōng作是驻村干部, 然后靠着自己稳■重扎实的gōng作作风和她大伯的关照, 一步步爬到了镇党委记的位置。不过当刘胜男爬到镇党委记那一天, 他的大伯却正式退出了文昌县的政治舞台。以前有她大伯这棵大树护着, 刘胜男对女人当官的难处还没有太深★刻的体会, 不过当她大伯退了后, 刘胜男才猛地发现女人当官比想象中还要难很多, 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