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99章耍流氓


  "帅哥, 一个人啊!要不要找个地方玩一玩?”就在张卫东独自一人悠闲地走着, 不远处拐个弯就是东新路时, 一缕浓烈的香水味从身后飘了过来, 耳边响起一让人想入非非的诱人声音。

  张卫东●不禁有些惊讶地扭头朝身后看过去, 只见昏暗的路灯下, 一位年轻艳丽的女子正眨巴着一双妩媚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女子穿着一身蓝绿色V领吊带连衣短裙, 胸口的深深雪白和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在路灯下, 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犯罪的冲动。

  这是张卫东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yě是第一次发现干这一行的竟然有这么时尚年轻、艳丽性感的, 不禁越发有些惊讶地看着彭雨雁。

  彭雨雁此时yě正盯着张卫东看, ▲◆人产生一些犯罪的冲动。

  这是张卫东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yě是第一次发现干这一行的竟然有这么时尚年轻、艳丽性感的, 不禁越发有些惊讶地看着彭雨rénchǎnshēngyīxiēfànzuìdechōngdòng。

  zhèshìzhāngwèidōngdìyīcìyùdàozhèzhǒngshìqíng, yěshìdìyīcìfāxiàngànzhèyīhángdejìngrányǒuzhèmeshíshàngniánqīng、yànlìxìnggǎnde, bújìnyuèfāyǒuxiējīngyàdìkànzhepéngyǔyàn。

  péngyǔyàncǐshíyězhèngdīngzhezhāngwèidōngkàn, 见他眉清目秀, 竟是个小帅哥, 心里不禁有些心动的同时, yě暗暗惊疑, 不知道叶锋为什么要自己假扮站街女郎陷害他。

  "不了, 谢谢。”张卫东很快就回过神来, 淡淡道。

  说着张卫东转过头要继续往前走。

  彭雨雁见张卫东不上钩, 又见警车还没来, 扭着腰肢急忙跟张卫东并肩走着, 微红着脸低声道:"我技术很好的, 而且价格yě不高。”

  张卫东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过他看得出来彭雨雁应该才刚入这一行不久, 因为她讲话时声音虽然很好听但有些发颤, 心跳的速度yě很快, 气息不稳。所以张卫东并没有拉下脸来, 他知道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辛酸, 像这样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真的需要钱, 估计yě不会干这一行。

  "对不起, 我真的不需要。”张卫东继续道。

  见张卫东至始至终态度温和, 目中yě没有流露出丝毫看不起自己的目光, 彭雨雁心下微微有些不忍甚至都☆有点恨起自己, 难道为了自己的前途, 真的可以连这种看起来像邻家大男孩式的男生yě陷害吗?

  就在彭雨雁心情矛盾时, 身后响起了警笛声。警车来了。

  彭雨雁再yě顾不了多少, 猛一咬牙□齿, 一把抓起张卫东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上压去, 道:"帅哥来, 我这里很大很好看的噢。”

  张卫东没想到彭雨雁竟然会"霸王硬上弓”, 手一碰到她的又白又嫩的胸部就立马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 缩了■□齿, 一把抓起张卫东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上压去, 道:"帅哥来, 我这里很大很好看的噢。”

  张卫东没想到彭雨雁竟然会"霸王硬上chǐ, yībǎzhuāqǐzhāngwèidōngdeshǒujiùwǎngzìjǐdexiōngkǒushàngyāqù, dào:"shuàigēlái, wǒzhèlǐhěndàhěnhǎokàndeō。”

  zhāngwèidōngméixiǎngdàopéngyǔyànjìngránhuì"bàwángyìngshànggōng”, shǒuyīpèngdàotādeyòubáiyòunèndexiōngbùjiùlìmǎxiàngbèishéyǎoleyīkǒuyīyàng, suōle回来。不过那一霎那间的滑腻柔软, 却还是让从未碰触过女人身体的张卫东微微感到喉咙有些干涩。

  "咳咳, 我真不需要。”张卫东虽然被人强迫了一下, 但还是很难生起气来, 只是本来是有些同情她的, 现在却没有了。

  说着张卫东抬脚就准备走。

  彭雨雁哪肯让张卫东走, 从身后扑过去就想一把抱住张卫东。

  刚才张卫东只是没想到彭雨雁会伸手抓自己, 这才没想到去躲闪, 现在自●然不会再被她抱个正着, 身子微微一闪就躲了过去。

  彭雨雁没想到张卫东会躲, 扑得力度有点大, 一下子刹不住, 高跟鞋一蹩, 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地上。两腿劈叉了开来, 露出了一片春光。

 ▲ 张卫东见彭雨雁摔倒在地上, 而且摔得似乎不清, 连那雪白的大腿都磨蹭出点血来, 在灯光下格外刺眼, 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 最终还是伸手去拉彭雨雁。

  张卫东才把彭雨雁拉起来, 彭雨雁已经就势倒入了他的怀中, 然后一把抱住他, 叫了起来道:"流氓!有人耍流氓啊!”

  张卫东脸色微微一变, 刚要把她甩开, 警车嘎地一声停了下来, 从车上冲下来三个警察。

  "光天化日之下, 竟然敢耍流氓!跟我走!”为首的警察冲上来就朝张卫东的领子抓去, 叫骂道。

  彭雨雁不愧是艺术学院的, 很有表演艺术, 这时早已躲到一边低声抽泣着。

  远处, 叶锋看着那位自己叫来的龚副队长伸手朝张卫东的领口抓去, 狠狠地朝空中吐了口烟, 然后得意地笑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他舅舅孟昌宇副市长打过来的。

  叶锋急忙jiē了起来, 里面传来他舅舅的声音:"马上到香格里拉808包厢来。”

  叶锋一直就在等他舅舅这个电话, 这才没去娱乐场所鬼混, 而是拉了彭雨雁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兜着风, 现在见他舅舅要他马上赶过去, 哪敢有半点迟疑。搁下电话后, 心有不甘地看了远处一眼, 然后掉转车头朝香格里拉飞驰而去。

  张卫东这个时候哪还不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 看着警察的手朝自己的领口伸来, 手往前一伸, 一把抓住警察的手冷笑道:"跟你走没问题, 不过别动手, 否则我保证你们全部都要趴在这里。”

  其他两个警察见张卫东竟然敢伸手扣龚副队长的手, 立马骂了声, 一个抬脚一个拎着警棍就往张卫东的身上招呼。

  张卫东前几天才刚刚在派出所受了一肚子气, 现在更夸张, 竟然有人设计陷害他, 而且这些警察又在这个时候恰恰赶到, 而且问yě不问清楚就认定自己耍流氓。要说这些警察跟这件事无关, 张卫东还真不相信。所以见另外两个警察yě跟着动手, 张卫东目中寒芒一闪, 终于动了真火。

  另外一只手一探, 把龚副队长整个人直jiē拎了起来, 然后把他当棍子一样在空中猛地一扫。

  蓬蓬!警棍和那个警察的脚都落在了龚副队长的身上, 痛得龚副队长当场就哇哇叫了起来, 至于那两人yě好不到哪里去, 被沉重的人体棍子一扫, 顿时站立不住, 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张卫东却不肯就此罢休, 冷哼一声, 双手拎着龚副队长猛地朝两人扔了过去。

  啊!啊!啊!三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 龚副队长一米七五, 重一百五十来斤的身子重重压在了另外两位警察身上。

  本来还在有模有样抽泣着的彭雨雁顿时吓傻了, 两眼呆呆地看着地上倒在一起的三个警察, 额头冒出了点点冷汗。

  她就是做梦yě想不到, 这样一个斯文秀气的小年轻竟然这么能打!

  彭雨雁想不到, 龚副队长三人更想不到。他们都是警校出身的, 都练过几手, 别说像张卫东这种文弱生, 就是东北大汉, 一对一, 他们yě有信心撂倒。可没想到今天却遇上了个硬点子, 都没看清楚什么情况, 就被人家闪电般给撂倒了, 而且还是极惨的那一种。

  现在龚副队长真有点后悔拍叶锋这个马屁了, 同时心里yě暗骂叶锋不是个东西, 事前竟然没交代这个家伙是个练家子。

  不过此时后悔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龚副队长挣扎着站了起来, 底气不足地盯着张卫东道:"你耍流氓还拒捕, 还袭警, 你要造反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