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08章书符


  一切准备就绪, 张卫东深吸一口气, 凝神jìng心, 体内真元悄然运转, 运于笔端。

  虽是第一次符, 但从五帝真经中张卫东得知, 符箓之所以yǒu奇效, 绝不是依样画葫芦那么简单。不仅每一个奇形怪状的符文中都蕴藏着某种天地至理在里面, 而且写这些符文时还需把真气注入其中。如此一来, 写而成的符箓才真正具yǒu法力, 一旦施展开来, 方才能引动天地气机, 发出让常人难以想象的神奇效果。可见, 制zuò符箓, 不仅符文要写正确, 还需输入一定真气藏于符文中, 两者缺一不可。甚至yǒu些符文还需要辅与独门心法写出来方才yǒu效, yǒu些符文则需要特殊的制符材料方才行。不过这类符箓往往都是威力比较大的符箓。

  符箓分天、地、玄、黄四品, 每一品又分shàng中下三阶, 共四品十二阶。

  五帝真经中yǒu专门的符箓篇, 符箓篇中记载了shàng至天品shàng阶的符箓下至黄品下阶的符箓制zuò方法。不过到了地品以shàng的符箓, 要求就非常严格起来, 不仅符文非常复杂, 写时需要庞大的真气法力输入, 而且对材料也都yǒu特殊的要求。至于天品, 光符文看shàng一眼都能乱了人的心神。

  以张卫东如今的境界只能勉强制zuò出玄品下阶的符箓, 至于更高品阶的, 光符文就能看得他头昏眼花, 至于写就更无法一气呵成了。不过符箓到了玄品威力已经很吓人了, 一张土系的地煞雷符就能把一个山头给炸飞。张卫东现在连这个世界shàng究竟yǒu没yǒu修真者都不知道, 自然无需发大力气去制zuò杀伤力这么强的符箓。

  五帝真经中, 各类法术浩瀚如烟, 大多晦涩难懂, 唯yǒu符箓篇相对而言简单易懂一些。所以那几年张卫东虽然对五帝真经其他内容很少涉及, 符箓篇shàng面一些简单的内容倒是看过一些, 这两天也刻意默记了几个符箓。现在体内真元悄然运转,★ 真气注与笔端, 脑海里除了要写的符文, 再无它物。

  张卫东一气呵成地接连写了六张符箓, 才感到yǒu些疲劳。六张符, 其中五张都是最普通的黄品下阶符箓, 分别是驱邪符, 清心符, 乱神符,●★ 真气注与笔端, 脑海里除了要写的符文, 再无它物。

  张卫东一气呵成地接连写了六张符箓, zhēnqìzhùyǔbǐduān, nǎohǎilǐchúleyàoxiědefúwén, zàiwútāwù。

  zhāngwèidōngyīqìhēchéngdìjiēliánxiěleliùzhāngfúlù, cáigǎndàoyǒuxiēpíláo。liùzhāngfú, qízhōngwǔzhāngdōushìzuìpǔtōngdehuángpǐnxiàjiēfúlù, fènbiéshìqūxiéfú, qīngxīnfú, luànshénfú, 失声符, 护身符, 还yǒu一张是黄品中阶的仙鹤符。也正是完这张符后, 张卫东才感觉到些疲劳。仙鹤符是一张画yǒu酷似仙鹤形状符文的符箓, 一旦输入真气引发, 此符便能化为一只可载人飞行的仙鹤。

  画完这张符, 张卫东本想骑着仙鹤翱翔天空一番, 实现下仙人驾鹤的儿时愿望, 但这里毕竟是吴州市区, 还是yǒu些担心被人发现, 这才压下这个念头。

  把花费不少真力制成的符箓一一收好放□进钱夹, 张卫东这才shàng床盘腿进行每天的功课。

  丹田之内, 五滴真元就像五颗光芒各异的星辰在浩瀚的宇宙中闪烁着光芒, 五滴真元中间的那一缕本是若隐若现的混沌元气, 如今已经呈雾团一样清●jìnqiánjiá, zhāngwèidōngzhècáishàngchuángpántuǐjìnhángměitiāndegōngkè。

  dāntiánzhīnèi, wǔdīzhēnyuánjiùxiàngwǔkēguāngmánggèyìdexīngchénzàihàohàndeyǔzhòuzhōngshǎnshuòzheguāngmáng, wǔdīzhēnyuánzhōngjiāndenàyīlǚběnshìruòyǐnruòxiàndehúndùnyuánqì, rújīnyǐjīngchéngwùtuányīyàngqīng晰可见。不过比起昨日, 五滴真元的光芒暗淡了一些, 体积也小了一些, 倒是那混沌元气未见减小。

  张卫东知道五滴真元的变化是因为自己符时消耗了真气的缘故, 心想看来以前的决定是正确的, 光制zuò几张黄品中低阶的符箓就得消耗些许真元法力, 需再花时间把它给修炼回来。若再特意去学去施展其他法术, 要消耗的真元法力肯定要更多。真要这样, 恐怕到今天自己都无法修炼到筑基期。

  稍稍沉思片☆刻, 张卫东便收起了心中念头, 一心一意修炼了起来。

  时间转眼便到了八月三十一号, 明天便是开学的日子, 学校里如今已经到处可以见到青春的身影。不过因为大学室友周洪涛在今天举行婚礼, 今天一◇◆早张卫东就坐shàng了开往省城南州市的火车。

  吴州市隔南州市并不远, 乘火车大概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张卫东坐的是早晨最早一班的火车。省城南州市是高等学府最多最集中的城市, 像张卫东以前读的东☆方大学便是南州市最顶尖的高等学府。明天很多学校要开学, 所以今天这趟火车格外的拥挤, 车shàng到处可见一张张年轻飞扬的脸庞, 耳边也不时传来他们的欢笑声。

  张卫东坐在靠车窗的位置, 他的身边和对面坐的都是酷似在校大学生的年轻人。一女两男, 女孩子模样还算周正, 再加shàng青春年轻, 倒也惹人喜爱。三人似乎是高中同学, 一起搭火车去省城读。两位男生估计对女孩子yǒu些意思, 一路shàng不时说些讨好和不成熟的显摆话语。

  张卫东看着他们眉飞色舞地谈笑着, 充满了青春飞扬的味道, 不禁yǒu些期待起明天的开学。

  不知道明天, 我将会面对怎样的一群学生?

  正想着, 张卫东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是谭永谦打来的。张卫东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开心的微笑。

  来吴州大学已经差不多一个月, 因为性格的缘故, 张卫东还是yǒu种身处他乡为异客的感觉, 唯yǒu在谭家才能感受到家的温馨和随意。

  笑着接起电话, 张卫东还未来得及开口, 手机里已经传来谭永谦兴奋的声音。

  "小叔, 你昨日教给我的长青功实在太神奇了, 我就昨晚子时修炼了★一个时辰, 竟已能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转。现在不仅精神出奇的好, 浑身也充满了力量啊!”

  改良后的长青功, 再加shàng谭永谦的根骨, yǒu这种效果本就在张卫东的意料之中, 不过见素来稳重☆yīgèshíchén, jìngyǐnénggǎnjiàodàozhēnqìzàitǐnèiliúzhuǎn。xiànzàibújǐnjīngshénchūqídehǎo, húnshēnyěchōngmǎnlelìliàngā!”

  gǎiliánghòudezhǎngqīnggōng, zàijiāshàngtányǒngqiāndegēngǔ, yǒuzhèzhǒngxiàoguǒběnjiùzàizhāngwèidōngdeyìliàozhīzhōng, búguòjiànsùláiwěnzhòng的谭永谦一大早就按捺不住兴奋之情, 张卫东心情还是大好地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不过你要坚持修炼, 事业再重要也要yǒu强壮的身体才行不是吗?”

  "小叔说的是, 我会牢记在心的。”谭永谦急忙道。

  "你小子就是个典型的势利眼, 以前我劝你坚持修炼, 你怎么就不听?你小叔一说你就牢记在心啦?”一旁的谭正铭笑骂了一句, 然后一把抢过谭永谦手中的电话。

  谭永谦讪讪地挠了挠头, 没敢反驳。

  "卫东啊, 你给的长青功比我谭家的强太多了, 这份情让老哥我以后怎么还啊?”谭正铭道。

  "大哥你再这样说, 我可就挂电话了。”张卫东闻言假装生气道。

  "那晚shàng来家里吃饭, 老哥一家人好好敬你几杯总可以?”谭正铭并不是矫情的人, 闻言笑道, 只是心里却是明白, 谭家欠张卫东的自己这辈子也无法还清。

  "呵呵, 今天不行, 我现在正乘车去南州, yǒu个同学今天结婚。明天学校开学, 要不还是周末, 永谦也yǒu空。”张卫东笑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谭正铭道。

  挂了电话, 张卫东见对面两个男生还在一个劲地巴结讨好自己身☆边的女生, 虽说与他们年纪相仿, 只是如今为人师表, 心里年龄shàng却终究不如他们那般年轻, 不禁暗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闭shàng双眼把神识潜入五彩玉石之中, 趁着现在无事可做花些时间琢磨琢磨一○些简单的法术。

  两位男生本就担心张卫东这个小帅哥横插一腿, 见他闭目"休息”, 自然乐得不去打搅他。而女孩子终究脸皮薄一些, 更不会主动去打搅张卫东。如此一来, 张卫东倒也落得个清jìng, 一路两个多小时, 在钻研法术中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大学毕业后, 张卫东就已经跟同学断了联系, 再加shàng性格使然, 所以今天来南州市事先并没yǒu告知大学同学。早shàng六点钟的车, 到南州市才八点十五分, 婚宴却在晚shàng。所以下了车, 重新踏shàng这片熟悉的土地, 张卫东一点都不急, 背着单肩包一路慢腾腾地朝东方大学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