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十四章你给我闭嘴


  虽说有些不爽黄振兴夫妇的态度, 但毕竟rén命关天, 而且也关系到楚朝辉的仕途前程, 张卫东还是勉为其难地朝黄振兴点le点头道:"既然来le, 我自是要尽些微薄之力, 至于能不能成, 那还要看具体情况。不过有件事我却需要说在前头, 等会无论我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 你们最好都不要问为什么, 也不要质疑这质疑那的。还有这件事我是看在楚朝辉的面子上才肯帮这个忙, 事后若能把你女儿救出来, 你要□谢就谢楚朝辉。”

  黄振兴毕竟是做大事的rén, 从张卫东刚才一语点破女儿神识被控, 到现在充满自信的话语中, 已经看出来张卫东绝不像他表面上那么简单, 闻言立马神色一凛道:"只要张先生肯出手◆帮忙, 不论成与不成, 事后我都会感谢楚局长在这件事上所给予的大力帮忙。”

  张卫东虽不相信若自己失手, 黄振兴真能做到他所说的, 但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终究还是让张卫东xīn里舒坦le一些, 淡淡道:"那好, 我现在需要你女儿的头发或者剪下来的指甲屑什么的, 反正就是你女儿身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

  "什么!”杜冰彤见张卫东提出这样荒诞的要求, 忍不住立马一脸质疑地尖声叫le起来。

  "如果黄夫rén还想救你女儿的话, 最好管好你的嘴!”张卫东从一开始就对杜冰彤目中无rén的态度很不满, 闻言忍不住冷着脸警告道。

  黄振兴朝杜冰彤瞪le一眼, 道:"没听到张先生的话, 还不快找找看。”

  杜冰彤平时随身携带一把梳子, 以便随时梳理自己和女儿的头发, 闻言虽觉得这个要求很荒诞, 但为le自己的女儿, 在黄振兴的目光下, 还是老老实实打开包翻找le起来, 竟然侥幸让她在包里找到le两根头发, 不过其中一根是她自己的。

  "一根够le吗?不够我再去酒店找找看, 或许床枕或者她的睡衣上会有。”杜冰彤说着把一根很细软的头发递给张卫东。

  □见头发比较长, 张卫东点le点头道:"暂时够le。”

  说着取过头发手指轻轻一搓, 一根细长的头发立马分成le四段, 看得一直关注着张卫东的黄振兴不禁暗暗称奇。

  "朝辉能不能安排一个☆▲办公室?”把头发分成四段后, 张卫东扭头对楚朝辉道。

  "好的, 隔壁就有间办公室。”楚朝辉道。

  "行, 只要没rén就可以。”张卫东淡淡道。

  楚朝辉领着张卫东往隔壁办公室○走, 金致yuǎn等rén都是聪明rén, 知道张卫东要办公室是不想他们在场, 都没起身跟过去, 但黄振兴和杜冰彤两姐妹xīn系黄晓怡还是跟le出去。

  张卫东本不想让黄振兴他们跟来, 但想想这事不管成不成事后还需要他们替楚朝辉讲些话, 让他们亲眼目睹些手段也好, 免得他们事后反水。

  临时征用le隔壁办公室, 张卫东让楚朝辉关上门, 这才从包里取出毛笔、黄表纸和朱砂等行符的材料。

  见张卫东拿出这些东西, 那位混血儿杜莎莉立时睁大le好奇的眼睛, 用有些憋足的国语道:"你是要画符吗?就像道观里的那些老道士那样?”

  张卫东斜眼看le杜莎莉一下, 见这混血儿就是跟纯种的rén不一样, 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狂野味道, 让rén忍不住就会产生一股冲动, 不禁又多看le一眼, 然后点le点头道:"算是!”

  见张卫东果然是要画符, 杜莎莉两眼不禁睁得更大, 饶有兴趣地看着张卫东摊开符纸, 一时间倒忘le去想外甥女的事情。而楚朝辉和黄振兴则面面相觑, 他们就算做梦也没想到, 张卫东竟然是要画符。这也太不可思议, 太荒诞le, 不过他们都是稳重的rén, 再加上张卫东刚才一语点破黄晓怡的眼神有问题, 也让他们对张卫东多le不少信xīn, 当然楚朝辉的信xīn更大一些, 所以都没开口质疑。但杜冰彤却哪里按捺得住大小姐脾气, 立马尖声叫起来道:"荒诞, 真是荒诞到顶le!都什么年代le, 你们竟然还这么封建迷信!竟然还想用……”

  "你给我闭嘴!”张卫东见自己好xīn好意帮忙, 这个女rén总是自以为是地乱叫乱嚷, 好像有钱就很le不起, 终于动le几分真火, 手一扬, 一张失声符化为一道黄光朝杜冰彤射le过去。

  杜冰彤后面的话立马卡在喉咙里, 任她嘴巴如何动竟然发不出半点声音。杜冰彤不禁慌le, 看张卫东的眼神也充满le恐惧, 似乎看到le鬼怪一样。

  其余rén又何曾看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个个也都惊呆在原地。

  张卫东却在扔出一张失声符之后, 悄然运真气与笔端, xīn中默想仙rén指路符, 然后凝神屏气一气呵成接连画出四张仙rén指路符。

  仙rén指路符分低级和高级两种, 其中高级是玄品中阶, 能准确指出具体位置, 范围也更大。而低级的仙rén指路符则是黄品低阶, 可以指出大致方向, 范围只在直径三十公里之内。

  张卫东目前的实力只能勉强画出玄品低阶的符箓, 所以今天画的只是黄品低阶的仙rén指路符。

  黄品低阶对于如今的张卫东而言还是很轻松的, 画完四张也没有感到一丝疲态, 只是感到体内的真元少le一丝。

  见张卫东停下笔来, 楚朝辉等rén这才幡然惊醒过来。此时他们看张卫东手中的符自然不再是质疑或者荒诞取笑, 而是带着一丝对未知神秘之物的敬畏和恐惧。 ●
  "张仙rén, 我夫rén就是这张嘴管不住, 您看能不能看在她xīn急爱女的份上……”黄振兴有些难为情又有些胆颤地对张卫东求道。

  "别叫我什么张仙rén, 我叫张卫东, 只是个普通■rén, 你还是叫我名字。”张卫东淡淡道。

  黄振兴xīn里暗道, 是普通rén才怪, 不过这时老婆的喉咙, 女儿的性命都系在张卫东的手中, 却是万万不敢得罪他, 急忙道:"张先生谦虚le, 那我夫rén她?”

  张卫东扭头朝杜冰彤看le一眼, 见她又是羞恼又有些害怕地看着自己, 就有些不想马上解le她的法术, 于是淡淡道:"黄先生放xīn, 半个小时之后你夫rén的嗓子就恢复正常le。”

  说着再也不理他们, 走到窗户口取出一根头发放在仙rén指路符上, 轻念一声咒语然后往符纸上一指。

  符纸上的发丝竟像罗盘的指针一样转动le起来, 而发丝下面的符纸则在发丝的转动中渐渐化为虚无。

  就在发丝转动时, 张卫东感受到le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生命气息从发丝中不断被符箓给激发le出来, 就像电磁波一样朝四周发射le出去。

  张卫东情不自禁联想到le电磁波的发射和接收, 顿时本来在他xīn里带着股飘渺神秘色彩的仙家法术, 似乎渐渐褪去le它飘渺神秘的外衣, 不再那么飘渺神秘。而随着张卫东这个xīn境的悄然变化, 丹田内的五滴真元竟然猛地绽放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五行相生速度骤然加快, 竟在刹那间把画符损失的真元给完全补充le回来。不仅如此, 在五行相生骤然加速时, 混沌元气也明显增加le一丝。

  张卫东感觉自己离突破筑基初期又近le一步。

  看来每一次的领悟对境界功力也有提升作用的, 张卫东暗暗开xīn。不过他也知道, 领悟这种事情还是要靠机缘巧合的, 自己要不是理工科出生, 学识渊博, 今天恐怕也无法知道, 原来飘渺神秘的符箓其实也隐藏着亘古就存在的自然真理在里面,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神秘不可测度。

  就在张卫东暗自开xīn揣测时, 发丝终于停止le转动, 指向西方, 停le一秒钟之后最终化为灰烬随风飘去。

  张卫东见状暗暗松le口气, 低阶仙rén指路符指路的直径范围是三十公里, 既然成功, 那就是说小女孩目前的位置还在三十公里之内, 最yuǎn大概也就在吴州市郊边地区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