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95章雨中旖旎


  苏凌菲一颗芳心情不自禁颤了下, 一直以来, 张卫东在她的心目中不仅是个偷窥狂、猥亵男、大色狼, 而且还是个对她一直争锋相对, 冷漠无视的可恶家伙。她cóng来没想过, 他会让着自己, 也cóng没想过他有温柔体贴的一面。就像今天在学院大楼, 张卫东明明看到她却撑着伞离去, 这才符合他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可是, 现在……

  他竟然为了不让她淋雨, 而让自己几乎湿透了半个身子,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张卫东吗?

  张卫东收好伞也进了大门, 见苏凌菲直勾勾盯着自己半边被湿透了的身子看, 忍不住微微弯了下胳膊, 打趣道:"看什么看, 没见过猛男吗?”

  苏凌菲被张卫东这么一打岔, 才知道自己刚才这样盯着他看不合适, 红着脸啐了一口道:"呸, 你要是猛男, 全天下的男人都是猛男了!”

  说完丝一般的长发一甩, 扭着杨柳腰蹬蹬蹬朝食堂窗口走去。不过走的时候, 脸颊却是阵阵发烫, 刚才张卫东没说她还没觉得, 可是被他这么一说, 事后想想, 湿透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上, 映衬出的身子还真是肌肉一块块的, 竟是说不出的结实, 说不出的有男人味, 跟想象中的文弱是完全的不一样。

  在食堂窗口买了饭菜, 因为等会还要一起回去, 所以两人在没有其他人陪同下, 破天荒地面对面坐着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 苏凌菲一抬头就能看到张卫东那半边被湿透的身子, 以及里面所映衬出来的结实肌肉, 一颗芳心就忍不住一阵狂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温暖甜蜜。这一刻, 苏凌菲发现张卫东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讨厌, 至少比那个自以为很英俊, 老是在办公室里吹嘘自己舅舅怎么怎么了不起的李仲蒙却是顺眼多了。

  吃过饭后, 雨还在稀稀拉拉地下着。

  张卫东跟来时一样撑着伞跟苏凌菲一起并肩着往宿舍楼走去。看着张卫东几乎一个肩头都露在伞外, 苏凌菲犹豫了下, 朝张卫东靠近了一些。

  张卫东见苏凌菲靠过来, 下意识地就往边上让了一让, 他可不敢去碰这个女人, 万一他认为自己占她便宜怎么办?

  见张卫东往边上移, 苏凌菲也没多想就又凑了过去, 张卫东下意识地再次往边上让了一让。这回苏凌菲有些恼了, 自己一个大美女不介意被他占点便宜, 好心好意挨过去, 他倒嫌东嫌西起来了, 不禁跺脚道:"duǒ什么duǒ, 我会吃了你吗?”

  张卫东微微一怔, 这才知道苏凌菲不是无意而是有意的, 看着她气恼的样子, 竟破天荒反倒觉得这个女人其实还是挺不错的。

  "我没duǒ, 就是怕走太近会碰到你。”张卫东老老实实回道。

  "切, 你会怕碰到我, 那当初怎么还有胆子……”说到这里, 苏凌菲的脸红了。

  张卫东也颇感有些尴尬, 敞开心扉生活也有近一个月, 这些天来也跟一些女孩子发生了以前cóng未曾有过的亲密接触, 对男男女女之间的事情, 张卫东比起以前也开窍了许多。知道那两次自己的孟浪, 对与女孩子而言确实有点那个过了。所以苏凌菲旧事重提, 张卫东破天荒没有反驳, 只是尴尬着没吱声。

  苏凌菲也只是一时说漏嘴, 见张卫东没吱声, 自然不会再继续说下去, 于是两人谁也没说话, 共撑一把伞默默朝宿舍楼走去。不知不觉中, 两人已经靠得很近, 两个肩膀两条胳膊, 甚至外臀部位在走动时不时发生轻微的磨蹭碰撞。

  一丝淡淡的旖旎暧昧在伞下荡漾开来, 但谁也没有刻意再做出duǒ闪动作,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宿舍楼很近, 不过四五分钟两人就到了宿舍楼。

  cóng张卫东的伞下走出来, 苏凌菲突然有种淡淡●的失落, 好像不想这么快就到宿舍楼。不过马上苏凌菲就为自己心里这种莫名奇妙的失落而暗地里连连呸了好几口, 心想, 自己肯定是疯了, 就算是到了想男人想结婚的年龄, 也不能这么不靠谱啊!

  收了◎●的失落, 好像不想这么快就到宿舍楼。不过马上苏凌菲就为自己心里这种莫名奇妙的失落而暗地里连连呸了好几口, 心想, 自己肯定是疯了, 就deshīluò, hǎoxiàngbúxiǎngzhèmekuàijiùdàoxiǔshělóu。búguòmǎshàngsūlíngfēijiùwéizìjǐxīnlǐzhèzhǒngmòmíngqímiàodeshīluòéràndìlǐliánliánpēilehǎojǐkǒu, xīnxiǎng, zìjǐkěndìngshìfēngle, jiùsuànshìdàolexiǎngnánrénxiǎngjiéhūndeniánlíng, yěbúnéngzhèmebúkàopǔā!

  shōule□伞, 做隔壁邻居又同个办公室这么长时间, 两人第一次一起爬楼梯回房间, 都有种很荒诞的感觉。

  先到的是苏凌菲的房间, 苏凌菲顿足开门时, 两人破天荒地相互点了点头, 然后擦肩而过。

 ◎ 下午临近下班时, 雨终于停了, 空气中弥散着雨后的清新。

  谭永谦站在窗前看着市委大院里被雨水冲刷得新绿的香樟树, 双臂张开做了几下扩胸运动, 感到胸口微微有些发闷。这些日子为了吴江大道工程改造的事情, 谭永谦头发都白了几根。这项大工程, 在很多领导眼里都是个香馍馍, 谁都想在这里担任一个职务, 如此一来, 事后不仅政绩有了, 而且还能借着这项工程卖一些人情捞些好处。但谭永谦骨子里的正直, 却使得他有种被放在火架上烤的感觉。

  工程还没开始, 已经有好多人过来托关系打交道, 其中并不乏市里省里有些背景的人。谭永谦现在还能推托, 但真到了那一天, 他就必需做出决定, 究竟是坚持□他爸叮嘱过的阳光操作, 公平公正, 还是屈服与各方面的压力。

  谭永谦轻轻在胸口按了按, 不禁想起张卫东那天提起过的改良功法。或许等有了改良功法, 自己每天就不会感到这么疲劳了, 谭永谦心想。■□他爸叮嘱过的阳光操作, 公平公正, 还是屈服与各方面的压力。

  谭永谦轻轻在胸口按了按, 不禁想起张卫东那天提起过的改良功法。tābàdīngzhǔguòdeyángguāngcāozuò, gōngpínggōngzhèng, háishìqūfúyǔgèfāngmiàndeyālì。

  tányǒngqiānqīngqīngzàixiōngkǒuànleàn, bújìnxiǎngqǐzhāngwèidōngnàtiāntíqǐguòdegǎiliánggōngfǎ。huòxǔděngyǒulegǎiliánggōngfǎ, zìjǐměitiānjiùbúhuìgǎndàozhèmepíláole, tányǒngqiānxīnxiǎng。

  谭永谦正想着改良功法,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楚朝辉打来的。

  人们都说官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不过楚朝辉跟谭永谦两人算是个例外, 两人在还没进入官场前就早已认识, 算起来两人还是半搭子师兄弟的关系。楚朝辉今年四十二岁比谭永谦大六岁, 进入官场的时间也比谭永谦早。但官运一直不大好, 直到谭永谦上来后, 他的官运才跟着顺了起来, 究其原因当●然是谭永谦帮忙的缘故。因此两人不仅在私底下是好朋友好兄弟, 在官场也是休戚相关的。如果楚朝辉明年换届能接任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 继而进入市委常委会, 那么以两人铁板一块的关系, 在总共也只有十二个常委○名额的常委会中将是一股不容人忽视的力量, 也势必将拥有很大的话语权。

  "我今天想请师叔吃个饭, 顺便就那件事跟他谈谈, 你看由你出面请一下合适吗?”电话一被接起, 楚朝辉就直截了当地说道。

  因为两人的特殊关系, 谭永谦也希望楚朝辉能跟张卫东处好关系, 闻言不假思索道:"行, 我跟叔先通下话, 看看他的意思, 定了后再给你回电。”

  说完谭永谦挂了楚朝辉电话, 然后给张卫东拨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