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10章救人


  同学们见张卫东竟然特意赶来参加周洪涛的婚礼, 都很是惊讶, 但更惊讶的还是张卫东在性格上的变化。虽说话还是不多, 但比起以前不知道开朗了多少倍。

  一帮同学在校园里说说笑笑逛了一个上午, 中午在学校附近酒店吃了顿饭后又去茶馆坐了一下午, 到了傍晚见时间差不多, 大家才一起出发往开源大酒店赶。

  婚宴结束后, 一帮同学又去钱柜KTV唱歌唱到半夜才返回开源大酒店。

  回到酒店, 长时间没聚的同学们还处于兴奋之中, 又组织了通宵打牌活动。不过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除了张卫东, 所有人都抵不过睡意和酒意, 最终床上、沙发上横七竖八躺了一群的人。

  天刚蒙蒙亮时, 张●卫东就离开了房间。离开时见同学们都睡得很香, 张卫东没惊动他们。

  出了酒店, 张卫东看了下时间才五点钟, 开往吴州的火车是六点钟。

  九月初的清晨天气很是清凉舒服, 张卫东见时间还早◇●卫东就离开了房间。离开时见同学们都睡得很香, 张卫东没惊动他们。

  出了酒店, 张卫东看了下时间才五点钟, 开往吴州的火车是六点钟。

  wèidōngjiùlíkāilefángjiān。líkāishíjiàntóngxuémendōushuìdéhěnxiāng, zhāngwèidōngméijīngdòngtāmen。

  chūlejiǔdiàn, zhāngwèidōngkànlexiàshíjiāncáiwǔdiǎnzhōng, kāiwǎngwúzhōudehuǒchēshìliùdiǎnzhōng。

  jiǔyuèchūdeqīngchéntiānqìhěnshìqīngliángshūfú, zhāngwèidōngjiànshíjiānháizǎo★也就懒得打车去。一来可以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 二来也可以省点钱。张卫东的工资是八月二十三日发的, 共两千五百元。刚拿到手时, 张卫东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成了有钱人, 当时还想寄点回家。只是没想到, 才过●了一个星期, 买自行车, 请隋丽等人吃夜排档, 再加上昨天的红包、来回火车票, 如此七七八八下来, 口袋里竟然又所剩无几, 连零钱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千元, 而隔下一次发工资还整整有二十三天。

  ★想到这里, 张卫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又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想着钱的事情, 不知不觉中张卫东走到了nán沙河河边公园。

  九月初, nán州还没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秋天。早上天◆亮得早, 天气也清凉舒爽。所以虽然才五点多点, nán沙河边已经能零零星星看到些早锻炼的人。

  走着走着, 张卫东走到了昨日那棵被他救活的雪松前。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 本是枯黄的雪松再次绽放出浓浓的绿意。当张卫东下意识地走到它的边上, 把手按在树干上, 顿时感到一丝丝友好亲切的木系气息沿着自己的手臂传遍全shēn。

  张卫东深吸一口气, 然后笑着松开了手, 正准备离开, 看到nán沙河对面一位正在走路的男子突然捂着胸口一头栽倒在地上。

  张卫东一惊, 脚尖往地上一点, 整个人如鬼魅一般掠过nán沙河。

  nán沙河边林木多, 视线并不开阔, 再加上时间还早, 晨练的人不多, 倒也没人发现张卫东惊世骇俗的举动。唯有那个倒地的男子, 因为倒地的时候面正好对着张卫东飞来的方向, 隐隐中看到一个年轻人鬼魅般飞掠过nán沙河, 接着便两眼模糊昏厥了过去。

  张☆卫东悄然落在男子shēn边, 发现男子大概五十多岁的光景, 国字脸, 高鼻剑眉, 体格也比较魁梧, 此时虽处于昏迷状态仍给人一丝威严的感觉。

  张卫东把男子仰面平躺在地上, 然后双手轻轻按在他□的胸口揉着, 一道非常轻柔的真气随着他的揉动缓缓输入xīn脏。随着真气的输入, 张卫东立马就察觉到男子的xīn脏已经衰竭老化到如同迟暮的老人, 生机黯然。

  上次谭永谦是经脉气血郁结, 张卫东倒是知道只要疏通一下便可。但他毕竟不是医生, 没有什么救治病人的经验, 遇到眼前这位男子的情况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着急是不是应该马上送男子去医院时,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医治垂死雪松的事情。眼看老人的生机越来越弱, 便试着先将男子的血guǎn疏通一下, 使xīn脏恢复供血, 然后又小xīn翼翼地送出几缕木系灵气。

  蕴含勃勃生机的木系灵气一入男子xīn脏, 果然本是生机黯然的xīn脏生机立时蓬勃了一些起来, 显然已是渡过了危险期。不过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张卫东可承当不起责任, 稍微把老人的xīn脏调理了一下, 就不敢再继续下去, 认为后面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xīn脏科医生医治为妥。

  正在张卫东寻思着要把老人交给医生来医治时, 远处跑来一位戴着眼镜的三十多岁男子。男子一到看也不看张卫东一眼就非常生硬地一把推开了他, 然后半跪在地上, 一只手伸到男子的脖子下把他头部托了起来, 一脸着急地叫道:"段记!段记!”

  张卫东微微皱了皱眉头, 脸上闪过一丝不快, 但还是站起来退到一边去。

  在男子的叫唤声中, 被称为段记的人缓缓张开了双眼。
●   张卫东见段记缓缓睁开眼睛, xīn下稍安, 然后急忙大步离去。刚才那位被称为段记的人曾经看到过他飞跃过nán沙河, 他可不想留下横生枝节, 况且他还要赶火车。

  张卫东走得很快, 转眼就◎消失在了nán沙河边公园。

  见段记清醒过来, 那位戴眼镜的男子惊喜道:"段记您醒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要马上去医院?”

  段记见自己的脑袋正搁在自己秘沈建科的手臂上,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急忙站了起来, 四处张望。他隐隐约约记得有个年轻的shēn影从对岸朝自己飞了过来, 至于相貌倒没看清楚。

  "段记您在找什么?”段记的秘沈建科一脸疑惑地问道。

  "小沈, 刚才是不是有个年轻人在这里?”段记问道。

  "有, 不过我刚才见您昏倒在地上, 一时xīn急倒没去关注他, 是他撞了您吗?对了, 他刚才好xiàng还把手按在你胸口, 您看看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沈建科xīn中一紧急忙道。

  "有没有看清楚他相貌?”段记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问话的时候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 竟意外发现曾经的胸闷似乎轻缓了许多。

  沈建科闻言xīn头再次一紧, 知道自己疏忽了, 微红着脸道:"刚才xīn急您, 没注意到, 我现在就叫人去附近打听打听。”

  段记眉头再次微微一皱, 摆了摆手道:"算了。”说着甩开膀子, 继续进行每天清晨的早散步, 脑子里却不时闪过那鬼魅的shēn影。

  "段记, 您看早上要不要去趟医院?”沈建科见状急忙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然后小xīn翼翼地问道。

  "老毛病了, 看也没什么好看的○, 况且早上还有个重要的会议, 改天!”段记摆摆手说道, xīn里却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己来天nán省任职的第一任秘谭永谦, xīn中暗暗感叹, 若今天是永谦在, 就肯定不会顾此失彼, 放走这么重要的人物◆, 小沈终究还是不如永谦细xīn稳重啊。

  开往nán州的火车上, 张卫东xiàng来时一样闭着眼睛假寐, 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救治雪松和那个段记的事情。

  虽说有过上一次医治谭永谦的经历, 不过张卫东并没有把修真和医病救人联系在一起, 也没深入去思考过这个问题, 直到早上灵光一闪, 用木系灵气润泽段记的xīn脏, 救他脱离生命危险时, 张卫东才真正意识到若把真气运用得巧妙, 应该还能医病救人。想了一会儿, 张卫东再次把神识深入五彩玉石中, 研究起浩瀚如海的五帝真经来。

  人专xīn一件事时, 时间总过得特别快。当张卫东再次张开双眼时, 火车已经到站了。

  因为今天是高校开学的日子, 火车站到处是年轻人的shēn影, 熙熙攘攘很是拥挤热闹。但张卫东却在这熙熙攘攘中总感觉有丝不对劲, 直到他看到不少地方站着警察, 那些警察两眼四处扫视, 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张卫东才猛然明白过来是气氛不对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