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05凶狠的一面


  【周yī, 求会员点击、推荐票、收藏.....谢谢!】

  吴州大学这yī带是吴州市的学院区, 很多院校都坐落在这里, 其中最好的大学自然就是吴州大学。

  吴州市艺术职业学院离吴州大学并不远, 走路大概也就十分钟的光景。这时夜已经有些深, 路上行人已经不多。路灯下孤男寡女两人行走在路上, 不知道的人看到彭雨雁身材这么好, 小脸蛋又娇艳, 肯定会羡慕张卫东好艳福。不过只有彭雨◎雁心里清楚得很, 自己要是真有机会傍上张卫东这样的小年轻那才是真有"艳福”。

  两人yī路无言地走到了艺术职业学院。

  学院门前不远处停着yī辆丰田凯美瑞, yè锋正叼着烟在车子边走来□走去, 脸色很难看。

  远远地看到yè锋和他的车子, 彭雨雁脸色忍不住就苍白了下来, 双手下意识地伸手抓住张卫东的胳膊, 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张卫东微微皱了下眉头, 但扭头yī看◎到彭雨雁yī脸害怕的样子, 再想起隋丽的话, 最终还是没忍心甩开tā的手。

  yè锋终于看到了彭雨雁, 因为张卫东刚好站在香樟树影子那yī边, yè锋并没有看出那人是张卫东, 再加上看到彭雨雁□竟然又傍上了另外yī个男人, 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yè锋zǎo已被怒火冲昏了头, 哪还会仔细看彭雨雁手中抓的人是谁。

  yè锋把香烟往地上yī扔, 脚使劲yī碾, 然后怒气冲冲地就大步走了过去。

  "贱人!”yī走近, yè锋看也不看张卫东, 铁青着脸扬手就朝彭雨雁yī巴掌扇过去。

  "yè主任好威风啊!”张卫东见状手yī伸扣住了yè锋的手腕, 不屑地嘲讽道。

  yè锋手腕吃痛, 头yī扭刚要骂张卫东, 却看到了yī张熟悉的小白脸。

  "是你!”yè锋惊呼出声, 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

  "是啊, 刚前不久yè主任才挖了个坑让我跳呢!才这么yī○会儿的功夫, 不会不认识了?”张卫东冷讽着手轻轻yī甩, yè锋立马就像弱不禁风的病人, yī下子就被甩得yī屁股跌坐在地上。

  yè锋这辈子哪里这么窝囊过, 爬起来就想冲上去, 不过刚才从龚▲副队长口中已经得知张卫东身手极为厉害, 这才生生压下心头的冲动, 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 然后指着彭雨雁道:"张卫东之前算我不对, 不过tā是我的女人, 请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你的女人?亏你有脸说得出口, 有你这种让自己的女人去假扮站街女郎勾引男人的吗?有你这种没本事就拿自己女人出气的吗?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丢人!”张卫东寒着脸冷声zhì问道。

  yè锋被张卫东zhì问得脸上yī阵红yī阵白的, 而彭雨雁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虽然tā傍上yè锋是因为他有权有势, 是想得到回报, 但yī个女人把身子交给yī个男人, 又岂会没幻想过这个男人是真心疼自己爱自己, 但张卫东的zhì问○却生生把残酷的事实摆在tā的面子, 眼前这个自己曾经交托过身子, 曾经有过幻想的男人, 从始至终都只是把tā当成发泄欲火的工具而已。

  "张卫东这是我的事情, 你管得着吗?”yè锋阴着张脸无力●地反驳道。

  "是吗?那我现在郑重告诉你彭雨雁是我的朋友。”张卫东冷冷道。

  "张卫东你别欺人太盛!”yè锋何时这么吃瘪过, 闻言终于暴跳如雷地指着张卫东道。

  "他妈的!你跟我说欺人太盛?”张卫东闻言脸彻底冷了下来, 双目寒芒暴涨, 抬脚往前大步yī跨, 修长的手在黑夜中yī闪, 眨眼间已经卡住了yè锋的脖子上, 然后就那样生生把yè锋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就像拎着yī只鸭子的脖子yī样。

  彭雨雁何曾看过有人敢如此对待yè锋, 惊得小手捂住嘴巴, 眼珠子都暴凸了出来。

  "我欺人太盛, 究竟是谁先找碴?究竟是谁设计害我?今天要不是看在谭永谦的面子上, 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老子面前说话吗?”张卫东yī手抓着yè锋的脖子, yī手抬起啪啪就甩了他两巴掌, 目露凶光地寒声道。

  "你, 你敢打我!”yè锋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你都能设计陷害我, 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打你!”张卫东寒着张脸随手又给了yè锋两巴掌。

  在yè锋的印象中, 张卫东yī直是很文弱的样子。就算那天晚上他发了火, 也不过只是说了几句狠话就走了, 并没有真正露出他血性凶残的yī面。所以哪怕张卫东的身后有市委秘长, 哪怕龚副队长说张卫东的身手很可怕, yè锋也没有从内心深处真正正视张卫东。要说真有顾忌, 也是因为市委秘长的缘故。

  可是现在, 看着张卫东突然暴露出的血性凶残yī面, yè锋才真正开始有些害怕。尤其他那双冰冷无情的目光, 就像凶残的猎豹yī样, 似乎随时会血腥凶残地把他撕成碎片。

  张卫东并没有因为yè锋流露出害怕的眼神就松开手◆, 他的目光冰冷如刀子般直视着yè锋, 没有yī丝波动, 不带yī丝感彩。

  很快窒息、恐慌、绝望笼罩了yè锋, 他拼命地蹬腿挣扎着, 可是张卫东的臂力又岂是他这种人能挣脱得了的, 到最后yè◎◆, 他的目光冰冷如刀子般直视着yè锋, 没有yī丝波动, 不带yī丝感彩。

  很快窒息、恐慌、绝望笼罩了yè锋, 他拼命地蹬腿挣扎着, 可是张卫, tādemùguāngbīnglěngrúdāozǐbānzhíshìzheyèfēng, méiyǒuyīsībōdòng, búdàiyīsīgǎncǎi。

  hěnkuàizhìxī、kǒnghuāng、juéwànglóngzhàoleyèfēng, tāpīnmìngdìdēngtuǐzhèngzhāzhe, kěshìzhāngwèidōngdebìlìyòuqǐshìtāzhèzhǒngrénnéngzhèngtuōdélede, dàozuìhòuyè锋只能用双手胡乱地朝脖子抓去, 眼珠子像死鱼眼yī样暴突了出来。但张卫东还是没有松手。

  彭雨雁也慌了起来, tā想叫张卫东松手, 但却不敢叫。

  时间好像在黑夜中停止了转动, 变得格外的漫长。空间也好像停止了流动, 就像yī潭死气沉沉的死水。

  好像过了yī个世纪, 张卫东终于yī字yī顿冷冷道:"yè锋, 我现在郑重警告你, 你要是敢动彭雨雁半根汗毛, 我保证你这辈子会在痛苦中度过!”

  说完张卫东手掌轻轻yī松, yè锋就软绵绵地瘫坐在地上, 双手捂着喉咙yī个劲地咳嗽。

  "滚!”张卫东面无表情地朝着yè锋的屁股踢了yī脚, 冷喝道。

  yè锋犹豫了下, 最终还是挣扎地站了起来, 然后脚步不稳地yī路朝车子走去。现在yè锋算是彻底想明白了, 拚背景, 人家现在比他硬, 拚身手, 那更不是yī个档次的。这个时候他若还要逞英雄, 那根本就是自取羞辱。唯yī的选择, 那就是等。等他舅舅晋升为常务副市长, 等有朝yī日他自己能重掌官权。到现在yè锋仍然认为, 张卫东真正可怕之处是他身后的秘长。不过这也正常, 现在是法制社会, 再能打又如何?

  yè锋坐上车, 然后yī溜烟开走了。

  看着曾经让自己只能仰望, 甚至很多同学就因为自己傍上他而眼红不已的男人, 就这样被张卫东又骂又打之后, yī声不吭开着车子灰溜溜地走了, ◇彭雨雁感觉自己就像做了yī个很荒唐的梦。直到看到张卫东转身离去, 彭雨雁才如梦方醒, 急忙追了上去, 战战兢兢地问道:"张老师您刚才说我是您的朋友, 我真的可以做您的朋友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