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02章没有下一次


  谭永谦看着孟昌宇, 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们去道歉就不必了, jù体事情要不要追究下去, 这还是得看我叔的意思, 他是当事人, 他有这个权力。”

  孟昌宇当然不把一介老师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 这事最关键的还是在谭永谦这里。谭永谦若不帮他叔出头, 凭他一个教的还能折腾起什么风浪, 他又何需说出亲自去道歉的话来, 还做出让叶锋直接辞职的决定。但这话孟昌宇不能说出口, 心中的不满也不▲zàitākànlái, zhèshìzuìguānjiàndeháishìzàitányǒngqiānzhèlǐ。tányǒngqiānruòbúbāngtāshūchūtóu, píngtāyīgèjiāodeháinéngshéténgqǐshímefēnglàng, tāyòuhéxūshuōchūqīnzìqùdàoqiàndehuàlái, háizuòchūràngyèfēngzhíjiēcízhídejuédìng。dànzhèhuàmèngchāngyǔbúnéngshuōchūkǒu, xīnzhōngdebúmǎnyěbú能表现出来。不管怎么说, 千错万错还是叶锋错在先, 千不该万不该, 这事还涉及到市委秘长。所以孟昌宇再次拍打着谭永谦的手背, 道:"要的, 要的!”

  说着孟昌宇扭头冲叶锋瞪了一眼道:"混蛋, 还愣着干嘛, 还不去公安局给张老师道歉去。”

  谭永谦见孟昌宇这样说, 心里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强硬下去, 这就是身处官场的悲哀, 有些事情还就不能像老百姓一样做出率性举动来。

  "昌宇市长道歉就真的不用了, 这样, 我给我叔打个电话, 听听他的意思!”谭永谦有些无奈地道。

  "那就麻烦秘长了。”说着孟昌宇又回头瞪了叶锋一眼, 道:"还不快谢谢秘长。”

  叶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急忙上前连连向谭永谦道谢。谭永谦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拿着手机边拨号边转身出了包厢。

  看着谭永谦转身离开包厢, 孟昌宇忍不住甩手给了叶锋脑袋一巴掌, 骂道:"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啊!”

  叶锋赶紧把脑袋一缩, 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舅舅, 难道我真要辞职吗?”

  "不辞职能怎样?你以为在市委办还有出头之日吗?”孟昌宇掏出一根烟, 点上抽了起来。

  "您不能把我调出去吗?”叶锋有些不死心地道。

  "你猪脑子啊?你也不想想你这次得罪了谁?调?你以为你舅是谁啊, 是市委记吗?”孟昌宇忍不住再次低声骂了叶锋一顿。
☆   叶锋被孟昌宇骂得一脸的痛苦绝望。过惯了人前人hòu被人捧着, 手握大权的生活, 一朝被打回原形, 叶锋还真是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孟昌宇见叶锋一脸痛苦绝望, 猛地吐了口烟,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好了, 你也别那么灰心。这件事你也确实做得太过分了, 需要接受这个教训, 趁这段时间好好反省一下。”

  叶锋闻言本如死灰的脸色顿时浮起一丝希望, 道:"舅舅的意思是不是以hòu我还能重新进入仕途。”

  "一切看明年, 现在要先争取不留案底。如果你舅我能升常务副市长, 入常委, 那时再想办法让你动一动。唉, 你真是啊……”孟昌宇说着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叹气道。

  见孟昌宇这样说, 叶锋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生气。

  包厢外, 谭永谦跟张卫东通了电话, 他很直截了当地把孟昌宇的决定跟张卫东说了一遍, 然hòu道:"jù体怎么处理, 要不要追究还是听叔您的。”

  经历过派出所那件事情之hòu, 张卫东对整个社会的看法已经一下子成熟了许多。谭永谦把事情跟他一说, 他就已经隐隐猜到这件事若再追究下去, 恐怕谭永谦会很为难, 谭永谦能说出hòu面那句话已经★算是很可贵了, 况且叶锋想抹黑他, 却丢了官职饭碗, 说起来最终却是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张卫东并不是个狠心肠的人, 至少目前还不是。所以听完电话hòu, 道:"这事就这样算了也好, 闹大了也没意思。不过◇你帮我带一句话给叶锋, 没有下一次, 如果有hòu果自负。”

  虽然是隔着电话说话, 虽然张卫东的语气很平淡, 但当张卫东说到最hòu一句话时, 谭永谦还是莫名地感到浑身一冷, 总觉得那"hòu果自负”四个字hòu面隐藏着深深的杀机。

  "好的小叔, 我明白了。”谭永谦说完跟张卫东挂了电话, 然hòu又给傅毅然拨去电话, 稍微交代了几句, 这才转身推开包厢的门。

  "昌宇市长, 这事就到这里。”谭永谦进包厢hòu, 脸色有些难看地朝孟昌宇点了点头道。

  孟昌宇暗暗松了一口气, 急忙上前握着谭永谦的手, "动情”地道:"秘长谢谢了!”

  谭永谦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出来, 然hòu道:"还有句话, 是我叔委托我转告的, 他不希望有一下次, 否则hòu果自负!”

  孟昌宇闻言眼角的肌肉抽了几下, 不过马上道:"秘长放心, 要是还有下一次, 不用你说, 我都会打断他的腿!太不像话了, 身为一位公务人员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谭永谦看得出来, 也听得出来, 孟昌宇并没有把他那个叔叔放在眼里, 他看重的还是自己这个秘长, 心里不禁暗暗摇头叹气, 孟昌宇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这回却是看走了眼, 这件事中, 真正可怕的并不是他这个秘长, 恰恰相反是他的叔叔。一个会"飞”的人, 真激怒了他, 真的是这个世间的律法、权势能束缚得了的吗?不过像孟昌宇这种习惯了玩弄官权, 也深谙官权威力的高官, 不把一介大学老师放在眼里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谭永谦没有点破这点, 只是朝孟昌宇点了点头, 道:"那昌宇市长, 今天的时间也不早了, 要不■就这样。”

  孟昌宇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局面, 再吃喝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不过还是客气了几句才点头说好。

  从东城区公安局出来, 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张卫东拒绝了傅毅然开●车送他的好意, 独自一人沿着马路慢慢往吴州大学走去。

  路灯拉长了他略显清瘦的背影, 显得格外的沉重。

  东城区公安局隔吴州大学有些路, 张卫东一个人慢慢走着, 到了吴州大学已经九点半多。

  走在校园里, 看着不时擦肩而过的青春身影, 听着回荡在校园上空的欢快无忧的笑声, 张卫东沉重的心情渐渐转好, 脚步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快起来。

  "隋丽, 呜呜!”明镜湖边, 一张长椅上, 彭雨雁趴在隋丽的肩膀上低声哭泣着, tā的脸再也没了之前的红艳, 有的只是苍白。

  因为张卫东的不予追究, 所以张卫东前脚走, 彭雨雁被警察思想教训了一番之hòu, 也出了区公安局。

  出了公安局hòu, 想起自己没能扛住把叶锋也给供了出来, 彭雨雁就一阵hòu怕。tā知道叶锋有钱有势, 但同时也是个很阴狠很小心眼的男人。就拿处朋友这件事上来说, 自从彭雨雁傍上叶锋之hòu, tā就鲜少跟其他男生交往。不是tā不想, 而是叶锋不允许。曾经学院里有个男生追tā, 彭雨雁对他也颇有好感, 两人难免来往密了些, hòu来这事被叶锋知道, 不仅彭雨雁被叶锋给揍了一顿, 那男生更是被他整到退学为止。

  这次事情显然比跟其他男生来往密切那类事要更严重一些, 彭雨雁不知道叶锋知道hòu会怎么对tā。不过不管叶锋怎么对tā, tā一介学生妹, 家里境况又不好, 是都没■有反抗能力的。若叶锋只是揍tā一顿, tā倒也不怕, 就怕叶锋把tā弄到都读不成。真要那样, tā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父母了。所以出了区公安局hòu, 彭雨雁又是害怕又是六神无主, hòu来想起了■在吴州大学读的高中同学隋丽, 便跑到tā这儿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